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斯德爾傳

章: 1 2 3 4 5 6 7 8 9 10


-Reset+

第一章

1 在薛西斯為王時,發生了這樣的事:----這薛西斯當時管轄的版圖,自印度至僱士,共計一百二十七省——
2 他在穌撒禁城登極後,
3 第三年,設宴款待所有的公卿朝臣,波斯與瑪待德將官,各省的賢達與總督,
4 一連一百八十天,天天誇耀他帝國的豪華富裕,和他赫赫堂皇的榮耀。
5 這些日子過了以後,王又在宮內的御苑裡,一連七天歡宴穌撒禁城的全體人民,不分尊卑都來參加。
6 庭院各處裝飾著白色和紫紅色的壁氈,繫著純白色和朱紅色的彩帶,懸在白大理石柱的銀環上;在碧玉、白玉、珍珠和寶石鋪砌的地面上,陳設了金銀的床榻。
7 進飲的器皿,都是金銀製的,大小俱全;禦釀豐美,以示王家的富厚。
8 飲酒隨意,無須強勸,因為王已命宮內侍役,應隨各人所好,善加招待。
9 同時瓦市提皇后,在薛西斯王的后宮,也擺設盛宴,款待婦女。
10 至第七日,君王一時酒酣耳熱,就命默胡曼、彼次達、哈波納、彼革達、阿巴革達、則塔爾和加爾加斯,----七個侍從薛西斯王的宦官——
11 去召瓦市提王后,叫她頭戴后冠,到君王跟前來,讓眾百姓與朝臣瞻仰她的美麗,因為她的容貌,嬌媚可愛。
12 但是瓦市提王后拒絕前來,不肯遵行宦官傳來的王命。於是君王勃然大怒,五內如焚,
13 遂與通達時務的朝臣商議說:----因為當時君王要辦一事,必與精通法律民情的朝臣商議;
14 那時在王身旁有加爾舍納、舍塔爾、阿德瑪達、塔爾史士、默勒斯、瑪色、納默慕幹,七位波斯和瑪待的公卿;他們常在君王左右,分居國家的高位——
15 「按法律應如何處置瓦市提王后呢?因為她沒有履行宦官傳下的王命。」
16 默慕幹在君王及公卿前建議說:「瓦市提王后不但得罪了君王,並且還得罪了薛西斯王各省的諸候與人民,
17 因為王后的這種行為,一傳到所有的婦女耳中,她們必將效尤,輕視自己的丈夫,而且說薛西斯王命人召瓦市提王后到他跟前,她卻沒有來;
18 今日凡聽到王后這種舉動的波斯與瑪待的公主貴婦,也必說同樣的話,對一切王家公卿,也照樣大為輕視忿怒。
19 陛下如果贊成,可下一道上渝,附於波斯與瑪待的法典內,成為法律,禁止瓦市提後今後朝見薛西斯王;至於她的後位,王可賜與另一位比她賢淑的國妃。
20 當君王下的這道命令,傳遍整個版圖廣闊的國土時,全國的婦女不拘尊卑對自己的丈夫必表示尊敬。
21 對這建議君王和公卿都表示贊同;王就依照默慕幹的建議施行,
22 向全國各省,傳遞文告,依各省的文字和各民族的語言,敕令天下所有的丈夫應為一家之主,可隨意發號施令。


