训道篇

章: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Reset+

第一章

1 虛而又虛,訓道者說:虛而又虛,萬事皆虛。
3 人在太陽下辛勤勞作,為人究有何益﹖
4 一代過去,一代又來,大地仍常存在。
5 太陽升起,太陽落下,匆匆趕回原處,從新再升。
6 風吹向南,又轉向北,旋轉不息,循環運行。
7 江河流入大海,大海總不滿溢;江河仍向所往之處,川流不息。
8 萬事皆辛勞,無人能盡言:眼看,看不夠;耳聽,聽不飽。
9 往昔所有,將會再有;昔日所行,將會再行;太陽之下決無新事。
10 若有人指一事說:「看,這是新事。」殊不知在我們以前早就有過。
11 只是對往者,沒有人去追憶;同樣,對來者,也不會為後輩所記念。
12 我訓道者,曾在耶路撒冷作過以色列的君王。
13 曾專心用智慧考察研究過天下所發生的一切;──這實是天主賜與人類的一項艱辛的工作。
14 我觀察了在太陽下所發生的一切:看,都是空虛,都是追風。
15 彎曲的,不能使之正直,虧缺的,實在不可勝數。
16 我心自謂:「看,我獲得又大又多的智慧,勝過所有在我以前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我心獲識許多智慧和學問。」
17 我再專心研究智慧和學問,愚昧和狂妄,我才發覺:連這項工作也是追風。
18 因為,智慧愈多,煩惱愈多;學問越廣,憂慮越深。


第二章

1 我心下自語:「來,試一試享樂,享受一下福樂!」看,這也是空虛。
2 我稱歡笑為「瘋狂」,我對喜樂說:「這有何用﹖」
3 我遂決意喝酒使我的肉身暢快,──但我的心仍為智慧所引導,並決意迷戀於狂妄的事,直到我看清,世人在天下一生有限的歲月中所做的事,有什麼好處為止。
4 我於是擴大我的工程:為自己建造宮室,栽植葡萄園,
5 開闢園囿,在其中栽植各種果樹,
6 挖掘水池,以澆灌在生長中的樹木。
7 買了奴婢,還有在家中出世的僮僕,又有許多牛羊,多過我以前住在耶路撒冷的人。
8 我還聚斂了大批金銀,及各王候各省郡的財寶;擁有許多吟詠的男女,無數的嬪妃,以及人間所有的享受。
9 我雖如此富有,超過以往住在耶路撒冷的人,但我仍沒有喪失智慧。
10 凡我眼所希求的,我決不加以拒絕;凡我心所願享受的快樂,我也決不加以阻止;因為我的心對我的一切勞苦工作,實在滿意;其實,這也是我由勞苦工作應得的報酬。
11 但當我回顧我所作的一切工作,以及工作時所受的勞苦,看,一切都是空虛,都是追風;在太陽之下,毫無裨益。
12 我又回顧觀察智慧、瘋狂和昏愚;那繼位作君王的人能做什麼﹖只能做已做過的事。
13 我看透智慧勝於昏愚,像光明勝於黑暗。
14 「智者高瞻遠矚,愚者卻在黑暗中摸索。」但我也知道:二者都要遭遇到同樣的命運。
15 我心中自問:「愚人的命運,我也會遇到,為什麼我要更明智﹖」我遂下結論說: 「這也是空虛。」
16 因為智者和愚者,同樣不為人長久記念,早晚有一天都要被人遺忘。可惜,智者和愚者同樣死去!
17 於是我惱恨生命,因為太陽之下所發生的事,無非使我煩惱,因為全是空虛,都是追風。
18 我憎恨我在太陽下所受的勞苦,因為我要將勞苦所得,留給我的後人。
19 他是智是愚,有誰知道;但他一定要主管我在太陽下,以智慧所辛苦經營的一切工作:這也是空虛。
20 我回顧我在太陽下所受的一切勞苦,就灰心失望。
21 因為有人以智慧、學問和才幹勞作得來的,卻應留給那未曾勞作的人,作為產業:這也是空虛和大不幸。
22 人在太陽下所受的一切勞苦,以及痛心的事,究竟有什麼裨益﹖
23 其實,人天天所有的事務,無非是悲痛和煩惱;而且夜裡,心也得不到安息:這也是空虛。
24 人除了吃喝和享受自己勞作之所得以外,別無更好的事。我也看透了:這是從天主手裡來的。
25 因為離了天主,誰能有吃的,誰能有所享受﹖
26 天主原把智慧、學問和歡樂,賜給他所喜愛的人。至於罪人,天主將積蓄貯藏財物的勞苦加於他身上,好將一切財物留給天主所喜愛的人:這也是空虛,也是追風。


