民長紀

章: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Reset+

第一章

1 若蘇厄死後,以色列子民詢問上主說:「我們中誰應首先上去攻打客納罕人﹖」
2 上主說﹕「猶大先上去。看,我已將那地交在他手中。」
3 猶大遂對自己的兄弟西默盎說﹕「請你同我到我拈鬮所得的地方去,與客納罕人作戰,日後我也同你到你拈鬮所得的地方去。」西默盎就同他去了。
4 猶大上去,上主把客納罕人和培黎齊人交在他們手中,他們在貝則克擊殺了一萬人。
5 他們在貝則克又遇上了阿多尼貝則克,與他交戰,擊敗了客納罕人和培黎齊人。
6 阿多尼貝則克逃走,他們在後面追趕,捉住他,割去了他手腳的姆指。
7 阿多尼貝則克說:「七十位王子被割去了手腳的姆指,在我桌下拾取零碎食物;天主照我所行的報復了我。」他們將他帶到耶路撒冷,他就死在那裡。
8 猶大子孫攻打了耶路撒冷,將城佔領,用利劍殺了城中的居民,放火燒了城。
9 此後,猶大子孫下去與住在山地、南方和平原的客納罕人作戰。
10 猶大又去攻打住在赫貝龍的客納罕人,──赫貝龍以前名叫克黎雅特阿爾巴,──擊敗了舍瑟、阿希曼和塔耳買。
11 他們從那裡又去攻打住在德彼爾的居民,──德彼爾以前名叫克黎雅特色費爾。
12 那時加肋布說:「誰能攻打克黎雅特色費爾,將城拿下,我就將我的女兒阿革撒嫁給他為妻。」
13 加肋布的弟弟刻納次的兒子敖特尼耳奪取了那城,加肋布遂把自己的女兒阿革撒嫁給他為妻。
14 當她過門的時候,丈夫勸她向父親要一塊田地,她一下驢,加肋布便問她說:「你要什麼﹖」
15 她答說:「請你給我一件禮物,因為你既把我安置於南方旱地,求你也將水泉給我!」加肋布遂把上泉和下泉給了她。
16 梅瑟的姻親刻尼的子孫從棕樹城上來,同猶大子孫一同往阿辣得南方的猶大曠野去,與那裡的百姓住在一起。
17 以後猶大和他兄弟西默盎又起程,擊敗了住在責法特的客納罕人,將城完全毀滅,故稱這城為曷爾瑪。
18 猶大卻未能奪取迦薩及其四境;阿市刻隆及其四境;厄刻龍及其四境。
19 上主與猶大同在,因此,他佔據了山地,但不能趕走平原的居民,因為他們有鐵甲車。
20 按照梅瑟吩咐的,他們把赫貝龍給了加肋布,因為他由那裡剷除了阿納克的三支後裔。
21 本雅明子孫沒有逐出住在耶路撒冷的耶步斯人,因此耶步斯人與本雅明子孫,直到今日同住在耶路撒冷。
22 若瑟家族也上去攻打貝特耳,上主與他們同在。
23 當若瑟家族差人去偵探貝特耳時,──這城昔名叫路次,──
24 偵探看見一個人從城裡出來,就向他說:「請指給我們進城的路,我們必要恩待你。」
25 那人就指給了他們進城的路;他們用刀屠殺了全城的居民,但把那人和他全家放走了。
26 那人到了赫特人的地方,建了一座城,起名叫路次,直到今日仍叫此名。
27 默納協沒有趕走貝特商及其屬境的居民,塔納客及其屬境的居民,多爾及其屬境的居民,依貝肋罕及其屬境的居民,默基多及其屬境的居民,客納罕人依舊住在這些地方。
28 等到以色列強盛了,只能使客納罕人服役,終未能把他們全部逐出。
29 厄弗辣因也沒有逐出住在革則爾的客納罕人,所以客納罕人仍在革則爾住在他們中間。
30 則步隆也沒有逐出克特龍的居民及納哈羅耳的居民,客納罕人仍住在他們中間,但應為他們服役。
31 阿協爾也沒有把阿苛、漆冬、阿赫拉布、阿革齊布、赫耳巴、阿費克和勒曷布的居民逐出,
32 所以阿協爾人住在當地的居民客納罕人中間,因為他們沒有把他們逐出去。
33 納斐塔里也沒有把貝特舍默士的居民和貝特阿納特的居民逐出,於是他們就住在當地的居民客納罕人中間;但是貝特舍默士和貝特阿納特的居民應為他們服役。
34 阿摩黎人強迫丹的子孫住在山上,不讓他們下到平原。
35 阿摩黎人依舊住在哈爾赫勒斯、阿雅隆和沙耳賓;但在若瑟家族勢力強大之後,他們就成了服役的人。
36 厄東人的境界,是從阿刻辣賓山坡直到色拉以上地帶。


第二章

1 上主的使者從基耳加耳上到波津說:「我使你們由埃及上來,領你們進入了我向你們祖先所誓許的地方;我曾說過:我永不廢棄我與你們所立的盟約,
2 你們也不可與這地方的居民結約,且要拆毀他們的祭壇。但你們沒有聽從我的聲音;你們這是作的什麼事﹖
3 為此我現在說:我必不把他們從你們面前趕走,他們為你們將是陷阱,他們的神要成為你們的羅網。 」
4 當上主的使者對全以色列子民說這話時,百姓便放聲大哭,
5 因此給那地方起名叫波津。他們在那裡給上主奉獻了祭獻。
6 若蘇厄遣散了百姓,以色列子民就各到自己應得的產業去,為佔領那地方。
7 當若蘇厄在世時,和他去世後,那些見過上主為以色列所行的大事的長老們還在的時日,百姓都事奉上主。
8 上主的僕人,農的兒子若蘇厄一百一十歲時去了世。
9 人們把他埋在他地業的境內,即在厄弗辣因山地,加阿士山北面的提默納赫勒斯。
10 當那一代人都歸於他們的祖先以後,在他們之後,興起了另一代,他們不認識上主,也不知道上主為以色列所行的事蹟。
11 以色列子民行了上主視為惡的事,事奉了巴耳諸神。
12 他們離棄了上主他們祖先的天主,即領他們出離埃及地的天主,而隨從了別的神,叩拜他們四周各民族的神,因此觸怒了上主。
13 他們背離了上主,而事奉巴耳和阿市托勒特。
14 於是上主對以色列大發忿怒,把他們交在強盜手中,叫強盜搶掠他們;將他們賣給四周的敵人,使他們不能抵抗他們的敵人;
15 他們無論去那裡,上主的手總是加害他們,猶如上主所說的,猶如上主向他們所起的誓,使他們受極大的痛苦。
16 上主雖興起民長,拯救他們脫離強盜的手;
17 但他們仍不肯聽從他們的民長,反而與外邦的神行淫,頂禮叩拜,迅速地離開了他們祖先所走的服從上主命令的路,沒有照樣行事。
18 當上主給他們興起民長時,上主與民長同在,在民長一生的歲月中,救他們脫離仇敵的手,因為上主聽見了他們受壓迫欺凌發出的嘆息,而憐憫了他們;
19 可是民長一去世,他們又轉而行惡,行為比他們的祖先更壞,去追隨外神,事奉叩拜他們,總不放棄他們祖先的惡行和頑抗的行為。
20 因此上主對以色列大發忿怒說:「因為這百姓違犯了我與他們祖先締結的盟約,沒有聽從我的聲音;
21 為此,若蘇厄死後所剩下的民族,我也不再由他們面前,驅逐任何一個,
22 為試驗以色列是否謹守遵行上主的道路,有如他們的祖先所遵行的一樣。 」
23 因此,上主保留了那些民族,沒有迅速驅逐他們,也沒有把他們交在以色列人手中。


第三章

1 這是上主為考驗那些不曉得客納罕一切戰事的以色列人,所留下來的民族,
2 叫以色列子民的後代,至少那些以前不曉得這些戰事的人,知道和學習作戰。
3 這些民族就是培勒舍特人的五個酋長,一切客納罕人、漆冬人和住在黎巴嫩山上,即從巴耳赫爾孟山直到哈瑪特關口的希威人。
4 他們留在那裡是為考驗以色列人,看他們是否聽從上主藉梅瑟吩咐他們祖先的那些誡命。
5 以色列子民就住在客納罕人、赫特人、阿摩黎人、培黎齊人、希威人和耶步斯人中間,
6 竟然娶了他們的女子為妻,也把自己的女兒嫁給他們的兒子,事奉了他們的神。
7 以色列子民行了上主視為惡的事,忘卻了上主他們的天主,而事奉了巴耳諸神和阿舍辣諸女神;
8 因此上主對以色列大發忿怒,將他們交在厄東王僱商黎沙塔殷手中,以色列子民遂服事了僱商黎沙塔殷八年。
9 當以色列子民向上主呼籲時,上主給以色列子民興起了一個拯救他們的救星,即加肋布的弟弟刻納次的兒子敖特尼耳。
10 上主的神降在他身上,他作了以色列的民長,出去作戰;上主把厄東王僱商黎沙塔殷交在他手中,他的能力勝過了僱商黎沙塔殷。
11 於是四境平安了四十年。
12 以色列子民又行了上主視為惡的事,上主就強化摩阿布王厄革隆去打以色列,因為他們行了上主視為惡的事。
13 他聯合了阿孟子民和阿瑪肋克人,前來擊敗以色列,佔據了棕樹城;
14 以色列遂服事了摩阿布王厄革隆十八年。
15 當以色列子民向上主呼籲時,上主給他們興起了一位拯救者,就是本雅明人革辣的兒子厄胡得,他是左右手能兼用的人;以色列子民便派他給摩阿布王厄革隆獻貢物。
16 厄胡得預備了一把一肘長的雙刃刀,插在右腿衣服底下,
17 來到摩阿布王厄革隆前獻貢物──厄革隆原是極肥胖的人。
18 獻完貢物以後,就把抬貢物的人打發走,
19 自己卻由基耳加耳柱像那裡退回,說:「王呀!我有機密事要對你說。」王說:「退下!」於是侍立左右的人都退去。
20 厄胡得來到他跟前,他正獨自坐在涼台上的房子裡;厄胡得說:「我有神諭告訴你!」王就從自己的座位上起立;
21 厄胡得遂伸左手從右腿上拔出刀來,刺入他的腹部,
22 柄和刀都刺了進去,脂肪遂包住了刀子,他沒有從肚子裡把刀抽出來;
23 厄胡得出來到了走廊,把涼台上的門關上,上了鎖。
24 他出去之後,王臣前來,看見涼台的房門關著,就說:「他一定在涼台上的內室里便溺。」
25 待他們等煩了,看見沒有人來開涼台上的門,他們就拿鑰匙把門開了,見他們的主子躺在地上死了。
26 在他們猶豫的時候,厄胡得已經逃走,繞過柱像,而逃往色依辣。
27 他到了那裡,就在厄弗辣因山地吹號角,以色列子民就同他由山地下來,他在他們前面,
28 對他們說:「你們緊跟著我,因為上主把你們的仇敵摩阿佈人​​已交於你們手中!」他們遂跟他下去,佔據了摩阿布對面的約旦河渡口,不許一人渡過。
29 就在那個時候,他們擊殺了摩阿佈人約有一萬,都是壯丁和兵士,沒有一個人逃脫。
30 從那天起,摩阿布驅服於以色列手下;境內平安了八十年。
31 在他以後,有阿納特的兒子沙默加爾,他以趕牛棒擊殺了六百培肋舍人,拯救了以色列。


