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斯德拉下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第一章

1 哈加里雅的儿子乃赫米雅的言行录:在第二十年「基色娄」月,我在稣撒禁城时,
2 有我的一个兄弟哈纳尼,和几个人由犹大上来,我问及他们,关于那些由充军回国的犹太遗民,和耶路撒冷的情形;
3 他们回答我说:「由充军回国的那些遗民,在省里遭大难,受污辱;耶路撒冷城垣坍塌,城门为火焚毁。」
4 我一听说这些事,就坐下涕哭,悲痛了几天,同时也在上主天主前,禁食祈祷,
5 说:「唉!上主,天上的天主!伟大可畏的天主!那对爱你和守你诫命的人,履行信约,施行慈爱的,
6 求你侧耳,求你睁眼,俯听你仆人的祈祷,即我现今在你面前,日夜为你的仆人以色列子民所行的祈祷。我承认以色列子民对你所犯的罪过,因为我和我父家都犯了罪。
7 我们的确作恶得罪了你,没有遵守你吩咐你的仆人梅瑟,所立定的诫命、律令和典章。
8 求你记忆你向你的仆人梅瑟所吩咐的话说:如果你们不忠实,我要将你们分散在万民之中;
9 但如果你们又回心归向我,遵守履行我的诫命,即便你们分散到天涯地角,我也要从那里,将你们聚集起来,领你们到我所选,为作我名居所的地方去?ぉ?
10 他们都是你的仆人,你的人民,是你用强力和大能的手,所拯救出来的。
11 我主,求你侧耳俯听你仆人的祈祷,倾听这些喜爱敬畏你名的仆人的祈祷!求你今天使你的仆人顺利,使他在那人前获得宠遇。」我当时是君王的酒政。


第二章

1 在阿塔薛西斯王二十年「尼散」月,轮到我掌酒时,我拿起酒来,献给国王。我不愿在王面前现出忧愁,
2 王却问我说:「你不像有病,为什么面带愁容﹖没有别的,你心中一定有愁事!」我很是惊慌,
3 便向君王说:「大王万岁!我祖先坟墓所在的城池,成了废墟,城门为火焚毁,我怎能不面带愁容呢﹖」
4 王问我说:「你要求什么﹖」我向天上的天主祈祷之后,
5 回答君王说:「大王若看着好,你仆人在你面前若获得宠遇,就打发我回犹大去,到我祖先坟墓所在的城去,重修那城。」
6 那时,皇后也在旁坐着;王便向我说:「你旅行需要多久﹖你几时能回来﹖」我向君王说了一个时期;王以为好,就准许我去。
7 我又向王说:「大王若看着好,请赐我一诏书,通知河西州长放我通行,直到犹大;
8 另一诏书,通知护守王家园林的阿撒夫,令他给我木料,为做圣殿堡垒的门户、城墙和我要住的房舍之用。」赖我的天主慈善的手扶助我,君王都赐给了我。
9 我一来到河西州长那里,便向他们呈上君王的诏书。同时君王还派了队长和马兵协助我。
10 曷龙人桑巴拉特和作臣仆的阿孟人托彼雅,听说此事,很不高兴有人来为以色列子民谋图福利。
11 我到了耶路撒冷,在那里停留了三天之后,
12 夜间,我和跟随我的几个人起来;当时我并没有告诉任何人,有关我的天主激发我的心,要为耶路撒冷所作的事;除了我骑的一头牲口外,也没有别的牲口。
13 夜间我出来,经过谷门到了龙泉前,又到了粪门,观察耶路撒冷城墙那里有缺口,并见城门已被火焚毁。
14 以后,又到了泉门,到了王池,但那地方不能骑我的牲口过去,
15 遂在夜间,由山涧攀登而上,视察了城垣,然后转身,由谷门进来,回了家。
16 我到过那里,或作什么,官员都不知道;直到此时,我也没有告诉过犹太人、司祭、权贵、官员和其它工作人员。
17 于是我向他们说:「你们都清楚我们所处的苦境:耶路撒冷成了废墟,城门为火焚毁。来,让我们重修耶路撒冷的城垣,免得再受人耻笑!」
18 随后,我又向他们报告:我的天主慈善的手怎样扶助了我,以及君王向我说过什么话。他们遂说道:「起来,大家一同修建!」众人勇气倍增,遂着手进行。
19 当曷龙人桑巴拉特、作臣仆的阿孟人托彼雅,和阿剌伯人革笙听说这事,就讥笑我们,侮辱我们说:「你们在那里干什么﹖要背叛君王吗﹖」
20 我答复他们说:「天上的天主必要使我们成功;我们是他的仆役,要动工兴建;至于你们,在耶路撒冷无分无权,也无可留念的事物。」


