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王记下

章: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Reset+

第一章

1 阿哈布死後,摩阿布就背叛了以色列。
2 阿哈齊雅在撒瑪黎雅從樓上的欄杆上跌下來就病了,遂打發使者,吩咐他們說:「你們去求問厄刻龍的神巴耳則步布,我這病還能好嗎﹖」
3 上主的使者對提市貝人厄里亞說:「快起身,去迎撒瑪黎雅王的使者,問他們說:你們去求問厄刻龍的神巴耳則步布,難道在以色列沒有天主嗎﹖
4 為此,上主這樣說:你再不能從你所上的床上下來,你必定要死。 」厄里亞就去了。
5 使者回來見了君王,阿哈齊雅問他們說:「你們為什麼回來了?」
6 他們回答說:「有一個人迎上我們來,對我們說:你們回去見打發你們來的君王,對他說:上主這樣說:你派人去求問厄刻龍的神巴耳則步布,難道在以色列沒有天主嗎﹖為此,你再不能從你所上的床上下來,你必定要死。」
7 君王問他們說:「迎上你們,且告訴你們這些話的是怎樣的一個人﹖」
8 他們回答說,「是一個身穿皮毛衣,腰束皮帶的人。」君王說:「這一定是提市貝人厄里亞。」
9 王遂派五十夫長,帶領五十人,去見厄里亞。他上去見厄里亞,厄里亞正坐在山頂上。五十夫長便對厄里亞說:「天主的人,王命你下去。」
10 厄里亞回答五十夫長說:「如果我是天主的人,願火從天降下,吞噬你和你這五十人!」果然有火從天降下,吞噬了他和那五十人。
11 王又另派一個五十夫長,帶領五十人,去見厄里亞。五十夫長上去對厄里亞說:「天主的人!王這樣吩咐:要你快下山!」
12 厄里亞回答說:「如果我是天主的人,願火從天降下,吞噬你和你這五十人。」果然天主的火從天降下,吞噬了他和那五十人。
13 王又派第三個五十夫長,帶領五十人去。這第三個五十夫長上去,一來到就屈膝跪在厄里亞面前,哀求他說:「天主的人,願我的生命和我這五十人的生命,在你眼中有點價值!
14 有火從天降下,吞噬了前兩個五十夫長,和他們每人帶領的五十人;現在,願我的生命在你眼中有點價值! 」
15 上主的使者對厄里亞說:「你同他下去,不必害怕。」厄里亞就起身同他一起下去見君王,
16 對君王說:「上主這樣說:由於你打發使者去求問厄刻龍的神巴耳則步布,好像在以色列沒有天主可以向他求問指示一樣,因此,你再不能從你所上的床上下來,你必定要死。」
17 阿哈齊雅果然如上主藉著厄里亞所說的話死了;因為他沒有兒子,他的兄弟耶曷蘭繼位為王,時在猶大王約沙法特的兒子約蘭第二年。
18 阿哈齊雅其餘的事蹟,都記載在以色列列王實錄上。


第二章

1 上主要用旋風接厄里亞升天的時候,厄里亞和厄裡叟正離開基耳加耳;
2 厄里亞對厄裡叟說:「請你留在這裡,因為上主派我到貝特耳去。」厄裡叟卻答說:「我指著永生的上主和你的性命起誓:我決不離開你。」於是二人下到貝特耳。
3 在貝特耳的先知弟子們出來見厄裡叟說:「上主今天要接你的師傅離開你,你知道嗎﹖」他回答說:「是,我知道,你們不要作聲。」
4 厄里亞對厄裡叟說:「厄裡叟,請你留在這裡,因為上主派我到耶里哥去。」他回答說:「我指著永生的上主和你的性命起誓:我決不離開你。」於是二人往耶里哥去了。
5 在耶里哥的先知弟子們前來,對厄裡叟說:「上主今天要接你的師傅離開你,你知道嗎﹖」他回答說:「是的,我知道,你們不要作聲。」
6 厄里亞又對厄裡叟說:「請你留在這裡,因為上主派我到約但河去。 」厄裡叟回答說:「我指著永生的上主和你的性命起誓:我決不離開你。」二人於是繼續前行。
7 先知弟子中有五十個人同去,遠遠站在他們對面,他們二人立在約旦河邊,
8 厄里亞將自己的外衣捲起,擊打河水,水即左右分開,他們二人從乾地上走了過去。
9 過去以後,厄里亞對厄裡叟說:「在我被接去離開你以前,我應該為你作什麼,你儘管求罷!」厄裡叟答說:「求你把你的精神給我兩分。」
10 厄里亞說:「你求了一件難事;不過當我被接去離開你的時候,你若能看見我,你就可以得到;否則,你就不能得到。」
11 他們正邊走邊談的時候,忽然有一輛火馬拉的火車出現,把他們二人分開;厄里亞便乘著旋風升天去了。
12 厄裡叟一見,就呼喊說:「我父,我父!以色列的戰車,以色列的駿馬!」隨後就再看不見他了;厄裡叟遂抓住自己的衣服,撕成兩半,
13 然後拾起厄里亞身上掉下來的外衣,回去站在約旦河邊,
14 拿著從厄里亞身上掉下來的外衣擊打河水說:「上主,厄里亞的天主在那裡﹖ 」他一擊打河水,河水就左右分開,厄裡叟走了過去。
15 耶里哥的先知弟子們從對面看見了他,就說:「厄里亞的精神已降在厄裡叟的身上了。」他們便前來迎接他,俯伏在地,叩拜他,
16 對他說:「你僕人中有五十個強壯的人,請讓他們去尋找你的師傅,或者上主的神將他提去,丟在一座山上,或一個山谷裡。」他回答說:「不必派他們去。」
17 但是他們迫得他不好意思,他這才說:「你們派人去罷!」他們於是派了五十個人去,尋找了三天,始終沒有找到,
18 便回來見厄裡叟,那時厄裡叟還在耶里哥。厄裡叟對他們說:「我不是對你們早說了,你們不必去嗎﹖」
19 城中的人對厄裡叟說:「請看,本城的地勢很好,師傅也看見了,只是水不好,以致土產不熟即落。」
20 厄裡叟說:「給我拿一隻新碗來,裡面放上些鹽。」他們就給他拿了來;
21 他遂出去到水泉旁,將鹽倒在水里說:「上主這樣說:我已治好了這水,從此再也不會引起死亡和不熟早落的病。」
22 果然,照厄裡叟所說的,那水直到今日常是好水。
23 厄裡叟從那裡上貝特耳去,當他沿路上去的時候,從城中出來一些小孩子,譏笑他說:「光頭,上來!光頭,上來!」
24 厄裡叟回過頭去看他們,因上主的名詛咒了他們;立即有兩隻狗熊從林中出來,咬死了其中四十二個孩子。
25 厄裡叟從那裡去了加爾默耳山,然後又從那裡回了撒瑪黎雅。


第三章

1 猶大王約沙法特十八年,阿哈布的兒子耶曷蘭在撒瑪黎雅登極作以色列王,在位凡十二年。
2 他行了上主視為惡的事,不過還不像他的父親和母親那樣壞,因為他除去了他父親所立的巴耳神柱,
3 只是對乃巴特的兒子雅洛貝罕使以色列陷於罪過的事,仍戀戀不捨,從未脫離。
4 摩阿布王默沙原是一個以畜牧為業的人,他經常以十萬隻羔羊和十萬隻公山羊毛,向以色列王進貢;
5 但在阿哈布死後,摩阿布王便背叛了以色列王。
6 那時,耶曷蘭王從撒瑪黎雅出來,檢閱全以色列人,
7 以後派使者去見猶大王約沙法特說:「摩阿布王背叛了我,你願意同我一起去攻打摩阿布嗎﹖」約沙法特說:「願意去;你怎樣,我也怎樣;我的人民就如同是你的人民,我的馬就如同是你的馬。」
8 約沙法特接著問說:「我們從那條路上去﹖」耶曷蘭答說:「從厄東曠野那條路。」
9 於是以色列王、猶大王和厄東王出發,繞道而行,七天以後,軍隊和隨行的一大隊牲畜沒有水喝。
10 以色列王說:「哎!上主召集這三個王子,原是將他們交在摩阿布手中啊!」
11 約沙法特問說:「這裡有沒有一位上主的先知,我們可以託他求問上主﹖」以色列王的一個臣僕回答說:「這裡有沙法特的兒子厄裡叟,就是常在厄里亞手上倒水的那一位。」
12 約沙法特說:「他必有上主的話。」以色列王、約沙法特和厄東王,於是一同下去見他。
13 厄裡叟對以色列王說:「我和你有什麼關係﹖你去找你父親和你母親的先知罷! 」以色列王說:「不要這樣說!上主召集了這三個王子,原是要將他們交於摩阿布手中啊!」
14 厄裡叟說:「我指著我所服事的永生萬軍的上主起誓:我如果不是為了猶大王約沙法特的情面,我決不看你,也不睬你。
15 現在,你們給我叫一個彈琴的人來。 」原來每逢樂師彈琴的時候,上主的手就臨到他身上。
16 厄裡叟說:「上主這樣說:你們在這山谷中遍挖壕溝,
17 因為上主這樣說:你們不見風,也不見雨,這山谷中卻要充滿了水,使你們、你們的軍隊和牲畜都有水喝。
18 這在上主看來還是小事,他還要將摩阿布交在你們手中,
19 使你們攻破所有設防的城市,砍倒所有的好樹,杜塞所有的水泉,用石頭毀壞所有的良田。 」
20 果然,早上正獻祭的時候,從厄東方面來了大水,遍地滿了水。
21 全摩阿佈人一聽說三個王子前來進攻,就召集了所有能佩帶武器的人,把守邊界。
22 第二天早晨,日光照在水上,摩阿佈人起來,看見對面的水紅得像血,
23 遂說:「這是血!一定是那三個王子彼此混戰,互相殘殺。摩阿布,起來,前去奪取財物!」
24 及至他們到了以色列營地,以色列人即奮起迎敵,摩阿佈人從他們面前逃走,他們就乘勢追趕,擊殺摩阿佈人,
25 破壞了他們的城市,個個用石頭拋滿了他們的良田,杜塞了所有的水泉,砍倒了各種好樹;只剩下克爾赫勒斯城,拋石頭的人仍包圍攻擊那城。
26 摩阿布王見戰事激烈,難以抵抗,就帶領七百人,手持刀劍,企圖突圍,往投阿蘭王,卻沒有成功;
27 於是將那要繼承自己位的長子叫來,在城牆上祭殺了,作為全燔祭。這事使天主向以色列人大發忿怒;他們便離開摩阿布王,各自回了本地。