第四章

1 厄胡得死後,以色列子民又行了上主視為惡的事。
2 因此上主將他們交在客納罕王雅賓手中,他當時在哈祚爾為王,他的軍長息色辣駐紮在哈洛舍特哥因。
3 因為雅賓王有九百輛鐵甲車,極力壓迫以色列子民已有二十年之久,以色列子民遂呼籲上主。
4 當時有一位女先知德波辣是拉丕多特的妻子,作以色列的民長。
5 她常坐在厄弗辣因山地、辣瑪和貝特耳中間那棵德波辣棕樹下,以色列子民都到她那裡去聽判斷。
6 她打發人從納斐塔里刻德士把阿彼諾罕的兒子巴辣克叫來,對他說: 「這是上主以色列的天主的命令:你要從納斐塔里和則步隆子孫中,率領一萬人向大博爾山進發:
7 我要引領雅賓的將軍息色辣和他的車輛軍隊到克雄河畔,到你跟前來,把他交在你手中。 」
8 巴辣克對她說:「你若同我去,我就去;你若不同我去,我就不去。」
9 她回答說:「我一定同你去,但是你此行並無光榮,因為上主要把息色辣交在一個女子手中。」於是德波辣起身同巴辣克往刻德士去了。
10 巴辣克召集則步隆和納斐塔里的子孫到刻德士去,跟他上去的有一萬人,德波辣也同他上去了。
11 那時刻尼人赫貝爾離開別的刻尼人,離開梅瑟的姻親曷巴布的子孫,在刻德士附近的匝阿納寧橡樹旁支搭了帳幕。
12 有人報告息色辣;阿彼諾罕的兒子巴辣克已上了大博爾山。
13 息色辣遂召集了他所有的車輛,即那九百輛鐵甲車,和隨從他的全軍,從哈洛舍特哥因出來。到了克雄河畔。
14 德波辣對巴辣克說:「起來!因為今天上主已把息色辣交在你手中。上主不是走在你前面嗎﹖」於是巴辣克從大博爾山下來,那一萬人跟在他後面。
15 當時上主用利劍在巴辣克前面擾亂了息色辣和他的車輛以及他的軍隊,息色辣下車,徒步逃跑了。
16 巴辣克就追趕車輛和軍隊,直追到哈洛舍特哥因;息色辣的全軍都喪身刀下,一個也沒有剩下。
17 息色辣徒步逃到刻尼人赫貝爾的妻子雅厄耳的帳幕那裡,因為哈祚爾王雅賓和刻尼人赫貝爾的家族相安無事。
18 雅厄耳出來迎接息色辣,向他說:「我主!請你躲起來,躲在我這裡,不必害怕!」他就躲在她的帳幕裡;雅厄耳就用毯子蓋住他。
19 息色辣對她說:「請給我一點水喝!因為我渴了。」她就打開皮囊給他奶喝,然後又蓋住他。
20 息色辣又向她說:「你站在帳幕門口,若有人來問你說:這裡有人嗎﹖你就回答說:沒有。」
21 那時赫貝爾的妻子雅厄耳取了一根帳棚上的木橛,手裡拿著錘子,悄悄走到息色辣前,把木橛釘在他的太陽穴裡,一直釘到地上;那時他正疲乏熟睡,就這樣死去。
22 那時巴辣克正在追趕息色辣,雅厄耳出來迎接他,對他說:「來!我給你看看你所追尋的人。」他來到她那裡,看,息色辣已躺在那裡死了!木橛在他的太陽穴中。
23 這樣,那一天天主在以色列子民面前製伏了客納罕王雅賓。
24 以色列子民的力量日漸強大,超過了客納罕王雅賓,直到將他消滅。


第五章

1 那一天德波辣和阿彼諾罕的兒子巴辣客作歌說:
2 「為了以色列中間有指揮的元帥,為了百姓自願從軍,你們應祝頌上主!
3 諸民,請聽!君王,請聽!諸侯,側耳!對上主我要歌唱,要讚頌上主以色列的天主!
4 上主,當你由色依爾出征時,當你由厄東地前進時,天搖地動,密雲滴雨。
5 山岳搖搖欲墜,在上主前,在上主以色列的天主前。
6 阿納特之子沙默加爾年間,在為奴的當時,商隊斂跡,行人轉向彎曲的陌徑。
7 威力在以色列消逝了,消逝了!直到我德波辣崛起,直到以色列的母親興起。
8 以色列選擇了新神,戰爭即臨門下。四萬以色列人中,不見一面盾牌,一支長矛。
9 我的心靈嚮往以色列的首領,嚮往百姓中自願從軍者。請你們祝頌上主!
10 騎白驢的,坐華毯的,和過路行人,你們都要歌唱,
11 加入水泉間繚繞的歌聲!那裡正在歌頌上主的勝利,歌頌他統治以色列的勝利。上主的百姓,速下到城門口!
12 奮發呀!奮發,德波辣!奮發呀!奮發,請歌唱!奮勇,起來,巴辣克!阿彼諾罕的兒子!擒住你的俘虜!
13 英雄的後裔,請出征!上主的百姓,請隨勇士為我出征!
14 厄弗辣因盤據在山谷中,本雅明隨你加入了行列;領袖由瑪基爾進軍,手執權仗的由則步隆出發。
15 依撒加爾的首領與德波辣和巴辣克相偕;巴辣克在山谷中率領自己的步兵襲敵。勒烏本境內,大有運籌帷幄之士!
16 為什麼你坐在羊圈內,靜聽牧童的笛聲﹖勒烏本境內,都是猶豫滿懷的人。
17 基肋阿得在約旦河東安居;丹人為什麼寄居船上﹖阿協爾在海岸靜坐,在港口悠閒;
18 則步隆是好冒死捨命的子民,納斐塔里在高原上奮不顧身。
19 君王齊來戰鬥,客納罕眾王鏖戰,在默基多水傍──塔納客,未曾掠去一個銀錢。
20 星辰由天上參戰,自其軌道與息色辣交鋒。
21 克雄河的急流將仇敵衝沒。我的心靈,勇敢踐踏罷!
22 勇士急奔飛騰,馬蹄撻撻作響。
23 詛咒默洛次,詛咒其中的居民,因他未率領勇士來協助上主!
24 雅厄耳,在女子中是可讚美的!在居於帳棚的女子中是可讚美的!
25 他求水,她給了奶,以珍貴的杯盤呈上了乳酪。
26 她左手拿著橛子,右手拿著匠人的錘子,打擊了息色辣,打穿了他的頭顱,擊穿了他的太陽穴。
27 在她腳前屈身仆倒,深深入睡,昏迷至死;在她腳前屈身仆倒,蜷伏在那裡,僵臥在那裡。
28 息色辣的母親自窗口探望,在鐵櫺中長嘆:戰車為什麼遲遲不來﹖車輪為什麼緩緩而行﹖
29 聰明的宮女作了回答,自己心中亦反复思想:
30 或者獲得掠物而在分贓,每人分得一二少女;息色辣取得彩衣為掠物,為我的頸項,獲得錦繡彩衣。
31 上主!願你的敵人如此滅亡,願愛你的人像興起的旭日。 」境內於是平安了四十年。