第三章

1 大司祭厄肋雅史布和他的弟兄司祭们动工,修建羊门;上了门框,安装了门、插关和门闩,一直修到默阿堡,又修到哈纳乃耳堡。
2 在他们旁边,有耶里哥人修理;在他们旁边,有依默黎的儿子匝雇尔修建。
3 色纳阿的子孙修建鱼门;他们上了门框,安装了门、插关和门闩;
4 在他们旁边,有哈科兹的孙子,乌黎雅的儿子默勒摩特修理;在他旁边,有默舍匝贝耳的孙子,贝勒革雅的儿子默叔蓝修理;在他旁边,有巴阿纳的儿子匝多克修理;
5 在他旁边,有特科亚人修理,但是他们中有权势的人,在这工程上,不肯服从主管人。
6 帕色亚的儿子约雅达和贝索德雅的儿子默叔蓝,修理新市区的城门;他们上了门框,安装了门、插关和门闩。
7 靠着他们,有基贝红人默拉提雅和默洛诺特人雅冬,以及基贝红人和米兹帕人修理,经费出自河西州长。
8 在他们旁边,有金业工会的会员乌齐耳修理;在他旁边,有制药工会的哈纳尼雅修理;他们修理耶路撒冷城墙,直至广场。
9 在他们旁边,有胡尔的儿子勒法雅修理,他是耶路撒冷半市区的区长。
10 在他旁边,有哈鲁玛夫的儿子耶达雅,对着自己的房子修理;在他旁边,有哈沙贝乃雅的儿子哈突士修理。
11 哈陵的儿子玛耳基雅和帕哈特摩阿布的儿子哈叔布,修理下一段,直到炉堡。
12 在他们旁边,有哈罗赫士的儿子,耶路撒冷另一半市区的区长沙隆,和他的女儿们一起修理。
13 哈农和匝诺亚的居民修理谷门,他们修起来,安上了门、插关和门闩,又修了一千肘长的墙,直到粪门。
14 勒加布的儿子贝特革楞区的区长玛耳基雅,和他的儿子们修理了粪门,安装了门、插关和门闩。
15 苛耳曷则的儿子,即米兹帕区的区长沙隆,修理了泉门,修起来盖了顶,安装了门、插关和门闩;他又由靠近御苑的史罗亚池,修理城墙,直到由达味城下来的石级前。
16 其后由阿次步克的儿子,即贝特族尔半区的区长乃赫米雅修理,直到达味陵的对面,经人造持池,直到御林军营。
17 其后由肋未人巴尼的儿子勒洪修理;在他旁边,有刻依拉半区的区长哈沙彼雅,为自己的地区修理;
18 其后由他们的兄弟,赫纳达得的儿子彼奴依,即刻依拉另一半区的区长修理;
19 在他旁边,有耶叔亚的儿子厄则尔,即米兹帕的区长,修理另一段,即面对军械库上坡的转角。
20 其后由匝拜的儿子巴鲁客修理另一段,即由转角,直到大司祭厄乐雅史布的府门。
21 其后由哈科兹的孙子,乌黎雅的儿子莫勒摩特修理另一段,即由厄乐雅史布的府门,至厄乐雅史布家的尽头。
22 其后由住在耶里哥平原的司祭修理。
23 其后由本雅名和哈叔布,对着自己的家修理;其后由阿纳尼雅的孙子,玛阿色雅的儿子阿匝黎雅,修理自己家旁的一段;
24 其后由赫纳达得的儿子彼奴依修理另一段,即由阿匝黎雅家至转角。
25 其后由乌斋的儿子帕拉耳修理转角对面,即上王宫监狱广场上那突出的城堡;其后由帕洛士的儿子培达雅修理;
26 直到水门,在转向东,直到突出的城堡前的一段。
27 其后由特科亚人修理从突出的城堡对面,直到敖斐耳墙的另一段。
28 自马门以上,司祭各对着自己的房屋修理;
29 其后由依默尔的儿子匝多克,对着自己的房屋修理;其后由舍加尼雅的儿子舍玛雅,及东门的守卫修理;
30 其后由舍肋米雅的儿子哈纳尼雅,和匝拉弗的第六子哈农修理另一段;其后由贝勒革雅的儿子默叔蓝,对着自己的住宅修理;
31 其后由金业公会的玛耳机雅修理直到献身者和商人的住宅,面对更门,直到角堡的一段。
32 由城角堡到羊门中间的一段,归金匠和商人修理。
33 桑巴拉特一听说我们重修城垣,就大发忿怒,十分生气,讥讽犹太人,
34 向他们的同僚即撒玛黎雅的军队说:「这些可怜的犹太人想作什么﹖他们想要修筑城垣吗﹖想要献祭吗﹖想要在一天内完成吗﹖想从那堆灰土中,在立起那些烧过的石头来吗﹖」
35 阿孟托人托彼雅也在旁说到:「让他们修罢!就是上去一只野狗,也能推翻他们修的石墙。」
36 我们的天主,请听!我们是怎样受侮辱!请把这辱骂归到他们的头上,使他们在流亡之地受迫害。
37 不要遮掩他们的罪行,他们的罪孽也不应从你面前抹去,因为他们实在侮辱了修建的人。
38 我们仍继续修建城墙,把整个城墙都联结起来,高底已到一半,因为民众都有心火工作。