第四章

1 有一個先知弟子的妻子,前來哀求厄裡叟說:「你的僕人,我的丈夫死了,你知道你的僕人是一個敬畏上主的人;現在債主前來,要帶走我的兩個孩子,作他的奴隸。」
2 厄裡叟對她說:「我能為你做什麼﹖你告訴我:你家裡還有什麼﹖」她答說:「你的婢女家裡除一瓶油外,什麼也沒有。」
3 厄裡叟說:「你去,到外面向你所有的鄰居借些空器皿,不要少借;
4 然後回家,關上門,你和你的兒子在家裡,將油倒在所有的那些器皿內,把裝滿了的,放在一邊。 」
5 她於是辭別厄裡叟,回去照辦。她和她的兒子關上門,兒子給她遞器皿,她只顧倒油,
6 器皿都裝滿了,她對兒子說:「再遞給我器皿!」兒子答說:「沒有了。」同時油也止住了。
7 婦人就去告訴天主的人。厄裡叟對她說:「你去把油賣了,還你的債;剩下的,你和你的兒子可用來過活。」
8 有一天,厄裡叟路過叔能,那裡有一個富貴的婦人,曾挽留他吃飯;因此,厄裡叟每次路過那裡,總到她家裡吃飯。
9 婦人對丈夫說:「現在我看出:這個時常路過我們這裡的天主的人,是位聖者。
10 我們可以在房頂上,給他蓋一間小房,裡面放一張床,一張桌子,一把椅子和一盞燈;這樣,他幾時來到我們這裡,可在那裡休息。 」
11 一天,厄裡叟又到了那裡,就進入那間小房休息。
12 厄裡叟吩咐自己的僕人革哈齊說:「你叫這位叔能婦人來。」僕人叫了婦人來,婦人站在先知面前,
13 厄裡叟吩咐僕人說:「現在你對她說:看,你照顧我們既然這樣周到,我們可為你作什麼事呢﹖要不要我們在君王或軍長前為你說句話﹖」那婦人答說:「我住在我本國人民中很平安。」
14 厄裡叟就問革哈齊:「我們究竟能為她作什麼﹖」革哈齊說:「可憐她沒有兒子,丈夫又老了。」
15 厄裡叟說:「快再叫她來!」僕人又將婦人叫來,這次她卻站在門口,
16 厄裡叟對她說:「明年這時,你必懷抱著一個兒子。」婦人答說:「我主,天主的人哪!不會!你別哄騙你的婢女!」
17 這婦人果然懷了孕;過了一年,在厄裡叟對她所說的時候,生了一個兒子。
18 孩子漸漸長大,一天,他出去到收割的人那裡找他父親,
19 孩子忽然對他父親喊說:「我的頭啊!我的頭啊!」他父親吩咐僕人說:「把孩子送到他母親那裡去!」
20 僕人將他抱起,送給他母親,孩子坐在母親膝上,到了中午,就死了。
21 他母親遂上了樓,將孩子放在天主的人的床上,關上門,出來,
22 叫自己的丈夫來說:「請你給我派一個僕人,牽一匹驢來,我要快去見見天主的人,就回來。」
23 她丈夫說:「為什麼今天要去見他,既不是朔日,又不是安息日﹖」婦人答說:「你放心好了!」
24 於是,她把驢備好,對僕人說:「你快趕著走,我若不吩咐,在路上不要停下來。」
25 婦人於是來到加爾默耳山見天主的人。天主的人自遠處看見她,就對自己的僕人革哈齊說:「看,那是叔能婦人!
26 現在你跑去迎接她,向她問安說:你好嗎﹖你的丈夫好嗎﹖你的孩子好嗎﹖ 」她回答說:「好。」
27 婦人上到山上,來到天主的人跟前,就抱住他的腳;革哈齊前來想推開她,可是天主的人說:「由她罷!因為她心中很痛苦;上主隱瞞了我,什麼也沒有告訴我。」
28 那婦人說:「我何嘗向我主求過一個兒子﹖我豈不是說過:你不要哄騙我嗎﹖ 」
29 厄裡叟對革哈齊說:「你束上腰,手裡拿著我的棍杖前去;不論遇見誰,不要向他請安;不論誰向你請安,你也不要回答。你去把我的棍杖放在孩子的臉上。」
30 孩子的母親說:「我指著永生的上主及你的性命起誓:你不去,我決不離開。 」厄裡叟就起身跟她去了。
31 革哈齊在他們以先去了。將棍杖放在孩子的臉上,但是沒有聲音,沒有反應;他便回來見厄裡叟,告訴他說:「孩子沒有醒來。」
32 厄裡叟一來到她家,看見孩子死了,躺在自己的床上,
33 就進去,關上門,房內只有他和孩子;先知先哀求了上主,
34 然後上床,伏在孩子身上,自己的口對住孩子的口,自己的眼對住孩子的眼,自己的手按住孩子的手,屈身伏在孩子身上,孩子的肉身便漸漸溫暖了。
35 然後他下來,在屋內來回走了一趟;又上去,屈身伏在孩子身上,對著孩子呵了七口氣,孩子就睜開了眼睛。
36 厄裡叟叫革哈齊來,對他說:「你叫那叔能婦人來。」他便去叫那婦人,婦人就來了。厄裡叟說:「抱起你的孩子來!」
37 婦人一進來,就俯伏在他腳前,叩首至地;然後起來,抱起自己的孩子出去了。
38 厄裡叟又來到基耳加耳,那地方正遭受肌荒;眾先知的弟子坐在他面前,他吩咐自己的僕人說:「你在火上放上一個火鍋,給眾先知的弟子煮些菜湯。」
39 有一個弟子出去到田間採菜,看見一棵野葡萄樹,從上面采了一滿兜野果子回來,切碎放在菜鍋裡,並不知道是什麼東西。
40 以後,他們把菜湯倒出來給眾人吃。眾人一嚐這菜湯,都喊叫說:「天主的人,鍋裡有致死的毒物啊!」眾人都不能吃。
41 那時厄裡叟說:「拿點面來!」他把麵撒在鍋裡說:「倒出來給眾人吃罷!」鍋裡就再沒有什麼毒了。
42 有一個人從巴耳沙裡沙來,在自己的行囊裡,給天主的人帶來了初熟大麥作的二十個餅和一些新麥穗。厄裡叟說:「分給眾人吃罷!」
43 僕人說:「我怎能將這一點東西擺在一百人面前呢﹖」厄裡叟說:「你儘管分給眾人吃,因為上主這樣說:眾人吃了,還有剩餘。」
44 於是僕人將食物擺在眾人面前,他們都吃了,並且還有剩餘,全應驗了上主的話。


第五章

1 阿蘭王的軍長納阿曼在他的主上面前,是個很受尊重寵愛的人,因為上主曾藉他使阿蘭人獲得勝利;這人雖英勇有為,無奈患了癩病。
2 阿蘭人先前曾結隊出外劫掠,從以色列地擄來一個少女,這少女做了服侍納阿曼妻子的婢女;
3 她對自己的主母說:「哎!如果我的主人去見撒瑪黎雅的先知,他一定會治好他的癩病。」
4 納阿曼去告訴他的主上說:「以色列地的少女曾如此如此說。」
5 阿蘭王說:「你去!我也給以色列王寫一封信。」納阿曼於是帶了十「塔冷通」銀子,六千「協刻耳」金子和十套禮服去了。
6 他給以色列王呈上信,信上說:「你收到這封信,就知道我打發我的臣僕納阿曼來見你,是要你醫好他的癩病。」
7 以色列王一念了這信,就撕裂自己的衣服說:「難道我是天主,能使人死使人活嗎﹖這人竟然給送這個人來,叫我醫好他的癩病!你們只要想一想,便可看出,他是找機會來與我尋釁。」
8 天主的人厄裡叟聽說以色列王撕裂了自己的衣服,便打發人去見君王說:「你為什麼撕裂了你的衣服,叫他來見我他就會知道在以色列有先知」
9 納阿曼於是乘坐車馬來到厄裡叟的屋門口,就停下了。
10 厄裡叟派了一個使者對他說:「你去,在約旦河裡洗七次,你的肌肉就會復原,得到潔淨。」
11 納阿曼生了氣,且走且說:「看,我原想他會出來見我,站在我面前,呼求上主他的天主的名,在患處揮動他的手,治好這癩病。
12 大馬士革的阿巴納河和帕爾帕爾河,不比以色列所有的河水都好嗎﹖我不能在那裡洗得潔淨嗎﹖ 」他於是轉過車來,氣憤憤地走了。
13 他的僕人們前來對他說:「我父!如果先知吩咐你作一件難事,你豈不是也要做嗎﹖何況他只對你說:你去洗洗,就潔淨了呢!」
14 納阿曼便下去,按照天主的人的話,在約旦河里浸了七次;他的肌肉就復了原,如同嬰兒的肌肉一樣,完全潔淨了。
15 納阿曼於是同他的全體隨員,再回到天主的人那裡,站在他面前說:「現在我確實知道:全世界只在以色列有天主。現在,請你收下你僕人的禮物罷!」
16 厄裡叟回答說:「我指著我所服事的永生上主起誓:我決不接受。」納阿曼再三催促他接受,厄裡叟只有拒絕。
17 納阿曼遂說:「你既不接受,至少請你讓你的僕人裝去兩個騾子所能馱的土,因為你的僕人從此不再給別的神,只給上主奉獻全燔祭和祭祀;
18 但有一件事,願上主寬赦你的僕人:就是當我的主上進入黎孟廟宇叩拜時,常是攙扶著我的手,這樣我也得隨他在黎孟廟宇參拜。當我在黎孟廟宇參拜時,願上主在這件事上赦免你的僕人! 」
19 先知對他說:「你放心去罷!」 那時,天主的人厄裡叟的僕人革哈齊心裡想:「我的主人白白放過了這個阿蘭人納阿曼,沒有接受他所贈送的禮物;我指著永生的上主起誓:我一定要去追上他,向他要點東西。」
21 革哈齊遂去追趕納阿曼。納阿曼見他在後面追來,便下車迎接他說「都好嗎﹖」
22 革哈齊回答說:「都好。我主人打發我來對你說:剛才有先知的兩個青年弟子,從厄弗辣因山地來看我,請你給他們一「塔冷通」銀子和兩套禮服。 」
23 納阿曼說:「好,就請拿兩「塔冷通」罷! 」它再三催促革哈齊,將兩「塔冷通」銀子,放在兩個布袋裡;還有兩套禮服。將這些東西交給兩個僕人,叫他們在革哈齊前面拿著。
24 當革哈齊到了一座山崗上,便從他們手中接過來,藏在家裡;然後辭別他們兩人,讓他們回去了。
25 當革哈齊進去侍立在主人面前時,厄裡叟問他說:「革哈齊,你從那裡來! 」他回答說:「你僕人那裡也沒有去。」
26 先知對他說:「那人下車轉來迎接你的時候,我的心豈沒有跟你去嗎﹖好罷!現在你既收下銀子,自然也可以買衣服、橄欖園、葡萄園、牛、羊、僕婢了。
27 但是,納阿曼的癲病也要附在你身上和你的後裔身上,直到永遠。 」革哈齊從厄裡叟面前出來,就患了癩病,像雪那樣白。


第六章

1 眾先知的弟子對厄裡叟說:「看,我們同你住的地方太窄小了,
2 請你讓我們到約旦河去,每人取一根樑木,在那裡建造我們的住所。 」他答說:「你們去罷!」
3 其中一個人說:「請你也同你的僕人一起去!」厄裡叟答說:「我去。」
4 先知便同他們一起去了。他們到了約旦河,就砍伐樹木。
5 其中一個,砍木樑時,斧頭掉在水里了,就大聲叫喊說:哎呦!我主,這把斧子是藉來的啊! 」
6 天主的人問他說:「斧頭掉在那裡﹖」那人將那地方指給先知看。先知即砍下一塊木頭,丟在那裡,使斧頭浮了上來。
7 先知對他說:「你拿上來罷!」他就伸手拿了上來。
8 阿蘭王同以色列交戰時,與自己的臣僕商議說:要在某某地方埋伏。
9 但天主的人打發人去見以色列王說:「你要小心提防,不要經過某某地方,因為阿蘭人已在那裡設下埋伏。」
10 以色列王就派人去偵察天主的人警告他的地方;他就小心防備,不只一兩次。
11 阿蘭王為了此事心中頗為煩惱,遂將臣僕召來,對他們說:「難道你們不能告訴我:我們中誰支持以色列王嗎﹖」
12 一個臣僕答說:「我主,大王!沒有誰支持,只有以色列的先知厄裡叟,將君王在密室裡所談的事,都告訴了以色列王。」
13 阿蘭王說:「你們去看看他在那裡,我好派人去捉拿。」有人告訴君王說:「他在多堂。」
14 阿蘭王就打發馬隊戰車和強大的部隊前去,夜間到了那裡,將城圍住。
15 天主的人的僕人清早起來出門時,看見軍隊車馬將城包圍了,就對先知說:「哎!我主,我們怎麼辦﹖」
16 先知答說:「不必害怕,因為偕同我們的,比他們的還多。」
17 厄裡叟就祈禱說:「上主,求你開後他的眼,叫他看見。」上主就開了僕人的眼,他看見遍山都是火馬車,圍繞著厄裡叟。
18 敵人下到先知那裡的時候,厄裡叟懇求上主說:「求你打擊這個民族,使他們眼目失明。 」上主果然照厄裡叟的話打擊了他們,使他們眼目失明。
19 厄裡叟對他們說:「不是這條路,也不是這座城;你們跟我來,我要領你們到你們尋找的人那裡去。」於是先知領他們到了撒瑪黎雅。
20 他們一進了撒瑪黎雅,厄裡叟就祈禱說:「上主,開啟這些人的眼睛,叫他們看見。」上主果然開了他們的眼睛;他們一看,見自己竟在撒瑪黎雅城內。
21 以色列王看見他們,就對厄裡叟說:「我父,要殺死他們嗎﹖」
22 厄裡叟答說:「不要殺他們;你自己用弓劍擄來的人,你豈可殺死﹖你要為這些人預備飯和水,叫他們吃喝,然後讓他們回到自己的主上那裡去。」
23 君王就給他們預備了盛宴,叫他們吃了喝了,打發他們回到自己的主上那裡去。從此,阿蘭隊伍再沒有侵犯以色列地方。
24 這事以後,阿蘭王本哈達得集合了他所有的軍隊,上來圍困撒瑪黎雅。
25 撒瑪黎雅被圍困後,陷於嚴重的飢荒,甚至一個驢頭,值八十「協刻耳」銀子,四分之一「卡步」豆莢,值五「協刻耳」銀子。
26 當以色列王從城牆上經過時,有一個婦人呼求他說:「我主大王,救救我罷! 」
27 君王答說:「如果上主不救你,我怎能救你﹖靠禾場﹖靠酒池﹖」
28 君王問那婦人說:「你有什麼事﹖」婦人答說:「這個女人曾對我說:把你的兒子交出來,我們今天吃;留下我的兒子,我們明天吃。
29 於是我們就把我的兒子煮著吃了。第二天我對那女人說:把你的兒子交出來給我們吃,她卻把自己的兒子藏了起來。 」
30 君王聽了這婦人的話,就撕裂了自己的衣服,─當他正在城牆上經過,民眾都看見了他貼身穿著苦衣,─
31 說「如果沙法特的兒子厄裡叟的頭,今天還留在他身上,願天主嚴厲,且加倍嚴厲地懲罰我!」
32 那時厄裡叟正坐在屋裡,長老們同他坐在一起,君王派一個人在他以前去,但是這人還未來到,厄裡叟就對長老們說:「你們看,這個兇手之子,竟派人來要斬我的頭。你們注意,使者來到時,你們要把門關上,把他關在門外;在他後面不就是他主上的腳步聲嗎﹖」
33 先知還同他們說話的時候,君王就下到他那裡說:「這災難是由上主來的,我對上主還有什麼指望﹖」


