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肋米亞哀歌

章: 1 2 3 4 5


-Reset+

第一章

1 怎麼!這個人煙稠密的京都,卻孤坐獨處!從前是萬民的主母,現在好像成了寡婦;往日是諸郡的王后,如今竟然成奴僕!
2 她夜間痛哭飲泣,眼淚流滿雙頰;她所有的愛人,卻沒有一個前來安慰她;她的親友都背棄了她,成了她的冤家!
3 猶大已經流亡遠去,備受壓迫奴役;散居在異民中間,再不得安息;她處於絕境之中,所有迫害她的人,盡來相逼!
4 熙雍的到街道悲慘淒涼,因無人前來過節!她的城門零落蕭條,司祭哀嘆,處女惆悵;她已憂苦備嘗!
5 她的敵人得了優勢,仇人獲得勝利,都因她犯罪多端,而遭受了上主的懲罰;她的幼兒被擄去,在敵人面前作囚徒。
6 一切華麗,已經都由熙雍女郎身上消失;她的首長好像找不到牧場的公羊,受追逐者驅使,無力前行。
7 耶路撒冷在困苦和患難的時日,回憶昔日享有的一切榮華;現在呢﹖當她的人民陷入敵人手中時,竟然沒有人來施救!仇人看見了她,都嘲笑她的滅亡。
8 耶路撒冷犯罪作惡,因而成了可憎惡的;昔日尊重她的人,今日一見到她的裸體,都予以輕視;而她自己只有飲泣,轉身退去。
9 她的污穢沾滿了她的衣裙,她從未想到會有如此的結局,以致一落千丈,卻沒有人安慰。 「上主,求你憐視我的痛苦,因為敵人正在意氣高揚。
10 暴徒伸手劫掠了她所有的珍寶:你雖然嚴禁異民進入你的集會,她卻眼看著他們闖進聖所。
11 她所有的人民都在嘆息,搜求食糧;而應交出珍寶,換取食物,以維持生活。上主,求你垂視眷顧,我怎樣受人輕慢!」
12 一切過路的人啊!請你們細細觀察,看看有沒有痛苦能像我所受的痛苦﹖因為上主在他盛怒之日,折磨了我!
13 他從上降下火來,深入我的骨骸;他在我腳下設下羅網,使我陷落;他使我終日孤寂,惆悵不已。
14 上主親手把我罪過的軛,緊縛在我的頸上,使我筋疲力竭;他將我交於我不能抵抗的人手中。
15 上主拋棄了我中間的勇士,召集盛會,與我為敵,粉碎我的精銳;上主好像踐踏酒醡一樣,踐踏原是處女的猶大女郎。
16 我之所以痛苦,滿眼流淚,是因為鼓舞我心靈的安慰者,已經離我遠去;我的子女已經孤獨無援,而敵人卻正在得勢。
17 熙雍雖然伸開雙手,卻無人予以安慰;上主召喚四周的人與雅各伯為敵;耶路撒冷在人眼中,成了可憎的污穢之物。
18 唯有上主是公義的,因為我違背了他的訓示。一切民族!請你們聽一聽,看一看我的痛苦:我的處女和壯丁,都已充軍去了。
19 我向愛人求救,但他們都捨棄了我,我的司祭和長老,雖然尋覓食糧以求活命,但他們卻在城中氣絕喪命。
20 上主,求你憐視,因為我實在痛苦:五內恐懼,心如倒懸,因為我常背命頑抗。外邊有刀劍使我喪子,在家裡有人死亡。
21 人們都聽到我嘆息,卻沒有人安慰我;仇人聽到我遭難,無不慶幸你的所為;但是到了你所規定的日子,他們必然與我相同。
22 願他們的罪惡擺在你眼前!你怎樣為了我的各種罪惡,對待了我,也願怎樣對待他們!因為我屢次嘆息,我的心已萎靡不振。


