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慕爾紀下

章: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Reset+

第一章

1 撒烏耳死後,達味擊殺阿瑪肋克人回來,在漆刻拉格住了兩天。
2 第三天,有個人從撒烏耳營中跑來,衣服撕爛,滿頭灰塵,來到達味前,伏地叩拜。
3 達味問他說:「你從那裡來﹖」他答說:「我從以色列營中逃命而來。」
4 達味又問他說:「戰事怎樣﹖請告訴我!」他答說:「軍民從戰場上逃跑了,許多人陣亡,撒烏耳和他的兒子約納堂也死了。」
5 達味問那報信的少年人說:「你怎麼知道撒烏耳和他兒子約納堂死了呢﹖」
6 那報信的少年人答說:「我無意中來到基耳波亞山上,看見撒烏耳伏在自己的槍上,戰車和騎兵都快要迫近他。
7 他轉身見了我,就招呼我。我答說:我在這裡。
8 他問我說:你是誰﹖我答說:我是阿瑪肋克人。
9 他向我說:「來我身邊,殺了我罷!我現在雖還完全活著,但十分暈眩。
10 我就來到他身邊,明知他倒下後,決不能生存,便殺了他;取下他頭上的王冠,腕上的手鐲,帶到這裡來奉獻給我主。 」
11 達味就抓住自己的衣服撕破了;同他在一起的人也照樣作了。
12 大家為撒烏耳和他的兒子約納堂,以及上主的百姓和以色列的家族,舉哀痛哭,禁食直到晚上,哀悼他們喪身刀下。
13 達味又問那報信的少年說:「你是那裡的﹖」他答說:「我是阿瑪肋克僑民的兒子。」
14 達味向他說:「怎麼你不怕伸手殺害上主的受傅者﹖」
15 達味遂叫一個少年人來,向他說:「前來,殺了他!」少年把他一刀砍死了。
16 同時達味對他說:「你的血應歸在你頭上,因為你親口作供說:我殺死了上主的受傅者。」
17 事後,達味作了這首哀歌,追悼撒烏耳和他的兒子約納堂,
18 命令猶大子弟學習這首哀歌,這歌載在「壯士書」上:「
19 以色列的榮華,倒在你的高岡上;英雄怎會陣亡﹖
20 不要在加特報告,不要在阿市刻隆街市宣揚,免得培肋舍特的女子歡樂,免得未受割損者的女郎雀躍!
21 基耳波亞山,不祥的山野!在你那裡露不再降,雨不再下!因為英雄的盾牌,受了褻瀆,撒烏耳的盾牌,那傅油者的武器。
22 對傷者的血,英雄的脂油,約納堂的弓總不後轉,撒烏耳的劍決不空還。
23 撒烏耳與約納堂,相親相愛,生相聚,死不離,神速過鷹,勇猛勝獅。
24 以色列女郎!應痛悼撒烏耳,他給你們披上了愉快的紫衣,在你們衣服上點綴了金飾。
25 英雄怎會在戰鬥中陣亡!哎,約納堂!對你的死,我極度哀痛!
26 我的兄弟約納堂,我為你萬分悲傷!你愛我之情,何等甜蜜!你對我的愛,勝於婦女之愛。
27 英雄怎會陣亡!戰爭的武器怎會喪亡! 」


第二章

1 這事以後,達味求問上主說:「我是否可以上猶大的一座城中去﹖」上主對他說:「可以。」達味又問說:「我上何處去﹖」答說:「往赫貝龍去。」
2 於是達味帶著他兩個妻子:依次勒耳人阿希諾罕和作過加爾默耳人納巴耳妻子的阿彼蓋耳,上那裡去了。
3 凡跟隨達味的人,他也叫他們各帶家眷一起上去,住在赫貝龍城各區內。
4 以後,猶大人來,在那裡給達味傅油,立他作猶大家族的君王。
5 達味就派遣使者到基肋阿得雅貝士人那裡,向他們說:「願上主祝福你們!因為你們對你們的主上撒烏耳行了這件善事,將他埋葬了。
6 願上主對你們顯示他的慈愛和忠信!因為你們作了這事,我也要恩待你們。
7 現在你們要加強自己的力量,作勇敢的人,因為你們的主上撒烏耳已經陣亡,但猶大家族已給我傅油,立我做了他們的君王。 」
8 那時,撒烏耳的軍長,乃爾的兒子阿貝乃爾,已帶領撒烏耳的兒子依市巴耳過河,到了瑪哈納殷,
9 立他為基肋阿得、革叔爾、依次勒耳、厄弗辣因、本雅明,全以色列的君王。
10 撒烏耳的兒子依市巴耳為以色列王時,已四十歲,為王兩年。此時隨從達味的,只有猶大家族。
11 達味在赫貝龍作猶大家族君王的年數,共七年零六個月。
12 乃爾的兒子阿貝乃爾和撒烏耳的兒子依市巴耳的臣僕,從瑪哈納殷來到基貝紅。
13 責魯雅的兒子約阿布和達味的臣僕,也從赫貝龍出發,彼此在基貝紅池旁相遇,雙方就都停下,各立在水池一邊。
14 阿貝乃爾對約阿布說:「讓青年人出來,在我們面前比比武!」約阿布答說:「好,叫他們出來!」
15 他們就出來,點了人數,十二個本雅明人在撒烏耳的兒子依市巴耳一面,由達味僕從中,也出來十二個人。
16 每人抓住對方的頭,用刀猛刺對方的腰,雙方都同時倒下;因此那地方叫作匝得平原,離基貝紅不遠。
17 那天也發生了很激烈的戰鬥,阿貝乃爾和以色列人,竟為達味的臣僕打敗。
18 責魯雅的三個兒子約阿布、阿彼瑟與阿撒耳,那時都在場,阿撒耳的腿快捷像野羚羊。
19 阿撒耳便去追趕阿貝乃爾,不左不右,直追阿貝乃爾。
20 阿貝乃爾轉過身來問說:「你是阿撒耳嗎﹖」他答說:「我是。」
21 阿貝乃爾對他說:「你轉左或轉右,捉住一個青年,奪取他的裝備罷!」但阿撒耳卻不肯放鬆他。
22 阿貝乃爾就再對阿撒耳說:「你不要再追趕我了,為什麼逼我將你擊倒在地,叫我日後怎有臉再見你的兄弟約阿布﹖
23 阿撒耳仍不肯罷休。阿貝乃爾就調過槍來,擊中了他的腹部,槍由背後穿出,他就倒在那裡,當下死了。凡來到阿撒耳倒斃的地方的人,都站住了。
24 約阿布和阿彼瑟仍在追趕阿貝乃爾,當他們來到往革巴曠野去的路上,基亞前的阿瑪山崗時,太陽就快要西落。
25 本雅明人集結成隊,跟在阿貝乃爾後邊,站在一座小山頭上。
26 阿貝乃爾向約阿布喊說:「刀劍豈能永遠擊殺﹖你豈不知結局更為不幸﹖幾時你纔命眾人轉身,不再追趕自己的兄弟﹖」
27 約阿布答說:「上主永在!若你不發言,眾人直到早晨,連一個也不會停止追趕自己的兄弟!」
28 約阿布遂吹號,眾人就停下,不再追趕以色列人,不再進攻。
29 阿貝乃爾同他的人,那一整夜走過了阿辣巴平原,過了約但河,以後,又走了一上午,終於到了瑪哈納殷。
30 約阿布追趕阿貝乃爾回來,召集了自己的人,達味僕人中,除阿撒耳外,少了十九人。
31 但阿貝乃爾所帶的本雅明人中,有三百六十人,為達味的臣僕殺死。
32 人遂將阿撒耳的屍體帶回,埋在白冷他父親的墳墓內。約阿布同他的人走了一夜,天亮時已到赫貝龍。


第三章

1 撒烏耳家與達味家間的戰爭相持很久;但達味家逐漸強盛,撒烏耳家卻日趨衰弱。
2 達味在赫貝龍生的兒子:長子阿默農,是依次勒耳人阿希諾罕所生;
3 次子基肋阿布,是曾作加爾默耳人納巴耳妻子的阿彼蓋耳所生;
4 四子阿多尼雅,是哈基特所生;五子舍法提雅,是阿彼塔耳所生;
5 六子依特蘭,是達味妻子厄革拉所生:以上是達味在赫貝龍所生的兒子。
6 撒烏耳家同達味家戰爭期間,阿貝乃爾獲得操縱撒烏耳家的權柄。
7 撒烏耳有一妾名叫黎茲帕,是阿雅的女兒,阿貝乃爾娶了她;依市巴耳對阿貝乃爾說:「你為什麼親近我父親的妾﹖」
8 為了依市巴耳這句話,阿貝乃爾勃然大怒說:「莫非我是猶大的狗頭﹖直到今天我憐恤你父親撒烏耳,和他的兄弟以及他的朋友,沒有使你落在達味手裡;你今天竟為了一個女人挑我的錯!
9 若我今後不依照上主對達味所誓許的去行:
10 廢除撒烏耳家的王位,建立達味的寶座,使他由丹直到貝爾舍巴,統治全以色列和猶大,願天主如此,並加倍地懲罰我! 」
11 依市巴耳因為怕阿貝乃爾,連一句話也不敢回答。
12 阿貝乃爾立即派使者到赫貝龍見達味說:「這地是誰的﹖」是說:「只要你與我訂立盟約,我必伸手援助你,使全以色列都歸順你。」
13 達味答說:「好!我願與你訂立盟約,但是,我要求你一個條件:就是你來見我時,若不把撒烏耳的女兒米加耳帶來,你休想見我。」
14 隨後,達味就派使者到撒烏耳的兒子依市巴耳那裡說:「請把我的妻米加耳歸還給我,她是我以一百培肋特舍人的包皮聘定的。」
15 依市巴耳就派人,從拉依士的兒子帕耳提耳,她丈夫那裡把她帶來。
16 她的丈夫與她同行,一邊走一邊哭,送她到了巴胡凌。阿貝乃爾向他說:「你回去罷!」他就回去了。
17 阿貝乃爾同以色列的長老商議說:「你們早已渴望達味作你們的君王。
18 現在你們就進行罷!因為上主曾論及達味說:我要藉我的僕人達味,從培肋舍特人及一切仇敵手中,拯救我的百姓以色列。 」
19 阿貝乃爾也遊說了本雅明人;以後阿貝乃爾去赫貝龍見達味,向他報告以色列和本雅明全家共同贊成的事。
20 阿貝乃爾遂率領二十人去赫貝龍見達味。達味設宴款待了阿貝乃爾和他的隨員。
21 阿貝乃爾向達味說:「我要動身去號召全以色列,來擁護我主大王,使他們與你立約:這樣你能依照你的心願來統治一切。」事後,達味放阿貝乃爾平安走了。
22 達味的臣僕和約阿佈出徵回來,帶回了很多戰利品。那時,阿貝乃爾已不在赫貝龍達味那裡了,因為達味放他平安走了。
23 約阿布和他率領的軍隊一來到,就有人告訴他說:「乃爾的兒子阿貝乃爾曾來到君王前,君王放他平安走了。」
24 約阿布就去見君王說:「你作的是什麼事﹖阿貝乃爾到你這裡來,你為什麼放他平安走了﹖
25 你豈不認識乃爾的兒子阿貝乃爾﹖他來是為欺騙你,願探聽你的出入,知道你的一切行動。 」
26 約阿布離開達味就打發差役去追趕阿貝乃爾。他們從息辣的旱井旁,把他帶回來,。達味一點也不知道。
27 阿貝乃爾一回到赫貝龍,約阿布就領他到大門旁,彷彿要與他暗地交談,就在那裡一刀剌穿了他的肚腹,他立即死了;這樣替他兄弟阿撒耳報了血仇。
28 事後,達味一聽說這事,就說:「我和我的國家,對乃爾的兒子阿貝乃爾的血案,在上主面前,永遠是無罪的!
29 願這罪歸在約阿布的頭上和他父的全家!願約阿布家中不斷有患淋症,長癩病,只會紡線,喪身刀下和缺糧的人! 」
30 約阿布和他的兄弟阿彼瑟暗殺了阿貝乃爾,是因為他在基貝紅打仗時,殺死了他們的兄弟阿撒耳。
31 達味向約阿布和同他在一起的民眾說:「要撕裂你們的衣服,穿上喪服,為阿貝乃爾舉哀!」達味王也跟在靈柩後送葬。
32 他們在赫貝龍埋葬了阿貝乃爾;君王在阿貝乃爾墓旁放聲大哭,民眾也都哭了。
33 君王作哀歌追吊阿貝乃爾說:「阿貝乃爾豈應像傻瓜一樣死去﹖
34 你的手並未束拷,你的腳也沒帶鐐,怎麼你斃命,竟如兇犯斃命一樣! 」為此民眾更加痛哭。
35 隨後,眾人前來勸君王進食,那時還是白天,達味卻發誓說:「若我在日落前進食,或嘗什麼東西,願天主如此,並加倍地懲罰我!」
36 眾人見到此事,都心悅誠服,因為凡君王所行的,無不叫眾人心悅誠服。
37 如此,眾人和全以色列當天都知道,殺乃爾的兒子阿貝乃爾,不是出於君王的命令。
38 達味向他的臣僕說:「你們不知道今天在以色列喪失了一位將領和偉人嗎﹖
39 我今天雖是傅油的君王,仍年幼無力,責魯雅的兒子們又比我剛強;願上主依照人所行的邪惡,來施行報復! 」