第六章

1 以色列的子民又行了上主視為惡的事,上主把他們交於米德楊人手中七年之久。
2 米德楊人的勢力勝過了以色列,以色列子民為了防御米德楊人,修築了山洞、地洞和山寨。
3 每逢以色列人撒種之後,米德楊人、阿瑪肋克人和東方子民就上來攻打他們;
4 對著他們紮營,毀壞地產直到迦薩一帶,沒有給以色列留下一點食糧,連羊、牛、驢也沒有留下;
5 因為他們總是帶著家畜和帳棚上來,多如蝗蟲;他們來的人和駱駝多得無數,踏入境內,毀壞田地。
6 以色列為了米德楊人的原故,很是窮困,因此以色列子民呼籲了上主。
7 當以色列子民為了米德楊的原故,呼籲上主時,
8 上主就派了一位先知到以色列子民那裡,對他們說:「上主以色列的天主這樣說:是我使你們由埃及上來,領你們離開了為奴之家;
9 是我從埃及人的手中,從一切壓迫你們的人手中救出你們來;是我從你們面前把他們趕走,把他們的地賜給你們。
10 我曾對你們說過:我是上主你們的天主,你們在阿摩黎地方,切不可敬畏他們的神!但是你們沒有聽從我的話。 」
11 上主的使者來到,坐在敖弗辣的一棵屬於阿彼厄則爾人約阿士的篤耨樹下,當時他的兒子基德紅正在釀酒池裡打麥子,躲避米德楊人。
12 上主的使者顯現給他,對他說:「英勇的壯士,願上主與你同在!」
13 基德紅回答他說:「我主,請原諒!如果上主與我們同在,我們怎會遭遇這些困難﹖我祖先給我們所講過的那一切奇事,如今在那裡?他們曾向我們說過:看,是上主領我們出離埃及,但是現在上主拋棄了我們,將我們交在米德楊人的掌握中。」
14 上主注視他說:「憑你這種力量,你去拯救以色列脫離米德楊人的掌握。看,是我派遣你。」
15 他回答說:「我主,請原諒!我憑什麼拯救以色列﹖看,我家在默納協支派中是最卑微的,我在我父親家中又是最小的一個。」
16 上主對他說:「有我與你同在,你必擊敗米德楊人,如擊一個人一樣。 」
17 基德紅又向他說:「我若在你面前蒙恩,請你給我一個記號,證明與我說話的是你。
18 請你不要離開此地,等我回到你這裡,帶來禮物,擺在你前。 」他答應說:「我等你回來。」
19 基德紅就去預備了一隻小公山羊,又用一「厄法」麥粉作了無酵餅,把肉放在筐里,把湯盛在罐裡,帶到篤耨樹下獻給他。
20 天主的使者對他說:「拿出肉和無酵餅來,放在這磐石上,把湯倒出來! 」他就照樣作了。
21 上主的使者遂伸出手中的棍杖,杖頭一觸及肉和無酵餅,磐石便起火,把肉和無酵餅吞噬了;上主的使者便從他眼前隱沒了。
22 基德紅遂知道他是上主的使者說:「哎呀!我主上主,我竟然面對面地看見上主的使者!」
23 但上主對他說:「你放心!不必害怕,你不會死!
24 基德紅就在那裡給上主立了一座祭壇,稱為雅威沙隆;至今還在阿彼厄則耳人的敖弗辣那裡。
25 當夜上主對他說:「取你父親的一隻牛,即那隻七歲的肥牛,以後拆毀你父親的巴耳祭壇,打碎旁邊的阿舍辣;
26 給上主你的天主在這磐石頂上建一座祭壇,準備妥當,將那隻肥牛獻為全燔祭,用打碎的阿舍辣作木柴。 」
27 基德紅就從僕人中選出十個人,照上主吩咐他的作了;但因為害怕父親的家人和城裡的人,不敢在白天行事,就在黑夜作了。
28 城裡的人早晨起來,看見巴耳的祭壇已毀,旁邊所有的阿舍辣也被打碎,那隻肥牛也獻於新築的祭壇上,
29 就彼此詢問說:「誰作了這事﹖」經過考察追問之後,斷定說:「必是約阿士的兒子基德紅作了這事。」
30 因此本城的人對約阿士說:「將你的兒子交出來,將他處死!因為他拆毀了巴耳的祭壇,打碎了旁邊的阿舍辣。」
31 約阿士回答所有反對他的人說:「你們要為巴耳辯護麼﹖或者你們要救助他嗎﹖誰為他辯護,明天早晨便該處以死刑!他如果是神,讓他為自己辯護罷!因為有人拆毀了他的祭壇。」
32 因此當天人就稱基德紅為「耶魯巴耳,」好像說:「讓巴耳與他爭辯,因為基德紅拆毀了他的祭壇。」
33 那時,米德楊、阿瑪肋克和東方子民都聚集起來,過了河,在依次勒耳平原安了營。
34 上主的神充滿了基德紅,他一吹號角,阿彼厄則爾人便應召前來跟隨他;
35 他又打發使者走遍默納協,默納協人也應召前來跟隨他;他又打發使者往阿協爾、則步隆和納斐塔里去,他們也都上來與他們會合。
36 基德紅就對天主說:「如果你按你所說的,真要藉著我的手拯救以色列,
37 看我將剪下的一把羊毛放在禾場上,若露水單單落在羊毛上,而遍地都是乾的,那麼我便曉得,如你所說的,你真要藉我的手拯救以色列。 」
38 次日清早起來,果然如此,基德紅把羊毛一擰,從羊毛里擰出一碗露水。
39 基德紅又向天主說:「如果我再說一次,求你別對我發怒!請讓我用這羊毛再試一次:單單羊毛是乾的,而遍地都是露水。」
40 那一夜天主果然這樣作了,單單羊毛是乾的,而遍地都是露水。


第七章

1 耶魯巴耳即基德紅和所有跟隨他的民眾一早起身,在哈洛得泉安營;米德楊的營幕就在他們北面,在摩勒山腳的平原裡。
2 上主對基德紅說:「跟隨你的民眾太多,我不能把米德楊交在他們手中,免得以色列對我自誇說:是自己的能力救了自己。
3 現在你要向民眾宣告說:凡害怕恐懼的可以回去,急速離開這裡。 」於是民眾中有二萬二千迴去,只剩下一萬人。
4 上主又對基德紅說:「民眾還是太多;領他們下到水邊去,我要在那里為你檢驗他們。凡我告訴你說:這人可同你去,他就與你同去;凡我告訴你說:這人不可同你去,他就不可去。」
5 他就引民眾下到水邊;上主向基德紅說:「凡用舌頭舔水像狗舔水似的,將他們安置在一處;同樣,凡屈膝跪下飲水的,將他們安置在一處。」
6 用手捧到嘴邊舔水的共有三百人;其餘民眾都是屈膝跪下喝水。
7 上主對基德紅說:「我要用這三百舔水的人拯救你們,把米德楊交於你手中。讓其餘的民眾各回本地去。」
8 基德紅便留下民眾的罐子和號角,打發眾以色列人各回自己的帳幕,只留下三百人。米德楊的營幕就在他們下面的平原裡。
9 當夜上主對他說:「起來,下去攻營!我已將敵營交在你的手中了。
10 如果你一人害怕下去,可帶你的隨從普辣一起下到營幕,
11 聽他們說什麼;以後你的手就會堅強,敢下去攻營了。 」於是他和他的隨從普辣便下去,來到營中駐軍的前哨。
12 那時米德楊、阿瑪肋克和東方的子民都散佈在平原裡,多如蝗蟲;他們的駱駝不可勝數,多如海邊的沙粒。
13 基德紅來到時,正有一個人給他的同伴講夢說:「我作了一個夢:有一個大麥麵餅滾入米德楊營內,直滾向帳幕,將帳幕撞倒:翻轉朝上。」
14 他的同伴回答說:「這不是別的,這是以色列人約阿士的兒子基德紅的刀劍;天主已把米德楊及其全營交於他手中。」
15 基德紅一聽見這夢的敘述和解釋,就朝拜天主;然後回到以色列營中說:「起來!因為上主已將米德楊的營幕交在你們手中了。」
16 他於是把三百人分作三隊,把號角和空罐子交在每人手中,把火把放在罐子裡;
17 然後吩咐他們說:「你們看我怎樣行,你們便怎樣行;一到營幕邊上,我怎樣作,你們也要怎樣作。
18 當我與跟隨我的人吹號角時,你們也應該在營幕四周吹號角,並且喊叫;為上主,為基德紅!」
19 在三更之初,當哨兵換防的時候,基德紅領著他那一百人來到營幕邊上,吹起號角來,打破手中的罐子。
20 同時三隊一齊吹號角,打破罐子,左手拿著火把,右手拿著號角吹,並喊叫說:「刀劍為上主,為基德紅!」
21 眾人都在營幕四周,各站在自己的地方。那時敵營驚醒,亂喊亂竄。
22 當那三百人吹號角的時候,上主使敵營互相撕殺。以後朝著責勒達逃往貝特史大,直到面對塔巴特的阿貝耳默曷拉。
23 那時以色列人從納斐塔里、阿協爾和默納協全地集合,追趕米德楊。
24 基德紅又打發使者到全厄弗辣因山地說:「請下來攻打米德楊人,在他們前佔據約旦河的渡口,直到貝特巴辣。」全厄弗辣因人就集合,佔據了約旦河的渡口,一直到貝特巴辣。
25 他們捉住了米德楊的兩個領袖,即敖勒布和則厄布,在敖勒布石上把敖勒布殺死,在則厄布醡酒池裡把則厄布殺死;以後繼續追趕米德楊人,並把敖勒布和則厄布的頭送到約但對岸基德紅跟前。


第八章

1 那時厄弗辣因人對基德紅說:「你去攻打米德楊時,沒有召叫我們,你為什麼這樣對待我們﹖」他們激烈的與他爭吵。
2 他回答他們說:「我所行的怎能比得上你們呢﹖厄弗辣因所拾的不比阿彼厄則爾所收的葡萄更好嗎﹖
3 天主將米德楊的首領敖勒布和則厄布交在你們手中,我所能行的怎能與你們相比﹖ 」為了他這番話,他們對他的怒氣,就平息了。
4 基德紅來到約旦河,就渡過河;他與跟隨他的三百人,雖然都疲倦,仍繼續追趕。
5 他向穌苛特人說:「請你們給跟隨我的人幾個餅吃,因為他們疲倦了,我還願意追趕米德楊的兩個王子則巴黑和匝耳慕納。」
6 穌苛特人的頭目回答說:「難道則巴黑和匝耳慕納的手已在你的掌握中,我們就該把餅送給你的軍隊嗎﹖」
7 基德紅說:「好罷!幾時上主把則巴黑和匝耳慕納交在我手中,我必要用茨條和荊棘鞭撻你們的身體。」
8 以後由那裡上去,到了培奴耳,也向他們說了同樣的話;培奴耳人回答他也像穌苛特人一樣。
9 他也對培奴耳人說:「當我平安回來時,我必拆毀這座碉堡。」
10 那時則巴黑和匝耳慕納正在卡爾科爾,他們的軍隊約有一萬五千人,這是全部東方子民所剩下的軍隊,因為已有十二萬持刀的被擊斃了。
11 基德紅從諾巴黑和約革波哈東面,順著住帳棚人的路上去,當敵人自以為安全的時候,襲擊了軍營,
12 則巴黑和匝耳慕納落荒而逃,基德紅在後面追趕,捉住了那兩個米德楊王子則巴黑和匝耳慕納,並使全軍覆沒。
13 約阿士的兒子基德紅,從戰場沿赫勒斯斜坡回來,
14 捉住了穌苛特的少年人,查問他。這少年人就給他寫下穌苛特的首領和長老的名字,共七十七人。
15 基德紅遂往穌苛特人那裡去說:「看!這是則巴黑和匝耳慕納,你們為了他們曾譏笑我說:難道則巴黑和匝耳慕納的手已在你掌握中,我們就該把餅送給你疲倦的人嗎﹖」
16 他於是捉住那城的長老,用曠野裡的茨條和荊棘懲罰了穌苛特居民。
17 以後又把培奴耳的碉堡​​拆毀,殺戮了城內的居民。
18 然後詢問則巴黑和匝耳慕納說:「你們在大博爾山上殺戮的那些人是怎樣的人呢﹖」他們答說:「他們像你們一樣,個個都像君王的兒子。」
19 基德紅說:「他們是我的兄弟,是我母親的兒子:上主永在:如果你保留了他們不死,我也就不殺你們。」
20 他遂對自己的長子耶特爾說:「起來,殺死他們!」但是這孩童害怕,拔不出刀來,因為年紀還小。
21 因此,則巴黑和匝耳慕納說:「你親自起來殺死我們罷!因為人怎樣,他的力量也怎樣。」基德紅就起來殺了則巴黑和匝耳慕納,拿去他們駱駝頸上的月牙環。
22 事後,以色列人便對基德紅說:「你既然從米德楊手中拯救了我們,請你和你的子孫作我們的君王!」
23 基德紅回答他們說:「我不作你的君王,我的子孫也不作你們的君王,唯有上主是你們的君王。」
24 基德紅又向他們說:「我只向你們要求一件事:請將每人掠奪的金環給我。」原來依市瑪耳人都有金環。
25 他們答說:「我們情願給你。」於是鋪開一件外衣,每人把所掠奪的金環擲在上面。
26 他所要的金環共有一千七百「協刻耳」重;此外尚有月牙環、耳環和米德楊王所穿的紫紅衣,及他們駱駝頸上的項鍊。
27 基德紅用這些金子造了一個「厄弗得」安置在他本城敖弗辣。以色列眾人都到那裡行邪淫,因此這個「厄弗得」便成了基德紅及其家族的羅網。
28 米德楊在以色列子民前面屈服,再沒有抬起頭來。基德紅在世時,境內平安了四十年。
29 約阿士的兒子耶魯巴耳回去,安居在自己家中。
30 基德紅有七十個兒子,都是他親生的,因為他有很多妻子。
31 他在舍根的妾也給他生了一個兒子,給他起名叫阿彼默肋客。
32 約阿士的兒子基德紅壽終正寢,埋在阿彼厄則爾的敖弗辣,他父親約阿士的墳墓裡。
33 基德紅死後,以色列子民又去跟從巴耳諸神行邪淫,立巴耳貝黎特當做他們的天主。
34 以色列子民忘記了上主他們的天主,曾從四周所有的敵人手中救了他們,
35 也沒有恩待耶魯巴耳即基德紅的家,以報答他施於以色列的恩惠。