第七章

1 厄裡叟說:「請聽上主的話:上主這樣說:明天這個時候,在撒瑪黎雅城門口,一「色阿」上等麵粉只值一「協刻耳」,兩「色阿」大麥,只值一「協刻耳。」
2 那個手扶君王的侍衛回答天主的人說:「縱使上主打開天上的閘,也不會有這樣的事!」先知說:「你必親眼看到,只是吃不上。」
3 在城門口有四個癩病人,他們彼此說:「我們為什麼在這裡坐著等死呢﹖
4 如果我們決意進城去,城裡也有飢荒,我們必死在那裡;如果留在這裡,我們也是一樣死;不如去投到阿蘭人營中,假如他們讓我們活著,我們就活著;假如他們要殺我們,我們就死罷。 」
5 他們於是在黃昏時起身,往阿蘭人的營盤那裡去;及至到了阿蘭人的營盤邊時,哦!那裡一個人也沒有了。
6 原來上主早已使阿蘭人的營盤中聽到戰車馬隊和大軍的喧囂聲,他們就彼此說:「呀!以色列王僱用了赫特人王和慕茲黎人王來攻打我們了。」
7 所以,他們在黃昏時,即起身逃走,丟下了他們的帳幕騾馬,只顧逃命,留下營盤未動。
8 這些癩病人到了營盤邊,進了一個帳幕,又吃又喝,將那裡的金銀和衣服拿走,去收藏起來;然後又回來,進了另一帳幕,拿走了那裡的東西,去收藏起來。
9 以後,癩病人彼此說:「我們這樣做得不對,今天原是報喜訊的日子,我們竟然不聲不響;如果等到早晨天亮,我們就有罪了。來,現在我們就去向王室報信!」
10 他們於是去向把守城門的人喊叫,給他們報告說:「我們曾到過罷蘭人的營盤,那裡一個人也沒有,也沒有人聲,只有栓著的馬,栓著的驢;帳幕一點未動。」
11 把守城門的人就高聲喊叫,向王室傳報消息。
12 君王夜間起來,對自己的臣僕說:「現在讓我給你們解釋,阿蘭人對我們所做的事:他們知道我們鬧飢荒,所以離開營盤,埋伏在田間,心想:以色列人必由城裡出來,那時,我們可將他們活活捉住,然後開進城去。」
13 有個臣僕回答說:「請叫人從這裡所剩下的馬中,牽出五匹來,無論怎樣,同別的一樣要死,倒不如派人去看看。
14 他們於是推出兩輛戰車,五匹馬,君王就派他們去追趕阿蘭軍隊說:「你們去看看! 」
15 那些人追踪阿蘭人,直到約旦河,見路上滿是阿蘭人在倉卒逃走中,丟下的衣服和裝備;使者們便回來報告了君王。
16 人民便出來搶掠了阿蘭人的營盤。於是,一「色阿」上等麵粉,只值一「協刻耳,」兩「色阿」大麥,只值一「協刻耳,」正應驗了上主所說的話。
17 君王派定那手扶自己的侍衛,把守城門;但人民在城門口把他踏死了,應驗了天主的人,在君王下來見他時,所說的話。
18 原來,天主的人對君王說過:「明天這個時候,在撒瑪黎雅城門口,一『色阿』上等麵粉,只值一『協刻耳,』兩『色阿』大麥,只值一『協刻耳。』」
19 那侍衛曾回答天主的人說:「縱然上主打開天上的閘,也不會有這樣的事!」先知答說:「你必親眼看到,只是吃不上。」
20 這事果然發生在他身上了:人民在城門口把他踏死了。


第八章

1 厄裡叟對自己曾復活其子的婦人說:「你和你的家人,應動身往你能居住的地方去僑居,因為上主已決定,這地快要遭受七年飢荒」
2 那婦人就立即照天主的人所說的話作了;她和她的家人動身走了,在培肋舍特人的地方,僑居了七年。
3 過了七年,這婦人從培肋舍特地方回來,便去求君王,要收回自己的房屋和田地。
4 那時,君王正與天主的人僕人革哈齊談話,說:「請你將厄裡叟作的一切大事,講給我聽!」
5 當革哈齊正向君王講述先知如何復活死人的時候,恰好厄裡叟曾復活其子的那婦人,前來求君王,要收回自己的房產和田地,革哈齊就說:「我主,大王!這就是那婦人,這就是厄裡叟所復活的那兒子。」
6 君王問那婦人,婦人便將那件事告訴了君王;君王於是將她的事,委託給一個宦官,吩咐他說:「凡這婦人的一切,和自從她離開此地直到今日,田地裡的一切出產,都應歸還給她。」
7 厄裡叟來到大馬士革時,阿蘭王本哈達得正在患病,有人告訴君王說:「天主的人到這裡來了。」
8 君王對哈匝耳說:「你隨身帶些禮物,去拜見天主的人,託他求問上主,我這病還能好嗎﹖」
9 哈匝耳就帶了四十匹駱駝,滿載著大馬士革出產的上等禮品,前去拜見先知;到了以後,就站在先知面前說:「你的弟子阿蘭王本哈達得打發我來問你:我這病還能好嗎﹖」
10 厄裡叟對他說:「你去告訴他:一定會好;但上主指示我:他一定要死。」
11 厄裡叟定睛凝視哈匝耳,直使哈匝耳感到慚愧。這時天主的人就哭了。
12 哈匝耳問說:「我主,你為什麼哭﹖」先知回答說:「因為我已知道你將要加於以色列子民的惡行:你要放火焚毀他們的堡壘,用刀殺死他們的青年,摔死他們的兒童,剖開他們的孕婦。」
13 哈匝耳說:「你的僕人算什麼﹖只不過是一條狗,他如何能作出這樣的大事﹖」厄裡叟回答說:「上主已指示給我,你要作阿蘭王。」
14 哈匝耳就離開厄裡叟,回去見他的主上;君王問他說:「厄裡叟對你說了些什麼﹖」他回答說:「他告訴我:你一定會好。」
15 到了第二天,哈匝耳拿了被衾浸在水中蒙在君王的臉上,君王就這樣死了;哈匝耳就篡位為王。
16 以色列王阿哈布的兒子耶曷蘭五年,猶大王約沙法特的兒子約蘭登極為猶大王。
17 他即位時年三十二歲,在耶路撒冷為王八年。
18 他走了以色列王所走的道路,像阿哈布家所行的一樣,因為他娶了阿哈布的女兒為妻,行了上主視為惡的事。
19 但是,上主為了他僕人達味的緣故,不願消滅猶大,因為他曾向達味應許過,他的子孫中,要永遠給他留下一盞明燈。
20 約蘭年間,厄東人脫離了猶大的統治,自立為王;
21 那時,約蘭率領自己所有的戰車,到了匝依爾,乘夜間起來,衝出了包圍他和那些戰車長的厄東人,軍民纔得逃回自己的帳幕。
22 這樣,厄東人脫離了猶大的統治,直到今日。同時,里貝納也背叛了猶大。
23 約蘭其餘的事蹟,他的一切作為,都記載在猶大列王實錄上。
24 約蘭與列祖同眠後,與他的列祖葬在達味城;他的兒子阿哈齊雅繼位為王。
25 以色列王阿哈布的兒子耶曷蘭十二年,猶大王約蘭的兒子阿哈齊雅登極為王。
26 他即位時,年二十二歲,在耶路撒冷作王一年。他的母親名叫阿塔里雅,是以色列王敖默黎的孫女。
27 阿哈齊雅走了阿哈布家的道路,行了上主視為惡的事,同阿哈布家一樣,因為他是阿哈布家的女婿。
28 他同阿哈布的兒子耶曷蘭往辣摩特基肋阿得去,與阿蘭王哈匝耳交戰。阿蘭人擊傷了耶曷蘭,
29 耶曷蘭就回到依次勒耳,治療他在辣摩特與阿蘭人交戰時所受的傷。猶大王約蘭的兒子阿哈齊雅,由於阿哈布的兒子耶曷蘭患病,就下到依次勒耳去探望他。


第九章

1 那時,先知厄裡叟叫一個先知弟子來,對他說:「你束上腰,手裡拿著這瓶油,往辣摩特基肋阿得去,
2 一到了那裡,就去求見尼默史的孫子約沙法特的兒子耶胡;得見後,叫他離開同僚,領踢進入一間內室,
3 將這瓶油倒在他的頭上說:上主這樣說:我傅你為以色列王。然後,開門逃走,不要逗留。 」
4 那青年人,即那青年先知就往辣摩特基肋阿得去了。
5 他到了那裡,看見眾將軍都在坐,青年人遂說:「將軍,我有話對你說。」耶胡問說:「我們中,你要對那一個說話﹖」他答說:「將軍,就是你。」
6 耶胡站起來,進了內室,那青年人就將油倒在他頭上,對他說:「上主以色列的天主這樣說:我傅你為上主的人民以色列的君王。
7 你要消滅你主上阿哈布的家,使我在依則貝耳身上,為我的僕人先知和上主的一切僕人報血仇。
8 阿哈布的全家必要喪亡;我要消滅以色列凡屬於阿哈布的一切男人,無論是自由的,或不自由的。
9 我要使阿哈布家像乃巴特的兒子雅洛貝罕家,又像阿希雅的兒子巴厄沙家一樣;
10 於依則貝耳,狗要在依次勒耳的田間吞食她,沒有人來埋葬。 」那青年人說完,就開門逃走了。
11 耶胡出來回到他主上的臣僕那裡,他們問他說:「一切都好嗎﹖那瘋子來見你有什麼事﹖」耶胡答說:「你們應認識這個人,也知道他說些什麼。」
12 他們說:「定說些胡話!請給我們說說!」耶胡遂說:「他如此如此告訴我說:上主這樣說:我傅你為以色列王。」
13 他們一聽,急忙將各自己的衣服鋪在光台階他的腳下,吹角喊說:「耶胡作王了!」
14 尼默史的孫子約沙法特的兒子耶胡於是背叛了耶曷蘭?つ鞘保呂莢柿烊隕腥嗽誒蹦μ鞀甙⒌茫鑰拱⒗季豕訊?
15 但耶曷蘭已回了依次勒耳,治療他與阿蘭王哈匝耳交戰時,被阿蘭人所射的創傷?ひ擔骸溉綣餳潞夏忝塹男囊猓敲淳筒灰萌魏穩頌映齔僑ィ揭來衛斬ㄐ擰! ?
16 耶胡於是親自駕車去了依次勒耳,因為耶曷蘭正在那裡臥病未起;猶大王阿哈齊雅也下到那裡去探望他。
17 站在依次勒耳堡壘上的守兵,見有耶胡的兵隊來到,就喊叫說:「我看見了一大隊人馬!」耶曷蘭下令說:「叫一個騎兵來,派他去探問他們說:都平安嗎﹖」
18 騎兵就去迎接耶胡說:「王問:都平安嗎﹖」耶胡答說:「平安不平安與你何幹﹖轉到我後面去!」守兵隨號報告說:「使者到了他們那裡,卻沒有回來。」
19 耶曷蘭又打發第二個騎兵去,這騎兵到了他們那裡說:「王問:都平安嗎﹖」耶胡答說:「平安不平安與你何干?轉到我後面去!
20 守兵隨後有報告說:他到了他們那裡,也沒有回來;那駕車法很像尼默史的孫子耶胡的駕駛法,駕得很狂猛。 」
21 耶曷蘭遂即吩咐說:「套車!」人就套好他的車。以色列王耶曷蘭和猶大王阿哈齊雅出來,各自上車,去迎接耶胡,在依次勒耳人納波特的莊田那裡,迎上了他。
22 耶曷蘭一見耶胡就問說:「耶胡!都平安嗎﹖」耶胡回答說:「你母親依則貝耳的淫行和妖術那樣多,還有什麼平安﹖」
23 耶曷蘭即刻轉車逃走,對阿哈齊雅說:「阿喝齊雅,他反了!」
24 耶胡用手拉弓,射中了耶曷蘭兩臂之間,箭從心窩穿出,耶曷蘭就倒在車上。
25 耶胡吩咐自己的侍衛彼德卡說:「將他抬起,丟在依次肋耳人納波特的莊田裡!你該記得:當我你二人一起駕車跟隨他父親阿哈佈時,上主即向他宣布了這個神諭:「
26 昨天我確實看見了納波特和他兒子們的血,上主的斷語;我必要在這塊田地里報复你,上主的斷語。所以現在,你要照上主的話,將他抬起,丟在這塊田地裡。 」
27 猶大王阿哈齊雅見了這事,就向貝特干逃去,耶胡追趕他,吩咐說:「也將他射殺在車上!」果然,在離依貝肋罕不遠的古爾山坡上,把他射傷;他逃到默基多,就死在那裡。
28 他的臣僕用車把他送到耶路撒冷,與祖先葬在達味城,他自己的墳墓裡。
29 阿哈齊雅登極為猶大王,是在阿哈布的兒子耶曷蘭在位第十一年。
30 當耶胡來到依次勒耳時,依則貝耳就听說了,遂畫眉梳頭,從窗戶往外眺望,
31 見耶胡進城門的時候,她便問說:「弒殺主上的齊默黎,你平安嗎﹖」
32 耶胡舉目看那窗戶說:「誰擁護我﹖誰﹖」有兩三個太監從窗戶裡往下看他。
33 耶胡說:「把她推下來!」他們便把她推下來,她的血濺在牆上和馬身上;馬在她身上踏過。
34 耶胡進去,吃喝完了,吩咐說:「你們去料理那可詛咒的女人,將她埋葬,因為她究竟是君王的女兒。」
35 但是,當他們去埋葬她時,只找到了她的頭蓋、腳和手掌,
36 遂回來告訴耶胡。耶胡說:「這正應驗了上主藉自己的僕人提市貝人厄里亞所說的話:在依次勒耳的莊田裡,狗要吞食依則貝耳的肉;
37 依則貝耳的屍首要成為依次勒耳田地裡的糞土,以致人不能說:這是依則貝耳。 」