第四章

1 撒烏耳的兒子依市巴耳,一聽見阿貝乃爾死在赫貝龍,就慌了手腳,全以色列大驚。
2 撒烏耳的兒子依市巴耳有兩個土匪頭目:一個名叫巴阿納,一個名叫勒加布,是本雅明子孫貝洛特人黎孟的兒子,──貝洛特被認為是本雅明族,
3 因為貝洛特人逃到了基塔殷,僑居在那裡,直到今日。
4 撒烏耳的兒子約納堂有個兒子雙足跛了,當撒烏耳與約納堂的凶信由依次勒耳傳來時,他只有五歲,他的乳母帶他逃跑,在慌張逃跑中,他跌瘸了腿;他名叫默黎巴耳。
5 貝洛特人黎孟的兒子勒加布和巴阿納出去,正當中午炎熱的時候,到了依市巴耳家裡,他正在床上睡午覺。
6 看門的女僕在篩麥子,也打盹睡著了。此時勒加布和他兄弟巴阿納溜進去,
7 到了屋內,見依市巴耳正睡在臥室的床上,便將他打死,砍下他的頭,帶著頭,在阿辣巴的大路上走了一夜。
8 他們帶著依市巴耳的頭,到了赫貝龍見達味王說:「大王的仇人撒烏耳常謀害你的性命;看,他兒子依市巴耳的頭;上主今天為我主向撒烏耳和他的後代報了仇。」
9 但是,達味答复貝洛特人黎孟的兒子勒加布和他兄弟巴阿納說:「我指著那救我脫離了一切患難的永生上主起誓:
10 那告訴我說:撒烏耳死了的,自以為是報喜信,我卻拿住他,在漆刻拉格殺了,作為他報信的賞報;
11 那麼,現在這些匪徒,偷進人屋,殺了睡在床上的義人,我豈不更該從你們手中追討他的血債,將你們由地上剷除﹖ 」
12 達味遂命自己的僮僕,殺了他們,砍去他們的手足,掛在赫貝龍的池旁;至於依市巴耳的頭,叫人拿去葬在赫貝龍,阿貝乃爾的墳墓內。


第五章

1 以色列各支派聚集到赫貝龍,來見達味說:「看,我們都是你的骨肉。
2 以前,連撒烏耳當我們的君王時,也是你率領以色列出入征討;上主曾對你說過:你應牧養我的百姓以色列,作以色列的領袖。 」
3 隨後,以色列所有的長老都到赫貝龍來見君王,達味君王就在赫貝龍,當上主的面同他們立了盟約;他們便給達味傅油,立他為以色列王。
4 達味登極時已三十歲,做王四十年;
5 在赫貝龍做猶大王,七年零六個月;在耶路撒冷做全以色列和猶大王三十三年。
6 以後,達味和他的人向耶路撒冷進發,攻打住在那地方的耶步斯人,有人告訴達味說:「你決攻不進去,因為瞎眼瘸腿的也會把你趕走。」這是說:「達味決攻不進去。」
7 但是達味卻佔領了熙雍山堡,即達味城。
8 那日達味宣布說:「凡攻打耶步斯人,從水道首先到達味所惱恨的那些瘸腿瞎眼的人那裡的,他要升為軍長和元帥。」責魯雅的兒子約阿布首先上去了,因而成了元帥。但為此有句俗語說:「有瞎眼瘸腿的在此,人是進不去的!」
9 達味住在那山堡內,稱之為達味城。達味又從米羅往裡,四周加建了城牆。
10 達味日漸強盛,上主萬軍的天主與他同在。
11 提洛王希蘭派使臣來見達味,給他送來了香柏木,派來了木匠石匠,為他建造宮室。
12 那時,達味知道上主已堅定他為以色列王,並為了自己的百姓以色列,提高了他的王位。
13 達味從赫貝龍遷來以後,在耶路撒冷又娶了妻妾,生了一些子女。
14 他在耶路撒冷所生兒子的名字如下:沙慕亞、芍巴布、納堂、撒羅滿、
15 依貝哈爾、厄裡叔亞、乃費格、雅非亞、
16 厄里沙瑪、厄肋雅達和厄裡培肋特。
17 培肋舍特人聽說:達味受傅作了以色列王,遂都上來向達味尋釁;達味一聽說,便下到堡壘中。
18 培肋舍特人來到後,散佈在勒法因平原內。
19 那時達味求問上主說:「我可以上去攻打培肋舍特人嗎﹖你將他們交在我手中嗎﹖」上主回答達味說:「你上去,我必將培肋舍特人交在你手中。」
20 達味於是來到巴耳培辣親,在那裡擊敗了他們。達味因此說:「上主使我的敵人在我面前崩潰,如水破堤。」為此,後人稱這地方為巴耳培辣親。
21 培肋舍特人把自己的神像都遺棄在那裡,達味和他的人便將這些神像都帶走了。
22 培肋舍特人又上來,散佈在勒法因平原內。
23 達味又求問上主,上主說:「不要上去,但要繞到他們後方,從桑林那邊抄他們的後路。
24 當你聽到桑樹梢上有腳步聲時,你就趕快行動,因為那時正是上主在你前面出擊培肋舍特人的軍隊。 」
25 達味就照上主所命的行了,擊殺培肋舍特人,從基貝紅直到革則爾。


第六章

1 達味又調集了以色列所有的精兵,共三萬人。
2 達味和他身邊所有的人,起身到猶大巴阿拉去,要從那裡將天主的約櫃運上來。這約櫃名叫「坐於革魯賓上的萬軍的上主。」
3 人遂將天主的約櫃,從丘陵上的阿彼納達布家裡抬出,放在一輛新車上,阿彼納達布的​​兩個兒子,烏匝和阿希約駕駛新車。
4 烏匝走在天主約櫃的後面,阿希約走在前面。
5 達味和以色列全家在上主面前興高彩烈地舞蹈作樂,彈琴、擊弦、敲鼓、搖鈴、擊鈸。
6 當他們來到納貢的禾場時,因為牛幾乎使天主的約櫃傾倒,烏匝便伸手扶住。
7 為了他一時的冒失,上主就向烏匝發怒,將他擊殺,他更死在天主的約櫃旁。
8 達味因為上主擊殺了烏匝,很覺悲傷,於是那地方名叫培勒茲烏匝,直到今日。
9 那天,達味對上主害了怕,心想:「上主的約櫃如何能進入我那裡﹖」
10 因此,達味不願上主的約櫃遷入達味城自己那裡,卻運往加特人敖貝得厄東家中。
11 上主的約櫃在加特人敖貝得厄東家中,存放了三個月,上主祝福了敖貝得厄東和他的全家。
12 有人告訴達味,上主為了天主的約櫃祝福了敖貝得厄東的家,和他所有的一切。達味就去將天主的約櫃,由敖貝得厄東家興高彩烈地抬上達味城來。
13 每當抬上主約櫃的人走六步,他就祭獻一頭牛和一隻肥羊。
14 同時達味束著細麻的「厄弗得,」在上主面前盡力跳舞。
15 這樣,達味與以色列全家大聲歡呼,吹起號筒,將上主的約櫃迎上來。
16 當上主的約櫃進入達味城時,撒烏耳的女兒米加耳,由窗內窺看,見達味王在上主面前跳躍舞蹈,心中就輕視他。
17 他們將上主的約櫃抬來,安置在預備好的地方,停在達味為約櫃建立的帳幕中央;達味給上主奉獻了全燔祭與和平祭。
18 達味獻完了全燔祭與和平祭後,以萬軍上主的名祝福了百姓。
19 以後,分給所有百姓,全以色列民眾,不論男女,每人一塊餅,一塊肉,一塊葡萄乾餅。然後百姓各自回了本家。
20 達味回來祝福本家時,撒烏耳的女兒米加耳出來迎接達味說:「以色列的君王今天多麼榮耀!他今天在臣僕的婢女前赤身露體,活像一個赤身露體的小丑。」
21 達味回答米加耳說:「在廢棄你父和他全家,而選拔了我的上主面前,在派我為上主百姓以色列首領的上主面前,我甘願舞蹈,
22 甘願加倍卑賤我自己!我在你眼中被視為卑賤,但在你所說的婢女們前,我必受到尊敬。 」
23 從此撒烏耳的女兒米加耳,到死再沒有生育。


第七章

1 那時,君王住在宮殿裡,上主賜他安享太平,不為四周仇敵所侵擾,
2 君王遂對納堂先知說:「請看,我住在香柏木的宮殿裡,而天主的約櫃卻在帳幕內。」
3 納堂回答君王說:「你心內打算的,你全可照辦!因為上主與你同在。」
4 但是,當夜就有上主的話傳於納堂說:「
5 你去告訴我的僕人達味,上主這樣說:你要建築一座殿宇給我居住嗎﹖
6 我自從埃及領以色列子民上來那一天起,直到今日,從沒有居住過殿宇,只隨帳棚和會幕漂泊。
7 我與以色列子民同行時,我何嘗向我立為牧養我民以色列的一個民長說過:你們為什麼不為我建造一座香柏木的殿宇﹖
8 現在,你要對我的僕人達味說:萬軍的上主這樣說:是我揀選你離開牧場,離開放羊的事,作我民以色列的領袖。
9 你不論到那裡去,我總是偕同你,由你面前消滅你的一切仇敵;我要使你成名,像世上出名的大人物;
10 我要把我民以色列安置在一個地方,裁培他們,在那裡久住,再也不受驚恐,再也不像先前受惡人的欺壓,
11 有如自從我為我民以色列立了民長以來一樣;我要賜他們安寧,不受仇敵的騷擾。上主也告訴你:他要為你建立家室。
12 當你的日子滿期與你祖先長眠時,我必在你以後興起一個後裔,即你所生的兒子;我必鞏固他的王權。
13 是他要為我的名建立殿宇;我要鞏固他的王位直到永遠。
14 我要作他的父親,他要作我的兒子;若是他犯了罪,我必用人用的鞭,世人用的棍,來懲戒他;
15 但我決不由他收回我的恩情,就如在你以前由撒烏耳收回我的恩情一樣。
16 你的家室和王權,在我面前永遠存在,你的王位也永遠堅定不移。 」
17 納堂便照這一切話,將整個啟示告訴了達味。
18 達味王就進去,端坐在上主面前說:「我主上主!我是誰﹖我的家族又算什麼,你竟領我到了這個地步﹖
19 我主上主!這在你眼中還以為太小,而你又說明了你僕人的家族未來的遠景,並將此事顯示給我這個人,我主上主!
20 達味還能對你說什麼﹖我主上主!你認識你的僕人。
21 你為了你的預許,按照你的心意,成就了這些偉大的事,為叫你的僕人認識清楚。
22 我主上主!為此,你是偉大的,沒有與你相似的;按照我耳所聽的,除了你以外,沒有別的神。
23 世上又那裡有一個民族能比得上你的民族以色列﹖天主親自去解救他們出來,作為自己的民族;為使他們成名,在你從埃及解救出來的人民前,行了大而可畏的奇事,驅除異民以及他們的神。
24 你將你民以色列永遠堅定為你的民族,你,上主做了他們的天主。
25 我主上主!現在,求你永遠堅持你論及你的僕人和他的家室所說的話,按照你所說的履行罷!
26 願你的名永遠受尊崇!人要說:萬軍的上主是以色列的天主!願你僕人達味的家室,永遠堅定在你面前!
27 萬軍的上主,以色列的天主!因為你曾啟示你的僕人說:我要建立你的家室,因此,你的僕人纔敢在你面前向你如此祈禱。
28 我主上主,惟有你是天主!你的話是真理,是你向你僕人應許了這些恩惠。
29 求你如今就祝福你僕人的家室,使它永遠你面前存立,因為是你,我主上主所預許的,因此,你僕人的家室,必因你的祝福永遠獲得祝福。 」