第二章

1 怎麼!上主竟然發怒,使熙雍女郎暗淡無光!將以色列的榮華由高天拋在地上!在他震怒之日,不再想念自己的腳凳!
2 上主毫不留情地破壞了雅各伯所有的牧場;他滿含怒氣,夷平了猶大女郎的一切堡壘,將她的君王及首長推倒在地,加以侮辱。
3 他怒火炎炎,粉碎了以色列的一切勢力;在仇人前,抽回他的右手;他像吞滅四周的烈火,焚燒了雅各伯;
4 他像敵人一樣,安穩地舉起自己的右手,拉開他的弓。象敵人似的,屠殺了一切英俊的少年;在熙雍女郎的帳幕內,發洩了他似火的烈怒。
5 上主好像一個仇人,毀滅了以色列,毀滅了她所有的宮室,蕩平了她的一切堡壘,增加猶大女郎的哀哭。
6 上主象破壞園圃一樣,破壞了他自己的帷幔,毀滅了自己的會幕,使人在熙雍忘卻慶節和安息日;他在烈怒下,廢棄了君王和司祭。
7 上主厭棄了自己的祭壇,嫌惡了自己的聖所;將宮殿的牆垣交在敵人手中,讓他們在上主的殿宇內,叫囂喧嚷,好像節日一樣。
8 上主已經決意毀壞熙雍女郎的牆垣,既展開了繩索,決不抽回自己的手,直到將它完全推翻,使城郭和堡壘哀哭,一同傾覆。
9 城門已陷於地中,上主已折斷她的門閂,她的君王首長,流落異鄉,再沒有法律;她的眾先知也不再獲得上主的神視。
10 熙雍女郎的眾長老,坐在地上默然不語,頭上撒上灰土,腰間束著麻衣;耶路撒冷的處女都俯首至地。
11 我的眼痛哭,至於失明,五內沸騰,肝腦塗地。眼見我的女兒──人民遭受摧殘,眼看著幼童乳兒昏厥在城中的街道上。
12 他們對母親說:「那裡有餅有酒﹖」他們在城中的街道上,正奄奄一息,有如受傷的人,在母親的懷中,氣絕夭折!
13 耶路撒冷女郎!我可用什麼來譬喻你,拿什麼來比擬你呢﹖處女,熙雍女郎!我可用什麼來幫助你,拿什麼來安慰你呢﹖因為你的創傷,浩大如海,又有誰能夠治愈你﹖
14 你的眾先知有關你的神視,盡是虛幻欺詐;他們從未揭露你的罪惡,以挽回你的命運;他們關於你所提供的神諭,盡是虛幻和騙局。
15 所有過路的人,都向你鼓掌,向耶路撒冷女郎噓唏,且搖頭說:「難道這就是人人所說美麗無比,全世界的喜悅﹖」
16 你的仇人都向你張開口,噓唏而切齒說:「我們終於吞滅了她!這就是我們所期待的一日,我們終於得到手,終於看見了!」
17 上主實踐了自己的計劃,完成了他昔日所宣告的斷語;實行破壞,毫無憐憫,使仇人幸災樂禍,使敵人高舉他的角。
18 處女,熙雍女郎!你應該從心裡呼號上主;白天黑夜,讓眼淚象江河般地湧流,不要歇息,也不要讓你的眼睛休息。
19 夜間每到交更時分,你該起來哀禱,象傾水似的,向上主傾訴你心;應為了你嬰兒的性命,向上主舉起你的雙手,因為他們因飢餓而昏迷街頭!
20 上主,請你回目憐視!你這樣做,究竟是對付誰呢﹖難道婦女應該吃掉自己的兒子﹖吃掉自己孕育的嬰兒﹖難道在上主的聖所裡,應該殺死司祭和先知﹖
21 街上遍地躺臥的,盡是孩童和老人;喪身刀下的,盡是我的處女和少年;在你震怒之日,你斬殺誅戮,毫不留情。
22 你由四方給我召來施行恐怖的人,好像過節一樣;在上主發怒之日,無人能夠逃脫,或者倖免;我孕育撫養的,我的仇人都殺盡滅絕。