第三章

1 事事有時節,天下任何事皆有定時:
2 生有時,死有時,栽種有時,拔除栽種亦有時;
3 殺戮有時,治療有時,拆毀有時,建築有時;
4 哭有時,笑有時,哀悼有時,舞蹈有時;
5 拋石有時,堆石有時;擁抱有時,戒避擁抱亦有時;
6 尋找有時,遺失有時;保存有時,捨棄有時;
7 撕裂有時,縫綴有時;緘默有時,言談有時,
8 愛慕有時,憎恨有時;作戰有時,和睦有時。
9 工作的人,從勞苦中得了什麼利益﹖
10 我觀察了天主交予人類所應從事的事務,得知:
11 天主所行的一切事宜,都很適時,並賜給人認識時事的經歷,但人仍不能明了,天主自始至終所做的工作。
12 於是我明了:人類的幸福,只有在此生歡樂享受;
13 但人人有吃有喝,享受自己一切勞苦之所得,也是天主的恩賜。
14 我知道:凡天主所行的事,永恆不變,無一可增,無一可減。天主這樣作,是為叫人敬畏他。
15 現今所有的,早已有過;將來所有的,先前已有過;因為天主必追尋已往的事。
16 我在太陽下還看見:正義之處有不義,公平之處有不平。
17 我心裡想天主必要審判義人和惡人,因為各種事情和行為,在天主那裡都有其定時。
18 我想,天主藉此是為使世人認清自己是誰,看清自己與走獸無異。
19 的確,世人的命運,同走獸的命運,都是一樣:前者怎樣死,後者也怎樣死;氣息都一樣,人並不優於走獸:因為都是虛無。
20 都同歸於一處;既都出於塵土,也都歸於塵土。
21 人的氣息是否向上高升,走獸的氣息是否下降地下,有誰知道﹖
22 因此,我看出:人最好還是享受自己勞苦所得,因為這是他的命運;有誰能領他去看他自己身後的事﹖


第四章

1 我又轉目注視在太陽下所行的一切暴行:看,受壓迫者眼淚汪流,卻無人安慰;壓迫人者有權勢,他們卻無人援助。
2 於是我聲稱那已死去的人,比現今還活著的人更為有福。
3 那還沒有出世的人,比這兩等人更為有福,因為他還沒有見到太陽下所行的惡事。
4 我也看出各種勞苦和一切工作的技巧,都是出於人彼此間的競爭:這也是空虛,也是追風。
5 愚人交臂叉手,是自食己肉。
6 捧一把安逸,勝過兩把勞苦和追風。
7 我又轉睛,看見在太陽下有件空虛的事:
8 有個孤獨無伴的人,既沒有兒子,又沒有兄弟,卻時常勞苦不息,他的眼總是貪得無厭,從來不問:「我辛辛苦苦,節制享樂,究竟是為誰﹖」這也是空虛和大不幸。
9 兩個人勝於一個人,因為兩人一同工作,酬報優厚:
10 若一個跌倒了,另一個可扶起自己的同伴。哀哉孤獨者!他若跌倒了,沒有另一人扶起他來。
11 又如兩人同眠,都感溫暖;若孤獨一人,怎能暖和﹖
12 若一人抵不住一人,兩人就能抵住:──三股繩,不易斷。
13 一個貧寒而明智的青年,勝過一個年老昏愚,而總不採納忠言的君王。
14 這青年雖在國中出身貧寒,但由獄中出來,執政為王;
15 我看見一切在太陽下行走的活人,都擁護青年人,新繼位者,來代替老王。
16 擁護他為領袖的人民,多得無數;但日後,那些後來的人卻不喜歡他:這也是空虛,也是追風。
17 你往天主的殿裡去時,要小心邁步;你前去聽道,勝過愚人獻祭,因為他們只知作惡。