第八章

1 此後,達味攻打培肋舍特人,將他們克服,由他們手中奪得了京城的治權。
2 他也打敗了摩阿佈人,叫他們躺在地上,用繩子來量,兩繩子內的人處死,一繩內的人生存;如此,摩阿佈人遂臣服達味,給他納貢。
3 當勒曷布的兒子,祚巴王哈達德則爾向幼發拉的河伸展自己的勢力時,達味也打敗了他,
4 擄獲了他的馬兵一千七百,步兵兩萬,割斷了所有拉戰車的馬蹄筋,只留下了足以拉一百輛車的馬。
5 後有大馬士革的阿蘭人,來援助祚巴王哈達德則爾,達味擊殺了二萬二千阿蘭人。
6 達味遂在大馬士革阿蘭屯兵駐守,阿蘭也臣服於達味,給他進貢。達味無論往那裡去,上主總是輔助他。
7 達味奪了哈達德則爾臣僕所帶的金盾牌,送到耶路撒冷。
8 達味王又由貝塔和貝洛泰,哈達德則爾的兩座城內,奪取了大量的銅。
9 當哈瑪特王托烏,聽說達味打敗了哈達德則爾,
10 便派自己的兒子哈多蘭到達味王那裡,向他致敬,祝賀他攻打了哈達德則爾,並將他打敗,因為哈達德則爾原是托烏的敵人。哈多蘭帶來了一些金器銀器和銅器。
11 達味也把這一切金銀,和他從所征服的民族:
12 即阿蘭、摩阿布、阿孟子民、培肋舍特人、阿瑪肋克和祚爾王勒曷布之子哈達德則爾的戰利品中所得,且已奉獻了的金銀,一同獻給了上主。
13 達味戰胜阿蘭人歸來時,在鹽谷又擊殺了一萬八千厄東人,他的聲譽就更大了。
14 他遂屯兵厄東,全厄東都臣服了達味;達味無論往那裡去,上主總是輔助他。
15 達味統治了全以色列,對自己所有的人民秉公行義。
16 責魯雅的兒子約阿布統領軍隊,阿希路得的兒子約沙法特為後卸史。
17 阿希突布的兒子匝多克及阿希默肋客的兒子厄貝雅塔爾作司祭,沙委沙作秘書,
18 約雅達的兒子貝納雅管理革勒提和培肋提人;達味的兒子也作司祭。


第九章

1 達味問說:「撒烏耳家中還有剩下的人嗎﹖為了約納堂,我要對他表示慈愛。」
2 撒烏耳家有一個僕人,名叫漆巴,有人把他帶到達味前;君王又問他說:「你是漆巴嗎﹖」他答說:「你的僕人是。」
3 君王又問他說:「撒烏耳家中還有什麼人在嗎﹖我好對他表示天主的慈愛。」漆巴回答君王說:「還有約納堂的一個雙腳跛瘸的兒子。」
4 君王向他說:「他在那裡﹖」漆巴回答君王說:「他在羅德巴爾,阿米耳的兒子瑪基爾家裡。」
5 達味派人從羅德巴爾,阿米耳的兒子瑪基爾家裡把他接來。
6 撒烏耳的孫子、約納堂的兒子,默黎巴耳來到達味前,就俯伏在地,叩拜君王。達味說:「默黎巴耳!」他答說:「你的僕人在這裡。」
7 達味向他說:「你不要害怕,為了你的父親約納堂,我要恩待你,將你祖父撒烏耳所有的土地全歸還給你;你以後要享用我桌上的食物。」
8 他伏首至地叩拜說:「你的僕人算什麼﹖你竟來眷顧像我這樣的一個死狗。」
9 君王把撒烏耳的僕人漆巴召來,向他說:「撒烏耳和他全家所有的一切,我全給了你主人的兒子。
10 所以,你和你的兒子以及你的僕役,應為他耕種田地,將收穫供給你主人的家庭作食糧;但你主人的兒子默黎巴耳要常享用我桌上的食物。 」漆巴有十五個兒子,二十個僕役。
11 漆巴回答君王說:「凡我主大王吩咐你僕人的,你的僕人必全依照遵行。」如此,默黎巴耳享用君王桌上的食物,就如君王的一個兒子。
12 默黎巴耳有個小兒,名叫米加。凡住在漆巴家裡的人,無不服事默黎巴耳。
13 默黎巴耳常住在耶路撒冷,因為他應常享用君王桌上的食物,只是他的雙腳跛了。


第十章

1 此後,阿孟子民的君王死了,他的兒子哈農繼位為王。
2 達味心想:「我要善待納哈士的兒子哈農,像他父親善待我一樣。」於是達味派自己的臣僕去慰問他,追悼他的父親。當達味的臣僕來到阿孟子民國內時,
3 阿孟子民的公卿,對他們的主上哈農說:「達味派人來慰問你,你想他是為尊敬你的父親嗎﹖達味派臣僕到你這裡來,豈不是來調查、探聽、破壞城池嗎﹖」
4 哈農遂拿住達味的臣僕,將他們的鬍鬚剃去一半,又將他們下半截衣服割去,直到臀部;然後放他們走了。
5 有人把這事告訴了達味,王遂打發人去迎接他們,因為這些人很覺羞恥;王便吩咐他們說:「你們暫且留在耶里哥,等鬍鬚長起後再回來。」
6 阿孟子民見自己在達味跟前惹下仇恨,便遣人去,向貝特勒曷布和祚巴的阿蘭人雇了兩萬步兵,向瑪阿加君王雇了一千人,向托佈人雇了一萬二千人。
7 達味聽說這事,便派出約阿布和全隊士兵和勇士。
8 阿孟子民出來,在城門前擺了陣,祚巴和勒曷布的阿蘭人和托佈人與瑪阿加人,分別在田野間擺了陣。
9 約阿布見自己前後受敵,就由以色列勁旅中,選一隊精兵擺陣進攻阿蘭人,
10 將其餘的軍隊,交給自己的兄弟阿彼瑟指揮,叫他列陣進攻阿孟子民,
11 並對他說:「若我打不下阿蘭人,你就來援助我;若你打不下阿孟子民,我就來援助你。
12 要勇敢奮鬥,為了我們的民族,為了我們天主的城池,我們應奮鬥!願上主成就他認為好的事! 」
13 然後約阿布和跟隨他的軍隊,向前進攻阿蘭人,阿蘭人就在他們前逃走了。
14 阿孟子民見阿蘭人逃走,他們也在阿彼瑟前逃走,退入城中。約阿布便不再進攻阿孟子民,回了耶路撒冷。
15 阿蘭人見自己為以色列打敗,便再聯合起來。
16 哈達德則爾派人去,將大河那邊的阿蘭人也調來,都到了赫藍,由哈達德則爾的元帥芍巴客率領。
17 達味一得了情報,就調集所有的以色列人,渡過約但河,來到赫藍。阿蘭人遂列陣進攻達味,與他交戰。
18 阿蘭人在以色列面前潰退。達味擊殺了阿蘭人的七百匹拉車的馬,和四萬馬兵;又攻擊了他們的元帥芍巴客,他便死在那裡。
19 所有臣屬哈達德則爾的王子,一見自己敗於以色列,便與以色列講和,臣服於他們;從此阿蘭人再不敢援助阿孟子民了。


第十一章

1 年初,正當諸王出征的季節,達味派約阿布率領他的將官和以色列人出征;他們蹂躪了阿孟子民,就包圍辣巴。當時達味住在耶路撒冷。
2 一天傍晚,達味由床上起來,在宮殿的房屋頂上散步;從房頂上看見一個女人在沐浴,這女人容貌很美。
3 達味遂派人打聽這女人是誰;有人告訴他說:「這不是厄里安的女兒,赫特人烏黎雅的妻子巴特舍巴嗎﹖
4 達味便派人將她接來;她來到他那裡,達味就與她同寢,那時她的月經剛潔淨了。事後,她便回了家。
5 不久,那女人自覺懷孕,就打發人告訴達味說:「我懷了孕。」
6 達味派人給約阿布說:「打發赫特人烏黎雅來見我。」約阿布就打髮烏黎雅去見達味。
7 烏黎雅一來到他跟前,達味就問:「約阿布近來如何﹖士兵好嗎﹖戰事怎樣﹖」
8 達味向烏黎雅說:「你下到家中洗洗腳吧!」烏黎雅剛離開皇宮,隨後就送來了王的飲食。
9 烏黎雅卻同他的主人的僕役一起睡在宮門旁,沒有下到家裡。
10 有人報告達味說:「烏黎雅並沒有回到自己家裡。」達味便向烏黎雅說:「你不是由遠道回來的嗎,為什麼不下到你家裡去呢﹖」
11 烏黎雅回答達味說:「約櫃,以色列和猶大人都住在帳幕裡,我主約阿布和我主的僕人都在野外露宿,我豈能回家吃喝,和我妻子一起睡覺﹖上主永在,陛下萬歲!我絕不做這樣的事。」
12 達味向烏黎雅說:「今天你還留在這裡,明天我要打發你回去。」烏黎雅那天就留在耶路撒冷。第二天,
13 達味召他來與自己一起飲宴,將他灌醉,傍晚,烏黎雅出去,仍與他主人的僕役睡在一起,並沒有到家裡去。
14 到了早晨,達味給約阿布寫了一封信,要烏黎雅親手帶去。
15 他在信上寫說:「你應派烏黎雅到戰事最激烈的前線,然後,在他後邊撤退,讓他受攻擊陣亡。」
16 約阿布查看那城以後,知道那裡有最強悍的敵人,就派烏黎雅到那裡去了。
17 城內的人出來,與約阿布交戰,達味的僕役中,有些人陣亡了,赫特人烏黎雅也陣亡了。
18 約阿布派人去向達味報告這次戰事的一切經過,
19 他吩咐使者說:「若你把戰事的經過向君王報告完了以後,
20 王若向你發怒說:為什麼你們靠近城牆作戰﹖你們不知道有人會由城牆上射擊嗎﹖
21 誰擊殺了耶魯巴耳的兒子阿彼默肋客﹖不是一個女人從城牆上把一塊磨石丟在他身上﹖他就死在特貝茲嗎﹖為什麼你們靠近城牆呢﹖你就答說:你的僕人赫特人烏黎雅也陣亡了。 」
22 使 者就前來見達味,把約阿布打發他報告的一切全向達味報告了。達味對約阿布大怒,向使者說:「你們為什麼靠近城牆作戰﹖你們不知道有人會由城牆上射擊嗎﹖誰擊殺了耶魯巴耳的兒子阿彼默肋客﹖不是一個女人從城牆上把一塊磨石丟在他身上,他就死在特貝茲嗎﹖為什麼你們靠近城牆呢﹖」
23 報信的人向達味說:「那些人向我們衝來,下到平原來攻打我們,我們就追擊他們一直到城門邊,
24 射手就從城牆上射擊我們君王的僕役大約死了十八人,你的僕人烏黎雅,那個赫特人也死了。
25 「達味向報信的人說:「你去告訴約阿布說:不必對這事過傷心,因為刀劍有時砍這人,也有時砍那人;你只管加緊攻城,將城毀滅。你要鼓勵他。
26 「烏黎雅的妻子聽說他丈夫陣亡了,就為他丈夫舉哀。
27 居喪期一滿,達味就派人將他接到自己的宮中,成了他的妻子,給他生了一個兒子。達味這樣行事,使上主大為不悅。