第十章

1 阿哈布的子孫阿哈佈在撒瑪黎雅尚有七十個孫子,為此,耶胡寫信給撒瑪黎雅城中的首領、長老和阿哈布子孫的師保,說:「
2 你們主上的子孫,既然都同你們在一起,又有車馬、堅城和武器;那麼,這信一到你們手中,
3 你們就在你們主上的子孫中,選出一位最好最能幹的,坐上他父親的寶座,來為你們主上的家作戰。 」
4 但是,他們都很害怕說:「哎!兩位君王尚且不能抵抗他,我們又怎能抵抗﹖」
5 因此,家臣、市長、長老和師保,便派人去見耶胡說:「我們是你的僕人,凡你吩咐的,我們都必照辦。我們不選立任何人作王;你看著怎樣好,就怎樣辦罷!」
6 耶胡又給他們寫了第二封信:「如果你們擁護我,願聽從我的號令;那麼,明天這個時候,你們就帶著你們主上的子孫的頭,到依次勒耳來見我。」君王的七十個子孫,其時都教養在城中的官紳家中。
7 這封信一到,他們便將君王的七十個子孫全都殺了,把他們的頭放在籃子裡,送到依次勒耳耶胡那裡。
8 有使者來報告耶胡說:「他們將君王子孫的頭送來了。」耶胡即下令說:「將頭分成兩堆,放在城門口,直到明天早晨。」
9 第二天早晨,耶胡出來,站著對全民眾說:「你們都沒有罪。看,我背叛了我的主上,且殺了他,但是,這些人是誰殺的呢﹖
10 你們也知道上主的話,即上主論及阿哈布家所說的話,一句也沒有落空;上主藉他僕人厄里亞所說的話,都實現了。 」
11 然後,耶胡把阿哈布家在依次勒耳所剩下的人,所有的親屬、友人和司祭,全都殺了,一個也沒有留下。
12 以後,耶胡起程往撒瑪黎雅去了。途中經過牧人聚集地貝特厄刻得時,
13 遇見猶大王阿哈齊雅的兄弟,就問他們說:「你們是誰﹖」他們回答說:「我們是阿哈齊雅的兄弟,現在下去向君王和太后的兒子請安。」
14 耶胡遂下令說:「將他們活活捉住!」隨從就將他們活活捉住,在貝特厄刻得井旁把他們殺了,共計四十二人,一個也沒有留下。
15 耶胡從那裡起身前行,又遇見勒加布的兒子約納達布前來迎接他;耶胡向他請安,問他說:「你對我的心是否如同我對你的心那樣誠實?」約納達布答說:「是的」。耶胡說:「如果是這樣,請你伸出手來。」他就向耶胡伸過手去;耶胡就拉他上車,坐在自己身旁,
16 對他說:「你跟我來,看看我對天主是怎樣的熱誠。」於是叫他坐上他自己的車。
17 到了撒瑪黎雅,就照上主對厄里亞所說的話,將阿哈布家在撒瑪黎雅剩下的人,全都殺了。
18 耶胡召集了全國人民,對他們說:「阿哈布事奉巴耳不夠熱心,我耶胡要更熱心事奉他。
19 所以現在,你們去召集所有巴耳的先知,所有敬拜巴耳的人,和所有的司祭,都到我這裡來,一個也不要缺席,因為我要向巴耳奉獻大祭;誰缺席,誰就不能生存。 」這原是耶胡運用的詭計,想消滅所有敬拜巴耳的人。
20 耶胡下令說:「你們要為巴耳召開一個聖會!」他們就宣布召開。
21 耶胡派人走遍全以色列;凡敬百拜巴耳的人都來了,沒有一個缺席不來的;他們都進了巴耳廟,巴耳廟內全擠滿了人。
22 耶胡對管祭衣的人說:「為所有敬拜巴耳的人,拿出衣服來!」那人就給他們拿出衣服來。
23 耶胡和勒加布的兒子約納達布進了巴耳廟,對敬拜巴耳的人說:「你們要搜查看看,這裡不要有事奉雅威的人同你們在一起,只准敬拜巴耳的人。」
24 他們於是進去奉獻犧牲和全燔祭。耶胡預先在外已派定八十人,對他們說:「誰若讓我交於你們手中的一個人逃走,就要他以命抵命。」
25 全燔祭奉獻完畢,耶胡吩咐衛兵和軍官說:「你們進去擊殺,一個也不可叫他逃走!」衛兵和軍官便用刀擊殺了他們,把他們的屍體拋出,然後進入巴耳廟的內堂,
26 把巴耳廟內的神柱搬出來燒了,
27 推倒了巴耳偶像,拆毀了巴耳廟,使之成為一個廁所,直到今日。
28 '這樣,耶胡將巴耳從以色列中剷除了;
29 但他仍沒有離棄乃巴特的兒子雅洛貝罕使以色列陷於罪惡的罪:即那兩頭設在貝特耳和丹的金牛。
30 上主對耶胡說:「由於你好好執行了我視為義的事,照我心中所想的一切對待了阿哈布家,你的子孫要坐以色列的王位,直到第四代。」
31 但耶胡並沒有全心謹守遵行上主以色列天主的法律,沒有放棄雅洛貝罕使以色列陷於罪惡的罪。
32 那時,上主開始削弱以色列,哈匝耳也在四面邊境上攻擊以色列,
33 侵占了約旦河東基肋阿得全地,即加得人,勒烏本和默納協人的地方,從阿爾農河附近的阿洛厄爾城,直到基肋阿得和巴商。
34 耶胡其餘的事蹟,他的一切作為和武功,都記載在以色列列王實錄上。
35 耶胡與列祖同眠,人將他葬在撒瑪黎雅;他的兒子約阿哈次繼位為王。
36 耶胡在撒瑪黎雅作以色列王,凡二十八年。


第十一章

1 阿哈齊雅的母親阿塔里雅見自己的兒子已死,便起來消滅王室所有的後裔。
2 但約蘭王的女兒,阿哈齊雅的姊姊約舍巴,將阿哈齊雅的兒子約阿士,從被殺的王太子中偷了出來,把他和他的奶媽安置在寢室內,藏了起來,沒有讓阿塔里雅看見:這樣纔沒有被殺。
3 約阿士和他的奶媽,在上主的殿內隱藏了六年,當時由阿塔里雅主持國政。
4 第七年,約雅達派人將眾百夫長,加黎人隊長和衛隊長召來,領進上主的殿,與他們立約,在上主殿內起誓,然後引君王的兒子出來與他們相見,
5 同時吩咐他們說:「你們應這樣行事,在安息日進宮值班的三分之一,要照例守衛王宮,
6 另三分之一守衛穌爾門,另三分之一把守守衛者的後門;仍照舊值班守衛聖殿。
7 在安息日從上主殿內下班的兩隊,仍應在上主的殿內戒備,
8 各人要手裡拿著武器環繞君王。擅入防線的,即將他殺死;君王出入時,你們要緊隨不離。 」
9 百夫長就按照司祭約雅達所吩咐的一切去行,各自帶領在安息日值班,和在安息日下班的士兵,來見司祭約雅達。
10 司祭便將上主殿內屬達味王的刀槍和盾牌,交給了眾百夫長。
11 衛兵每人手持武器,自殿右至殿左,面對祭壇和聖殿,環立在君王四周;
12 然後引出太子來,給他加冕,將約書交給他,立他為王,給他傅油,在場民眾都鼓掌歡呼:「君王萬歲!」
13 阿塔里雅聽見民眾叫喊聲,就進上主的殿,到民眾前。
14 她一看,見君王照儀式站在高台上,官長和吹號角的,都站在君王兩旁,所有當地人民歡樂吹號;阿塔里雅就撕裂了自己的衣服,喊叫說:「反了,反了!」
15 約雅達司祭即吩咐帶領軍隊的眾百夫長說:「將她從行列中趕出去,凡跟隨她的,都用刀殺死。」原來司祭曾吩咐說:不可在上主的殿內殺她。
16 於是眾人捉住她;當她由馬門進入王宮時,就地將她殺了。
17 此後,約雅達使君王和人民與上主立約,作上主的人民;又使君王與人民立約。
18 然後,所有當地人民都到巴耳廟去,將廟拆毀,將祭壇推翻,將神像完全打碎,在祭台前斬了巴耳的司祭瑪堂。司祭約雅達又調派士兵把守上主的殿,
19 以後,率領眾百夫長、加黎人、衛兵和所有當地人民,請君王從上主的殿下來,經衛兵門進入王宮,請他坐在王位上。
20 全國人民都歡樂喜慶,京城也很平靜。至於阿塔里雅,已在王宮死在刀下。


第十二章

1 約阿士即位時,纔七歲;
2 他在耶胡第七年即位為王,在耶路撒冷作王凡四十年。他的母親名叫漆彼雅,是貝耳舍巴人。
3 約阿士在司祭約雅達教導他期間,行了上主視為正義的事,只是沒有廢除高丘,人民仍在高丘上焚香獻祭。
5 約阿士對司祭說:「凡人向上主的殿繳納作獻儀的錢,不論是人丁贖金,或樂意捐獻於上主殿中的錢,
6 司祭們都可以接收,每人也可向相識的人去勸捐;但司祭們應該修理聖殿需要修理的破壞之處。 」
7 但是,直到約阿士王第二十三年,司祭尚未修理聖殿的破壞之處。
8 於是約阿士王將約雅達大司祭和其它司祭召來,問他們說:「你們為什麼不修理聖殿破壞之處﹖現在你們不要再向相識的人收錢了;應把所有的錢交出,用來修理聖殿的破壞之處。」
9 司祭們就同意不再向人民收錢,也不再負責修理聖殿的破壞之處。
10 司祭約雅達於是拿來一個箱子,箱子上面開了一個口,安放在祭壇旁邊,即在上主聖殿入口的右邊,守門的司祭將所有獻於上主聖殿的銀錢,放入箱內。
11 幾時看見箱內的錢夠多了,君王的秘書和大司祭就上來,把錢倒出,數點上主殿內所有的銀錢。
12 他們將秤好了的錢,交給上主殿內間監工的管理員,由他們發給在上主殿內工作的木匠和建築工人,
13 泥水匠和石匠,或購買木料和鑿刻好的石頭,用來修補上主殿內的破壞之處;總之,用來作為修理聖殿的費用。
14 進獻於上主殿內的銀錢,並沒有用來製造上主殿內的銀盆、燭剪、盤子、號筒,或任何金銀器皿,
15 只是將銀錢交給工作人員,用來修理上主的殿。
16 也並不需要向那些經手收錢付給工人的人算賬,因為他們做事忠信可靠。
17 至於獻作贖過祭和贖罪祭的錢,不歸於上主的殿,全歸於司祭。
18 那時,阿蘭王哈匝耳上來攻打加特,也攻下了,準備進攻耶路撒冷。
19 猶大王約阿士就將他祖先猶大王約沙法特、約蘭和阿哈齊雅所奉獻的聖物,同他自己奉獻的聖物,以及上主聖殿和王宮的府庫內儲藏的金子,全部取出來,送給了阿蘭王哈匝耳;哈匝耳就離開了耶路撒冷。
20 約阿士其餘的事蹟,他行的一切,都記載在猶大列王實錄上。
21 約阿士的臣僕起來結黨謀反,在約阿士下到米羅宮時,將他殺死;
22 殺他的是他的臣僕史默阿特的兒子約匝加爾和芍默爾的兒子約匝巴得。他死後,人將他葬在達味城,與祖先埋在一起;他的兒子阿瑪責雅繼位為王。