第三章

1 在上主盛怒的鞭責下,我成了受盡痛苦的人;
2 他引我走入黑暗,不見光明;
3 且終日再三再四,伸手與我為敵;
4 他使我肌膚枯瘦,折斷我的骨頭;
5 他在我四周築起圍牆,用毒草和痛苦環繞我,
6 讓我居住在黑暗之中,好像久已死去的人。
7 他用垣牆圍困我,不能逃脫;並且加重我的桎梏;
8 我呼籲求救時,他卻掩耳不聽我的祈禱。
9 他用方石堵住了我的去路,阻塞了我的行徑。
10 上主之於我,像是一隻潛伏的狗熊,是一頭藏匿的獅子,
11 他把我拖到路旁,撲捉撕裂,加以摧殘;
12 又拉開他的弓,瞄准我,把我當作眾矢之的。
13 他用箭囊的箭,射穿了我的雙腰;
14 使我成了萬民的笑柄,終日受他們的嘲笑;
15 他使我飽食苦菜,醉飲苦酒。
16 他用砂礫破碎我的牙齒,用灰塵給我充飢。
17 他除去了我心中的平安,我已經忘記了一切幸福;
18 於是我說:「我的光榮已經消逝,對上主的希望也已經幻滅。」
19 我回憶著我的困厄和痛苦,盡是茹苦含辛!
20 我的心越回想,越覺沮喪。
21 但是我必要追念這事,以求獲得希望:
22 上主的慈愛,永無止境;他的仁慈,無窮無盡。
23 你的仁慈,朝朝常新;你的忠信,浩大無垠!
24 我心中知道:上主是我的福分;因此,我必信賴他。
25 上主對信賴他和尋求他的人,是慈善的。
26 最好是靜待上主的救援,
27 人最好是自幼背負上主的重軛,
28 默然獨坐,因為是上主加於他的軛;
29 他該把自己的口貼近塵埃,這樣或者還有希望;
30 向打他的人,送上面頰,飽受凌辱。
31 因為上主決不會永遠把人遺棄;
32 縱使懲罰,他必按照自己豐厚的慈愛,而加以憐憫。
33 因為他苛待和懲罰世人,原不是出於他的心願。
34 將世上所有的俘虜,都踐踏在腳下,
35 在至上者前剝奪人的權利, 
36 與人爭訟時,欺壓他人:難道上主看不見﹖
37 若非上主有命,誰能言出即成呢﹖
38 吉凶禍福,難道不是出自至上者之口﹖
39 人生在世,為自己的罪受罰,為什麼還叫苦﹖
40 我們應檢討考察我們的行為,回頭歸向上主!
41 應向天上的大主,雙手奉上我們的心!
42 正因為我們犯罪背命,你才沒有寬恕。
43 你藏在盛怒之中,追擊我們,殺死我們,毫不留情。
44 你隱在濃雲深處,哀禱不能上達。
45 你使我們在萬民中,成了塵垢和廢物。
46 我們所有的仇人,都向我們大張其口。
47 為我們只有恐怖和陷阱,破壞和滅亡。
48 為了我女兒──人民的滅亡,我的眼淚湧流如江河。
49 我的眼淚湧流不止,始終不停,
50 直到上主從天垂顧憐視,
51 因我城中的一切女兒,使我觸目傷心。
52 我的仇人無故追捕我,象獵取飛鳥一樣;
53 他們將我投入坑穴之中,把石塊擲在我身上;
54 水淹沒了我的頭頂,我想:「我要死了!」
55 上主,我從坑穴深處,呼號你的聖名;
56 你曾俯聽過我的呼聲,對我的哀禱,不要掩耳不聞。
57 在我呼號你的那一天,願你走近而對我說:「不要害怕!」
58 上主,你辯護了我的案件,贖回我的性命。
59 上主,你見我遭受冤屈,你替我伸了冤,
60 你看見了他們對我的種種仇恨和陰謀。
61 上主,你聽見了他們加於我的種種侮辱和陰謀,
62 你也聽見了反對我者的誹謗,和他們終日對我的企圖。
63 你看!他們或坐或立,我始終是他們嘲笑的對象。
64 上主,求你按照他們雙手的作為,報復他們;
65 求你使他們的心思頑固,並詛咒他們。
66 上主,求你憤怒地追擊他們,將他們由普天之下除掉。