第二章

1 這些事以後,薛西斯王的盛怒遂平息了,不再回念瓦市提和她所作的事,也不再追究對她所決定的事。
2 於是侍奉君王的僕役說:應為大王另選美貌的年輕處女;
3 大王可指派委員到全國各省,把所有美貌的年輕處女,都召集到穌撒禁城的后宮來,由管理嬪妃的王家太監赫革負責照應,供給她們美容潤身的香料。
4 那中悅君王的處女,就得代瓦市提為後。 」這建議正合了王的心,王就照樣進行。
5 在穌撒禁城內,有一個猶太人名叫摩爾德開,是雅依爾的兒子,史米的孫子,本雅明族人克士的曾孫,
6 克士是巴比倫王拿步高由耶路撒冷將猶大王耶苛尼雅擄去時,被擄的俘虜之一。
7 摩爾德開撫養了他的堂妹哈達撒又名叫艾斯德爾,她自幼就喪失父母。這女孩身材標致,容貌美麗,自她父母去世後,摩爾德開就收她作自己的女兒。
8 不久皇帝的諭旨和詔令,傳遍了全國,許多少女都被召到穌撒禁城,受赫革的監護,艾斯德爾也被帶到王宮交與管理嬪妃的赫革看管。
9 她很討赫革喜悅,大得他的寵愛,遂立即供給她美容潤身的物品和所需食品,並選派了七個美麗的宮女服侍她,又將她和她的侍女遷移到后宮最好的宮院裡。
10 但艾斯德爾卻沒有說出她自己的民族和身世,因為摩爾德開早已吩咐她不要提及此事。
11 此後摩爾德開天天在后宮的庭院前徘徊,好打聽艾斯德爾的消息,想知道她的情形如何。
12 在每個處女輪流去見薛西斯王以前,都該先按嬪妃的規則,度過十二個月的「潤身期」:六個月應用沒藥汁,六個月應用香液,以及女人潤身的修飾品。
13 有了這樣的準備,少女才可去見君王;凡她所要求的都應讓她由后宮帶進王宮去。
14 她晚上進去,次日早晨回到另一座后宮,受君王管理濱妃的太監沙市加次的監護;除非君王寵愛她,提名召她,她不得再親近君王。
15 一輪到摩爾德開的叔父阿彼海耳的女兒----即摩爾德開的養女----艾斯德爾去見君王的時候,除了管理嬪妃的王家太監赫革給她預備的東西以外,她什麼也不要;凡看見艾斯德爾的人,沒有不喜愛她的。
16 艾斯德爾在薛西斯為王第七年十月,「太貝特」月,被召進王宮。
17 王愛艾斯德爾超過所有的嬪妃。在所有的處女中,她最得君王的歡心和喜愛。王便將后冠戴在她頭上,立她為王后以代瓦市提。
18 於是,王給眾文武官員擺設盛宴,一連七天,號為艾斯德爾宴,又給全國各省頒賜大赦,並按照君王法度敕贈禦品。
19 當二次召集處女時,摩爾德開仍在御門供職。
20 那時艾斯德爾按著摩爾德開事先給她吩咐了的,還沒有透露自己的身世和種族:凡摩爾德開吩咐的,艾斯德爾必盡力遵守,如同昔日受他撫養時一樣。
21 摩爾德開在御門供職的時候,王的兩個守門太監,彼革堂和特勒士,因一時忿怒,就設計對薛西斯王下毒手。
22 但摩爾德開一發覺了那陰謀就告知艾斯德爾王后,艾斯德爾便以摩爾德開的名義轉告君王。
23 那陰謀經過調查證實以後,就將他們二人懸在木架上,處以極刑。此事的原委,當著君王的面,記錄在年鑑內。


第三章

1 此後,薛西斯王擢升阿加格人哈默大達的兒子哈曼,使他進級,位居所有同僚公卿之上。
2 君王下命凡在御門供職的臣僕,都應向哈曼俯首下拜,只有摩爾德開不肯向他低頭,也不下拜。
3 於是御門供職的臣僕問摩爾德開說:為什麼你違犯王命? 」
4 他們天天這樣問他,他也不聽;他們便告訴了哈曼,說摩爾德開背叛王命,想觀察摩爾德開的態度是否堅持到底,因為他曾給他們說自己是猶太人。
5 哈曼見摩爾德開不向他低頭下拜,就非常忿怒,
6 心想只殺害摩爾德開一人,還不足洩恨,因為人向他告訴了摩爾德開的身世;於是哈曼打算把薛西斯王整個帝國內的一切猶太人,和摩爾德開一起殺盡滅絕。
7 在薛西斯為王第十二年正月,即「尼散」月,有人在哈曼前抽「普爾」 ,就是抽籤。為定一個日子和月分,好在那一天滅絕摩爾德開的種族。結果抽出了十二月即「阿達爾」月十三日。
8 於是哈曼對薛西斯王說:「在你全國各省內,有一個民族,散居在各民族之間,他們的法律和各民族的都不同,又不遵守王法;容留他們,於君王實在不利。
9 若君王贊同,可諭令把他們滅絕,我願捐一萬「塔冷通」銀子,交與管理國庫的人,歸入王庫。
10 於是君王由自己的手上,取下指璽,交與那迫害猶太人的阿加格人哈默大達的兒子哈曼。
11 接著對哈曼說:「錢仍還給你,至於這個民族你可任意處置。」
12 即在正月十三日召集了眾御史,根據哈曼的旨意,用各省習用的文字,和各民族的方言,擬定了一道文書,頒發給各省御史大臣,各省省長,各民族族長;文書用薛西斯王的名義措辭,並蓋上君王的指璽;
13 然後由眾驛使傳遞至帝國各省,限令在一天內,即十二月,「阿達爾」月十三日把全國所有的猶太人,不論老幼婦孺,一律加以殲滅、屠殺、剷除,財產一律沒收。