第十三章

1 猶大王阿哈齊雅的兒子約阿士二十三年,耶胡的兒子約阿哈次在撒瑪黎雅登極作以色列王,在位凡十七年。
2 他行了上主視為惡的事,隨從了乃巴特的兒子雅洛貝罕使以色列陷於罪惡的罪,始終沒有離開;
3 因此,上主向以色列大發忿怒,使他們不斷處於阿蘭王哈匝耳和哈匝耳的兒子本哈達得的權下。
4 約阿哈次便求上主開恩,上主俯聽了他,因為他看見以色列實在遭受阿蘭王的迫害。
5 上主就賜給以色列一位拯救者,救他們脫離阿蘭的權下,使以色列子民像從前一樣,安居樂業。
6 但是,他們仍不離開雅洛貝罕家使以色列陷於罪惡的罪,始終走這條路,並且在撒瑪黎雅還是供著阿舍辣。
7 因此,上主沒有給約阿哈次留下什麼軍隊,只留下了五十騎兵,十輛車和一萬步兵;因為阿蘭王消滅了他們,使他們如同遭人踐踏的塵土。
8 約阿哈次其餘的事蹟,他的偉大作為和他的英勇,都記載在以色列列王實錄上。
9 約阿哈次與先祖同眠,葬在撒瑪黎雅;他的兒子耶曷阿士繼位為王。
10 猶大王約阿士三十七年,約阿哈次的兒子耶曷阿士在撒瑪黎雅登極作以色列王,在位凡十六年;
11 他行了上主視為惡的事,沒有離開乃巴特的兒子雅洛貝罕使以色列陷於罪惡的罪,始終走了這條路。
12 耶曷阿士其餘的事蹟,他行的一切,以及他與猶大王阿瑪責雅交戰時所表現的英勇,都記載在以色列列王實錄上。
13 耶曷阿士與列祖同眠,雅洛貝罕坐上了他的王位;耶曷阿士與以色列列王同葬在撒瑪黎雅。
14 那時,厄裡叟患了不治之症,以色列王耶曷阿士下來看他,伏在他面上哭說:「我父,我父!以色列的戰車,以色列的駿馬!」
15 厄裡叟對他說:「你取弓箭來!」他就取了弓箭來,
16 先知吩咐王說:「將你的手放在弓上!」他就把手放在弓箭上;厄裡叟把自己的手按在君王的手上,
17 說「你打開朝東的窗戶。」他就打開了。厄裡叟吩咐說:「射箭!」他就射了箭。厄裡叟說:「這是上主勝利的一箭;是戰胜阿蘭的一箭;你要在阿費克打敗阿蘭,直到將他消滅。」
18 厄裡叟又說:「你另取幾枝箭來。」他就取了來;先知對王說:「你向地射擊!」他射擊三次,就停止了。
19 天主的人向他發怒說:「你該射擊五次或六次,纔能完全打敗阿蘭,直到將她消滅。但是現在,你只能三次擊敗阿蘭。」
20 厄裡叟死了,人安葬了他。第二年春,有一群摩阿布游擊隊來犯國土,
21 那時有人正去埋葬一個死人,忽然看見這群游擊隊,便將死人拋在厄裡叟的墳墓裡走了。那個死人一接觸到厄裡叟的骨骸,就復活站起來。
22 約阿哈次年間,阿蘭王哈匝耳常是壓迫以色列人,
23 但上主因了同亞巴郎、依撒格和雅各伯所立的盟約,恩待、憐憫、眷顧了以色列人,不願加以消滅,所以沒有將他們從自己面前拋棄。
24 阿蘭王哈匝耳死後,他的兒子本哈達得繼位為王。
25 約阿哈次的兒子耶曷阿士從哈匝耳的兒子本哈達得手中,又奪回了他父親約阿哈次在戰爭中所失去的城市;耶曷阿士三次擊敗了他,收復了以色列失去的城市。


第十四章

1 以色列王約阿哈次的兒子耶曷阿士二年,約阿士的兒子阿瑪責雅登極為猶大王。
2 他登極時二十五歲,在耶路撒冷作王,凡二十九年;他的母親名叫約阿當,是耶路撒冷人。
3 他行了上主視為正義的事,只是不如他的祖先達味,事事仿效他父親約阿士,
4 仍然沒有廢除高丘,人民仍在高丘上焚香獻祭。
5 及至王權已掌握在他手中之後,即將弒殺他父王的那些臣僕殺掉;
6 但沒有處死兇手們的子女,因為照梅瑟法律書上的記載,上主曾吩咐說:「不可為兒子的罪處死父親,亦不可為父親的罪處死兒子;每人只應因自己的罪而死。」
7 阿瑪責雅在鹽谷擊殺了一萬厄東人,一戰而攻占了色拉,改名叫約刻特耳,直到今日。猶大向以色列宣戰。
8 那時,阿瑪責雅派遣使者去見以色列王耶胡的孫子,約阿哈次的兒子耶曷阿士說:「來,讓我們見個高低!」
9 以色列王耶曷阿士派人去對猶大王阿瑪責雅說:「黎巴嫩的荊棘派使者對黎巴嫩的香柏說:將你的女兒嫁給我的兒子為妻!然而有一隻黎巴嫩的野獸經過,將這棵荊棘踐踏了。
10 你打敗了厄東,就心高氣傲嗎﹖你安居家中引以為榮好了,又何必惹禍,使你和猶大一同喪亡﹖ 」
11 但是,阿瑪責雅不肯聽從,於是以色列王耶曷阿士就上來,在猶大的貝特舍默士與猶大王阿瑪責雅相見了。
12 猶大為以色列擊敗,各自逃回帳幕去了。
13 以色列王耶曷阿士在貝特舍默士生擒了阿哈齊雅的孫子,約阿士的兒子猶大王阿瑪責雅,帶到耶路撒冷,將耶路撒冷的城牆,從厄弗辣因門到「角門,」拆了一個缺口,共四百肘;
14 又將上主殿內和王宮府庫裡所有的金銀和一切器皿,都拿了去,並帶了人質回撒瑪黎雅。
15 耶曷阿士所行的其它事蹟,及他與猶大王阿瑪責雅交戰時所表現的英勇,都記載在以色列列王實錄上。
16 耶曷阿士與列祖同眠,與以色列列王同葬在撒瑪黎雅。他的兒子雅洛貝罕繼位為王。
17 以色列王約阿哈次的兒子耶曷阿士死後,猶大王約阿士的兒子阿瑪責雅,還活了十五年。
18 阿瑪責雅其餘的事蹟,都記載在猶大列王實錄上。
19 在耶路撒冷有人結黨反抗他,他即逃往拉基士,但是叛黨派人追到拉基士,在那裡將他殺死,
20 將屍體用馬馱回,葬在耶路撒冷達味城,與他的祖先埋在一起。
21 全猶大人民遂選立了十六歲的阿匝黎雅,繼他父親阿瑪責雅為王。
22 在阿瑪責雅王與他的祖先同眠以後,阿匝黎雅將厄拉特收回仍歸猶大,加以重建。
23 猶大王約阿士的兒子阿瑪責雅十五年,以色列王耶曷阿士的兒子雅洛貝罕,在撒瑪黎雅登極為王,在位凡四十一年。
24 他行了上主視為惡的事,沒有離開乃巴特的兒子雅洛貝罕,使以色列陷於罪惡的種種罪惡。
25 他收復了以色列邊境的疆域,從哈瑪特渡口直到阿辣巴海,正如上主以色列的天主,藉他僕人加特赫斐爾人阿米泰的兒子約納所說的話。
26 因為上主看見了以色列遭受壓迫,極其痛苦;無論是自由的或不自由的,都沒有了;也沒有人援助以色列。
27 然而上主並沒有意思,要從天下除去以色列的名字,因此,藉耶曷阿士的兒子雅洛貝罕拯救了他們。
28 雅洛貝罕其餘的事蹟,他行的一切,他交戰時的英勇,以及他如何的攻下了大馬士革和收復了哈瑪特重歸於以色列,都記載在以色列列王實錄上。
29 雅洛貝罕與祖先以色列列王同眠後,他的兒子則加黎雅繼位為王。


第十五章

1 以色列王雅洛貝罕二十七年,阿瑪責雅的兒子阿匝黎雅登極為猶大王。
2 他登極時十六歲,在耶路撒冷作王凡五十二年;他母親名叫耶苛里雅,是耶路撒冷人。
3 阿匝黎雅行了上主視為正義的事,完全像他父親阿瑪責雅所行的一樣,
4 只是高丘仍沒有廢除,人民仍在高丘上焚香獻祭。
5 上主打擊了君王,君王即患了癩病,直到他死的那一天,獨自住在一所王宮裡。那時,君王的兒子約堂代理朝事,統治國家的百姓。
6 阿匝黎雅其餘的事蹟,他行的一切,都記載在猶大列王實錄上。
7 阿匝黎雅與祖先同眠,與祖先同葬在達味城;他的兒子約堂繼位為王。
8 猶大王阿匝黎雅三十八年,雅洛貝罕的兒子則加黎雅在撒瑪黎雅登極為以色列王,在位六個月;
9 他行了上主視為惡的事,像他的祖先所行的一樣,沒有離開乃巴特的兒子雅洛貝罕,使以色列陷於罪惡的罪。
10 雅貝士的兒子沙隆結黨反叛他,在依貝肋罕殺了他,篡位為王。
11 則加黎雅其餘的事蹟都記載在以色列列王實錄上。
12 這正應驗了上主對耶胡所說的話:「你的子孫要坐以色列王位,直到第四代。」
13 猶大王烏齊雅三十九年,雅貝士的兒子沙隆登極為王,在撒瑪黎雅作王一個月。
14 那時加狄的兒子默納恆從提爾匝來到撒瑪黎雅,在撒瑪黎雅殺了雅貝士的兒子沙隆,篡位為王。
15 沙隆其餘的事蹟和他如何結黨謀反,都記載在以色列列王實錄上。
16 以後,默納恆從提爾匝出發攻打塔普亞,又攻打其四境,因為人沒有給他開城門,所以攻破以後,屠殺了城中所有的人,剖開了所有的孕婦。
17 猶大王阿匝黎雅三十九年,加狄的兒子默納恆登極為以色列王,在撒瑪黎雅作王十年,
18 行了上主視為惡的事,在他有生之日,始終沒有離開乃巴特的兒子雅洛貝罕,使以色列陷於罪惡的罪。
19 那時,亞述王普耳前來犯境,默納恆就送給了普耳一千「塔冷通」銀子,要求他扶持自己,鞏固自己的王權。
20 默納恆向以色列所有富豪徵收銀子,每人應繳納五十「協刻耳,」為進獻給亞述王。亞述王於是回去了,沒有在境內停留。
21 默納恆其餘的事蹟,他行的一切,都記載在以色列列王實錄上。
22 默納恆與祖先同眠後,他的兒子培卡希雅繼位為王。
23 猶大王阿匝黎雅五十年,默納恆的兒子培卡希雅登極為以色列王,在撒瑪黎雅作王兩年。
24 他行了上主視為惡的事,沒有離開乃巴特的兒子雅洛貝罕,使以色列陷於罪惡的種種罪惡。
25 他的軍官,勒瑪里雅的兒子培卡黑結黨反叛他,同阿爾哥布和阿黎厄,以及與他同謀的五十個基肋阿得人,在撒瑪黎雅王宮的堡壘內,將他殺死,篡位為王。
26 培卡希雅其餘的事蹟,他行的一切,都記載在以色列列王實錄上。
27 猶大王阿匝黎雅五十二年,勒瑪里雅的兒子培卡黑登極為以色列王,在撒瑪黎雅作王凡二十年。
28 他行了上主視為惡的事,沒有離開乃巴特的兒子雅洛貝罕,使以色列陷於罪惡的種種罪惡。
29 以色列王培卡黑在位時,亞述王提革拉特丕肋色爾前來,侵占了依雍、阿貝耳貝特瑪阿加、雅諾亞、刻德士、哈祚爾、基肋阿得、加里肋亞和納斐塔里全地;並將這些地方的居民都擄往亞述。
30 烏齊雅的兒子約堂二十年,厄拉的兒子曷舍亞結黨反叛勒瑪里雅的兒子培卡黑,殺了他,篡位為王。
31 培卡黑其餘的事蹟,他行的一切,都記載在以色列列王實錄上。
32 以色列王勒瑪里雅的兒子培卡黑二年,烏齊雅的兒子約堂登極為猶大王。
33 他登極時二十五歲,在耶路撒冷作王凡十六年;他的母親名叫耶魯沙,是匝多克的女兒。
34 約堂行了上主視為正義的事完全像他父親烏齊雅所行的一樣,
35 只是高丘仍沒有廢除,人民仍在高丘上焚香獻祭;他建築了上主聖殿的北門。
36 約堂其餘的事蹟,他行的一切,都記載在猶大列王實錄上。
37 那時,上主已開始派阿蘭王勒斤和勒瑪里雅的兒子培卡黑來攻打猶大。
38 約堂與祖先同眠,與祖先同葬在他祖先達味城內;他的兒子阿哈次繼位為王。