第五章

1 你不要在天主前冒然開口,你的心也不要急於發言應許,因為天主在天上,你在地下,為此你說話應當簡單。
2 因為夜夢由於事務繁雜,亂語出於多言。
3 你一向天主許願,就不可拖延償還,因為他不喜歡人怠慢;你許了願,就應速還;
4 不許願好過許而不還。
5 不要放任你的口,使你陷於罪過,免得你在使者前說是「錯許了。」為何要天主因你這句話而發怒,破壞你手中的工作﹖
6 多夢多虛幻,多言多胡塗;你要敬畏天主。
7 你若在某省看見欺壓窮人,違犯公道和正義的事,不必對此驚奇,因為高者之上還有更高者在上鑑察,而他們之上還有更高者。
8 國家全面的利益,在乎有一位關心農業的君王。
9 愛錢的,錢不能使他滿足;愛財的,進益不能使他滿足:這也是空虛。
10 錢財增多,消費的人也隨之增多;財主除飽享眼福外,能有什麼益處﹖
11 工人不論吃多吃少,總睡得香甜;飽食的富人,卻難於安眠。
12 我看見在太陽下有一件慘痛的事:財主積蓄財富,反而害了自己。
13 生意一次失敗,財產盡失:生了個兒子,手中一無所有。
14 他赤身出離母胎,也照樣赤身歸去;他勞力之所得,絲毫不能帶去。
15 這也是一件慘痛的事:他怎樣來,也怎樣去;他操勞追風,究有什麼益處;
16 況且他一生在黑暗中生活,遭受許多煩惱、疾病和悲憤的事。
17 我所認為幸福美滿的事:是人在天主所賞的少數歲月內,有吃有喝,且享受他在太陽下一切勞碌所得的福樂,這原是他應得的一分。
18 的確,天主賞賜人財產和富裕,叫他能享用;能取得應有的一分,能享受勞碌所得的快樂,實是天主的恩賜。
19 那麼,人就不甚顧慮人生歲月的短促,因為天主以喜樂充滿了他的心。


第六章

1 我看見在太陽下,另有一種不幸,重壓在人身上:
2 有一人,天主賜他富裕、錢財、光榮;凡他心中所願意的,一件也不缺;但天主沒有讓他享用這一切,卻讓外人享用了:這也是空虛,是一件很悲慘的事。
3 有一人生有百子,活了很大歲數,他年紀雖高,卻沒有隨心享受福樂,且未得安葬,照我看來,他還不如流產的胎兒。
4 流產的胎兒徒然而來,悄然而去,他的名字也湮沒無聞;
5 他沒有見過天日,也沒有任何知覺,但他總比那人更享安寧。
6 那人即便活了兩千歲,如未享受福樂,他們二人豈不是同歸一處﹖
7 人的一切勞碌都是為了口腹,但他的慾望卻總不滿足。
8 智者對愚者究有什麼利益﹖知道如何與人往來的窮人,能得什麼好處﹖
9 眼看見過的總勝過心所想望的:這也是空虛,也是追風。
10 已往所有的,都已有名可稱;人為何物,都已知道;人決不能與強於己者相抗辯。
11 說話多,必多空談:這對人能有什麼益處﹖
12 在空虛,消逝如影的人生少數歲月內,有誰知道什麼事對人有益﹖又有誰能給人指示,他身後在太陽下要發生什麼事﹖