第九章

1 耶魯巴耳的兒子阿彼默肋客到舍根去見他的母舅們,對他們和他母家的人說:
2 「請你們問一問舍根所有的公民:是耶魯巴耳的兒子七十人治理你們好呢﹖還是一個人治理你們好呢﹖你們還要記得:我是你們的骨肉。」
3 他的母舅們就替他把這些話傳給舍根所有的公民;他們的心都傾向阿彼默肋客,因為他們說:「他確是我們的兄弟!」
4 他們遂從巴耳貝黎特廟裡拿了七十塊銀錢給他,阿彼默肋客就用這些錢雇了一些放蕩無賴之徒跟隨他。
5 他回到敖弗辣他父親家裡,在一塊石頭上把自己的兄弟,即耶魯巴耳的兒子七十人都殺了,只剩下耶魯巴耳的幼子約堂,因為他藏了起來。
6 於是捨根所有的公民和貝特米羅人都集合起來,在舍根的紀念碑前那棵橡樹下,立阿彼默肋客為王。
7 有人將此事告訴了約堂,約堂就上了革黎斤山頂,站在那裡,高聲向他們喊說:「舍根公民,請你們聽我,望天主也聽你們!
8 有一次,眾樹要去立一樹為他們的君王,就對橄欖樹說:請你作我們的君王!
9 橄欖樹回答說:人用我的油來敬禮神,尊崇人,難道要我放棄出油,而去搖搖在眾樹之上嗎﹖
10 眾樹又對無花果樹說:請你來作我們的君王!
11 無花果樹回答說:難道要我捨掉我的甘甜和美果,而去搖搖在眾樹之上嗎﹖
12 眾樹又對葡萄樹說:請你來作我們的君王!
13 葡萄樹就回答說:我的新酒悅樂神人,難道要我放棄出產,而去搖搖在眾樹之上嗎﹖
14 於是眾樹對荊棘說:請你來作我們的君王!
15 荊棘對樹木答道:若你們真願立我作你們的君王,來罷!躲在我的蔭下;否則,火必從荊棘冒出,吞滅黎巴嫩的香柏木。
16 現在,你們立阿彼默肋客為王,如果你們認為作的真誠正直,如果你們認為是善待了耶魯巴耳和他的家族,如果你們認為你們這樣行事,對得起他一手所立的功勳,──
17 因為原是我父親為你們作戰而捨生,把你們由米德楊手中救出來。
18 然而你們今日卻來反對我父親的家族,在一塊石頭上殺了他的兒子七十人,立他婢女的兒子阿彼默肋客為捨根公民的君王,因為他是你們的弟兄?ぉ?
19 今天如果你們認為以真誠正直對待了耶魯巴耳和他的家族,那麼,你們就因阿彼默肋客而喜樂罷!希望他也因你們而喜樂!
20 不然,願火從阿彼默肋客發出,吞滅舍根的公民和貝特米羅!也願火從舍根的公民和貝特米羅發出,吞滅阿彼默肋客!」
21 以後約堂出走,逃到貝爾去了,住在那裡,遠避他的哥哥阿彼默肋客。
22 阿彼默肋客治理以色列三年。
23 天主使惡神降在阿彼默肋客和舍根公民中間,舍根的公民便背叛了阿彼默肋客,
24 要報復對耶魯巴耳七十個兒子的罪行,將他們的血歸於他們的兄弟阿彼默肋客,因為是他殺害了他們;也歸於舍根的公民,因為他們曾鼓勵他殺害自己的兄弟。
25 舍根公民為反抗他,就在山頂上設下伏兵,搶掠所有路過他們那裡的人:有人將這事報告給阿彼默肋客。
26 那時厄貝得的兒子加阿耳和他同族的人遷徙到舍根,舍根的居民竟信任了他;
27 他們便到田間收葡萄,榨酒,開慶祝會,到他們的神廟裡又吃又喝,也咒罵了阿彼默肋客。
28 厄貝得的兒子加阿耳說:「阿彼默肋客是誰,我們舍根人是誰,我們竟該服侍他﹖豈不是耶魯巴耳的兒子和官員則步耳,該服侍舍根的始祖哈摩爾的後人嗎﹖我們為什麼要服侍阿彼默肋客﹖
29 恨不得這百姓交於我手中,好把阿彼默肋客除掉。我要對阿彼默肋客說:增派你的軍隊出征罷!」
30 則步耳城尉聽到厄貝得的兒子加阿耳的話,大發忿怒,
31 遂打發使者去見在阿魯瑪的阿彼默肋客說:「看,厄貝得的兒子加阿耳和他的同族人,來到舍根,挑唆全城反叛你。
32 所以現在你和跟隨你的人夜裡要起來,埋伏在田野間,
33 明天早晨太陽一出來,就攻城。當他和隨從他的人出來抵抗你時,你看看怎樣好,就怎樣對付他。 」
34 阿彼默肋客遂同所有跟隨他的人夜間起身,分作四隊,對著舍根設下埋伏。
35 當厄貝得的兒子加阿耳出來,站在城門口時,阿彼默肋客便與隨從他的人從埋伏的地方出來,
36 加阿耳一見這些人就對則步耳說:「看,有人從山頂下來!」則步耳回答他說:「你看見山影,誤以為是人!」
37 加阿耳接著又說:「看,有人從高地出來,又有一隊沿巫士橡樹道上前來。」
38 則步耳對他說:「現在你的口在那裡﹖不是你曾說過:阿彼默肋客是誰,要我們服侍他﹖這不是你所輕視的人嗎﹖現在請你出去攻打他罷!」
39 加阿耳就在舍根公民之前出去,攻打阿彼默肋客;
40 可是阿彼默肋客一追擊他,他就在他面前逃跑了;直到城門有許多傷亡的人。
41 以後阿彼默肋客回到阿魯瑪;則步耳將加阿耳和他的同族人趕走,禁止他們住在舍根。
42 第二天早晨,人民到田野裡去,有人告訴了阿彼默肋客,
43 他於是把自己的人分作三隊,叫他們埋伏在田間;他自己窺望,當他看見百姓從城裡出來,就衝過去,擊殺了他們;
44 當時阿彼默肋客與跟隨他的軍隊沖過去,把住城門口,而另兩隊沖向田間的眾人,殺了他們。
45 那一天,阿彼默肋客整天攻打那城,把城攻下,殺了城中的居民,把城拆毀,撒上鹽。
46 舍根碉堡裡的人聽見此事,就躲到巴耳貝黎特廟裡的地穴裡。
47 有人告訴阿彼默肋客,人民都聚集在舍根碉堡內。
48 阿彼默肋客和跟隨他的人就上了匝耳孟山;阿彼默肋客手裡拿著一把斧頭,砍了一根樹枝,拿起來放在肩上,然後向跟隨他的人說:「你們看我作什麼,你們也趕快照樣去作!」
49 於是眾人都各砍了根樹枝,隨著阿彼默肋客把樹枝堆在地穴上,在地穴上點了火,於是捨根碉堡裡所有的人都死了,男女約有一千人。
50 此後阿彼默肋客往特貝茲去,安營攻打特貝茲,也佔據了那城。
51 在那城中有一座堅固的碉堡,該城所有的公民,男男女女都跑到那裡躲避,關上門,上到碉堡頂上。
52 阿彼默肋客來到碉堡前攻打;當他走近碉堡門口,要放火焚燒時,
53 有一個婦人拋下了一塊磨石,正落在阿彼默肋客頭上,打碎了他的頭蓋骨。
54 他急忙喊叫替他執戟的少年,向他說:「拔出你的刀殺了我罷!免得人講論我說:一個女子殺了他!」那少年就用刀刺死了他。
55 以色列人一見阿彼默肋客死了,各回了本家。
56 於是天主報復了阿彼默肋客對他父親所行的惡事,因為他殺了自己的七十個兄弟;
57 並且天主也把舍根人的一切惡行歸在他們自己的頭上:這樣耶魯巴耳的兒子約堂的詛咒,也應驗在他們身上。


第十章

1 阿彼默肋客之后,有依撒加尔人多多的孙子,普阿的儿子托拉起来整救以色列。他住在厄弗辣因山地的沙米尔,
2 做以色列民长有二十三年之久,死后葬在纱米尔。
3 在他以后,有基肋阿得人雅依尔兴起,作以色列民长二十二年之久。
4 他有三十个儿子,骑着三十匹驴驹;他们有三十座城,这些城称作哈沃特雅依尔,直到今日,都在基肋阿得地。
5 雅依尔死后埋葬在卡孟。
6 那时以色列子民又行了上主视为恶的事,事奉巴耳和阿市托勒特众神,以及阿兰的神,漆冬的神,摩阿布的神,阿孟子民的神,培肋舍特人的神;他们背弃上主,不事奉他。
7 上主向以色列发怒,把他们交在培肋舍特人和阿孟子民手中。
8 从那一年起,他们迫害压制以色列子民,即所有住在约旦河对岸,在阿摩黎人境内基肋阿得地方的以色列子民,一连十八年。
9 阿孟子民也过约旦河来攻击犹大、本雅明和厄弗辣因家族;因此以色列人很是困苦。
10 以色列子民遂向上主呼吁说:「我们得罪了你,因为我们背弃了我们的天主,事奉了巴耳诸神!」
11 上主对以色列子民说:「当埃及人、阿摩黎人、阿孟子民、培肋舍特人、
12 漆冬人、阿玛肋人、米德杨人难为你们的时候,你们向我哀号,我岂没有从他们手中拯救了你们﹖
13 但是你们背弃了我,事奉了别的神,因此我不再拯救你们,
14 去呼吁你们所选择的神罢!让他们在你们遭难时来拯救你们!」
15 以色列子民对上主说:「我们犯了罪,你任意对待我们,只求你今日援救我们!」
16 以色列子民遂从他们中间除去外邦的神,而事奉上主;上主再不能容忍以色列受苦。
17 那时阿孟子民集合在基肋阿得扎营,以色列子民也集合在米兹帕安营。
18 基肋阿得人民的首领彼此说:「谁开始攻打阿孟子民,谁就作全基肋阿得居民的首领。」