第十二章

1 於是上主打發納堂先知去見達味;他一來到他跟前,就對他說:「在一座城裡有兩個人,一富一貧;
2 富的有很多牛羊;
3 貧的,除一隻小母羊外,什麼也沒有。這隻小母羊是他買來餵養的,在他和他兒女身邊長大,吃他自己的食物,喝他自己杯中的飲料,睡在他的懷裡,帶它如同自己的女兒一樣。
4 有一個客人,來到富人那裡,他捨不得拿自己的牛羊,款待那來到他這裡的旅客,卻取了那貧窮人的母羊,來款待那到他這裡來的人。 」
5 達味對這人大發憤怒,向納堂說:「上主永在!做這事的人該死!
6 並且,因為他這樣行事,捨不得自己的牛羊,他應七倍償還」。
7 約納堂對達味說:「這人就是你!以色列的天主上主這樣說:是我給你傅油,立你作以色列的君王,是我由撒烏耳手中將你救出,
8 是我將你主人的家室賜給你;我把你主人的妻妾放在你懷裡,把以色列和猶大的家族也賜給了你;若還以為太少,我願再給你這樣那樣的恩惠。
9 你為什麼輕視上主,作出衪眼中視為邪惡的事,借刀殺了赫特人烏黎雅,為佔取他的妻子,據為己有﹖你借阿孟子民的刀殺了烏黎雅。
10 從此刀劍永不離開你家!因為你輕視了我,佔取了赫特的妻子,據為己有。
11 上主這樣說:看,我要由你自己的家裡激起災禍反對你,我要當你的眼前拿你的妻妾給與你的近人,他要在光天化日之下與你的妻妾同寢。
12 你在暗中行的事,我卻要叫這事在眾以色列前和太陽下進行」。
13 達味對約納堂說:「我得罪了上主!」約納堂對達味說:「上主已赦免了你的罪惡,你不致於死;
14 但因你在這事上蔑視了上主,給你生是那個孩子,必要死去」。
15 以後,約納堂就回家去了。上主打擊了烏黎雅給達味所生的孩子,使他患病甚重。
16 達味就為孩子懇求天主,並且禁食,進入房內,穿著苦衣躺在地上過夜。
17 皇室的長老到他前,要將他從地上扶起來,他卻不願意,也不與他們一起吃飯。
18 到了第七天,孩子竟然死了。達味的臣僕怕告訴他孩子死了,因為他們說:「孩子活著的時候,我們勸他,他還不聽我們的話;我們若告訴他孩子死了,豈不是更使他痛苦﹖」
19 達味見自己的臣僕低聲耳語,就曉得孩子死了,便問臣僕說:「孩子死了嗎﹖」他們答說:「死了!」
20 達味就由地上起來,沐浴、抹油、更衣,進了上主的庭院朝拜了;然後回到家裡,叫人給他擺上飯來,他就吃了。
21 他的臣僕對他說:「你這作的什麼事。孩子活著,你為他禁食哀哭;孩子死了你反而起來吃飯」。
22 他答說:「孩子活著,我禁食悲哭,因為我想:也許上主會可憐我,使孩子生存,有誰知道﹖
23 如今,他死了,我為什麼還要禁食﹖難道我能叫他回來﹖是我要到他那裡去,他不會回到我這裡來了! 」
24 事後,達味安慰了妻子巴特舍巴,再走近她,與她同寢;她又生了一個兒子,給他起名叫撒羅滿;上主也喜愛他,
25 派了先知約納堂去,代替上主給他起了個別號,叫耶狄狄雅。
26 那時,約阿布正攻打阿孟子民的辣巴,佔據了水城。
27 約阿布就派使者到達味那裡說:「攻打辣巴,已佔了水城;
28 如今你快調集其餘的軍隊來圍攻,佔領這座城市,免得我攻下了,人拿我的名字作城名」。
29 達味遂召集了所有的軍隊,開到辣巴,攻取了那城。
30 達味從米耳公神的頭上,取下了他那重一「塔冷通」的金冠來,上面嵌有一塊寶石,達味將這寶石戴在自己頭上,並由城中運走了大批勝利品。
31 至於城內的居民,達味將他們帶走,叫他們拉鋸、操斧、劈石、做磚;達味對待阿孟子民所有的城市都是如此。然後率領自己的軍隊回了耶路撒冷。


第十三章

1 此後,還發生了一件事:達味的兒子阿貝沙隆有個妹妹,名叫塔瑪爾,很是美麗,達味的兒子阿默農很愛她。
2 阿默農為了他妹妹塔瑪爾的緣故,竟憂愁悶成疾;因為她還是處女,所以在阿默農看來,對她行事幾乎不可能。
3 阿默農有個朋友,名叫約納達布,是達味的兄弟史默亞的兒子。約納達布是一個很狡猾的人。
4 他向阿默農說:「太子,為什麼你一天一天如此萎靡不振﹖你不肯告訴我嗎﹖」阿默農回答說:「我愛上我兄弟阿貝沙隆的妹妹塔瑪爾」。
5 約納達布向他說:「你在躺床裝病,你父親來看你時,你就對他說:我很希望我的妹妹塔瑪爾來,給我準備食物,她要在我眼前準備,叫我看看著,並且由她手中取食。
6 阿默農就臥床裝病,君王來看他時,阿默農向君王說:「求你叫我妹妹塔瑪爾來,在我眼前做兩塊餅,好叫我從她手中取食」。
7 達味就派人到塔瑪爾房中說:「請妳到妳哥哥房裡去,給他準備食物」 。
8 塔瑪爾到了她哥哥阿默農房裡,他正躺在床上。她取了面,在他眼前和好,烤成餅。
9 她就拿過鍋來,在他面前將餅倒出,他卻推辭不吃。阿默農說:「妳叫眾人都由我面前出去」。眾人就都由他面前出去了。
10 阿默農對塔瑪爾說:「妳給我把食物拿到內室來,好叫我由妳手中取食」。塔瑪爾拿著她做的餅,進了內室,送到她哥哥阿默農前。
11 她正遞給他時,他就抓住她說:「我的妹妹,來與我同寢!」
12 她回答說:「我的哥哥!不可這樣,不要作賤我!在以色列不應作這樣木事,不要作這愚蠢的事!
13 我帶著這恥辱到哪裡去呢﹖你在以色列也成了一個愚妄人。請你向君王說明,他決不會拒絕使我屬於你的! 」
14 他卻不肯聽她的話,又比她有力,就強奸了她。
15 事後,阿默農立即十分憎恨她,並且他如今對她的憎恨,遠超過以前對她的愛戀,就向她說:「起來,走吧!」
16 她答說:「我的哥哥,那不可以。你趕我走,比你對我所行的,更為無理!」他卻不願聽從她,
17 就叫服侍自己的僕人來,向他說:「把這女人從我這裡趕出去!她走後,隨鎖上門!」
18 她那時穿著彩色長衣,因為君王的女兒,在未出嫁以前,昔日都是如此裝束。他的僕人將她趕出去,隨後鎖上了門。
19 塔瑪爾把灰撒在頭上,撕破自己所穿的彩色長衣,雙手抱著頭,一路邊哭邊走。
20 她的哥哥阿貝沙隆問她說:「莫非妳的哥哥阿默農與妳同寢了﹖妹妹,暫且不要出聲,因為他是好的兄弟,不可把這事放在心上!」塔瑪爾從此就憂悶不樂,住在她哥哥阿貝沙隆家裡。
21 達味聽說了這一切事,十分生氣;怛他不願傷他兒子阿默農的心,因為他是長子,格外愛他。
22 至於,無論好話歹話,一句也不向阿默農說。他惱恨阿默農,因為他污辱了他妹妹塔瑪爾。
23 過了兩年,當阿貝沙隆在厄弗辣因的巴耳哈祚爾剪羊毛的時節,阿貝沙隆邀請了君王所有的兒子。
24 阿貝沙隆來到君王前說:「看,你的僕人剪羊毛的時節,請君王帶著臣僕都到你僕人那裡去!」
25 君王回答阿貝沙隆說:「我兒,不必如此!我們不必都去麻煩你」。他雖然懇求,君王仍不願去,只祝福了他。
26 阿貝沙隆便說:「至少讓我的兄弟阿默農同我們一起去!」君王回答說:「為什麼要他同你一起去﹖」
27 阿貝沙隆還是再三懇求,達味便派阿默農和君王所有的兒子,同他一起去了。阿貝沙隆擺設筳席,好像禦筳。
28 阿貝沙隆吩咐僕人說:「你們要注意!阿默農暢飲的時候,我向你們說:刺死阿默農!你們就打死他,不要害怕,是我吩咐了你們,要大膽勇敢」。
29 阿貝沙隆的僕人,就照他所吩咐的,對阿默農做了。君王所有的兒子遂起身,各自騎上騾子逃跑了。
30 他們還在路上,消息已傳到達味前說:「阿貝沙隆殺了君王所有的兒子,沒有一個倖免」。
31 君王便起來,撕裂了自己的衣服,俯伏在地;他身邊的臣僕,也都撕裂了自己的衣服。
32 達味的兄弟史默亞的兒子約納達布說道:「我主不要想:所有的青年,君王所有兒子都被殺了;其實只有阿默農一人死了。自從阿默農污辱了他的妹妹塔瑪爾那日起,阿貝沙隆就決定了這事。
33 我主君王,且不要將這事放在心上,以為君王所有的兒子都死了,因為只有阿默農一人死了」。
34 阿貝沙隆逃走了。守衛的僕人舉目一望,看見在往曷洛納因山坡的路上,有一大群人下來。守衛的就去報告君王說:「我看見一群人,從曷洛納因山坡的路上下來了」。
35 約納達布就向君王說:「看,君王的兒子回來了,正如你僕人所說的,現在實現了」。
36 他剛說完這話,君王的兒子都來到了,放聲大哭;君王和他的眾臣僕也都號咷痛哭。
37 同時,阿貝沙隆逃到革叔爾王阿米胡得的兒子塔取買那裡去了。君王天天哀悼自己的兒子。
38 阿貝沙隆逃到革叔爾,在那裡住了三年。
39 此時,君王的心漸漸不再惱怒阿貝沙隆,對阿默農的死,也不再難過了。