第四章

1 摩爾德開一知道所發生的事,就撕裂了自己的衣服,披上苦衣,撒上灰土,走到京城中心,大聲哀號,
2 一直走到禦門前,因為身披苦衣的,不進准入禦門。
3 此時在各省裡,凡是諭文與敕令傳到的地方,猶太人都哀號、禁食、哭泣、悲痛;許多人且身穿苦衣,躺在灰土中。
4 艾斯德爾的宮女和太監跑來報告給她,王后得悉,萬分悲傷,立即送衣服去,叫摩爾德開穿上,脫下苦衣;但是他沒有接受。
5 艾斯德爾就叫王派來侍候她的太監哈塔客來,吩咐他去見摩爾德開,探聽一下發生了何事,為何如此。
6 哈塔客遂走到禦門前的廣場,去見摩爾德開。
7 摩爾德開便將所遭遇的事,也將哈曼為消滅猶太人給王庫捐獻的銀錢,都詳細告訴了他,
8 並且把在穌撒已公佈的滅絕猶太人的一分諭文交給他,轉呈艾斯德爾披閱,並請她快去懇求君王為自己的民族求情,且叫他向艾斯德爾說「請你回憶你孤苦零了的時候,怎樣在我手下長大成人。如今一人之下的哈曼已求準要處死我們。請你呼求上主,並為我們向君王求情,救我們不死!」
9 哈塔客回來,將摩爾德開的話回報給艾斯德爾。
10 艾斯德爾吩咐哈塔客去回复摩爾德開說:
11 「王所有的公卿與各省的百姓都知道,任何人不論男女,未奉召見,而擅入內庭往謁君王的,除非君王向他伸出金杖賜他生存,一律應依法處死。況且我已三十天未蒙召親近君王了。」
12 哈塔客將艾斯德爾的話轉告給摩爾德開。
13 摩爾德開叫他回复艾斯德爾說:「不要心想,一個猶太人在王宮裡就可保全性命!
14 決不會。在這生死關頭,你若緘默不言,猶太人也必會從別處得到救援和援助。但是,在這光景下,你和你的家族必遭滅亡。誰知你之所以得涉足朝廷,不正是為了挽救現在的危機呢! 」
15 艾斯德爾令人轉告摩爾德開說:
16 「去召集一切住在穌撒的猶太人,為我禁食,三天三夜不吃不喝。同時,我與我的宮女,也同樣禁食;此後,我就越規去見君王,即便我死,死也情願!
17 於是摩爾德開走了,進行艾斯德爾所吩咐他的一切事。