第十六章

1 勒瑪里雅的兒子培卡黑十七年,約堂的兒子阿哈次登極為猶大王。
2 他登極時年二十歲,在耶路撒冷作王十六年。他沒有像他祖先達味一樣,行了上主視他的天主視為正義的事,
3 卻走了以色列王的路,仿效上主從以色列子民面前趕走的異民的醜惡之事,令自己的兒女經火獻神,
4 又在高處丘嶺和綠樹下,焚香獻祭。
5 那時,阿蘭王勒斤和以色列王勒瑪里雅的兒子培卡黑前來進攻耶路撒冷,圍困阿哈次,卻不能取勝。
6 就在這時,厄東王收回厄拉特重歸厄東,將猶大人從厄拉特趕走;厄東人進入厄拉特,住在那裡直到今日。
7 阿哈次派使者去見亞述王提革拉特丕肋色爾說:「我是你的僕人,你的兒子,請你上來救我脫離阿蘭王和以色列王的手,因為他們來攻打我」
8 阿哈次拿出上主殿內和王宮府庫內貯藏的金銀來,送給亞述王作為禮品。
9 亞述王遂聽從了他的要求,立即前去進攻大馬士革,佔領了那城,將那裡的居民擄往克爾,殺了勒斤。
10 阿哈次曾去大馬士革,會見亞述王提革拉特丕肋色爾,他看見了大馬士革的祭壇,就給司祭烏黎雅送去了那座祭壇的圖案模型,和詳盡的製造法。
11 烏黎雅司祭完全照樣依照阿哈次王從大馬士革送來的祭壇式樣,建築了一座祭壇;烏黎雅司祭就在阿哈次王從大馬士革回來以前,完全照樣造好。
12 君王從大馬士革回來,看見那座祭壇,就近前上去,
13 奉獻了他的全燔祭和素祭,行了奠祭,將和平祭的血灑在祭壇上。
14 然後將上主面前的銅祭壇,從殿的前面,即從新祭壇和上主之殿的中間搬出來,放在祭壇的北邊。
15 阿哈次王吩咐司祭烏黎雅說:「你應在這大祭壇上焚燒早晨的全燔祭,晚上的素祭,君王的全燔祭和素祭,地方上全體人民的全燔祭、素祭和奠祭;全燔祭的血和各種犧牲的血,你也應灑在這祭壇上;至於這銅祭壇,讓我再加考慮」。
16 司祭烏黎雅就照阿哈次所吩咐的一切做了。
17 後來,阿哈次王又拆毀了盆座上的鑲板,挪去了座上的銅盆,將銅牛上的銅海搬下,放在石舖的地上。
18 此外,為了亞述王的緣故,又拆除了在殿內建造的寶座,和君王從外面來到上主殿內的外門。
19 阿哈次其餘的事蹟,他行的一切都記載在猶大列王實錄上。
20 阿哈次與祖先同眠,與祖先同葬在達味城;他的兒子希則克雅繼位為王。


第十七章

1 猷大王阿哈次十二年,厄拉的儿子曷舍亚在撒玛黎雅登极为以色列王,在位凡九年。
2 他行了上主视为恶的事,但不像他以前的以色列列王。
3 亚述王沙耳玛乃色上来攻打曷舍亚,他便向亚述王称臣纳贡。
4 后来亚述王发觉曷舍亚企图造反。原来曷舍亚曾派使者去见埃及王索阿,就不再向亚述王每年纳贡,所以亚述王将他拘捕,囚在监里。
5 随后,亚述王进军侵入全国,直逼撒玛黎雅,围攻了三年。
6 曷舍亚九年,亚述王攻陷了撒玛黎雅,把以色列人掳往亚述,把他们安置在哈拉黑和靠近哥仓河的哈波尔,以及玛待各城。
7 这是因为以色列子民犯罪,得罪了领他们离开埃及地,摆脱埃及王法郎之手的上主,他们的天主,而去敬拜了别的神,
8 随从了上主由以色列子民面前,所驱逐的异民的习俗,和以色列列王所规定的律例。
9 以色列子民作了不义的事,得罪了上主他们的天主:在他们所有的城中,从守望台直到设防的城,到处建有高丘;
10 在各高岗上,在所有的绿树下,竖有石柱和木偶;
11 在高丘上,依照上主从他们面前所驱逐的异民的习俗,焚香献祭,作恶激怒上主;
12 又敬拜偶像,虽然天主曾明明吩咐他们说:你们不可行这样的事!
13 上主曾借众先知和先见者警告以色列和犹大说:「你们应离弃你们的邪道,按照我给你们祖先所规定的,借我的仆人,众先知给你们传授的一切法律,遵守我的诫命和我的法令。」
14 他们却不听从,如同他们的祖先一样执拗,不肯相信上主他们的天主,
15 拒绝了上主的法律和他与他们祖先所订立的盟约,以及对他们所发出的警告;随从他们四周上主曾命令他们不可效法的异民,追求虚无,自己成为虚无;
16 拋弃了上主他们天主的一切命令,为自己铸造神像,即两个牛犊,制造木偶,敬拜天上万象,事奉巴耳,
17 使儿女经火献神,行占卜和法术,出卖自己,行上主视为恶的事,激怒上主;
18 因此,上主对以色列大发愤怒,将他们从自己面前赶走,只留下了犹大支派。
19 但是,犹大也没有遵守上主,他们天主的命令,反而也随从了以色列所行的习俗。
20 为此,上主拋弃了以色列所有的后裔,使他们受压迫,任人宰割,终于将他们从自己面前赶走。
21 的确,自从上主使以色列与达味家分裂以后,以色列便立了乃巴特的儿子雅洛贝罕为王;雅洛贝罕即引以色列远离了上主,使他们陷于重罪。
22 以色列子民遂追随雅洛贝罕所犯的一切罪恶,始终没有离开,
23 直到上主将以色列从自己面前赶走,正如上主藉自己的仆人众先知所说的话。因此,以色列由本国被掳往亚述,直到今日。
24 亚术王从巴比伦、雇特、阿瓦、哈玛特和色法瓦因徙置一些人民,住在撒玛黎雅各城,以代替以色列人;这些人占据了撒玛黎雅,就住在各城内。
25 他们起初住在那里的时候,因为不敬畏上主,所以上主打发狮子来,咬死了他们一些人。
26 有人报告亚述王说:「你在撒玛黎雅各城徙置的人民,不知敬拜土神的礼仪,因此那神打发狮子来咬死了他们一些人,因为他们不知敬拜土神的礼仪。」
27 亚述王于是下令说:「你们叫一个从撒玛黎雅掳来的司祭回去,住在那里,教给他们敬拜土神的礼仪。」
28 于是,有一个从撒玛黎雅掳去的司祭回来,住在贝特耳,教给他们该怎么敬拜雅威。
29 虽然如此,各个民族仍然制造自己的神,供在撒玛黎雅人所建筑的高丘上的庙宇中;各个民族在自己所住的城内,供着自己的神。
30 巴比伦人制造了稣苛特贝诺特,雇特人制造了乃尔加耳,哈玛特人制造了阿史玛,
31 阿瓦人制造了尼贝哈次和塔尔塔克,色法瓦因人使儿女经火,献于色法瓦因的神阿德辣默肋客和阿纳默肋客;
32 同时他们也敬拜上主,从自己中间选派一些人作高丘上的司祭,在高丘上的庙宇内自己献祭。
33 这样,他们也敬拜上主,也奉事自己的神,从那一国徙置来的,就照那一国的礼仪。
34 直到今日,他们仍然依照先前的礼仪而行。雅各伯──上主给他改名为以色列──的子孙,也不全心敬畏上主,也不按照上主给他们所立的条例、礼仪、法律和诫命而行。
35 上主曾与他们立约,吩咐他们说:「你们不可敬拜别的神,也不可跪拜,也不可事奉,也不可向他们献祭;
36 只应敬拜那以强力和伸展的手臂,领你们离开埃地的上主,只应向他跪拜,向他献祭。
37 我为你们写定的条例、礼仪、法律和诫命,要时常谨守遵行,不可敬拜别的神。
38 我与你们立的盟约,不要忘记,也不要敬拜别的神,
39 只应敬拜上主你们的天主,他必拯救你们脱离你们一切仇敌的权势。」
40 然而,他们不听,仍然依照他们先前的礼仪而行。
41 这样,这些人民敬拜上主,又事奉他们的雕像;他们的子子孙孙也是如此:祖先怎样行,子孙也怎样行,直到今日。


第十八章

1 以色列王厄拉的兒子曷舍亞三年,阿哈次的兒子希則克雅登基為猶大王。
2 他登極時年二十五歲,在耶路撒冷作王凡二十九年;他的母親名阿彼雅,是則加黎雅的女兒。
3 希則克雅行了上主視為正義的事,完全像他祖先達味所行的一樣;
4 他廢除了高丘,毀壞了石柱,砍倒了木偶,打碎了梅瑟所製造的銅蛇,因為直到那時,以色列子民仍向銅蛇焚香,稱為乃胡市堂。
5 他信賴上主以色列的天主;在他前後的猶大列王中,沒有一個可與他相比的。
6 他依靠上主,緊隨不離,謹守上主頒給梅瑟的誡命。
7 因此,上主與他同在,他無論作什麼,必都順利,且擺脫了亞述王的羈絆,不再作他的藩屬;
8 又擊敗了培肋舍特人,直追到迦薩,佔領了他們的土地,攻取了守望台和堅城。
9 希則克雅王四年,即以色列王厄拉的兒子曷舍亞七年,亞述王沙耳瑪乃色來進攻撒瑪黎雅,圍困了這城;
10 三年年底攻下,即希則克雅王六年,以色列王曷舍亞九年,撒瑪黎雅失陷。
11 亞述王遂將以色列人擄往亞述,徙置在哈拉黑和靠近哥倉河的哈波爾,以及瑪待各城內。
12 這是因為他們沒有聽從上主,他們天主的聲音,違反了他的盟約:凡上主的僕人梅瑟所吩咐的,他們一概沒有聽從,也沒有遵行。
13 希則克雅王十四年,亞述王散乃黑黎布前來進攻猶大的一切堅城,都佔領了。
14 猶大王希則克雅於是派遣使者,到拉基士去見亞述王說:「我錯了,請你退兵;凡你向我提出的條件,我都接受。」於是亞述王限令猶大王希則克雅繳納三百「塔冷通」銀子,三十「塔冷通」金子。
15 希則克雅只得把上主殿內,和王宮府庫所有的銀子都交出來。
16 同時,猶大王希則克雅將上主殿宇門上的金子和他自己包鑲在門柱上的金子都剝下來,交給了亞述王。
17 亞述王從拉基士打發元帥、衛隊長和大將軍率領大軍到耶路撒冷去見希則克雅。他們就上到耶路撒冷,一來到,就站在上池的水溝旁,漂布田間的大路上,
18 求見君王。希耳克雅的兒子厄里雅金家宰,舍布納書記和阿撒夫的兒子約阿黑史官,出來迎接他們。
19 大將軍對他們說:「你們去告訴希則克雅說:大王,亞述王這樣說:你所依靠的,算得什麼依靠﹖
20 你想空口說話,就是戰略和戰鬥的力量嗎﹖如今你靠誰來背叛我﹖
21 我現在你看,你依靠的埃及是一根破裂的蘆杖;誰依靠這杖,它就刺傷誰的手,且把手刺透;埃及王法郎對所有依靠他的人,就是這樣。
22 假使你們對我說:我們依靠雅威我們的天主,希則克雅豈不是曾推翻他的高丘和祭壇,且對猶大和耶路撒冷說:你們只應在耶路撒冷的這祭壇前朝拜﹖
23 如今你可與我的主上亞述王打賭:我給你兩千匹馬,你是否能給這些馬配上騎兵﹖
24 若不能,你怎敢拒絕我主上最小僕人中的一個軍長,而去依靠埃及的戰車和騎兵﹖
25 現在,我上來攻打毀滅這地,難道不是雅威的意思嗎﹖雅威曾對我說:你上去攻打這地,加以毀滅! 」
26 希耳克雅的兒子厄里雅金、舍布納和約阿黑對大將軍說:「請你對你的僕人說阿剌美話,因為我們都懂;你不要對我們說猶太話,因為城牆上的百姓能聽到。」
27 大將軍回答說:「難道我的主上打發我來,只對你的主上和你講這些話,而不是對那些坐在城牆上,和你們一樣該吃自己的糞,喝自己的尿的人,講這些話嗎﹖」
28 大將軍於是站起來,仍用猶太話大聲喊說:「你們聽大王亞述王的話罷!
29 大王這樣說:你們別上希則克雅的當,他決不能拯救你們脫離我的手;
30 也不要讓希則克雅使你們依靠雅威說:雅威必會拯救我們,這城決不會落在亞述王的手中。
31 千萬別聽信希則克雅!原來亞述王曾這樣說:你們要與我和好,出來歸順我,各人就可以吃自己的葡萄和無花果,各人也可以喝自己井裡的水,
32 直到我來領你們到一個與你們本國一樣的地方去,一個有五穀和新酒的地方,一個有食糧和葡萄樹的地方,一個產橄欖油和蜂蜜的地方,叫你們生活下去,而不至於死亡。千萬別聽信希則克雅,因為他欺騙你們說:雅威必拯救我們。
33 萬國的神中,有那一個由亞述王手中,拯救了自己的國土﹖
34 哈瑪特和阿帕得的神在那裡﹖色法瓦因、赫納和依瓦的神在那裡﹖撒瑪黎雅地的神在那裡﹖難道他們從我手中拯救了撒瑪黎雅﹖
35 在這地域中的神,有那一個由我手中救出了自己的國土﹖難道雅威就能由我手中拯救耶路撒冷嗎﹖ 」
36 人都不作聲,一句話都沒有回答他,因為君王有命,不要回答他。當下希耳克雅的兒子厄里雅金家宰、舍布納書記和阿撒夫的兒子約阿黑史官,撕裂了自己的衣服,來見希則克雅,將那將軍的話全部告訴了他。