第七章

1 良好的聲譽勝於名貴的香液;死日勝於生日。
2 往居喪的家,勝於往宴會的家,因為喪事是人人的結局,活人應將此事放在心上。
3 悲哀勝於歡笑,因為愁容能使心靈舒暢。
4 智者的心是在居喪的家,愚人的心是在歡笑的家。
5 聽智者斥責,勝過聽愚人歌唱。
6 愚人的歡笑,就像釜底荊棘的爆炸聲,但這也是空虛。
7 實在,壓榨使智者昏愚,賄賂能敗壞人心。
8 事情的結局勝過事情的開端;居心寬容,勝過存心傲慢。
9 你心裡不要輕易動怒,因為憤怒只停留在愚人胸中。
10 你不要問:「為什麼昔日勝於今日﹖」因為這樣的詰問,不是出於智慧。
11 智慧與家產都好,對看見天日的人都有益,
12 因為受智能的蔭庇與受金錢的蔭庇無異;但認識智慧的好處,是在於智慧賦於有智慧者生命。
13 你應觀察天主的作為:他所彎曲的,誰能使之正直﹖
14 幸福之日,你應歡樂,不幸之日,你應思慮:幸與不幸,都是天主所為;其目的是為叫人不能察覺自己將來的事。
15 在我虛度的歲月內,我見了許多事:義人在正義中夭亡,惡人在邪惡中反而長壽。
16 不要過於正義,也不要自作聰明,免得自趨滅亡。
17 不要作惡無度,也不要糊塗太甚,免得你死非其時。
18 你的手最好把持這個,也不要放棄那個,因為敬畏天主的人,二者兼顧並重。
19 智慧使智者的權勢,勝過本城十個有權勢的人。
20 世上沒有一個只行善,而不犯罪的義人。
21 你不要傾心去聽人說的一切閒話,免得你聽到你的僕人詛咒你;
22 因為你心裡知道,你許多次也詛咒過別人。
23 這一切我都用智慧追究過;我宣稱我將成個智者,然而智慧仍離我很遠。
24 所有的事,既深遠,又玄奧,誰能窮究﹖
25 我又專心致力於認識、考察事物,尋求智慧和事理,得知邪惡就是昏愚,昏愚就是狂妄。
26 我發覺女人比死亡還苦,她一身是羅網:她的心是陷阱,她的手是鎖鏈;凡博天主歡心的,必逃避她;但罪人卻被她纏住。
27 訓道者說:看,這是我所發現的,一一加以比較,好探知事物的原理,
28 對此我的心還在追求,但尚未找到:在一千男人中,我發現了一個;在所有的女人中,卻沒有發現一個。
29 我發現的只有這一件事:天主造人原很正直,但人卻發明了許多詭計。


第八章

1 有誰相似智者,有誰會解釋事理﹖智慧使人的面容煥發,使嚴肅的容貌變為溫和。
2 為了向天主起的誓,你應遵守君王的命令;
3 你不可由他面前倉猝離去,也不可行惡,因為凡他喜歡的事,都可隨意執行。
4 原來君王的話具有威力,誰敢向他說:「你做什麼﹖」
5 遵守誡命的,不會遇到災禍;智者的心能辨識時機和判斷。
6 的確,事事都有定時和定案;但重大的負擔仍壓在人身上,
7 因為人不知道將來要發生什麼事,有誰能告訴他,何時要發生﹖
8 沒有人有權將生氣保留不失,也沒有人能支配死期,戰場上沒有人能退役,邪惡救不了作惡的人。
9 我看見了這一切,專心研究在太陽下所行的一切事:有時統治人的人,自受其害;
10 有時我看見惡人被抬去安葬,而行義的人卻反離開聖地,而在城中被人遺忘:這也是虛幻。
11 因為懲惡的定案未有迅速執行,世人因此充滿了行惡的偏向。
12 惡人雖百次行惡,仍享長壽,姑且不論;但我確實知道,那敬畏天主的人,因他們在天主前起敬起畏,必得幸福;
13 而惡人必得不到幸福,他的時日如影,決不能久長,因為他不敬畏天主。
14 在世上還有一件虛幻的事:就是義人所遭遇的,反如惡人所應得的;而惡人所遭遇的,反如義人所應得的;我遂說:這也是虛幻。
15 為此,我稱讚快樂,因為在太陽下,人除了吃喝行樂外,別無幸福;因為這是人在天主賞他在太陽下的一生歲月內,從他的勞苦中,所獲得的幸福。
16 當我專心追求智慧,觀察人在世上,連黑夜白日都不能閉目安眠所行的工作時,
17 我面對天主的一切作為,發覺人決不能知道在太陽下所發生的一切事。人雖然努力研究,終歸無法得知;縱然有智者以為知道了,仍是一無所知。