第五章

1 第二天,艾斯德爾身穿王后的華服,站在王宮的內院,面向宮殿;那時君王正坐在宮殿的寶座上,面向宮門。
2 君王一見艾斯德爾王后在庭院內,就對她起了寵幸的心,於是向艾斯德爾伸出手中的金杖,艾斯德爾遂上前來,摸了金杖的頂端。
3 君王問她說:「艾斯德爾後,你有什麼事?你要求什麼?即使要求一半江山我也必賜給你!」
4 艾斯德爾答說:「若大王開恩,請大王令日與哈曼同去飲妾為陛下所預備的酒宴。」
5 王遂說:「快叫哈曼來,以滿足艾斯德爾的心願!」於是王和哈曼一同去赴艾斯德爾預備的酒宴。
6 酒興之餘,王對艾斯德爾說:「你要求什麼,我必給你;不管你求什麼,那怕是半壁江山,也必照辦。」
7 艾斯德爾答說:「這即是我的懇請和要求:
8 如果我見寵於大王,如果大王樂意俯允我的懇請,實踐我的要求,就請大王明天與哈曼,再來飲妾所設的酒宴;明天我必依照君王的命答复陛下。 」
9 那一天,哈曼出去,非常高興,滿心喜樂;但是哈曼一見在御門前的猶太人摩爾德開既不起立,也不退避,就對他滿懷憤恨,
10 卻仍忍氣回了家,且打發人叫他的朋友和愛妻則勒士,
11 來向他們誇耀自己如何富貴榮華,子女如何眾多,君王如何尊崇他,如何高舉他在眾公卿和朝臣之上。
12 他又說:「甚至艾斯德爾王后,除我以外,沒有請任何人與君王一同赴她設的盛宴;明天又請我再同君王到她那裡去。
13 但每當我一見坐在御門前的猶太人摩爾德開時,這一切於我都乏味了!
14 他的愛妻則勒士和他的朋友便對他說:該做一個高五十尺的刑架,天一亮就對君王說:把摩爾德開懸在上面!這樣你可欣然與君王同赴盛筵了。 」哈曼看這主意不錯,就叫人做了一個刑架。


第六章

1 那一夜,君王因失眠,便令人取大事錄,即年鑑來,在他面前誦讀。
2 書上這樣記載:摩爾德開如何告發了君王的兩個守門太監彼革堂和特勒士,企圖殺害薛西斯王的事。
3 王問說:摩爾德開這事得到什麼尊榮和地位? 」服侍他的僕役答說:「他什麼也沒有得到。」
4 正當君王探聽摩爾德開的賢德時,恰巧哈曼在庭院裡,於是王問說:「是誰在庭院裡?」原來哈曼正走到了王宮的外庭,要請求君王把摩爾德開懸在他豎起的刑架上。
5 王的僕役答應說:「是哈曼站在庭院裡。」王說:「叫他進來!」
6 哈曼進來,王對他說:「假如君王要顯耀一個人,應該怎樣對待他?」哈曼心想:除我以外,君王還能顯耀誰呢?
7 於是哈曼對君王說:「大王對願顯耀的人,
8 應拿出大王穿的龍袍和大王騎的頭戴「卸馬冠」的駿馬;
9 將龍袍和駿馬交給大王的一個大臣,叫他給大王所要顯耀的人穿上,領他騎著禦馬在城中的廣場上游行,在他前面喊道:看,凡皇上願意顯耀的人就要這樣對待他。 」
10 王對哈曼說:「趕快拿龍袍和駿馬來,就照你所說的,去對待坐在御門旁的那猶太人摩爾德開罷!凡你所說的,一點也不可忽略!」
11 哈曼就拿了龍袍和駿馬來,先給摩爾德開穿上龍袍,然後扶他騎上駿馬,領他在市內的廣場遊行,還走在他前面喊道:「凡皇上願意顯耀的人,就要這樣對待他。」
12 事後,摩爾德開回到禦門,哈曼卻趕快回了家,蒙頭飲泣。
13 哈曼將所遭遇的,都給他的愛妻則勒士和朋友述說了。他的謀士和愛妻則勒士對他說:在摩爾德開前,你既開始失敗,如果他真是猶太人,你決不能得勝他,終必敗於他前。
14 他們正同他談論時,王的太監來催哈曼去赴艾斯德爾設的盛宴。