第十九章

1 希則克雅王一聽這話,就撕破了自己的衣服,穿上苦衣,走進了上主的殿;
2 然後打發厄里雅金家宰,舍布納書記和幾位老司祭,穿著苦衣,去見阿摩茲的兒子依撒意亞先知,
3 對他說:「希則克雅這樣說:今天是受苦難,受責罰,受侮辱的日子。因為嬰兒到了要出生的時候,卻沒有產生的力量。
4 但願上主你的天主聽到那大將軍的一切話,就是他的主上亞述王打發他來,辱罵永生的天主所說的話!願上主你的天主聽了那些話而加以懲罰!所以請你為剩下的遺民舉行祈禱罷! 」
5 希則克雅王的臣僕來到了依撒意亞前,
6 依撒意亞就對他們說:「你們要這樣對你們的主上說:上主這樣說:你聽到亞述王的僕人們辱罵我的話,不要害怕!
7 我必叫他感到一種怕情,使他一聽到某種消息,就返回本國;我要使他在本國內喪身刀下。 」
8 大將軍回去時,正遇見亞述王去攻打里貝納。原來他已聽說君王離開了拉基士。
9 那時,散乃黑黎布聽人說:僱士王提爾哈卡出來攻打他,就再派使者去見希則克雅,並吩咐說:「
10 你們要這樣對猶大王希則克雅說:不要讓你所依靠的天主哄騙你說:耶路撒冷決不會落在亞述王手中!
11 你必聽說過亞述的列王對各國所行的事,將各國完全消滅了。你還能有救嗎﹖
12 我的祖先所消滅的各民族,如哥倉、哈郎、勒責夫、以及在特拉撒爾的厄登子民,他們的神又何曾救了他們﹖
13 哈瑪特王,阿帕得王,色法瓦因城的王,赫納王和依瓦王,他們現今都在那裡﹖ 」
14 希則克雅從使者中接過信來,念了以後,就走進上主的殿,將那封信在上主面前展開,
15 然後,希則克雅懇求上主說:「上主,坐在革魯賓上面的以色列的天主!惟獨你是地上萬國的天主,你創造了天地。
16 上主,請你側耳傾聽!上主,求你睜眼垂視,細聽那打發使者辱罵永生天主的散乃黑黎布的話。
17 上主,的確,亞述王曾毀滅了所有的民族和他們的國家,
18 將他們的神像投入火中,因為它們不是神,只是人手造成的木石的作品,所以能被消滅。
19 但是現今,上主我們的天主,求你拯救我們脫離他的手,使地上萬國都知道:惟獨你是上主,天主! 」
20 那時,阿摩茲的兒子依撒意亞打發人去見希則克雅說:「上主以色列的天主這樣說:你既然論亞述王散乃黑黎布向我懇求,我已經俯聽了你。
21 這就是上主論他所說的話:熙雍的貞女輕視你,嘲笑你;耶路撒冷的女子在你背後搖頭。
22 你所辱罵,所詛咒的是誰﹖你提高聲音,仰起眼睛攻擊的是誰﹖是攻擊以色列的聖者。
23 你藉你的使者辱罵了吾主,你說:我用我大批的車輛,登上了叢山的極峰,到黎巴嫩的絕頂,砍伐了其中最高的香柏,最好的青松;衝入了它的最深處,走進了果木的林園。
24 我掘了井喝了外邦的水,用我的腳掌踏乾了埃及所有的河川。
25 難道你沒有聽說嗎﹖很久以前我所計劃的,昔日我所決定的,現在我就在實現,叫你毀壞堅城,化為廢墟,
26 使城中的居民軟弱無力,驚慌失措,有如田野的青草,有如青綠的嫩苗,有如屋頂被東風吹焦的小草。
27 但是,你或起或坐,或出或入,我都知道,
28 因為你對我的暴怒,和你的狂囂已達到我的耳鼓,所以我要把環子穿在你的鼻子上,把轡頭套在你的嘴上,從你來的路上將你牽回去。
29 這是給你的記號:今年你們要吃自然所生的,明年仍要吃自然所生的,第三年你們就要播種收割,栽種葡萄園,吃園中的果實。
30 猶大家的遺民,仍要向下生根,往上結實,
31 因為剩餘的人將由耶路撒冷而出,逃脫的人將由熙雍山而來:萬軍上主的熱誠必要成就這事。
32 為此,上主問亞述王這樣說:他決不會進入這城,決不會向這城放射一箭,決不會持盾臨於城下,也決不會起造土堆攻城。
33 他必要由來路回去,決不能進入這城:上主的斷語。
34 為了我自己,為了我的僕人達味,我必要保護拯救這城。 」
35 當天夜裡,上主的使者出來,在亞述營裡殺了十八萬五千人。清晨人們起來,看見遍地都是死屍。
36 亞述王散乃黑黎佈於是拔營,起程回國,住在尼尼微。
37 一日,他在自己的神尼色洛客廟內叩拜的時候,他的兒子阿德辣默肋客和沙勒責爾用劍刺殺了他,然後逃往阿辣辣特地方去了;他的兒子厄撒哈冬繼位為王。


第二十章

1 在那些日子內,希則克雅患病垂危,阿摩茲的兒子依撒意亞來看他,對他說:「上主這樣說:快料理你的家務,因為你快要死,不能久活了。」
2 希則克雅就轉面向牆,懇求上主說:「
3 上主,求你記憶我如何懷著忠誠齊全的心,在你面前行走;如何作了你視為正義的事。 」然後希則克雅放聲大哭。
4 依撒意亞出來,還沒有走到中院,上主的話傳於他說:「
5 你回去,告訴我人民的領袖希則克雅說:上主,你祖先達味的天主這樣說:我聽見了你的祈禱,見到了你的眼淚。看,我必要治好你,第三天你就能上上主的殿。
6 我要在你的壽數上多加十五年,且由亞述王手中拯救你和這座城;為了我自己和我的僕人達味,我必保護這座城。 」
7 依撒意亞遂吩咐說:「拿一塊無花果餅來。」人就拿來,貼在瘡口上;君王就好了。
8 希則克雅對依撒意亞說:「有什麼徵兆,上主要治好我,第三天我就能上上主的殿﹖」
9 依撒意亞回答說:「這就是上主給你的徵兆,上主必實踐他所說的話:你要日影向前進十度,還是要往後退十度﹖」
10 希則克雅答說:「日影向前進十度太容易,我不要;我要日影倒退十度。 」
11 先知依撒意亞呼求上主,上主就使射在阿哈次日晷上的日影倒退了十度。
12 那時,巴比倫王巴拉丹的兒子默洛達客捌拉丹派人來見希則克雅,呈上書信和禮物,因為他聽說希則克雅患病又好了。
13 希則克雅非常高興,就叫使者參觀自己的寶庫、金銀、香料、珍膏和武器庫,以及他府庫內所有的財寶:凡他宮中和全國內所有的,希則克雅沒有一樣不叫他們不看的。
14 依撒意亞先知遂來見希則克雅,對他說:「這些人說了什麼﹖他們是從什麼地方到你這裡來的﹖」希則克雅回答說:「他們是從遠方,從巴比倫來的。」
15 先知又問說:「他們在你宮中看見了什麼﹖」希則克雅回答說:「凡我宮中所有的,他們都看了;凡我府庫內所有的,沒有一樣我不叫他們不看的。」
16 依撒意亞遂對希則克雅說:「你聽上主的話罷!
17 日子要到,凡你宮中所有的,及你祖先直到今日所積蓄的,都要被帶到巴比倫去,什麼也不會留下:上主說。
18 此外,由你所出,即你所生的子孫中也有一些要被擄去,在巴比倫王宮內充當太監。
19 希則克雅對依撒意亞說:「你所說的上主的話是合理的!」繼而說:「惟願我有生之日有平安,有安全!」
20 希則克雅其餘的事蹟,他的英勇和他怎樣鑿池築溝,引水入城的事,都記載在猶大列王實錄上。
21 希則克雅與他的列祖同眠,他的兒子默納舍繼位為王。


第二十一章

1 默纳舍登极时才十二岁,在耶咯撒冷做王五十五年,他的母亲名叫赫斐漆巴。
2 他行了上主视为恶的事,仿效上主从以色列子民前所驱逐的异民所行的可耻之事,
3 重建了他父亲希则克雅所拆毁的高丘,为巴耳建立了祭坛,制造了木偶,像以色列王阿哈布所作的一样,且崇拜敬奉天上的万象,
4 虽然上主曾指着圣殿说过:「我要将我的名立在耶路撒冷。」但他仍在上主的殿内建立了一些祭坛,
5 又在上主殿宇的两庭院内,为天上万像建立了祭坛;
6 使自己的儿子经火献神,行占卜邪术,立招魂师和术士,不断行上主视为恶的事,惹上主发怒。
7 他又将自己制造的阿舍辣雕像,安放在上主的殿内,虽然上主论及这殿曾对达味的儿子撒罗满说:「我要在这殿内,和我在以色列各支派所选出的耶路撒冷立我的名,直到永远;
8 只要以色列谨守遵行我所吩咐他们的一切,及我仆人梅瑟所吩咐他们的一切法律,我决不再使以色列人的脚,离开我赐与他们祖先的土地。」
9 但是,他们却不听从,甚至默纳舍诱惑他们行恶,甚于上主由以色列子民前所消灭的那些民族。
10 为此,上主藉他的仆人先知警告说:「
11 因为犹太王默纳舍行了这些可耻的事,甚于他以前的阿摩黎人所行的,以自己的神像引犹大犯罪。
12 所以上主以色列的天主这样说:看,我要使这样的灾祸降在耶路撒冷和犹大,使听见的人两耳都要齐鸣。
13 我要用测量撒玛黎雅的绳索,和测量阿哈布家的铅锤,来测量耶路撒冷,要擦净耶路撒冷如同人擦净盘子一样,擦净之后,就翻过来;
14 我要拋弃作我产业的遗民,将他们交于敌人手中,使他们成为一切敌人的掠物与胜利品。
15 因为他们自从他们的祖先出离埃及那一天起,直到今日,行了我视为恶的事,使我发怒。」
16 默纳舍除了使犹大陷于罪恶,行了上主视为恶的事以外,还流了许多无辜者的血,使耶路撒冷血流成河,从这边流到那边。
17 默纳舍其余的事迹,他行的一切,所犯的罪恶,都记载在犹大列王实录上。
18 默纳舍与他的列祖同眠,埋葬在王宫花园,即乌匝花园里;他的儿子阿孟继位为王。
19 阿孟登极时,年二十二岁,在耶路撒冷作王两年;他的母亲名叫默叔肋默特,是约特巴人哈鲁兹的女儿。
20 他行了上主认为视为恶的事。全像他父亲默纳舍所行的一样;
21 走了他父亲所走的的路,事奉敬拜了他父亲所事奉的偶像,
22 离弃了上主他祖先的天主,未随上主的道路。
23 阿孟的臣仆共谋造反,在宫内将君王杀了;
24 但地方上的人民起来,杀了所有反叛阿孟王的人,立了他的儿子约史雅继位为王。
25 阿孟所作的其它事迹,都记载在犹大列王实录上。
26 他也葬在乌匝花园内自己的坟墓里;他的儿子约史雅继位为王。


第二十二章

1 約史雅登基時才八歲,在耶路撒冷作王凡三十一年,他的母親名叫耶狄達,是波茲卡特人阿達雅的女兒。
2 他行了上主視為正義的事,在一切事上,走了他祖先達味的路。不偏左也不偏右。
3 約史雅為王十八年時,派默叔藍的孫子,阿匝里雅的兒子。沙番書記到上主的殿裡去,吩咐他說:「
4 你上去見大司祭希耳克雅,請他將獻於上主聖殿,和守門人由人民收來的銀錢結算清濋,
5 交給那些在上主殿內監工的人,叫他們發給那些在上主殿內工作和修理聖殿破壞地方的工人,
6 即木匠、工人和泥水匠,或購買修理聖殿的木料和鑿好的石頭。
7 銀子交給他們之後,不必再同他們算帳,因為他們都是辦事很忠信的人。 」
8 大司祭希耳克雅對沙番書記說:「我在上主殿內發現了法律書。」希耳克雅將這卷書交給了沙番,沙番讀了。
9 沙番書記遂來見君王,向君王報告說:「你的僕人已將聖殿內所有的銀錢倒出來,交給了那些在上主殿內監工的人。」
10 沙番書記繼而又向君王報告說:「大司祭希耳克雅交給我一卷書。」沙番就在君王面前朗讀了那書。
11 君王一聽了法律書上的話,就撕裂了自己的衣服,
12 即刻吩咐大司祭希耳克雅,沙番的兒子阿希甘,米加的兒子阿革波爾,沙番書記和君王的臣僕阿撒雅說:「
13 你們為我,為人民,為全猶大,去求問上主關於所發現的書上的話;因為我們的祖先沒有聽從這卷書上的話,也沒有按造這卷書上所記載的去實行,所以上主對我們大發忿怒。 」
14 大司祭希耳克雅、阿希甘、阿革波爾、沙番和阿撒雅,於是去見住在耶路撒冷新市區,哈爾哈斯的孫子,提刻瓦的兒子,管理祭衣的沙隆的妻子,女先知胡耳達,向她說
15 她就回答他們說:「上主以色列的天主這樣說:你們去回報那派你們來見我的人說說:
16 上主這樣說:看,我必要依照猶大王所讀的那卷書上的一切話:使災禍降在這地方和這地方的居民身上,
17 因為他們捨棄了我,向別的神焚香。凡他們所做的,無不惹我動怒;所以我的怒火要向這地方發作,總不熄滅。
18 至於那派你們來求問上主的猶大王,你們要這樣對他說:上主以色列的天主這樣說:你既然聽了這些話,
19 既然一聽見我指著這地和這地上的居民,說他們必要成為令人驚駭和詛咒的對象,你就動了心,在我面前自卑自賤,撕裂了自己的衣服,在我面前痛哭,因此我也應允了你:上主的斷語。
20 我要使你與你的祖先團聚,你要平安歸到你的墳墓裡,你的眼睛也不會見到我在這地方所要降的一切災禍。 」他們回去向君王報告了這話。