第十一章

1 基肋阿得人依弗大是一個英勇的壯士,是妓女的兒子;父親名基肋阿得。
2 基肋阿得的妻子也給他生了幾個兒子,正妻的兒子長大之後,把依弗大逐出,他說:「你在我們父家不能承受產業,因為你是外婦的兒子。」
3 依弗大就從他兄弟面前逃走,定居於托布地方;有些流氓聚在他那裡,同他來往。
4 過了一些時候,阿孟子民與以色列交戰。
5 當阿孟子民同以色列交戰的時候,基肋阿得的長老到托布地方去請依弗大回來。
6 他們向依弗大說:「請你來作我們的統帥,攻打阿孟子民。」
7 依弗大回答基肋阿得的長老說:「你們不是恨我,將我逐出我的父家﹖現在你們遭難,為什麼來找我﹖」
8 基肋阿得的長老對依弗大說:「我們現在來找你正是為此。請你和我們一同回去,攻打阿孟子民,作我們,作基肋阿得所有居民的首領。」
9 依弗大對基肋阿得的長老說:「你們領我回去,同阿孟子民作戰,如果上主將他們交給我,那麼我就作你們的首領!」
10 基肋阿得的長老對依弗大說:「上主在我們中間作證:我們必照你的話實行。」
11 依弗大就與基肋阿得的長老一同回去,百姓立他做他們的首領和統帥;依弗大在米茲帕,在上主面前,又把他這一切話陳述了一遍。
12 依弗大就派使者到阿孟子民王那裡說:「你與我何干﹖竟來我這裡攻打我的土地﹖」
13 阿孟子民的君王對依弗大的使者說:「因為以色列從埃及上來的時候,侵占了我的領土,從阿爾農河到雅波克河,直到約旦河;現在你應和平交還!」
14 依弗大再打發使者去見阿孟子民的君王,
15 對他說:「依弗大這樣說:以色列並沒有侵占摩阿布的土地和阿孟子民的土地,
16 因為以色列從埃及上來的時候,是經過曠野,到了紅海,而來到卡德士。
17 以色列曾派使者對厄東王說:請讓我們經過你的領土!但是厄東王不肯答應;又打發使者到摩阿布王那裡,但是他也不肯;於是以色列便逗留在卡德士。
18 以後他們經過曠野,繞過厄東地和摩阿布地,從摩阿布東面而行,在阿爾農河那邊安營;他們並沒有進入摩阿布的境界,因為阿爾農是摩阿布的邊界。
19 以色列又派使者到阿摩黎王息紅,即赫市朋王那裡;以色列向他說:請讓我們經過你的領土,到我們的地方去。
20 然而息紅不信任以色列,不准他們經過他的境界;並且息紅還召集他所有的人民,在雅哈茲安營,同以色列交戰。
21 但是上主以色列的天主將息紅及他全體百姓交於以色列手中,擊殺他們;於是以色列便取得住在那地的阿摩黎人所有的土地,
22 取得阿摩黎人,從阿爾農河到雅波克河,從曠野到約旦河所有的土地。
23 現今上主以色列的天主,由自己的百姓以色列面前驅逐了阿摩黎人,難道你還要佔據這地嗎﹖
24 你豈不是應佔據你的神革摩士賜你佔領的地,而我們應佔領我們的天主上主,由我們前所驅逐之人的地嗎﹖
25 現在,難道你比摩阿士王漆頗爾的兒子巴拉克還強麼﹖他何曾與以色列爭鬥過,或者與他們交戰過﹖
26 以色列住在赫市朋及其附近村鎮,阿洛厄爾及其附近村鎮,阿爾農河沿岸各城鎮裡,已有三百年之久,為什麼在這期間,你們沒有收回呢​​﹖
27 所以我並沒有得罪你,而你竟要加害我,與我交戰;願裁判者上主今天在以色列子民與阿孟子民中間判斷是非!」
28 但是阿孟子民的君王不肯聽從依弗大向他傳報的這些話。
29 那時上主的神降於依弗大身上,他就走遍基肋阿得和默納協,來到基肋阿得的米茲帕,又從基肋阿得的米茲帕,到了阿孟子民那裡。
30 依弗大向上主許願說:「若你把阿孟子民交於我手中,
31 當我由阿孟子民那里平安回來時,不論誰由我家門內出來迎接我,誰就應歸上主,我要把他獻作全燔祭。 」
32 於是依弗大到阿孟子民那裡與他們交戰,上主把他們交在他手中,
33 於是他從阿洛厄爾擊殺他們直到米尼特,直到阿貝耳革辣明,共二十座城,實在是一場大追擊戰;於是阿孟子民在以色列子民前屈服了。
34 依弗大回到米茲帕自己家中時,看,他的女兒出來,擊鼓跳舞前來迎接他。她是依弗大的獨生女,除她以外,沒有別的子女。
35 當依弗大一見了她,就撕破衣服說:「哎呀!我的女兒,你真使我苦惱,太叫我作難了!因為我對上主開過口不能收回。」
36 她回答他說:「我的父親,你既然對上主開過口,就照你說出的對待我罷!因為上主已對你的敵人阿孟子民,為你報了仇。」
37 她又向父親說:「請你許我一件事:給我兩個月的期限,讓我與我的伴侶到山上去,哀哭我的童貞。」
38 他答應說:「你去罷!」就讓她離去兩個月的時間。她就去了,與她的伴侶在山上哀哭自己的童貞。
39 過了兩個月,她回到父親那裡,父親就在她身上還了所許的願;她還沒有認識男子。於是在以色列成為一種風俗:
40 每年以色列少女要哀吊基肋阿得人依弗大的女兒,每年四天。


第十二章

1 厄弗辣因人集合起來,過河到了匝豐,對依弗大說:「當你去攻打阿孟子民時,為什麼沒有召我們與你同去﹖我們要用火把你的房屋同你一起燒掉。」
2 依弗大回答他們說:「我與我的人民同阿孟子民激戰的時候,我曾向你們求救,但你們沒有來救我們脫離他們的手。
3 我見你們沒人來援助,我就拼命猛攻阿孟子民,上主遂將他們交在我手中;那麼,你們為什麼今天上來攻擊我﹖ 」
4 於是依弗大召集基肋阿得所有的人同厄弗辣因作戰;基肋阿得人擊潰了厄弗辣因人?z因為厄弗辣因人曾說過:你基肋阿得人是從厄弗辣因跑出來的,散居在厄弗辣因人中,在默納協人中?{
5 基肋阿得人為了反擊厄弗辣因人,先佔據了約旦河渡口;逃跑的厄弗辣因人說:「容我過去罷!」基肋阿得人就問:「你是厄弗辣因人嗎﹖」如果說:「不是。」
6 基肋阿得人就對他說:「你說『史波肋特!』」如果他不能照樣說出,而說成「斯波肋特,」就捉住他,在約但渡口殺了;在這種情形下,厄弗辣因人就死了四萬二千。
7 依弗大作以色列的民長共計六年;以後基肋阿得人依弗大死了,埋葬在基肋阿得本城。
8 在他以後,有貝特肋恆人依貝贊作以色列民長。
9 他有三十個兒子,三十個女兒;女兒們都嫁到外鄉;為自己的三十個兒子,從外鄉娶了三十房媳婦。他作以色列民長七年。
10 依貝贊死後,葬在貝特肋恆。
11 在他以後,有則步隆人厄隆作以色列民長,他作以色列民長十年。
12 則步隆人厄隆死後,埋葬在則步隆的阿雅隆。
13 在他以後,有丕辣通人希肋耳的兒子阿貝冬作以色列民長。
14 他有四十個兒子,三十個孫子,騎著七十匹驢駒。他作以色列民長八年。
15 丕辣通人希肋耳的兒子阿貝冬死後,埋葬在厄弗辣因的丕辣通,即在阿瑪肋克山地內。


第十三章

1 以色列子民又行了上主視為惡的事,因此上主把他們交於培肋舍特人手中四十年之久。
2 那時,在祚辣有一個人,屬於丹支派,名叫瑪諾亞,他的妻子是個石女,從未生育。
3 上主的使者顯現給那婦人,對她說:「看,你原是個石女,從未生育,但是你要懷孕生子。
4 今後要留心:清酒濃酒都不可喝,各種不潔的東西也不可吃!
5 看,你將懷孕生子,剃刀不可觸及他的頭,因為這孩子從母胎就是獻於上主的;他要開始從培肋舍特人手中拯救以色列。 」
6 那婦人遂去告訴自己的丈夫說:「有一個天主的人來到我這裡,他的容貌好像天主的使者,極其威嚴;我沒有問他從那裡來;他也沒有告訴我他的名字。
7 他對我說:看,你將懷孕生子,從今以後清酒濃酒都不可喝,各種不潔的東西都不可吃,因為這孩子從母胎一直到死,是獻於天主的。 」
8 瑪諾亞就向上主懇求說:「我主!求你叫你所派的那位天主的人再到我們這裡來!指教我們對於將生的嬰孩應該作什麼﹖」
9 天主聽了瑪諾亞的話;天主的使者又來到那婦人跟前;那時她正坐在田間,她的丈夫沒有同她在一起。
10 那婦人就急速跑去告訴丈夫說:「看,那天來我跟前的那個人,又顯現給我了。 」
11 瑪諾亞就起來,跟著妻子來到那人跟前,對他說:「你就是向這婦人說話的那人嗎﹖」他回答說:「我就是。」
12 瑪諾亞向他說:「當你的話應驗的時候,我們應該怎樣管教這孩子﹖要怎樣待他﹖」
13 上主的使者對瑪諾亞說:「我給這婦人所說的一切,她都當留神:
14 凡葡萄樹所結的,她不能吃;清酒濃酒她不能喝,各種不潔的東西她不能吃;凡我所吩咐她的,她都該遵守。 」
15 瑪諾亞對上主的使者說:「請容許我款留你,為你預備一隻小山羊。」
16 上主的使者對瑪諾亞說:「你雖然款留我,我​​卻不吃你的食物;假使你要獻一全燔祭,就當獻於上主。」因瑪諾亞當時還不知道他是上主的使者。
17 瑪諾亞問上主的使者說:「你叫什麼名字﹖當你的話應驗的時候,我們好恭敬你。 」
18 上主的使者回答說:「你為什麼問我的名字﹖它是奧妙的。」
19 瑪諾亞取了一隻小山羊和素祭,在一塊磐石上獻於行奇事的上主。
20 當火焰從祭壇上向天升起時,上主的使者也在祭壇的火焰中上升了。瑪諾亞和他的妻子看見這事,就俯伏在地上。
21 上主的使者沒有再顯現給瑪諾亞和他的妻子,那時瑪諾亞才知道他是上主的使者。
22 瑪諾亞對自己的妻子說:「我們必定要死,因為我們看見了天主。」
23 但他妻子對他說:「如果上主有意叫我們死,必定不會悅納我們的手所獻的全燔祭和素祭,必不會使我們看見這些事,也不會使我們聽到像現在這樣的話。」
24 後來那婦人生了一個兒子,給他起名叫三松;孩子漸漸長大,上主祝福了他。
25 在瑪哈乃丹,即在祚辣與厄市陶耳之間,上主的神開始感動他。