第七章

1 君王和哈曼同來與艾斯德爾王后宴飲。
2 在這第二天的酒興之馀,王又對艾斯德爾說:「艾斯德爾後!你要求什麽,我必給你;不論你要求什麽,即便是半壁江山,也必照辦。」
3 艾斯德爾後答說:「大王!如果我獲得你垂青寵愛,如果大王歡喜,請饒我一命,這是我的懇請;也饒我民族一命,這是我的要求,
4 因為我和我的民族,已被人出賣,快要遭受蹂躪、屠殺、毀滅。若是我們只被人賣奴婢,那麽我必不開口;但這仇人毫不顧及君王所受的災害。 」
5 薛西斯王問艾斯德爾後說:「這人是誰?那心內打算作這事的人在那?」
6 艾斯德爾答說:「這仇人和死敵,就是這敗類哈曼。」哈曼立時在君王及王后前,驚惶萬分。
7 於是君王勃然大怒,即刻退席,走進了御苑;哈曼遂起來懇求艾斯德爾後饒他一命,因為他看出了君王已決意要將他置於死地。
8 王由御苑回到餐廳,哈曼正俯伏在艾斯德爾所坐著的榻旁,王惡聲吒叱說: 「在王宮內,當著我的面,居然膽敢存心侮辱王后!」王的話一出口,僕人就蒙起哈曼的臉。
9 君王座前的一個太監哈波納說:「正巧,在哈曼家,有他給那位曾一言造福大王的摩爾德開,豎立的一個五十尺高的刑架。」王說:「將他懸在上面!」
10 人們遂把哈曼懸在他自己為摩爾德開所做的刑架上;王的忿怒這才平息。


第八章

1 薛西斯王當日就將猶太人的敵人哈曼的家業,賜給了艾斯德爾王后;艾斯德爾同時也說明了摩爾德開與她自己的關係,摩爾德開就來覲見君王。
2 君王於是取下由哈曼拿回來的指璽,給了摩爾德開,艾斯德爾以後叫摩爾德開管理哈曼的家業。  
3 艾斯德爾又去向君王求情,俯伏在他足下,含淚哀求他取消阿加格人哈曼所加的禍害,和他為害猶太人所設的陰謀。
4 王向艾斯德爾伸出金杖,艾斯德爾就起來,站在君王前,
5 說:「如果大王喜歡,如果我得陛下寵幸,如果大王認為合理且喜愛我,就請寫一道諭令,把大王為消滅全國各省的猶太人所頒下的文書,即阿加格人哈默大達的兒子哈曼的陰謀廢除。
6 事實上,我怎能忍見我的民族遭受迫害?我怎能忍見我的親屬消滅? 」
7 薛西斯王對艾斯德爾後和猶太人摩爾德開說:「我已將哈曼的家業賜給了艾斯德爾,而他本人已被懸在刑架上,因為他竟要對猶太人下毒手。
8 如今就照你們的意思,以君王的名義,為保護猶太人寫一道文書,蓋上君王的玉印。凡以君王名義所寫,且蓋有君王玉印的文書,決不得廢除。 」
9 就在那時候,即在叁月「息汪」月二十叁日,召集了眾御史,要依照摩爾德開為保護猶太人提示的一切,用各省的文字,各民族的語言,也給猶太人以他們的文字語言,寫了一道文書,公告由印度至僱士一百二十七省的猶太人、御史大臣、各省省長及首長。
10 摩爾德開遂以薛西斯王的名義,寫了這道文書,蓋上君王的玉印,然後派遣驛使,騎著禦廝的駿馬,傳遞文書。
11 文書上載著:君王恩准在各城市的猶太人,有團結自衛的權利,也准許他們破壞、殺害、消滅那些侵害他們的各族和各省的軍民,也可殺他們的婦孺,搶奪他們的財產;
12 且應在十二月「阿達爾」月十叁日那一天,在薛西斯帝國各省內開始生效。