第九章

1 我留心考察這一切,終於看出:義人、智者和他們的行為,都在天主手裡;是愛是恨,人不知道;二者都能來到他們身上。
2 無論是義人,是惡人,是好人,是壞人,是潔淨的人,是不潔淨的人,是獻祭的人,是不獻祭的人,都有同樣的命運;好人與罪人一樣,妄發誓的與怕發誓的也一樣。
3 太陽之下所發生的一切事中,最不幸的是眾人都有同樣的命運;更有甚者,世人的心都充滿邪惡,有生之日,心懷狂妄,以後與死者相聚。
4 的確,誰尚與活人有聯繫,還懷有希望,因為一隻活狗勝過一隻死獅。
5 活著的人至少自知必死,而死了的人卻一無所知;他們再得不到報酬,因為連他們的記念也被人遺忘。
6 他們的愛好,他們的憎恨,他們的熱誠,皆已消失;在太陽下所發生的一切事,永遠再沒有他們的分。
7 你倒不如去快樂地吃你的飯,開懷暢飲你的酒,因為天主早已嘉納你所作的工作。
8 你的衣服常要潔白,你頭上總不缺少香液。
9 在天主賜你在太陽下的一生虛幻歲月中,同你的愛妻共享人生之樂:這原是你在太陽下,一生從勞苦中所應得的一分。
10 你手能做什麼,就努力去做,因為在你所要去的陰府內,沒有工作,沒有計劃,沒有學問,沒有智慧。
11 我又在太陽下看見:善跑的不得競賽,勇將不得參戰,智者得不到食物,明白人得不到財富,博學者得不到寵幸,因為他們都遭遇了不幸的時運。
12 因為人不知道自己的時期,當凶險猝然而至的時候,人子為不幸的時運所獲,就像魚被網捕住,又像鳥被圈套套住。
13 在太陽下我又得了一個智慧的經驗,依我看來,大有意義:
14 有座小城,裡面居民不多;有位大王來攻打此城,把城圍住,周圍築了高壘。
15 那時,城中有個貧賤卻具有智慧的人,他用自己的智慧,救了本城:可是人們卻忘了這貧賤的人。
16 於是我說:智慧遠勝過武力;然而貧賤人的智慧卻被人輕忽,他的話卻沒有人聆聽。
17 智者溫和的言語,比王者在愚人中的吶喊,更受歡迎。
18 智慧勝於武器;一個錯誤能破壞許多好事。