第十四章

1 那時三松下到提默納;在那裡見了一個女子,她是培肋舍特人的女兒。
2 三鬆上去禀告他的父母說:「我在提默納見了一個女子,她是培肋舍特人的女兒,願你們現今把她給我娶來為妻!」
3 他的父母對他說:「難道在你兄弟的女兒中,在我們民族間沒有女子嗎﹖為什麼你要去從那些未受割損的培肋舍特人中間娶妻呢﹖」三松向他的父親說:「請給我娶了她!
4 他的父母原不知道這事是出於上主,使他找機會攻擊培肋舍特,因為那時培肋舍特正統治以色列。
5 三松往提默納去,來到提默納的葡萄園時,看,有一隻小獅子向他咆哮;
6 上主的神突然降在他身上,他當時雖赤手空拳,竟將那獅子撕裂,好像撕裂小山羊;他沒有把所作的這事告訴他的父母。
7 此後他下去向那女子談情,三松很喜愛她。
8 過了不久,回去娶她,繞路去看那隻死獅子。看,在獅子屍體內有一窩蜜蜂作了蜜。
9 他取了些蜜放在手中,繼續前行,一面走一面吃;來到他父母那裡,也給他們一些,他們也吃了,但他沒有告訴他們這蜜是從獅子屍體內取來的。
10 三鬆又來到那女子那裡,有人為他設了婚筵,因為青年人們慣常這樣做。
11 但有人害怕他,便請來三十個同伴陪伴他。
12 三鬆對他們說:「讓我給你們說個謎語,如果你們能在這七天婚筵期內,給我猜出來,我就給你們三十件襯衫和三十套禮服。
13 若是你們不能給我解說,你們就得給我三十件襯衫和三十套禮服。 」他們對他說:「請你把謎語講給我們聽。」
14 他向他們說:「食者生出食品,強者生出甘甜。」他們三天之久不能解這謎語。
15 到了第四天,他們對三鬆的妻子說:「請引誘你的丈夫,把謎語說給你,以免我們放火燒你和你的父家。難道你請了我們來,是為了奪取我們的東西嗎﹖」
16 三鬆的妻子就在他眼前哭哭啼啼說:「你是恨我,而不是愛我!你給我的同胞說謎語,都不解給我聽。」三鬆對她說:「你看,我都沒有告訴我的父母,怎能告訴你﹖」
17 那七天婚筵期內,她常在他跟前哭哭啼啼;到了第七天,由於她不斷的催逼,三松便將謎底告訴了她;她就把謎底告訴自己的同胞。
18 到了第七天,在他進洞房之前,本城的人給他說:「有什麼比蜜還甜﹖有什麼比獅子還強﹖」他向他們說:「你們若不是用我的小母牛耕田,你們決不會猜出我的謎底。」
19 上主的神又突然降在他身上,他就下到阿市刻隆,擊殺了三十個人,拿了所劫奪的東西,把三十套禮服送給猜中謎語的人;以後憤怒的回到父親家裡。
20 三鬆的妻子以後卻跟了作他伴郎的一個同伴。


第十五章

1 過了一些日子,正是收割麥子的時期,三松帶了一隻小山羊去看他的妻子;他說:「我要到內室去親近我的妻子。」但是妻子的父親不讓他進去,
2 且說:「我以為你一定厭惡了她,所以我將她嫁給你的一個同伴;她的妹妹不是比她更美麗嗎﹖你可娶而代之。」
3 三鬆對他們說:「我若加害培肋舍特人,這一次我可不負責任。」
4 於是三松去捉了三百隻狐狸,又拿火把來,把狐狸的尾和尾結在一起,將火把插在兩尾中間,
5 點著火把,將狐狸放入培肋舍特人的莊田內,把堆集的麥捆,立著的莊稼,葡萄園和橄欖園都燒了。
6 培肋舍特人問說:「是誰作了這事﹖」有人說:「是提默納人的女婿三松,因為他的岳父把他的妻子嫁給了他的一個同伴。」培肋舍特人就上去,放火燒了那女子和她的父家。
7 三松向他們說:「你們既然這樣作,我必向你們報復,然後纔罷休。」
8 三松遂打擊他們,腿腰亂砍,大殺一陣;然後下去住在厄坦的一個石穴內。
9 培肋舍特人上去,在猶大紮營,進襲肋希。
10 猶大問說:「你們為什麼上來攻打我們﹖」他們答說:「我們上來是為拘捕三松,要報復他對我們所行的。」
11 於是有三千猶大人到厄坦石穴那裡,對三松說:「難道你不知道培肋舍特人統治我們嗎﹖你為什麼作連累我們的事﹖」他回答說:「他們怎樣待我,我也怎樣待他們。」
12 他們就向他說:「我們下來是為拘捕你,把你交在培肋舍特人手中。」三松向他們說:「你們要對我發誓,不殺害我!」
13 他們回答說:「一定不;我們只把你綁好,交在他們手中,決不殺你。」他們於是用兩條新繩把他捆起,從石穴裡把他拉上來。
14 他來到肋希,培肋舍特人吶喊著出來迎他;那時上主的神突然降在他身上,他手臂上的繩索,好像著火的細麻一樣,綁他的繩子從他的手上落下。
15 他找到一塊鮮驢腮骨,伸手拿起來,擊殺了一千人。
16 然後三松喊說:「用驢腮骨殺的一堆一堆,用驢腮骨殺了一千。」
17 當他說完這話,就順手把腮骨拋棄了;因此那地名叫辣瑪肋希。
18 此後,他非常口渴,呼籲上主說:「你藉你僕人的手得了這次大勝利;如今我卻要渴死,陷於這些沒有割損的人手中。」
19 天主遂在肋希使一窪地裂開,湧出水來;他喝了水,精神恢復,無異再生;因此那泉稱作「呼籲泉,」至今還在肋希。
20 他在培肋舍特人統治以色列的時日內,作以色列民長二十年。


第十六章

1 三松往迦薩去,在那裡看見一個妓女,便去走近了她。
2 有人告訴迦薩人說:「三松到這裡來了。」他們就把他圍住,終夜派人埋伏在城門口,整夜靜悄悄地等待他,說:「等到早晨天亮,我們纔殺他。」
3 三松睡到半夜,半夜醒來,抓緊城門,連兩個門框帶門閂,一起拔起,放在肩上,背到赫貝龍對面的山頂上。
4 此後,他在芍勒克平原又愛上一個女人,名叫德里拉。
5 培肋舍特的酋長上到她那裡,對她說:「請你引誘他,看看他這樣大的力量是從那裡來的,我們怎樣能製勝他,將他捆起,而製伏他;我們每人給你一千一百銀子。」
6 德里拉問三松說:「請你告訴我,你這樣大的力量是從那裡來的﹖人怎樣纔能將你捆起,而製伏你﹖」
7 三松回答說:「人若用七根未乾的新牛筋繩將我捆起,我就像別人一樣軟弱。」
8 培肋舍特人的酋長就給她送來七根未乾的新牛筋繩,她便用這些繩子將他捆起。
9 當時有埋伏的人暗藏在她的內室裡;德里拉向他喊說:「三松,培肋舍特人來捉你哩!」他就掙斷牛筋繩,如同麻線被火燒斷一樣;於是人們仍不知他力量的所在。
10 德里拉遂對三松說:「看,你戲弄我,對我說謊。如今請你告訴我,怎樣纔能捆綁你﹖」
11 他回答她說:「人若用從未用過的新繩將我捆起,我就像別人一樣軟弱。 」
12 德里拉就拿新繩將他捆起,對他喊說:「三松,培肋舍特人來捉你哩!」當時仍有埋伏的人暗藏在內室裡;但他掙斷手臂上的繩子,好像一根絲線一樣。
13 德里拉對三松說:「到現在你仍戲弄我,對我說謊;你告訴我,人怎樣纔能捆綁你﹖」他回答她說:「你若把我頭上的七條髮辮與織布的經線編在一起,然後用木橛釘住,我就像別人一樣軟弱。」
14 德里拉使他睡了,然後把他頭上的七條髮辮與織布的經線編在一起,再用木橛釘住,向他喊說:「三松,培肋舍特人來捉你哩!」他從夢中醒來,把織布機的木橛連織布的經線都拔了出來。
15 德里拉就對他說:「你心裡既沒有我,你怎能說:我愛你呢﹖你已三次戲弄我,還沒有告訴我你這樣大的力量是從那裡來的!」
16 因為她天天用話來逼他,催他,致使他的精神苦惱的要死。
17 三松遂把心中的一切全透露給她,對她說:「剃刀從未接觸過我的頭,因為我在母胎時就是獻於天主的;人若剃去我的頭髮,我的力量就離開了我,我就像眾人一樣軟弱。」
18 德里拉一見他把心中的一切全給她透露了,便打發人召培肋舍特的酋長來說: 「這一次你們上來罷!因為他把心中的一切全透露給我。」於是培肋舍特人的酋長手中帶著銀子,來到德里拉那裡。
19 德里拉使三松睡在自己的膝上,又叫來一個人,剃去他頭上的七條髮辮,他就開始軟弱無力,他的力量全離開了他。
20 她於是喊說:「三松,培肋舍特人來捉你哩!」他由夢中醒來,心想:「這一次和前幾次一樣,我一掙扎,必能脫身。」他卻不知道上主已離棄了他。
21 培肋舍特人便把他捉住,剜去他的眼睛,帶他下到迦薩,用銅鏈鎖了他,叫他在監獄裡推磨。
22 但是他的頭髮在剃了以後,又漸漸長起來。
23 培肋舍特人的酋長聚集起來,為給他們的神達貢舉行祭獻大典,表示慶祝;他們說: 「我們的神把我們的仇人三松交在我們手中。」
24 民眾一見三松,就讚頌他們的神說:「我們的神把破壞過我們的田地,殺害過我們多人的仇人,交在我們的手中了。」
25 當他們興高采烈的時候,就喊說:「讓三松給我們表演把戲。」他們就從監獄裡叫出三松來,在他們面前耍把戲;以後把他放在兩根柱子中間。
26 三鬆對牽他手的僮僕說:「讓我摸摸支殿的柱子,好能靠一靠。」
27 那時殿內滿了男女,培肋舍特人的酋長也在裡面,在天台上約有三千男女,都在看三松表演把戲。
28 三松呼求上主說:「吾主上主,求你眷念我!天主,求你再賜我力量,只要這一次!以報培肋舍特人剜我雙眼的仇。」
29 三鬆就抱住正中支殿的兩根柱子,右手抱一根,左手抱一根;
30 然後三松說:「讓我的性命和培肋舍特人同歸於盡!」於是他奮力屈身,大殿隨之倒塌,壓在酋長和里面所有的民眾身上;這樣他在臨死時所殺死的人,比一生所殺死的人還多。
31 此後,他的兄弟和父親的全家下來,把他抬上去,葬在祚辣和厄市陶耳之間,他父親瑪諾亞的墳墓裡。他作以色列民長二十年。