第四章

1 怎麼!黃金竟暗淡無光,純金竟變了色!聖所的石頭都散亂在街頭!
2 熙雍的子女,原比純金尊貴,怎麼現在竟被看作瓦器,被看作陶人的出品!
3 豺狼尚且露出乳房,哺養自己的幼兒;我的女兒──人民,竟然殘暴不仁,好似曠野中的鴕鳥!
4 嬰兒的舌頭,乾渴得緊貼上顎;幼童飢餓求食,卻無人分給他們。
5 昔日飽享山珍海味,今日竟餓死街道;一向衣飾華麗,而今卻滿身糞土。
6 我的女兒──人民的罪罰,比索多瑪的還重,索多瑪頃刻間傾覆了,並非假手於人。
7 昔日,她的少年,比雪還潔白,比乳還皎潔;他們的皮膚,比珊瑚還紅潤,他們的身體好似一片青玉。
8 而今,他們的容貌,比炭還黑,在街上已辨認不出,皮包骨頭,枯瘦如柴;
9 死於刀下的,比死於飢餓的,即因缺乏田產,日漸衰弱而死的,更為幸運。
10 柔情的婦女竟要親手烹食自己的子女;在我的女兒──人民遭受浩劫時,子女竟成了母親的食物。
11 上主大發震怒,傾洩了他的怒火,火燒熙雍,焚毀了他的基礎。
12 地上的君王和世上的居民,誰也不相信:仇敵能進入耶路撒冷的城門。
13 這是由於她先知們的罪惡,和她司祭們的過犯:他們在城中心,傾流了義人的血;
14 他們身染血污,象瞎子一樣,徘徊街頭,叫人不能觸摸他們的衣服。 「
15 不潔!退避!」人們喊說:「退避!不可接近!」如果他們逃亡,漂流異邦,異邦人又說:「不要讓他們留居此地。」
16 上主的怒容驅散他們,不再垂顧他們;人也不再尊敬司祭,不再敬重長老。
17 我們還在望眼欲穿,幻想著我們的救援;我們仍在瞭望台上,期望著那不能施救的異邦。
18 敵人正在追踪我們的足跡,阻止我們在街上行走;我們的結局已近,我們的日子已滿;的確,我們的終期已到。
19 追捕我們的人,比凌空的飛鳥還要快速;他們在山上搜索我們,在曠野裡窺伺我們。
20 連我們的氣息──上主的受傅者,也落在他們的陷阱中:我們原希望在他的福蔭下,生活在異邦人中。
21 住在胡茲地的厄東女郎!你歡欣喜樂罷!苦爵也要輪到你喝,你將要醉倒,而赤身裸體。
22 熙雍女郎!你的罪債已經償還,上主不再使你流徙;厄東女郎!他必要懲罰你的過犯,揭露你的罪惡。


第五章

1 上主,求你眷念我們的遭遇,垂顧憐視我們受的恥辱。
2 我們的產業,轉入外人手中;我們的房舍,歸屬了異邦人。
3 我們自己變成了無父的孤兒,我們的母親好像寡婦一樣。
4 我們自己的水,必須用錢買來喝;我們自己的木柴,需要用款換來。
5 重軛加在我們的頸項上,受人折磨迫害;我們困憊疲乏,不得安息。
6 我們向埃及伸手,向亞述乞食充餓。
7 我們的祖先犯了罪,已不存在;我們卻要承擔他們的罪債;
8 原是奴隸的人,竟然統治我們,但沒有人解救我們,脫離他們的手。
9 我們面臨曠野刀劍的威脅,該冒性命的危險,才能得到食糧。
10 我們的皮膚因飢餓而發炎,發熱有如火爐。
11 婦女們在熙雍被人強姦,處女們在猶大遭人姦污。
12 王臣被人縛手吊起,長老的儀容受人凌辱,
13 青年人應該服役推磨,幼童倒在柴捆之下。
14 長老們不再安坐城門口,青年們不再奏樂高歌。
15 我們心中已毫無樂趣,我們的歌舞反而變成悲愁。
16 我們頭上的花冠已經墮地。我們犯罪的人,確是有禍的!
17 我們的心神所以徬徨,我們的眼睛所以模糊;
18 因為熙雍山已經荒蕪,狐狸成群出沒其間。
19 上主,至於你,你永遠常存,你的寶座萬世不替。
20 為什麼你常忘記我們﹖為什麼你常拋棄我們﹖
21 上主,求你叫我們歸向你,我們必定回心轉意;求你重整我們的時代,如同往昔一樣。
22 你豈能完全擯棄我們,豈能向我們憤怒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