第十四章

1 責魯雅的兒子約阿布看透了君王懷念阿貝沙隆的心,
2 就派人到特科亞去,從那裡叫來一位明智的婦人,對她說:「請妳裝作一個居喪的婦人,穿上喪服,別抹油,像一個為死者居喪很久的婦人,
3 然後去見君王,對他這樣這樣說 」約阿布就把要說的話,口授給她。
4 科特亞的婦人一來到君王前,便俯伏在地,叩拜喊說:「大王,救命!」
5 君王對她說:「妳有什麼事﹖「她答說:「哎!我是個寡婦,我的丈夫死了。
6 你的婢女有兩個兒子,他們倆在田野裡爭鬥,無人解勸,彼此對打,竟將一個打死了。
7 全族的人都起來反對你的婢女說:將那打死自己兄弟的交出來,讓我們殺了他,抵償他所殺的兄弟的命,既便是後嗣,我們也要消滅。這樣,他們連我所剩下的一星之火,也要熄滅,不讓我的丈夫在世上留名,或者留後」。
8 君王對婦人說:「妳回家去吧!我會為妳下令查辦」。
9 特科亞的婦人立即對君王說:「我主,大王!願此罪歸於我及我父家,與大王,與陛下無干」。
10 君王說:「凡向妳再出言恐嚇的,你把他帶到我這裡來,誰也不敢再麻煩妳了」。
11 她繼續說:「望大王提及上主你的天主名,不許報復血仇的人再從事破壞,不將我的兒子消滅」。他答說:「我指著永生的上主起誓:妳兒子的一根頭髮,也決不會落在地上」。
12 婦人接著說:「望我主大王,許你的婢女再進一言!」他答說:「說吧!」
13 婦人說:「為什麼大王想出這樣的事來,反對天主的百姓。君王說出這話,若不將自己放逐的人召回來,就不免有罪了!
14 我們原來都該死,如同潑在地,上的水,不能再收回,天主也不再給人生命;所以大王要設法不使那放逐的人,成為一個永不能再回家的人。
15 我現今到這裡來,向我主大王提及此事,是因為有些人恐嚇我,為此你的婢女想:我得向君王說明,也許君王會實踐他婢女的請求。
16 因為大王必會聽從我,從那由天主產業中剷除我和我兒子之人的手中,救出自己的婢女來。
17 所以你的婢女說:我主大王的話,實能安慰人心,因為我主大王對於分辨善惡,實如同天主的使者。望上主你的天主,與你同在! 」
18 君王回答婦人說:「我有一事問妳,妳可不要對我隱瞞」。婦人答說:「我主大王,請說!」
19 君王問說:「在這一切事上,是不是約阿布的手在妳後面﹖」婦人答說:「我大王萬歲!我主君王所說的,絲毫不差,正是你的僕人約阿布吩咐了我,是他將這一切話,口授給你的婢女。
20 使事實改變真相的,確是你的僕人約阿布所做的;但是我主賢明,賢明得如同天主的使者,曉得地上所有的事」。
21 王便對約阿布說:「好,現在我就履行此事,召回孩子阿貝沙隆來!」
22 約阿布就俯首至地,叩拜祝福君王,隨後說:「我主大王,今日你的僕人知道,我在你眼前獲得了寵幸,因為大王實踐了他僕人的請求」。
23 約阿布就起身,往革叔爾去,將阿貝沙隆領回耶路撒冷。
24 君王說:「叫他回自己家裡去罷!不要讓他來見我」。於是阿貝沙隆回到自己家裡,沒有見君王的面。
25 在全以色列民中,沒有一人像阿貝沙隆那樣英俊,堪受讚美的,在他身上,自踵至頂,沒有一點缺陷。
26 他剪髮以後,──他每年年底剪髮一次,因為頭上積發太多,他必須剪去,─ ─稱了稱剪的頭髮,依王家的衡制,重二百「協刻耳」。
27 阿貝沙隆有三個兒子,一個女兒;女兒名叫塔瑪爾,是個容貌很美麗的女子。
28 阿貝沙隆在耶路撒冷住了兩年,仍未得見君王的面。
29 阿貝沙隆遂派人到約阿布那裡,求他引自己去見君王。但是,約阿布不願到他那裡去,他又派人去,他仍是不肯來。
30 他於是對自己的僕人說:「你們看,約阿布的莊田與我的相接,他在那裡種了大麥,你們去放火燒田」。阿貝沙隆的僕人於是放火燒了田。
31 約阿布就起身來到阿貝沙隆的家裡,對他說:「你的僕人為什麼燒了我的田? 」
32 阿貝沙隆回答約阿布說:「看,我派人到你那裡說:請你到我這裡來,我願派你去見君王,問他為什麼叫我從革叔爾回來﹖假如我仍留在那裡,為我豈不更好﹖!如今我願見君王的面,我若有罪,他可殺我! 」
33 約阿布便去見君王,禀告了這些話。王遂召見阿貝沙隆;他來到君王前,俯首至地,叩拜君王;君王就吻了阿貝沙隆。


第十五章

1 這事以後,阿貝沙隆準備了車輛和駿馬,並叫五十個人為他開道。
2 阿貝沙隆常清早起來,站在進城門的大路旁;凡有爭訟,要到君王前去要求裁判的人,阿貝沙隆就把他叫到自己跟前來問說:「你是那一城裡的人﹖」他答說:「你僕人是以色列某支派的人」。
3 阿貝沙隆就向他說:「看你的案件是正直有理的,但是君王沒有派人來聽取你的案件」。
4 阿貝沙隆又接著說:「唉!誰若立我作了國家的判官,凡是有訴訟和案件的,來到我這裡,我必使他獲得公正的裁判」。
5 若有人近前來叩拜他,他就伸手將他抱住,與他親吻。
6 凡是要到君王前去告狀的以色列人,阿貝沙隆總是這樣對待他們;如此他獲得了以色列人的心。
7 四年以後,阿貝沙隆向君王說:「我求大王讓我去赫貝龍,向上主還我所許的願,
8 因為你的僕人住在阿蘭革叔爾時,曾許願說:若上主領我再回耶路撒冷,我要在赫貝龍崇拜上主」。
9 君王向他說:「你平安去吧!」他便起身,便往赫貝龍去了。
10 阿貝沙隆打發特務到以色列各支派說:「你們一聽見號聲,就喊說:阿貝沙隆在赫貝龍為王了!」
11 由耶路撒冷與阿貝沙隆同來的,還有二百人,他們因為被請,就好心好意的來了,對於事情的真相,卻一點不知。
12 當阿貝沙隆祭獻時,就派人將達味的參謀,基羅人阿希託費耳由他的本城基羅請來參與祭祀。這樣,叛亂就更形擴大,隨從阿貝沙隆的民眾也逐漸加多。
13 有報信的人來到達味前說:「以色列人的心都歸向阿貝沙隆了」。
14 達味就對所有跟在耶路撒冷的臣僕說:「我們趕快逃跑,不然,我們就來不及逃避阿貝沙隆了。你們趕快上路,免得他忽然趕到,殘害我們,用刀屠殺全城的人」。
15 王的臣僕向君王說:「凡我主大王所決定的,你的臣僕必都照辦」。
16 君王帶著全家徒步出走,只留下十個嬪妃看守王宮。
17 君王徒步前行,他的軍民都跟著他;到了最後的住宅區,君王站住了。
18 所有的軍民都由他身邊走過,所有的革勒提人和培肋提人,還有從加特跟隨依泰來的六百人,也都由君王面前過去。
19 君王逐向加特人依泰說:「你為什麽也同我們一起出走﹖你回去協同新王罷!因為你是個離鄉背井的,流徙在外的僑民。
20 你昨天來了,今天我就要你同我們一起漂流嗎﹖我還不知道我要往哪裡去﹖你領著你的兄弟們一起回去罷!願上主以仁慈忠誠對待你! 」
21 依泰回答君王說:「上主永在!我主大王萬歲!在我主大王所在的地方,無論生死,你的僕人也必在那裡!」
22 達味向依泰說:「好,你過去吧!」加特人依泰與他率領的人民,和他全家也都過去了。
23 人民過去時,遍地一片哭聲;君王停在克德龍谷中,人民在他面前過去,向曠野的路上走去。
24 匝多克和所有的肋未人抬著天主的結約之櫃來了,他們把天主的約櫃放在厄貝雅塔爾面前,等由城中出來的人民全都走過。
25 君王對匝多克說:「你將天主的約櫃抬回城去,放在原處!若我在上主眼中蒙恩,衪必會領我回來,再能見約櫃和衪的聖所。
26 但若上主說:我不喜歡你,看,我在這裡,衪看著怎樣好,就怎樣處置我罷! 」
27 君王又向匝多克司祭說「看,你和厄貝雅塔爾可以平安回城,你的兒子阿希瑪茲和厄貝雅塔爾的兒子約納堂,你們的兩個兒子,也應隨你們回去。
28 我願在曠野中的渡口暫且住下,等你們來給我報告消息」。
29 匝多克和厄貝雅塔爾抬著天主的約櫃回了耶路撒冷,且住在那裡。
30 以後,達味上了橄欖山:一邊上,一邊哭,蒙著頭,赤著腳;隨著他的人民也都蒙著頭,哭著上山。
31 忽有人報告達味說:「阿希託費耳也跟隨了阿貝沙隆,雜在叛黨中」。達味遂說:「上主,我求你使阿希託費耳的計謀轉為愚策」。
32 達味一到了山頂,敬拜天主的地方,見他的朋友阿爾基人胡瑟穿著撕裂的衣服,頭上頂灰,出來迎接他。
33 達味向他說:「你若跟隨我,為我反是負擔;
34 但你若回去,向阿貝沙隆說:大王,我願作你的僕人,先前我是你父親的僕人,如今我作你的僕人;這樣你反能為我破壞阿希託費耳的計謀。
35 在那裡同你一起的,還有司祭匝多克和厄貝雅塔爾凡你在王宮聽到的一切,你就通知匝多克和厄貝雅塔爾司祭。
36 與他們在一起的,還有他們的兩個兒子,匝多克的兒子阿希瑪茲和厄貝雅塔爾的兒子約納堂,託他們把你們所聽到的傳報給我」。
37 達味的朋友胡瑟就回了城,同時阿貝沙隆也到了耶路撒冷。


第十六章

1 達味剛走過山頂不遠,看,默黎巴耳的僕人漆巴正牽著一對備好鞍子的驢,馱著兩百個餅,一百串葡萄乾,一百鮮果和一皮囊酒,前來迎接君王。
2 君王對漆巴說:「你帶這些東西來作什麼﹖」漆巴說:「驢是為君王的家眷騎的,餅和水果是為僮僕吃的,酒是為在曠野裡疲倦了的人喝的」。
3 君王問說:「你主人的兒子在哪裡﹖」漆巴回答君王說:「他仍留在耶路撒冷,因為他說:今日以色列家會將我父親的王位歸還給我了!」
4 君王對漆巴說:「看,凡屬默黎巴耳的,都歸你所有!」漆巴答說: 「我屈膝叩拜我主大王!願我在你眼中獲得寵幸」。
5 達味王來到巴胡陵時看,出來一個撒烏耳家族的人,是革辣的兒子,名叫史米的。他罵著走來,
6 投石襲擊達味和達味王的眾臣僕,雖然百姓和勇士都圍在王的左右,他毫不畏懼。
7 史米這樣罵君王說:「滾吧!滾吧!你這個殺人王!你這個敗類!
8 上主將撒烏耳一家的血都歸在你身上,你奪了他的王位,現在,上主將王權交在你兒子阿貝沙隆手裡,使你陷入絕境,足見你是個殺人王」。
9 責魯雅的兒子阿彼瑟對君王說:「為什麼讓這死狗辱罵我主大王﹖讓我去砍下他的頭來!」
10 君王說:「責魯雅的兒子,我和我和你們有什麼關係﹖讓他罵吧!如果上主吩咐他說:你咒罵達味!誰還敢說:你為什麼這樣做﹖」
11 達味對阿彼瑟和他的眾臣僕說:「唉!我親生的兒子,尚且謀害我的生命,這個本雅明人更將如何﹖讓他罵吧!因為上主吩咐了他。
12 也許上主會憐視我的困苦,會將他今日的咒罵,變成我的幸福」。
13 達味與跟隨自己的人沿路前行,史米也沿著山麓與他平排進行,邊走邊罵,向他拋石撒土。
14 君王與跟隨他的眾人,來到約旦河岸,十分疲倦,就在那裡暫且休息。
15 阿貝沙隆與跟隨他的眾以色列人進了耶路撒冷,阿希託費耳也同他在一起,
16 當達味的朋友阿爾基人胡瑟來見阿貝沙隆時,便對阿貝沙隆說:「大王萬歲!「大王萬歲!」
17 阿貝沙隆對胡瑟說:「這是你對你朋友的恩情嗎﹖為什麼沒有去跟隨你的朋友﹖ 」
18 胡瑟回答阿貝沙隆說:「不,因為凡上主和這個民族以及全以色列人所揀選的,我就歸順他,與他住在一起。
19 再者,我要事奉的是誰呢﹖不是他兒子嗎?先前我怎樣服事了你父親,如今也願怎樣服事你」。
20 阿貝沙隆對阿希託費耳說:「你們商討一下,我們該作什麼?」
21 阿希託費耳對阿貝沙隆說:「你應去親近你父親留下看守宮殿的嬪妃,叫全以色列人知道你已惹下了你父親的仇恨,那些支持你的人,就必更加堅強」。
22 於是人們在屋頂上,給阿貝沙隆支搭了一座帳棚;阿貝沙隆當著眾以色列人的面,親近了他父親的嬪妃。
23 那時,阿希託費耳所出的主意,好像是詢問天主得來的神諭。凡阿希託費耳所出的主意,無論對達味,或對阿貝沙隆,都是如此。