第十七章

1 厄弗辣因山地有一個人,名叫米加,
2 他、
3 對自己的母親說:「有人拿去你那一千一百銀錢,對這事你曾起過誓,我也親自聽見你說:我要親手把這項銀錢奉獻給上主,為我兒做一尊神像。看,銀錢在這裡,是我拿了;如今還給你!」他的母親就說:「願我兒蒙上主祝福!」於是米加就把一千一百銀錢還給他的母親。
4 當他把銀錢還給他的母親以後,她的母親便拿出兩百銀子給了銀匠,請他製造一尊神像,安放在米加的家裡。
5 於是米加為這尊神像蓋了一座神廟。又做了「厄弗得」和「忒辣芬,」委派自己的一個兒子充任司祭。
6 當時在以色列沒有君王,各人任意行事。
7 當時有一個少年,他是個肋未人,從猷大白冷,即從猷大支派來到那裡作客。
8 這人離開猷大白冷,想找一個可寄居的地方;當他旅行的時候,來到厄弗辣因山地,米加的家旁,
9 米加問他說:「你從那裡來﹖」他回答說:「我是個肋未人,由猷大白冷來,想找一個可寄居的地方。」
10 米加就對他說:「你住在我這裡罷!作我的師傅和司祭,我每年給你十塊銀錢,還照管你的吃穿。」米加挽留那肋未人,
11 他遂同意住在米加那裡,他看待這少年好似自己的兒子。
12 米加又委任了這肋未人,這人遂作了他的司祭,住在米加家中。
13 於是米加說:「如今我知道上主必施恩於我,因為有位肋未人作了我的司祭。」


第十八章

1 那時在以色列沒有君王,同時丹支派仍在尋找居住的基地,因為直到那一天在以色列支派中,丹支派尚未得到基地。
2 於是丹子孫從祚辣和厄市陶耳,由全家族中,派了五個勇敢的人去窺探偵察那地方,對他們說:「你們去偵察那地方!」他們到了厄弗辣因山地,來到米加的住宅,就在那裡過夜。
3 他們在米加家附近,認出那少年肋末的聲音,就過去向他說:「誰領你來到這裡﹖你在這裡作甚麼﹖你在這裡有甚麼職務﹖」
4 他回答說:「米加待我如此如此!他聘了我作他的司祭。」
5 他們對他說:「你求問天主,使我們知道,我們將走的路順利嗎﹖」
6 司祭回答他們說:「你們平安去罷!上主必使你們所走的路順遂。」
7 於是那五個人就去了,來到拉依士,在那裡看見城中的人民安居樂業,一如漆冬人一樣,平安無慮,地產豐富,一無所缺;並且他們離漆冬又遠,與阿蘭也沒有往來。
8 當他們回到祚辣和厄市陶耳自己弟兄那裡時,弟兄們問他們說:「你們帶來什麼消息﹖」
9 他們回答說:「起來,讓我們上到拉依士去,因為我們已察看過,那地真肥美,你們還等什麼﹖不要再遲延,趕快去佔領!
10 到那裡去,是到一個不設防的人民那裡去,地面寬廣遼闊;天主已把那地交在你們手中;那地方物產豐富,一無所缺。 」
11 於是有六百丹支派的人,帶著武器,從祚辣和厄市陶耳出發,
12 經過山路,在猶大克黎雅特耶阿陵安營;因此,那地方直到今日叫作「丹營;」這地是在克黎雅特耶阿陵西面。
13 他們又從那裡經過厄弗辣因山地,來到米加的住處。
14 當時先去窺探那地的五個人,告訴弟兄們說:「你們知不知道,在此家內有「厄弗得、」「忒辣芬」和一尊神像﹖現在你們要決定該作什麼。 」
15 於是他們轉入米加的住宅,來到少年肋末人的屋裡,向他請安問好。
16 同時那六百丹人帶著兵器站在門口,
17 先去探地的那五個人就上去,進到裡面,要拿那尊神像並「厄弗得」和「忒辣芬,」此時司祭和那六百個帶武器的人站在門口。
18 當那些人進入米加家裡,拿那尊神像、「厄弗得」和「忒辣芬」時,司祭問他們說:「你們做什麼﹖」
19 他們回答說:「不要作聲,用手掩住你的口,跟我們去,作我們的師傅和司祭;你作一個人家的司祭好呢﹖還是在以色列中間作一個支派,一個家族的司祭好呢﹖」
20 司祭滿懷高興,遂帶了「厄弗得、」「忑辣芬」和神像,到了那些人中間。
21 他們遂轉身回去,把婦孺、牲口以及輜重放在前方。
22 當他們離開米加的住宅相當遠的時候,米加和米加家附近的人,都聚集起來,去追趕丹的子孫。
23 他們向丹的子孫呼喊,丹的子孫回過臉來對米加說:「你叫喊什麼﹖」
24 米加回答說:「你們把我所製的神像和司祭都帶走,我還有什麼呢﹖」怎麼你們還向我說:你作什麼﹖ 」
25 丹的子孫對他說:「不要再讓我們聽見你的聲音,免得我們中間有暴燥的人打擊你們,使你和你全家都喪失性命!」
26 此後,丹的子孫繼續前行,米加見他們比自己強大,就轉身回了家。
27 丹的子孫帶著米加所做的神像和他私有的司祭,來到拉依士,到了一個平安無慮的人民那裡,用刀劍殺戮了他們,放火燒了那城,
28 沒有人來援救,因為拉依士離漆冬很遠,與阿蘭又沒有往來。這城位於貝特勒曷布山谷中;丹的子孫重建這城,住在那裡,
29 按他們的祖宗,以色列所生的兒子丹的名字,給這城起名叫丹;其實這城原先名叫拉依士。
30 丹的子孫把那尊神像立起來,梅瑟的後裔,革爾雄的子孫約納堂和他的子孫作丹支派的司祭,直到該地被擄掠的時日。
31 天主的殿在史羅多少時日,米加所作的神像在丹支派中也立了多少時日。


第十九章

1 當以色列人尚沒有君王時,有一個肋未人寄居在厄弗辣因山地邊境;他由猶大白冷娶了一個女子為妾。
2 那妾對他發怒,就離開他回了猶大白冷的父家,在那裡住了四個月。
3 她的丈夫起來,帶著一個僕人,牽了兩匹驢去找她,想去慰問她,勸她回來;當他來到那女子的父家時,那少女的父親一望見他,就喜喜歡歡地來迎接他。
4 他的岳父,即那少女的父親,留他在家住了三日,他們在那裡一齊吃喝居住。
5 第四天他們一早起來,肋未人起身要走,那少女的父親就對女婿說:「你們先用些餅,吃點點心,然後再走。」
6 於是他們二人坐下一起吃喝;少女的父親對那人說:「請你賞面,再住一夜,再高興高興!」
7 那人起身要走,但他的岳父挽留了他,他又在那裡過了一夜。
8 第五天他一早起來要走,但那少女的父親又說:「請先吃些點心!」於是二人又一同吃東西,直到日已西斜;
9 那人和他的妾連他的僕人起身要走,他的岳父,即那少女的父親,對他說: 「你看,天已晚了,今天在這裡再過一夜,再高興高興,明天清早起來,上路回家去罷!」
10 但是,那人不願再過一夜,就帶著他的妾和僕人,以及備好的兩匹驢起身走了,來到耶步斯,即耶路撒冷的對面。
11 當他們臨近耶步斯時,日已西垂,僕人就對主人說:「來,讓我們轉去,到這座耶步斯人城裡去投宿!」
12 主人回答他說:「我們不可進入這座不屬以色列子民的外方人的城,我們往基貝亞去罷!
13 他又對僕人說:「來!我們到一個地方去投宿,或在基貝亞,或在辣瑪。」
14 於是他們又上路前行,當來近本雅明的基貝亞時,太陽已經落了。
15 他們遂進了基貝亞,在那裡投宿;他們進城後,就坐在城內街市上,因為沒有人收留他們在家中過宿。
16 有一個老人晚上由田間工作回來,他原是厄弗辣因山地的人,寄居在基貝亞;本地人卻是本雅明人。
17 那老人舉目,看見在城中街市上有個過路的人,就問說:「你往那裡去﹖從那裡來﹖」
18 肋未人回答他說:「我們是從猶大白冷來,往厄弗辣因山地的邊境去。我本是那地方的人,我去過猶大白冷,現在要回家去,但沒有人收留我到自己家裡去。
19 其實我有糧草餵驢,為我和你的婢女以及跟隨你僕人的這個青年人,都有食糧和酒,一無所缺。 」
20 那老人對他說:「你放心罷!你所需要的都由我供給,只不可在街上過夜。」
21 他遂領他到自己家裡,餵上驢,他們洗了腳,以後就吃喝起來。
22 他們正滿懷高興的時候,看,本城的一些無賴之徒,圍住房屋敲門,對作家主的老人說:「把剛才到你家的那個人領出來,我們要認識他。」
23 家主出來見他們,對他們說:「兄弟們,不要如此!請你不要行這樣的惡事!這人既進了我的家,你們決不能行這醜事!
24 這裡有我的女兒還是處女,我領她出來,你們可任意污辱她,任憑你們待她;但是對於這人,你們決不可作這種醜事!」
25 但是那些人不願聽他;客人就抓住自己的妾,把她交給了他們,他們就認識了她,整夜污辱她,直到早晨,在破曉的時候纔放了她。
26 天快亮的時候,那女子回到留他主人住宿的那人屋前,跌倒在那裡,直到天亮。
27 早晨,當她的主人起來開門,出去要動身起程時,看見那女人,即他的妾,伏在門口,她的手扶在門限上,
28 就對她說:「起來!我們走罷!」然而沒有人回答他;那人便把她馱在驢上,起身回了本地。
29 到了家裡,拿起刀來,握住自己的妾,把她的肢體切成十二塊,送到以色列全境,
30 吩咐他所派遣的人說:「你們要對以色列人這樣說:自從以色列子民由埃及地上來那一日,直到今日,是否發生過這樣的事﹖大家想一想,決定之後,請說出來。」凡看見的都說:「自從以色列子民由埃及地上來那一日,直到今日,從未發生過,也未見過這樣的事。」