第二十三章

1 君王於是派人召集猶大和耶路撒冷所有的長老來到他跟前。
2 君王同所有的猶大人、耶路撒冷的居民、眾司祭、眾先知、全體人民,不分貴賤大小,上了上主聖殿,將在上主殿內尋獲的約書上的一切話,讀給他們聽。
3 君王站在高台上,在上主面前立約,要全心全意跟隨上主,遵守他的誡命、典章和法律,履行這卷書上所記載的盟約的話;全體人民一致接受了這盟約。
4 君王於是吩咐大司祭希耳克雅和副大司祭以及守門的,將那些為巴耳,為阿舍辣和為天上萬象所製造的祭器,都從上主殿內搬出,在耶路撒冷外克德龍谷的田野中焚燒了,把灰燼帶到貝特耳去。
5 君王廢除了以前猶大王派定在猶大各城,和耶路撒冷周圍高丘上焚香的僧侶,以及向巴耳、太陽、月亮和黃道帶,並天上萬象焚香的人;
6 又將木偶從上主的殿內搬到耶路撒冷城外克德龍谷,在克德龍谷焚燒了,磨碎成灰,將灰撒在平民的墳墓上;
7 拆毀了上主殿內廟倡的房舍,婦女們為木偶編織衣服的地方。
8 又從猶大各城將所有的司祭召來,破壞了司祭們焚香的高丘,從革巴直到貝爾舍巴;拆毀了城門左邊,市長約叔亞門前的羊神祭壇。
9 無論如何,高丘的司祭,不能上耶路撒冷上主的祭壇,只能在自己的兄弟中間分食無酵餅。
10 約史雅又破壞了本希農山谷中的托斐特,免得再有人火祭子女,獻給摩肋客。
11 又將以前猶大王在上主聖殿門前,靠近太監乃堂默肋客住宅的廊房裡,獻於太陽的駿馬除去;也用火燒掉了奉獻給太陽的車輛。
12 以前猶大王在阿哈次的樓房頂上所建築的祭壇,和默納舍在上主聖殿兩庭院內建築的祭壇,君王也都拆掉搗毀,把碎塊倒在克德龍谷裡。
13 從前以色列王撒羅滿在耶路撒冷東,橄欖山南,為漆東人的可惡之物阿市托勒特,為摩阿佈人的可惡之物革摩士,為阿孟子民的可惡之物米耳公所建立的高丘,君王一概破壞了;
14 又打碎了石柱,砍斷了木偶,用人骨填滿了那些地方。
15 此外,那使以色列陷於罪惡的乃巴特的兒子雅洛貝罕,在貝特耳所立的祭壇和高丘,約史雅也將這祭壇和高丘拆毀,將丘壇的石塊打碎成灰,燒了木偶。
16 約史雅也將這祭壇轉身,看見山上有墳墓,就派人掘出墳裡的骨骸,放在祭壇上焚燒,污辱了這祭壇,應驗了天主的人,當雅洛貝罕在慶節日站在這祭壇上時,所說的的話。約史雅再轉身遙望,看見了曾預言這些事的天主的人的墳墓,
17 就問說:「我看見的是誰的墓碑﹖」城中的人回答說:「是天主的人的墳墓,他從猶大來,預言了你剛才對貝特耳祭壇所行的事」。
18 君王遂說:「讓他安息吧!誰也不要移動他的骨骸!」因此人沒有移動他的骨骸,也沒有移動那位撒瑪黎雅先知的骨骸。
19 從前以色列王在撒瑪黎雅各口城內所建築,而激怒上主的高丘廟宇,約史雅也一律除去,對這些廟宇所行的,完全像在貝特耳所行的一樣。
20 凡在那裡所有的高丘司祭,他都在祭壇上殺了,並在祭壇上焚燒了人骨,然後回了耶路撒冷。
21 君王吩咐全體人民說:「你們要按照這約書所記載的,向上主你們的天主舉行逾越節」。
22 實在,自從民長統治以色列時日以來,和在以色列各君王及猶大王當政期間,從來沒有舉行過像這樣的一個逾越節,
23 只有在約史雅王十八年,在耶路撒冷向上主舉行了這樣的逾越節。
24 此外,凡在猶大地和耶路撒冷所見到的那些招魂的,行邪術的,忒辣芬和偶像,以及可憎惡之物,約史雅一概掃除,履行了司祭希耳克雅在上主殿內,所發見的書上所記載的法律。
25 在他以前沒有人一個君王像他這樣依照梅瑟的法律,全心全意全力歸向上主;在他以後也沒有興起一個像他一樣的。
26 雖然如此,上主仍未平息向猶大所發的盛怒烈火,因為默納舍種種行事,太激怒了上主,
27 因此上主說:「我仍要由我面前除去猶大,如同我除去了以色列一樣;我要拋棄我所選擇的這座耶路撒冷城,和我所說我名必留其間的殿」。
28 約史雅其餘的事蹟,他的一切作為,都記載在猶大列王實錄上。
29 約史雅年間,埃及王法郎乃苛上到幼發拉的河,亞述王那裡,約史雅出兵與他對抗,初次會戰,就在默基多陣亡。
30 他的臣僕將他的屍體,用車從默基多運到耶路撒冷,葬在他自己的墳墓裡;當地的人民推舉約史雅的兒子約哈次,給他傅油,繼承父位為王。
31 約阿哈次登極時年二十三歲,在耶路撒冷為王三個月,他的母親名叫哈慕塔耳,是里貝納人耶勒米雅的女兒。
32 他行了上主視為惡的事,完全像他祖先所行的一樣。
33 法郎乃苛將他幽禁在哈瑪特地的黎貝拉,不要他在耶路撒冷作王,並要那地方繳約一百「塔冷通」銀子和十「塔冷通」金子作賠款。
34 以後,法郎乃苛立了約史雅的兒子厄里雅金繼他父親約史雅為王,給他改名叫約雅金;後將約阿哈次帶到埃及去了,約阿哈次就死在那裡。
35 約雅金將金銀付給法郎,但為交付法郎要求的款項,只得向國家徵稅,要本國人民每人依照自己的家產,繳納金銀,送給法欴乃苛。
36 約雅金登極時年二十五歲,在耶路撒冷為王十一年;他的母親名叫則步達,是魯瑪人培達雅的女兒。
37 他行了上主視為惡的事,全像他祖先所行的一樣。


第二十四章

1 約雅金年間,巴比倫王拿步高進犯,約雅金臣服了他三年,以後又背叛了他。
2 上主派加色丁、阿蘭、摩阿布和阿孟人的雜軍來,不斷侵犯約雅金;上主派這些人來進攻消滅猶大,正如上主藉他的僕人先知們所說的話。
3 猶大遭遇這件事,確是由於上主的命令,因為衪要由自己面前拋棄猶大:這是因了默納舍所犯的一切罪患,
4 也是因了他所流的無辜者的血,他使無辜者的血流滿了耶路撒冷,上主不肯寬恕。
5 約雅金其餘的事蹟,他行的一切,都記載在猶大列王的實錄上。
6 約雅金與祖先同眠後,他的兒子耶苛尼雅繼位為王。
7 從此埃及王不敢再離開本國出征,因為巴比倫王征服了從埃及河直到幼發拉的河屬於埃及的領土。
8 耶苛尼雅登極時年十八歲,在耶路撒冷作王三個月;他的母親名叫乃胡市達,是耶路撒冷人厄耳納堂的女兒。
9 他行了上主視為惡的事,全像他父親所行的一樣。
10 那時巴比倫王拿步高的臣僕前來圍攻耶路撒冷。
11 當他的臣僕圍攻耶路撒冷時,巴比倫王拿步高親自來督戰攻城。
12 猶大王耶苛尼雅和他的母親臣僕、公卿以及太監,都出來投降巴比倫王;巴比倫王將他們擄去,時在巴比倫王在位第八年。
13 巴比倫王且搶去了上主殿內的一切寶藏,和王宮中的寶藏,打碎了以色列王撒羅滿為上主聖殿所製的一切金器,正如上主所預言的;
14 也擄去了耶路撒冷的民眾,所有的官紳和勇士,共一萬人,以及所有的工匠和鐵匠,只留下了地方上最窮苦的平民。
15 他將耶苛尼雅擄到巴比倫去,也將太后、后妃、君王的內侍,以及地方上的王公大人,都從耶路撒冷擄到巴比倫去。
16 一切有氣力的人,人數約七千,工匠和鐵匠,人數約一千,都是能打仗的勇士,巴比倫王都擄到巴比倫去。
17 巴比倫王立了耶苛尼雅的叔父瑪塔尼雅代他為王,給他改名叫漆德克雅。
18 漆德克雅登極時年二十一歲,在耶路撒冷為王十一年;他的母親名叫哈慕塔耳,是里貝納人耶勒米雅的女兒。
19 他行了上主視為惡的事,全像約雅金所行的一樣;
20 因此,上主向耶路撒冷和猶大大發憤怒,由自己面前將他們拋棄。以後漆德克雅背叛了巴比倫王。


第二十五章

1 漆德克雅為王九年十月十日,巴比倫王拿步高率領全軍前進攻耶路撒冷,紮營圍城,在城四周建築了壁壘,
2 圍攻京城,直到漆德克雅為王十一年。
3 是年四月九日,城中發生了嚴重的飢荒,當地人民已沒有食糧,
4 京城遂被攻破。加色丁人還在圍攻城時,君王和全體士兵,夜間出了靠近御園的雙牆城門,逃往阿辣巴。
5 加色丁軍隊便追趕君王,在耶利哥曠野追上了;此時他的軍隊都已離開他逃散了。
6 加色丁軍隊擒獲了君王,帶他到黎貝拉去見巴比倫王。巴比倫王就宣判他的罪案,
7 且在漆德克雅眼前殺了他的兒子,也剜了他的眼,給他帶上鎖鏈,送往巴比倫去。
8 巴比倫王拿步高為王十九年五月七日,巴比倫王的大臣,衛隊長乃步匝辣當來到了耶路撒冷,
9 燒毀了上主的殿、王宮和耶路撒冷所有的民房;凡是高大的建築都用火燒了。
10 跟隨衛長的所有加色丁軍隊,拆毀了耶路撒冷周圍是城牆。
11 城中剩下的人民和已投降巴比倫王的人,以及其餘的平民,衛隊長乃步匝辣當都擄了去,
12 只留下當地一部分最窮的平民作園丁和農夫。
13 加色丁人又將上主殿前的銅柱,和上主殿內的銅座、銅海都打碎,把銅運往巴比倫;
14 此外,鍋、鏟、蠟剪、香盤,以及行禮的一切銅器,全都帶走;
15 提爐、杯爵,凡是純金純銀的,衛隊長都拿走了。
16 撒羅滿為上主的殿所製造的兩根柱子,一個銅海和一些盆座,這一切器皿所用的銅,重量無法估計。
17 一根柱子高十八肘,上端有同柱頭,高五肘,柱頭四周有網子和石榴,全是銅的;另一根柱子相同,也有網子。
18 衛隊長又擒獲了大司祭色辣雅、副大司祭責法尼雅和三個門丁;
19 由城中擄去了一個管理軍隊的宦官,五個在城內搜到的君王的親信,一個徵募當地人民的軍隊的書記.和城中搜到的六十個當地平民。
20 衛隊長乃步匝辣當捉住他們,帶到黎貝拉去見巴比倫王;
21 巴比倫王就在哈瑪特地的黎貝拉將他們殺了;從此,猶大人由本鄉被擄去充軍。
22 巴比倫王拿步高對留在猶大地內的人民,派定了沙番的孫子,阿希甘的兒子革達里雅作他們的首長。
23 眾軍長和他們的士兵一聽說巴比倫王委派了革達里雅為首長,乃塔尺雅的兒子依市瑪耳,卡勒亞的兒子約哈南,乃託法人堂胡默特的兒子色辣雅,瑪阿加人的兒子雅匝尼雅和他們的士兵,都來到米茲帕見革達里雅。
24 革達里雅遂對他們和他們的士兵起誓說:「你們不要害怕加色丁人的臣僕,安心住在此地,服事巴比倫王,就必能相安無事」。
25 但是到了七月,王家的後裔厄里沙瑪的孫子,乃塔尼雅的兒子依市瑪耳帶了十個人前來,殺了革達里雅,和與他同在米茲帕的猶大人及加色丁人。
26 於是所有的人民,不分貴賤大小和眾軍長,因為害怕加色丁人,都起身逃往埃及去了。
27 猶大王耶苛尼雅被擄後第三十七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巴比倫王厄威耳默洛達客在他登極元年,大赦猶大王耶苛尼雅,放他出獄,
28 親切與他交談,令他坐在與他一同在巴比倫的眾王之上。
29 耶苛尼雅脫去囚服,以後一生日日與王共進飲食。
30 他的生活費用,在他有生之日,每天不斷由巴比倫王供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