第十七章

1 阿希託費耳向說:「讓我選拔一萬二千人,今夜起程去追趕達味。
2 正當他困乏疲倦時,我忽然趕到,使他驚惶失措,隨從他的人,必會逃散,我只把君王一人殺了,
3 然後人民來歸順你,像新娘回到新郎那裡;你只須害一人的性命,全民眾就都平安無事了」。
4 阿貝沙隆和以色列的眾長老,對這提議都很贊成。
5 阿貝沙隆說:「請把阿爾基人胡瑟召來,我們也願聽聽他說什麼」。
6 胡瑟來到阿貝沙隆前,阿貝沙隆向他說:「阿希託費耳說出這樣的話,我們應按他的建議去行嗎﹖若不,請你提議吧!」
7 胡瑟回答阿貝沙隆說:「阿希託費耳這次所出的計謀卻不妙」。
8 胡瑟接著說:「你知道你父親和隨從他的人,都是勇將,現在心情惱怒,好像田野間喪子的母熊;何況,你父親又是歷經戰陣的人,夜間決不會讓軍民安睡。
9 他現今必藏在一個山洞裡,或另一個地方;若起初我們的人就有傷亡,人們聽見必要說:跟隨阿貝沙隆的人,慘遭失敗;
10 那麼,連性情兇猛如獅子的壯士,也要灰心喪膽,因為全以色列人都知道你父親是個勇將,跟隨他的人,也都是些驍勇的人。
11 我的計劃,是先把所有的以色列人集合在你身邊,從丹直到貝爾舍巴,像海邊沙粒那樣多,然後由你親自率領,前去征討;
12 他不論到那裡,我們也突然到那裡;像露降在地上一樣襲擊他,使他和隨從他的人一個也不留下。
13 若他退入一座城內,全以色列就帶著繩索去攻擊那城,將那城拉到山谷裡,連一塊小石也不剩下」。
14 阿貝沙隆和全以色列人都說:「阿爾基人胡瑟的計謀比阿希託費耳的更為可取」。原是上主決定了要破壞阿希託費耳的好計謀,為給阿貝沙隆降下災禍。
15 隨後,胡瑟報告匝多克和厄貝雅塔爾說:「阿希託費耳給阿貝沙隆和以色列長老出了那樣的計謀,我卻出了這樣的計謀。
16 現在,快派人去報告達味說:今夜不可在曠野的渡口露宿,要趕快過河,免得君王和隨從他的人民都遭殲滅」。
17 那時,約納堂和阿希瑪茲已在洛革耳泉傍等候,因怕被人看見,不敢進城;有個使女出來給他們傳信,他們就去報告達味君王。
18 但有一個少年人看見了他們,便向阿貝沙隆報告了;他們二人就急速逃匿,來到巴胡陵的一個人家裡,他院子裡有一口井,他們便下到井裡。
19 那家的婦人取了一個蓋子蓋在井口上,蓋子上又撒上了些麥粒,免得有人注意。
20 阿貝沙隆的差役來到那家的婦人前問說:「阿希瑪茲和約納堂在哪裡﹖那婦人答說:「他們早過了蓄水池」。差役就去搜索他們,卻沒有找著,便回了耶路撒冷。
21 差役走了以後,兩人就從井裡上來;去給達味君王報信,對達味說:「起身,趕快過河,因為阿希託費耳為害你們出了這樣的計謀」。
22 達味和隨從他的人就起身過了約旦河。到天亮時,沒有一個沒有過約旦河的。
23 阿希託費耳見人不依從他的計謀,就備上驢,動身回家,回了本城,安排了自己的家務以後,就上吊死了。人將他埋在他父親的墳墓裡。
24 阿貝沙隆率領眾以色列人過約旦河時,達味已到了瑪哈納殷。
25 阿貝沙隆派阿瑪撒代約阿佈為統帥。阿瑪撒是依市瑪耳人依特辣的兒子。依特辣曾走近過葉瑟的女兒,約阿布的母親,責魯雅的姐妹阿彼蓋耳。
26 以色列人同阿貝沙隆在基肋阿得一帶扎了營。
27 當達味來到瑪哈納殷時,納哈士的兒子芍彼,由阿孟子民的辣巴城,阿米爾的兒子瑪基爾由羅德巴爾城,基肋阿得人巴爾齊來由洛革林城,
28 帶來了床、鋪蓋、杯盤、炊具、小麥、大麥、麵粉、炒麥、豆子、扁豆、
29 蜂蜜、奶油、奶餅、牛肉和羊肉,供給達味和隨從他的人吃用,因為他們想:這些人經過了曠野,必定感到飢渴和疲勞。


第十八章

1 達味檢閱了跟隨他的人,給他們委派了千夫長和百夫長,
2 將軍人分為三隊:一隊由約阿布率領,一隊由責魯雅的兒子,約阿布的兄弟阿彼瑟率領,一隊由加特人依泰率領;然後君王對軍人說:「我自己也要同你們一起出征」。
3 軍人回答說:「你萬不可去!因為若我們逃散,無人對我們介意,既使我們死了一半,也無人對我們介意;但是,你一個卻抵我們一萬,所以,現今你更好留在城內,設法援助我們」。
4 君王對他們說:「你們看著怎樣好,我就怎樣做」。君王站在門旁,軍人整隊出發,或百人一組,或千人一組﹖
5 君王命令約阿布、阿彼瑟和依泰說:「對少年阿貝沙隆,你們應給我留情」。軍人都聽見了君王關於阿貝沙隆,給眾將領所出的命令。
6 軍人出發,來到平原,攻打以色列;在厄弗辣因森林發生了戰事。
7 以色列人在那里為達味的臣僕打敗,那天死傷慘重,陣亡的有二萬人。
8 戰爭蔓廷全境,樹林內死的人,比刀劍所殺的人還多。
9 阿貝沙隆正遇上了達味的臣僕,他那時騎著一匹騾子,由大橡樹的叢枝下經過,他的頭髮被橡樹枝纏住,身懸在天地間,所騎的騾子已跑走。
10 有一個人看見,就告訴約阿布說:「我看見阿貝沙隆懸在橡樹上」。
11 約阿布對那向他報信的人說:「你看見了,為什麼不在那裡把他砍倒在地﹖那麼我必賞你十「協刻耳」銀子和一條腰帶」。
12 那人對約阿布說:「即使人交在我手裡一千「協刻耳」銀子,我也不願伸手加害君王的兒子,因為我們親耳聽見君王吩咐你、阿彼瑟和依泰說:你們應為了我,保全少年阿貝沙隆。
13 並且,若我冒性命的危險,做錯了事,也決不能瞞過君王,那時你也許不會保護我」。
14 約阿布說:「不願在你面前這樣耽擱時間!」他就手裡拿了三根短箭,射在阿貝沙隆心中,那時,他在橡樹上還活著。
15 約阿布的十個持戟少年圍上前來,將阿貝沙隆擊斃。
16 約阿布遂吹起號角,軍人便回來,不再追趕以色列人,因為約阿布願顧惜人民。
17 人們取下阿貝沙隆,將他丟在樹林中的一個大坑內,在他上面堆上了一大堆石頭。眾以色列人各自逃回本家去了。
18 阿貝沙隆活著時,在君王山谷就曾為自己建立一石柱說:「我沒有兒子,來懷念我的名字;」所以他給那石柱起了自己的名字。直至今日,人還稱那石柱為阿貝沙隆紀念碑。
19 匝多克的兒子阿希瑪茲對約阿布說:「讓我跑去,將上主對王的仇敵替王伸冤的喜信,禀報給君王」。
20 約阿布卻對他說:「今日你不是報喜信的人,改天再去報吧!因為君王的兒子死了,今日你不可去報信」。
21 約阿布遂對一個僱士人說:「你去將所見的事報告君王」。僱士人就拜別約阿布跑去報信。
22 匝多克的兒子阿希瑪茲又對約阿布說:「無論如何,我得跟著僱士人去!」約阿布答說:「為什麼你要去﹖我兒,為這喜訊你得不到什麼報酬!」
23 他說:「我無論如何要去!」他答說:「去罷!」阿希瑪茲就沿著約旦平原的大路跑去,跑過了僱士人。
24 那時達味正坐在兩門中間,守衛士兵上了門樓頂。守衛兵舉目一望,見一人獨自跑來,
25 就大聲喊叫.報告君王。王說:「若是一人,必有喜訊傳報」。他越來越近了。
26 守衛又看見一個人跑來,守衛兵立刻對看門的大聲喊說:「看,又有一人獨自跑來」。王說:「這也是來報喜信的」。
27 守衛兵說:「我看見前一個人的跑法,像匝多克的兒子阿希瑪茲的跑法」 。王說:「他是個好人,必是來報喜信的」。
28 阿希瑪茲上前對君王說:「安好!」就俯首至地,叩拜君王,接著說:「上主,你的天主是可讚美的,因為他消滅了舉手反抗我主大王的人」。
29 王問說:「少年阿貝沙隆是否無恙﹖」阿希瑪茲答說:「當大王的臣僕約阿布打發你的僕人時,我見有大騷動,但不知是什麼事﹖」
30 王說:「你退在一邊,站在那裡」。他便退在一邊,站在那裡。
31 僱士人也來到了,僱士人說:「有喜信報告給我主大王!上主今日對一切起來反抗你的人為你伸了冤」。
32 王問僱士人說:「少年阿貝沙隆是否無恙﹖」僱士人答說:「願我主大王的仇敵,以及凡心懷惡意起來反抗你的人,都相似這個少年人!」