第二十章

1 於是以色列全體子民出動,從丹到貝爾舍巴,以及基肋阿得地,全會眾集合起來好像一個人一樣,來到米茲帕上主面前。
2 全民眾,即以色列各支派的首領,都參與天主百姓的集會;拿刀的步兵,共有四十萬。
3 本雅明子孫也聽說以色列子民上到了米茲帕。以色列子民說:「這件惡事是怎樣發生的,請你們述說一遍!」
4 那被殺的女子的丈夫肋末人就回答說:「我與我的妾來到屬本雅明的基貝亞,要在那裡過夜,
5 基貝亞的公民起來攻擊我,夜間包圍我過夜的住宅,企圖殺害我,並把我的妾強姦致死。
6 因為他們在以色列中間行了這窮凶極惡的醜事,我遂將我的妾切成碎塊,遍送以色列基業各地。
7 以色列子孫,請你們大家說出你們的意見和對策。 」
8 那時全體民眾好像一個人一樣都起來說:「我們中誰也不要返回自己的帳幕,誰也不要回自己的家,
9 現在我們就要這樣對付基貝亞,抽籤進攻,
10 由以色列各支派中,每百人抽十人,每千人抽百人,每萬人抽千人,給民眾運送軍糧;待眾人到達本雅明的基貝亞後,按照那城在以色列中間所行醜事報復它。 」
11 於是以色列人聯合起來攻擊那城,彼此合作有如一人。
12 以色列眾支派差人往本雅明支派的各家說:「你們中間怎麼發生了這樣的惡事﹖
13 現在你們把那些人,即基貝亞的無賴之徒,交出來,我們好處死他們,從以色列中剷除這邪惡。 」本雅明子孫卻不肯聽從他兄弟們以色列子民的呼聲;
14 本雅明子孫反而從各城聚集起來,來到基貝亞,要與以色列子民交戰。
15 那一天,本雅明人從各城來的共計兩萬六千拿刀的,基貝亞的居民尚未計算在內。
16 在這些人中,還有特選的七百精兵,左右開弓,個個能用機弦拋石,毫釐不爽。
17 本雅明人除外,以色列人共有四十萬拿刀的,個個都是戰士。
18 以色列子民起身上到貝特耳,求問天主說:「我們中誰該先上去與本雅明子孫作戰﹖ 」上主答說:「猶大先去。」
19 於是以色列子民早晨起來,對著基貝亞安營。
20 以色列人出來要與本雅明人交戰,遂在基貝亞前面擺陣等待他們。
21 本雅明子孫從基貝亞出來迎戰,那一天殺死了兩萬兩千以色列人。
22 以後,眾以色列又鼓起勇氣,又在前一日布陣的地方布陣。
23 事前,以色列子民先上到貝特耳,在上主面前哀哭,一直到晚上,然後求問上主說:「我們可否再去與我們的弟兄本雅明交戰﹖」上主答說:「可上去攻打。」
24 於是第二天,以色列子民又去攻打本雅明子孫。
25 本雅明人第二天也從基貝亞出來與以色列人交戰,又殺死一萬八千以色列子民,都是拿刀的人。
26 以色列眾子民,即全民眾,又上到貝特耳,坐在上主面前哀哭,整日禁食到晚上;以後,在上主面前獻了全燔祭與和平祭。
27 【那時
28 天主的約櫃正在那裡,同時有亞郎的子孫厄肋阿匝爾的兒子丕乃哈斯在約櫃前供職。 】以色列子民又求問上主說:「我們是否應再去與我們的弟兄本雅明人交戰﹖或是休戰﹖」上主答說:「你們應上去,因為我明天必將他們交在你們手中。」
29 以色列人就在基貝亞四周設下伏兵。
30 第三天以色列子民上去攻打本雅明子孫,在基貝亞對面布陣,像前兩次一樣。
31 本雅明子孫出來迎敵,被引出城外,在兩條大路上,──一條通往貝特耳,一條通往基貝紅,──像前兩次一樣,開始殺敵,在田野就殺死了約有三十個以色列人。
32 本雅明子孫遂說:「他們像前次一樣,在我們面前打敗了。」但以色列子民卻說:「我們不如後退,引他們遠離城,到大路上來。」
33 當以色列眾人從他們的地方起來,在巴耳塔瑪爾布陣的時候,以色列的伏兵從革巴西邊埋伏的地方衝出來;
34 全以色列中所選出的一万精兵齊來攻打基貝亞,戰爭非常激烈,但是本雅明人還不知道大禍臨頭。
35 上主在以色列前打擊本雅明人,那一天以色列子民殺死本雅明人共有二萬五千一百,都是拿刀的人。
36 這樣,本雅明子孫看出自己已失敗。原來以色列人依仗在基貝亞所設下的伏兵,先在本雅明人前退怯;
37 伏兵急速沖入基貝亞,衝進之後,用刀屠殺了全城的人。
38 原先以色列人與伏兵約定,在城內放火,以煙火上騰為號。
39 以色列人在戰場上撤退的時候,本雅明動手殺死以色列人約有三十人,他們想:「的確,他們如前一仗一樣,在我們前殺敗了。」
40 當煙柱信號從城中上騰的時候,本雅明人轉過身來,見全城煙火沖天;
41 那時以色列人也轉身回來;本雅明人大為驚慌,因為看見大禍臨頭,
42 遂在以色列人面前轉向曠野的路上逃去,但戰士卻追踪而至,從城裡出來的人也夾擊他們;
43 這樣,以色列人擊潰了本雅明人,追擊他們,從諾哈蹂躪他們,直到革巴對面的東方之地。
44 本雅明人陣亡一萬八千,都是勇士。
45 其餘的人都轉身向著曠野逃往黎孟岩石,以色列人在路上又掃蕩了他們中五千人;以後,直追到革巴,擊殺了二千人。
46 那一日,本雅明中陣亡的,共有二萬五千人,
47 所剩下的六百人,轉身逃往曠野,直到黎孟岩石,在黎孟岩石中住了四個月。
48 以色列人又回到本雅明子孫那裡,把各城的人和牲畜,以及所遇見的都用刀殺盡;並將所經過的城池放火燒毀。


第二十一章

1 以色列人曾在米茲帕起誓說:「我們中誰也不可把自己的女兒嫁給本雅明人為妻。」
2 民眾來到貝特耳,在天主面前,坐在那裡,放聲大哭,直到晚上;
3 然後說:「上主以色列的天主!為什麼在以色列中間發生了這事,今日竟使以色列中少了一支派﹖」
4 次日,百姓一早起來,在那裡築了一座祭壇,獻了全燔祭與和平祭。
5 以後,以色列子民問說:「以色列眾支派中,有誰沒有上到上主面前,參加集會呢﹖」因為他們先前對於那些凡不上米茲帕到上主面前來的人,曾發過嚴誓說:「死無赦!」
6 以色列子民對他們的弟兄本雅明起了憐憫之心說:「今天以色列絕了一支派。
7 我們曾指著上主起過誓,決不將我們的女兒給他們為妻,那麼,我們怎樣給所剩下的人娶妻呢﹖ 」
8 他們又問說:「以色列眾支派中,有那一支派沒有上米茲帕來到上主面前呢﹖」看,由基肋阿得雅貝士中沒有一人入營,參加集會。
9 的確,檢閱百姓的時候,沒有一個基肋阿得雅貝士的居民在場。
10 因此會眾打發一萬二千勇士到那裡去,吩咐他們說:「你們去用刀屠殺基肋阿得雅貝士的居民,連婦女孩子都在內。
11 你們要這樣作;所以男子和與男子同過房的婦女,盡行殺掉,但要保留處女。 」他們就這樣作了。
12 他們在基肋阿得雅貝士居民之中,尋得了四百個未曾認識過男子,也未曾與男子同過房的少年處女,就把她們帶到客納罕地史羅營裡。
13 全會眾又打發人往黎孟岩石去,與住在那裡的本雅明子孫談判,與他們講和。
14 本雅明子孫當時就回來了,會眾就把基肋阿得雅貝士女子中所保留的少女,給他們為妻,但是數目不足。
15 民眾仍為本雅明人傷心難過,因為上主使以色列支派中有了缺陷。
16 會眾的長老說:「本雅明的婦女既然都消滅了,我們怎樣給所剩下的人娶妻呢﹖」
17 又說:「本雅民的遺民該有承嗣,免得以色列中泯沒一支。
18 但是,我們不能將自己的女兒給他們為妻,因為以色列曾起誓說:誰把女兒給本雅明人是可詛咒的!」
19 有人說:「看,年年在史羅舉行上主的慶節。」──史羅位於貝特耳之北,貝特耳至舍根大路之東,肋波納之南。
20 於是他們給本雅明子孫出主意說:「你們往葡萄園去,藏在那裡。
21 等到你們看見史羅的童女出來列隊跳舞,你們就從葡萄園中出來,從史羅的女兒中,各搶一個為妻,然後回本雅明地方去。
22 她們的父親或兄弟若是出來與我們爭論,我們就說:求你們看我們的情面,恩待這些人,因為他們戰場上沒有得到女子為妻;況且又不是你們將女兒交給他們;若是你們給的,那就有罪了。 」
23 本雅明子孫就這樣作了:按數目搶跳舞的女子,各娶一個為妻;以後他們就走了,回到自己的地業,重建城邑,住在那裡。
24 以後以色列子民從那裡各回自己的支派和家族,從那裡各回自己的家鄉。
25 那時,在以色列沒有君王,各人任意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