第十章

1 一個死蒼蠅能敗壞一碗製香膏者的香膏;一點愚昧也能敗壞智能和尊榮。
2 智慧人的心傾向右,愚人的心偏向左。
3 愚人連在走路時,也是無知,並稱眾人皆胡塗。
4 若當權者向你生氣,你不可離棄崗位,因為心平氣和能避免大錯。
5 我在太陽下見了一件不幸的事,似乎是出於掌權者的錯誤:
6 愚人佔居高位,貴人屈居下位。
7 我看見僕人騎馬,而王侯反像僕人一樣步行。
8 挖掘陷阱的必自陷其中,拆毀牆壁的必被蛇咬傷;
9 開鑿石頭的必為石壓傷,砍伐樹木的必遭遇危險。
10 鐵器鈍了,如不將刃磨快,必費許多氣力;成功是智慧的效能。
11 行法術之前,就已被蛇咬傷,法術於行法術的人,就沒有好處。
12 智者口中的語言,為人有益;愚人的口舌卻自招滅亡:
13 他口中的語言,開始是愚昧,最後卻是殘忍的狂語。
14 愚人只知多言:「將來的事怎樣,人不知道;人身後的事,有誰來告訴他﹖」
15 以愚人勞碌感到煩惱,因為連怎樣進城,他也不知道。  邦國,你的君王若是一個幼童,你的長官若清晨宴飲,你就有禍了!
17 邦國,你的君王若出身顯貴,你的長官若宴飲有時,只求養身,不為快樂,那你就有福了。
18 屋頂坍塌,由於怠惰;房屋滴漏,由於手懶。
19 設宴是為歡樂,酒可使生活愉快;錢能應付一切。
20 在床塌上,不要詛咒君王;在臥室內,不要咒罵長官,因為空中的飛鳥能傳音,有翅翼的能傳話。


第十一章

1 把你的糧食拋到水面,多日後你必有所獲。
2 將你的家產分作七分八分,因為你不知道世上要發生什麼災禍。
3 雲一滿了,雨就傾住於地。樹倒向南或倒向北,一倒在那裡,就躺在那裡。
4 觀察風向的,必不撒種;研究雲象的,必不收割,
5 就如你不知道生氣如何進入孕婦胎中的骨骼裡,同樣你也不知道天主所創造的一切化工。
6 你早上撒種,晚上也不要住手,因為你不知道:是早上撒的,或是晚上撒的長的好,或是早晚兩種都同樣好。
7 光明實在可愛,看見太陽實在令眼愉悅。
8 人無論活了多大年紀,盡可享受各種福樂;但他應想到黑暗的日子還多,所發生的事,盡屬虛幻。
9 少年人,在你青春時應行樂;在你少壯的時日,應心神愉快;隨你心所欲,你眼所悅的去行,但應知道:天主必要就你所行的一切審判你。
10 掃除你心中的煩惱,驅除你身上的痛苦,因為青春和少年都是虛幻。


第十二章

1 在你年輕的時日,在災禍的日子來到之前,即在你說的那些「沒有歡樂」的日子來到之前,你應記念你的造主;
2 不要等到太陽、光體、月亮、星辰失光,雨後雲彩再來;
3 因為那時,看門者戰栗,大力士屈伏,推磨的婦女因為少而停工,眺望窗外的女人面目昏黑,
4 兩扇街門快關閉,磨聲低微,雀鳥息聲,歌女低吟,
5 怕上高處,行路危險,杏子被棄,蚱蜢被嫌,續隨子失去效力,因為人要回永遠的家鄉,哀悼的人徘徊街頭;
6 那時銀鍊將斷,金燈將碎,水罐將破於泉旁,輪子將爛於井邊,
7 灰塵將歸於原來的土中,生氣將歸於天主,因為原是天主所賜。
8 訓道者說:虛而又虛,萬事皆虛。
9 訓道者不但是智者,而且教人獲得知識,在沉思推究之後,編撰了許多格言。
10 訓道者費神尋找適當的語句,忠誠地寫下了真理之言。
11 智者的話好似錐子,收集的言論,好像釘牢的釘子:二者都是一位牧者所賜。
12 除此之外,我兒,不必再找別的書籍,書不論寫多少,總沒有止境;用功過度,必使身體疲倦。
13 總而言之:「你應敬畏天主,遵守他的誡命,因為這是人人的義務。」
14 誠然天主對一切行為,連最隱秘的,不論好壞,都要一一審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