第十九章

1 君王一聽這話,不勝悲傷,就上了門樓痛哭;他哭著說:我兒阿貝沙隆!我兒;我兒阿貝沙隆,巴不得我替你死了,我兒阿貝沙隆!我兒! 」
2 有人報告約阿布說:「看,君王在痛哭哀悼阿貝沙隆。」
3 那天的勝利為全軍竟變成了悲哀,因為他們那天聽說君王為自己的兒子悲傷。
4 因此,那天軍人暗暗地進了城,好像由戰埸上受辱回來的軍隊。
5 此時君王正在掩面大聲哀哭說:「我兒阿貝沙隆!我兒阿貝沙隆!我兒!」
6 約阿布進去對君王說:「你今天大傷你僕人們的臉面,他們救了你的性命,你兒女的性命,你妻妾的性命;
7 然而恨你的,你反而愛他;愛你的,你反恨他。今天你已明確表示:王侯和臣民為你不算什麼。我也明明看出:阿貝沙隆今天若能活著,我們都死了,你才安心呢!
8 現今你快起來,出去,說幾句使你僕人們安心的話罷!我指著上主起誓,如果你不出去,今夜再沒有一個人同你一起了。這禍患於你要超過你從小至今所遭遇的一切禍患」。
9 君王就起來,坐在大門口。遂有人向軍民傳報說:「君王已坐在門口!」軍人便都聚齊,來到君王前。
10 以色列各自逃回自己的營幕。那時,以色列各支派的民眾紛紛議論說:「君王從仇人手中解救了我們,又從培肋舍特人手中拯救了我們,現在,他竟為逃避阿貝沙隆離開了本國。
11 我們給阿貝沙隆曾傅過油為管理我們,他已經戰死。現今你們等什麼,還不把君王接回來﹖ 」
12 全以色列這提議傳到君王那裡。達味王遂派人對司祭匝多克和厄貝雅塔爾說:「你們應向猶大長老說:為什麼你們等到最後才去迎接君王回宮呢﹖
13 你們是我的兄弟,我的骨肉,為什麼你們要等到最後才去迎接君王呢﹖
14 你們要向阿瑪撒說:你不是我的骨肉嗎﹖若我不叫你一生代替約阿布作元帥,願天主這樣罰我,且更加倍地罰我! 」
15 那時,全猶大人都同心合意,一致派使者到君王那裡說:「請你和你的臣僕回來吧!
16 君王就動身回來,到了約旦河。這時迎接君王的猶大人來到了基耳加耳,協助君王渡約旦河。
17 那時,巴胡陵的本雅明人革辣的兒子史米,也趕快來同那些猶大人歡迎達味君王。
18 同他來的,還有一千本雅明人。撒烏耳的家僕,漆巴和他十五個兒子同二十個僕人,也來到約旦河歡迎君王!
19 他們都到渡口那邊,協助君王的家族過河。聽君王的調動;君王快要過約旦河時,革辣的兒子史米就俯伏在君王前,
20 向他說:「我主;,請不要歸罪於我,求你不要懷念大王出離耶路撒冷時,你僕人所犯的罪;願大王不要把這事放在心上!
21 因為你的僕人自知犯了罪。看,如今我是若瑟全家族中,首先來歡迎我主大王的」。
22 責魯雅的兒子阿彼瑟立即發言說:「史米辱罵了上主的受傅者,難道為了他這番話就不該死嗎﹖」
23 達味卻答說:「責魯雅的兒子們,我與你們有什麼關係﹖竟使你們今天與我作對!今天還可以將一個以色列人處死嗎﹖難道我不知道,我今天又作了以色列的君王﹖」
24 然後君王向史米說:「你不會死!」君王遂向他起了誓。
25 撒烏耳的孫子默黎巴耳也下來歡迎君王;他自從君王出走的那日起,直到他平安歸來的這一天,沒有洗腳,沒有修須,也沒有換洗自己的衣服。
26 他由耶路撒冷來歡迎君王時,君王問他說:「默黎巴耳!你為什麼不同我一起出走呢﹖」
27 他答說:「我主大王!我的僕人哄騙了我,你僕人曾向他說:給我備一匹驢,我好騎著跟王一齊去,因為你僕人腳跛。
28 他又在我主大王前毀謗了你的僕人;但我主大王像天主的天使,你看怎樣好,就怎樣作罷!
29 因為我父全家對於我主大王,都是該死的人,你反而使你的僕人與你同桌共食,我那裡還有名分來向大王訴苦﹖ 」
30 君王對他說:「你何必再說﹖我已決定,你該和漆巴平分產業」。
31 默黎巴耳回答君王說:「我主大王既然平安回朝,讓他全佔有罷!」
32 基肋阿得人巴爾齊來從洛革林下來,陪伴君王過了約旦河,在約旦河岸與他辭別。
33 巴爾齊來年紀很老,已八十歲。君王住在瑪哈納殷時,他供給了君王的吃用,他原很富有。
34 君王向巴爾齊來說:「你同我一起去吧!我願在耶路撒冷供養你的老年」。
35 巴爾齊來回答君王說:「既使我同大王上耶路撒冷去,我還能活幾年﹖
36 我現年已八十,還能分辨美醜麼﹖你的僕人還能嘗出吃喝的味道來麼﹖還能細聽伶人和歌女的樂聲麼﹖你的僕人為什麼還要拖累我主大王﹖
37 你的僕人陪著大王過約旦河,只是一點小意思,為什麼大王要給我一個這樣的報答﹖
38 請讓你的僕人回去,叫我死在靠近我父母墳墓的故鄉!看,你的僕人基默罕在這裡,他可跟我主大王同去,你看著怎樣好,就怎樣對待他罷! 」
39 達味答說:「那麼,讓默基罕跟我去好了,你看著怎樣好,我就怎樣待他;凡你向我所要求的,我必為你做到」。
40 眾人都過了約旦河,君王也過去了;然後與巴爾齊來親吻,祝福道別。巴爾齊來遂回了本鄉。
41 君王繼續向基耳加耳前行,基默罕跟他同來。猶大全民眾和一半以色列人陪著君王前行。
42 眾以色列人來到君王前,向君王說:「為什麼我們的兄弟猶大人將君王劫了去,領君王和君王的眷屬過了約旦河。所有屬達味的人不都是他的百姓嗎﹖」
43 眾猶大人回答以色列人說:「因為君王是我們的親族,你們為什麼因此憤怒﹖我們豈是吃過君王的飯,或是領過他的俸祿﹖」
44 以色列人回复猶大人說:「我們對君王有十倍權利,那麼,我們對達味的名分也多過你們,你們為什麼輕視我們﹖不是我們首先提議,要迎回我們的君王嗎﹖」然而猶大的答复比以色列人所說的話,更為激烈。


第二十章

1 當時,在那裡有個敗類,始名叫舍巴,是本雅明人彼革黎的兒子。他吹著號,喊說:「我們和達味沒有關係,對葉瑟兒子的產業沒有分子。以色列人!各自回本家罷!
2 因此,眾以色列人離開達味,跟隨了彼革黎的兒子舍巴;但猶大人仍然緊隨他們的君王,由約旦河直到了耶路撒冷。
3 達味王進了耶路撒冷的宮殿,就將他留下看守宮殿的十個個嬪妃,留在禁官裡,養活她們,卻不再親近她們。她們被禁在冷官內,一直到死,終身守寡。
4 王對阿瑪撒說:「三天之內,你應給我召集猶大人,你親自也該來到這裡」。
5 阿彼撒去召集猶大人,但他遲延耽擱,過了君王他所定的期限。
6 達味就對阿彼瑟說:「現今彼革黎的兒子舍巴危害我們,恐怕甚於阿貝沙隆。你快領你主人的軍隊去追趕他,免得他佔了設防的城,由我們眼前逃脫」。
7 約阿布的部下,革肋提人和培肋提人,以及所有的勇士,都跟阿彼瑟去了。他們由耶路撒冷出發,追趕彼革黎的兒子舍巴。
8 當他們來到基貝紅的大石旁時,阿瑪撒也迎面而來。約阿布身穿戰袍,束著腰帶,腰間掛著一把帶鞘的刀。約阿布的刀出鞘落地。
9 約阿布對阿瑪撒說:「吾兄,你好﹖」約阿布遂用右手抓住阿瑪撒的鬍鬚,與他親吻。
10 阿瑪撒沒有提防約阿布手中的刀;約阿布就用刀刺穿了他的肚腹,五臟傾流在地上,沒有再刺第二下,他就死了。約阿布與自己的兄弟阿彼瑟,便往前追趕彼革黎的兒子舍巴。
11 看守阿瑪撒屍首的約阿布的一個兵士喊說:「誰喜愛約阿布,誰屬達味,就跟約阿布去!」
12 阿瑪撒此時臥在路中血泊中,那人見眾人停留不前,就將阿瑪撒的屍首,由路上搬到田裡,上面蓋上一件衣服,因為他見軍人到了那裡,就停在屍首前。
13 屍首由路上搬走後,軍人就都過去,跟隨約阿布追趕彼革黎的兒子舍巴。
14 舍巴走遍了以色列各支派,人都不理他。隨後到了貝特瑪阿加的阿貝耳,眾彼革黎人卻聚集起來,跟隨了他。
15 約阿布大軍前來,把他包圍在貝特瑪阿加的阿貝耳內,興築攻城壁壘。跟隨約阿布的大軍遂下手挖城牆,使牆倒塌。
16 當時城中有個聰明的婦人,站在城牆上喊說:「請聽!請聽!你們對約阿布說:來這裡,我有話對你說」。
17 約阿布來到她那裡,婦人便問說:「你是約阿布嗎﹖」他答說:「我是」。她便對他說:「請你聽你婢女一言!」他答說:「我聽」。
18 她說:「從前有句話說:你去問問阿貝耳,事便可得解決。
19 我在以色列算是一座和平忠厚的城,你卻圖謀消滅一座以色列的母城。為什麼你要吞滅上主的產業﹖ 」
20 約阿布答說:「決無此事,我決無意消滅或破壞。
21 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只因厄弗辣因山地的一人,即彼革黎的兒子名叫舍巴的,造反抗拒達味王;只要你們將他交出來,我即撤離這城」。婦人對約阿布說:「請看,他的頭由城牆上拋給你」。
22 婦人就去憑自己的智慧勸說眾百姓。他們便砍了彼革黎的兒子舍巴的頭,拋給約阿布。約阿布遂吹起號角,撤兵離城,各自回了本家。約阿布也回了耶路撒冷君王那裡。
23 約阿布統率以色列的眾軍隊;約雅達的兒子貝納雅管理革勒提人和培肋提人;
24 阿多蘭管理奴役;阿希路得的兒子約沙法特作御史;
25 史沙作書記;匝多克和厄貝雅塔爾作司祭;
26 此外,雅提爾人依辣也也作達味的司祭。


第二十一章

1 達味在位時,飢荒接連三年,他求問了上主,上主答說:「在撒烏耳和他家中尚有血債,因為他屠殺了基貝紅人」。
2 君王遂將基貝紅人召來,詢問他們?ぉせ春觳皇粢隕腥耍竊前⒛樅說囊琶瘛R隕兇用裨蛩瞧鴯模鑫詼硎景隕瀉陀檀蟮娜惹椋璺ㄍ郎憊恰?
3 達味向基貝紅人說:「我該為你們作什麼﹖該怎樣贖罪,才可以使你們祝福上主的業產﹖」
4 基貝紅人回答他說:「我們同撒烏耳和他家並不是金銀的問題,也不願在以色列殺一個人。」達味說:「你們無論要求什麼,我必為你們作到。」
5 他們向君王說:「那破壞我們,設法消滅我們,使我們不能在以色列任何地方存在的人,
6 要將他七個子孫交給我們,我們要在基貝紅上主的山上,將他們懸掛在上主面前」。君王答說:「我必將他們交出來」。
7 君王為了自己同撒烏耳的兒子約納堂間對上主所起的誓約,饒恕了撒烏耳的孫子,約納堂的兒子默黎巴耳,
8 只將阿雅的女兒黎茲帕給撒烏耳所生的兩個兒子阿爾摩尼和默黎巴耳,以及撒烏耳的女兒默辣布給默曷拉人巴爾齊來的兒子阿德黎耳所生的五個兒子,
9 交在基貝紅人手裡;基貝紅人把他們在山上懸掛在上主面前;他們七人死在一處,死在收割初期,開始收割大麥的時候。
10 阿雅的女兒黎茲帕取了了麻衣,鋪在磐石上,自開始收割大麥,直到雨從天上落在屍首上,白天她不讓飛鳥飛近,夜間不讓野獸走近。
11 有人把阿雅的女兒,撒烏耳的妾黎茲帕所行的事,報告給達味。
12 君王就去把撒烏耳和他的兒子約納堂的骨骸,從雅貝士基肋阿得的居民那裡收殮起來;這骨骸是他們從貝特商廣場上偷來的。原來培肋舍特人那天在基耳波亞殺了撒烏耳,將他們懸在廣場上。
13 達味由那裡將撒烏耳和他兒子約納堂的遺骸,並那七個被懸掛的遺骸,一同運了回來,
14 與撒烏耳和他兒子約納堂的遺骸,一同埋在本雅明地方的責拉,撒烏耳的父親克士的墳墓內。人們全依照君王所吩咐的作了;此後,天主才憐恤了那地方。
15 培肋舍特人與以色列人之間又發生戰事,達味帶著他的軍隊下來,駐紮在哥布,攻打培肋舍特人。正當達味疲乏時,約阿士的兒子多多出來了,
16 他是辣法巨人的後裔,他所持的矛的銅有三百「協刻耳」重,腰間佩著一把新劍,揚言要擊殺達味。
17 責魯雅的兒子阿彼瑟就來協助達味,打敗了那培肋舍特人,將他殺死。那時,達味的臣僕向他起誓說:「你不可再跟隨我們出征作戰,怕你熄滅了以色列的明燈」。
18 此後,又在哥布與培肋舍特人發生了戰事,這次胡沙人息貝開擊殺了撒夫,他也是辣法巨人的後裔。
19 以後,在哥布又與培肋舍特人交戰,白冷人雅依爾的兒子厄耳哈難,殺了加特城人哥肋雅的兄弟拉赫米;這人的長矛粗如織布機的橫軸。
20 此後,在加特又起了戰事,在那裡有一巨人,兩手各有六指,兩腳也各有六趾,共有二十四個,也是辣法巨人的後裔。
21 由於他辱罵了以色列,達味的兄弟史默亞的兒子約納堂,便擊殺了他:
22 以上四人,都是加特城辣法巨人的後裔,都喪身在達味和他的臣僕手下。