第九章

1 十二月,「阿達爾」月十叁日,是該執行君令和上諭的那一天,也是猶太人的敵人原想殲滅猶太人的日期,卻變成了猶太人制服敵人的日子。
2 住在薛西斯王各省各城的猶太人,都聚集起來,動手致打那些想謀害他們的人,但沒有一個人能敵擋他們,因為所有人民都害怕他們。
3 各省的首長,御史大臣和省長,以及為君王服務的人,都擁護猶太人,因為害怕摩爾德開。
4 的確,摩爾德開在王宮 已掌大權,聲譽傳遍各省,而摩爾德開的權力越來越大。
5 這樣猶太人就用刀屠殺,消滅了一切敵人,任意對待了仇恨他們的人;
6 只在穌撒禁城,猶太人就殺死了五百人,
7 也殺了帕商大達、達耳豐、阿斯帕達、
8 頗辣達、阿達里雅、阿黎大達、
9 帕瑪市達、阿黎賽、阿黎待與耶匝達,
10 即哈默大達的兒子,猶太人的仇人哈曼的十個兒子,但沒有下手搶奪財物。
11 當天,君王就知道了在穌撒禁城內殺死的人數。
12 王對艾斯德爾後說:「在穌撒禁城內,猶太人已殺死五百人和哈曼的十個兒子,在帝國其他各省內,他們更將做出何事?如今你還請求什麽,我必賜給你;你還要求什麽,我都必履行。」
13 艾斯德爾答說:「如蒙大王賜恩,請恩准住在穌撒的猶太人,明天也照今天的法律行事,把哈曼的十個兒子懸在刑架上。」
14 王就下令照辦。於是在穌撒發出了一道諭旨,要把哈曼的十個兒子懸在刑架上。
15 在「阿達爾」月十四日那一天,住在穌撒的猶太人又集合起來,在那擊殺了叁百人,但沒有下手搶奪財物。
16 住在君王各省的其他猶太人,也聚集起來保衛自己,擺脫敵人的侵害,把他們的七萬五千仇人殺死,但沒有下手搶奪財物。
17 這是「阿達爾」月十叁日的事;十四日那天,他們安息,舉行慶功的歡宴。
18 住在穌撒的猶太人,因為在十叁十四日聚集復仇,便於十五日安息,舉行慶功的歡宴。
19 從此以後,那些住在村莊的猶太鄉民,奉「阿達爾」月十四日為慶日,歡宴慶祝,互送禮物;但居住在城市的猶太人卻以「阿達爾」月十五日為慶日,互送禮物。
20 摩爾德開於是將這些事記錄下來,並向薛西斯王各省遠近的猶太人頒發文書,
21 通告他們應每年慶祝「阿達爾」月十四十五兩天,
22 因為這兩天是猶太人徹底擺脫仇敵的日子,而這一月為他們是化憂為喜,化兇為吉的一月,因此該以歡宴慶祝這兩天,互贈禮物,救濟窮困。
23 猶太人便把已開始舉行的和摩爾德開給他們規定的事,奉為永遠當守的盛典。
24 原來,阿加格人哈默大達的兒子哈曼,那全猶太人的仇人曾蓄意加害猶太人,要將他們滅絕,就抽出「普爾」即簽,來擇定剷除殲滅他們的日子。
25 但是君王一洞悉此事,便下諭令說:「哈曼加害猶太人想出來的陰謀,應加在他自己頭上!」就判處他和他的兒子們懸在刑架上。
26 從此,人就援用「普爾」一名,稱這兩天為「普陵節」。依照這文書記載的,和他們有關此事親身看見及經歷的一切,
27 猶太人便給自己,給自己的子孫,給一切加入他們集會的人,規定了「每年該照規定依時慶祝這兩天」為不可更改的法律;
28 世世代代,家家戶戶,各省各城,應紀念和慶祝這兩天;猶太人決不可廢除這兩天的「普陵節」,他們的子孫也決不可忘掉這慶節。
29 阿彼海耳的女兒艾斯德爾後與猶太人摩爾德開,又以全權再度寫了一道核准「普陵節」的文書。
30 然後把此文書分發給所有住在薛西斯帝國一百二十七省內的猶太人,以平和誠懇的言詞,
31 勸他們遵照猶太人摩爾德開對這「普陵節」所規定的,依時舉行。至於禁食和哀歌的吟詠等禮,則可依照他們自己及自己的後代所規定的去行。
32 從此,艾斯德爾的命令,便成了「普陵節」的規定,並記載於史冊。


第十章

1 薛西斯王向陸地及各海島的居民徵稅。
2 他所行偉大英勇的事蹟,以及顯耀摩爾德開的詳細經過,都記載在瑪待和波斯君王的年鑑上。
3 猶太人摩爾德開,位僅次於薛西斯王,受猶太人的敬重,受他全體同胞的愛戴;他也努力為他的民族謀幸福,關心他的整個種族的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