第二十二章

1 當上主救達味脫離了仇敵和撒烏耳的毒手時,達味向上主唱了這首詩歌
2 說:「上主,我的磐石,我的保障,我的避難所;
3 我的天主是我所依靠的磐石,是我的盾牌,我的大能救主,我的堡壘,我的藏身處。我的救主,是你救我脫離了強暴。
4 我一呼求應受頌揚的上主,我便獲救,脫離了我的仇敵。
5 死亡的波濤圍繞我,凶險的急流驚嚇我,
6 陰府的繩索纏住我,死亡的羅網絆著我;
7 在急難中我呼求上主,向我的天主呼號,衪由殿中聽了我的聲音,我的呼聲達入衪的耳中。
8 因衪盛怒大作,大地震動戰栗,上天的基礎動盪搖撼,
9 由衪的鼻孔湧出濃煙,由衪的口中噴出烈火,由衪的身上射出火炭,
10 使天低垂親自降下,在衪的腳下濃云密布。
11 衪乘坐革魯賓飛騰,藉著風的翼羽翱翔。
12 衪四周以黑暗做帷幔,以豪雨濃雲為帳幕。
13 閃電在衪前閃爍,紅炭發出了火光。
14 上主由高天興雷,至高者發出了呼聲。
15 衪射出羽箭,使敵人四散,發出閃電,使敵人驚亂。
16 上主的呵斥一發,鼻孔的怒氣一出,蒼海的海底即出現,大地的地基也外露。
17 衪由高處伸手將我拉住,由大水中將我提出。
18 救我脫離了我的勁敵,擺脫了強於我的仇人。
19 他們在我困厄之日,襲擊了我,然而上主卻作了我的後盾;
20 衪引我步坦途,因喜愛我而救了我。
21 上主照我的正義酬報了我,按我雙手的清白報答了我;
22 因我遵行了上主的正道,沒有作惡離棄我的天主。
23 衪的一切法令常在我前,我未曾違犯過衪的誡命;
24 我在他前常保成全,自知提防各種不義。
25 因此,上主照我的正義,照我在他眼前的純潔,賞報了我。
26 仁慈的人,你待他仁慈;正直的人,你待他正直;
27 純樸的人,你待他純樸;乖戾的人,你待他乖戾。
28 卑微的人,你必拯救;傲慢的人,你必睥視。
29 上主,你是我的火炬,我的天主,照明我的黑暗。
30 仗著你,我衝入了敵營;靠著我的天主,我跳過了牆垣。
31 天主的道路是完善的;上主的言語是純淨的;凡投奔他的人,他必作他們的後盾。
32 上主以外,還有誰是天主﹖除我們的天主外,還有誰是磐石﹖
33 是天主賜我毅力,使我一路順利,
34 使我的腳快如鹿蹄,使我屹立高地,
35 教導我手作戰,使臂膊能開張銅弓。
36 你把你的救生盾賜給了我,你的長甲作了我的掩護。
37 你為我的腳步拓寬了路,我的腳從未顛簸。
38 我追趕仇敵,消滅他們;不滅絕他們,決不返回。
39 我將他們打得一蹶不振,盡都倒斃在我腳下
40 你賜我毅力奮勇作戰,把我的對手屈伏我下,
41 使我的敵人在前轉背而逃,使我殲滅了一切仇恨我的人。
42 他們呼號,卻無人施救;呼號上主,也不獲應允。
43 我搗碎他們像地上的灰塵,踐踏他們像道上的泥土。
44 你由百姓的叛亂中救拔了我,立我做了列國的首領;我不認識的人民竟給我服役;
45 外邦的子民諂媚奉承我,一聽到是我,即刻服從我;
46 外方的子民驚惶失色,戰戰兢兢走出自己的堡壘。
47 上主萬歲!願我的磐石受讚美,願救我的天主受頌揚!
48 天主是你為我報了仇,使萬民屈伏於我,
49 是你救我脫離了我的仇敵,提拔我凌駕我的對手之上,救我脫免了強暴的人。
50 為此,上主!我要在異民中稱謝你,歌頌你的聖名。
51 因為衪使自己的君王大獲勝利,對自己的受傅者達味和他的子孫,廣施仁慈,直到永遠」。


第二十三章

1 達味的最後遺言如下:葉瑟的兒子達味的神諭,至高者所舉揚的人,雅各伯的天主的受傅者,以色列的善歌詠者的神諭:
2 上主的神藉著我說話,他的話語在我唇舌上。
3 雅各伯的天主說過,以色列的磐石曾向我說:那以正義統治人的,那以敬畏天主之情統治人的,
4 有如日出時的晨光,無雲的黎明,雨後射在綠草地上的光輝。
5 的確,我的家必屹立在天主前,因為衪與我結了永久的盟約,妥善而有保證的盟約,衪豈能不給我產生救恩和喜樂?
6 但匪徒敗類必像被拋棄的荊棘,誰也不敢去用手拿;
7 誰若去觸動,必先用刀或槍柄打伐,而後用火燒盡」。
8 以下是達味勇將的名單:哈革摩尼人依市巴耳是三傑之首,他一次揮矛擊殺了八百人。
9 其次為阿曷亞人多多的兒子厄肋阿匝爾,也是三傑之一。有一次他同達味在帕斯達明,當培肋舍特人正在那裡集合準備交戰時,以色列人退卻,
10 他卻固守陣地,擊殺培肋舍特人,直到他的手麻痺無力,貼在刀柄上。上主在那一天使他大獲勝利,民眾折回,在他身後專奪財物。
11 再其次是哈辣黎人厄拉的兒子沙瑪。那時,培肋舍特人在肋希集合;在那裡有一塊長滿扁豆的田地。當民眾由培肋舍特人面前逃走時,
12 他獨自立在田間,保護了那塊田地,殺敗了培肋舍特人:如此上主又使他大獲勝利。
13 在開始收割時,培肋舍特的軍隊在勒法因平原扎了營,三十勇士中,有三位下到阿杜藍山岩,來見達味。
14 達味恰在山岩內,而培肋舍特人當時在白冷駐防。
15 達味渴望著說:「誰能從白冷城門旁的井中,給我打一點水來喝﹖」
16 那三位勇士就衝過培肋舍特人的營幕,從白冷城門旁的井裡打了水,將水取來,帶到達味前,但他不肯喝,反而將水奠於上主前,
17 說:「上主決不許我做這事;我豈能喝那些冒生命危險者的血﹖」所以他不肯喝。這是這三位勇士所做的事。
18 責魯雅兒子,約阿布的兄弟,阿彼瑟是三十勇士的領袖,他揮舞長矛擊殺了三百人,因此,在三十勇士中出了名。
19 他是三十勇士中最出名的,所以做了他們的領袖,但尚不及前三傑。
20 約雅達的兒子貝納雅原是卡貝責耳人,是一位英勇,大有作為的人。他擊殺了摩阿佈人阿黎耳的兩個兒子,又在下雪天,下到旱井裡打死一隻獅子。
21 他也曾打死了一個埃及大漢。這埃及人手中拿著長矛,他只拿著一根棍子,就下去與他對抗,從那埃及人手裡把長矛奪過來,用那長矛將他殺死。
22 這是約雅達的兒子貝納雅做的事,因此,他在三十勇士中也出了名。
23 他比三十勇士更有名望,但尚不及前三傑。達味派他作侍衛長。
24 約阿布的兄弟阿撒耳也是三十勇士中的一位,還有白冷人多多的兒子厄耳哈難,
25 哈洛得人沙瑪,哈洛得人厄里卡,
26 帕耳提人赫肋茲,特科亞人依刻士的兒子依辣,
27 阿納托特人阿彼厄則爾,胡沙人息貝開,
28 阿曷亞人匝耳孟,乃託法人瑪哈賴,
29 乃託法人巴阿納的兒子赫肋得,本雅明族基貝亞人黎拜的兒子依泰,
30 丕辣通人貝納雅,加阿士溪人希待,貝特阿辣巴人阿彼巴耳,巴胡陵人阿次瑪委特,
31 沙阿耳賓人厄里雅巴,基宗人雅笙,
32 哈辣黎人沙瑪的兒子約納堂,哈辣黎人沙辣爾的兒子阿希揚,
33 貝特瑪阿加人阿哈斯拜的兒子厄裡培肋特,基羅人阿希託費耳的兒子厄里安,
34 加爾默耳人赫茲賴,阿辣佈人帕阿賴,
35 祚巴人約堂的兒子依加耳,加得人巴尼,
36 阿孟人責肋克,貝厄洛特人納赫賴,他是責魯雅的兒子約阿布的持戟者;
37 雅提爾人依辣,雅提爾人加勒布,
38 赫特人烏黎雅:共計三十七人。


第二十四章

1 上主對以色列又大發憤怒,遂激動達味去難為他們,並向他說:「你去統計以色列和猶大人口」。
2 王遂對在自己身邊的約阿布和其餘的軍長說:「你們應走遍以色列各支派,由丹直到具爾舍巴,統計人民,我好知道人民的數目」。
3 約阿布對君王說:「願上主你的天主將目前的百姓增加百倍,願我主大王親眼見到!但我主大王,為什麼要行此事﹖」
4 可是君王堅持向約阿布和眾軍長所出的命令,約阿布和眾軍長便離開君王,去統計以色列百姓。
5 他們過了約旦河,由阿洛厄爾及山谷間的城市開始,經過加得直到雅則爾,
6 而後來到基肋阿得及赫特人地方的刻德士,再由此到丹,轉到漆冬。
7 以後來到提洛的堡壘,希威人和客納罕人的各城,然後經過猶大南部,來到了貝爾舍巴。
8 他們走遍了全國,經過九個月零二十天,回到了耶路撒冷。
9 約阿布將統計人民的數目,呈報給君王:以色列能執刀的士兵有八十萬人,猶大有五十萬人。
10 達味統計人民以後,心中感到不安,遂向上主說:「我做這事,實在犯了重罪。上主,現在我求你,赦免你僕人的罪,因為我所行的實在昏愚」。
11 達味清早一起來,上主有話向先知加得──達味的先見者說:
12 「你去告訴達味:上主這樣說:我給你提出三件事,任你選擇一件,我好向你實行」。
13 加得來到達味前,告訴他說:「你要在國內三年飢荒呢﹖或是要三個月逃避趕你的敵人呢﹖或是要在國內發生三天瘟疫呢﹖現在請你考慮一下,決定我應向那派我來者回复什麼」。
14 達味對加得說:「我很作難!我們寧願落在上主的手中,因為衪富於仁慈,而不願落在人的手中」。
15 達味就揀選了瘟疫;正當收割麥子時,上主遂使瘟疫降於以色列,從早晨直到規定的時期,由丹直到貝爾舍巴,民間死了七萬人。
16
17 當 時,上主派一位使者往耶路撒冷去,要毀滅那城。達味看見那打擊人民的使者,遂向上主說:「是我犯了罪,行了不義,然而這些羊作了什麼﹖請你伸手打擊我和我 的父家」。上主後悔降災,遂吩咐那毀滅人民的使者說:「夠了,現今收回你的手!」那時,上主的使者正站在耶步斯人敖爾難的打禾場上。
18 那一天,加得來到達味前,對他說:「你上去,在耶步斯敖爾難的打禾場上,為上主建立一座祭壇」。
19 達味便照加得奉上主所吩咐的話上去了。
20 敖爾難望見君王和他的臣僕向他走來,敖爾難就上前去,俯首至地叩拜君王
21 說:「我主大王,為什麼到他僕人這裡來?達味回答他說:願向你買這禾場,給上主建立一座祭壇,為平息民間的災禍」。
22 敖爾難對達味說:「我主大王看著好的,就拿去祭獻罷!看,這裡有牛可作全燔祭,有打禾具和牛軛可作木柴。
23 大王,敖爾難願將這一切獻於大王! 」繼而又對君王說:「願上主你的天主悅納你的祭獻!」
24 君王對敖爾難說:「不成,我非用錢向你買不可,我不願用不化錢的全燔祭,獻給上主我的天主」。於是達味以五十「協刻耳」銀子,買了那塊打禾場和牛。
25 達味在那里為上主建立了一座祭壇,奉獻了全燔祭與和平祭。這樣上主才憐恤了那地,以色列間的災禍遂告平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