第四章

1 当桑巴拉特和托彼雅,以及阿剌伯人、阿孟人和阿市多得人,听说耶路撒冷城垣正在进行修建中,缺口已开始修补,就大发忿怒,
2 都联合起来,图谋来攻打耶路撒冷,扰乱我们。
3 我们一面祈求我们的天主,一面派了卫队,日夜防守。
4 有一个犹太人说:「运夫的力量已耗尽,积土又太多,我们不能再修建城墙了!」
5 我们的仇敌已议决说:「不让他们知道,不让他们看出,我们直冲入他们中间,将他们杀掉,停止那工程。」
6 那时,有些靠近他们居住的犹太人,十次前来通知我们说:「他们由所住的各方上来,攻打我们,
7 已在城墙下低处的田野中安了营。」我就按照家族分派了人,带上刀枪和弓。
8 我巡视之后,就起来对权贵、长官和其余的人民说:「对他们,你们不可畏缩!要记住吾主是伟大而可畏的;应为你们的兄弟、儿女、妻子、家庭而作战。」
9 我们的敌人一听说我们得了情报,同时天主也破坏了他们的阴谋,他们遂都撤退;我们也都回到城墙那里,各返自己的工作岗位。
10 从那天起,我的仆人一半做工,一半佩带着刀、矛盾、弓和铠甲,立在全犹大家后边,
11 即在城墙作工的人后边。那些搬运的人,也都武装起来:一手作工,一手拿着武器;
12 修墙的工人,每人腰间都配着刀工作。吹号筒的站在我身旁。
13 我向权贵、长官和其余的人民说:「这工程范围很大,我们在城墙上彼此分离甚远,
14 所以你们无论在什么地方,一听到号声,就立时聚集在我们身旁;我们的天主必为我们战斗。」
15 我们便这样继续工作,由旭日初升,直到星辰出现。
16 同时我又吩咐民众说:「每人和他的仆人,应在耶路撒冷过夜。如此在夜间可为我们守卫,白天可以工作。」
17 至于我和我的兄弟,以及我的仆人和跟随我、护卫我的人,没有一人脱过衣服,各人手中常拿着武器。


第五章

1 那时,在人民和他们的妇女中,发生了喊冤的大声音,控告自己的犹太同胞。
2 有人喊说:「我们应以我们的儿女作质,换取食粮,吃饭生活。」
3 另有人喊说:「我们必须典当我们的田地、葡萄园和房屋,为在饥荒之中获得食粮。」
4 还有人喊说:「我们应抵押我们的田地和葡萄园,去借钱给王纳税。
5 然而我们的肉体与我们同胞的肉体一样,我们的孩子与他们的孩子也相同,但我们必须叫我们的儿女去作奴婢,且有些女儿已做了奴婢;我们现下一无所能,因为我们的田地和葡萄园,已属于别人。」
6 我一听了他们的哀诉和这样的话,很是悲愤。
7 我考虑之后,遂谴责那些权贵和长官,向他们说:「你们每人竟向告自己的同胞索取重利。」为谴责他们,我召集了大会,
8 向他们说:「我们已费尽力量,赎回来了那些被卖给异民作奴隶的犹太同胞,难道你们又要卖你们的同胞,叫我们赎回来吗﹖」他们不出声,也不知如何回答。
9 我接着说:「你们作的这事实在不对!为避免异民-我们仇敌的辱骂,你们岂不应怀着敬畏我们天主的心行事吗﹖
10 我和我的兄弟以及我的仆人,也都借给了他们银钱和食粮。好罢!我们都免除他们这债务罢!
11 今天就应当归还他们的田地、葡萄园、橄榄园和房屋,并归还由借给他们的银钱、食粮、酒、油所获得的重利。」
12 他们答说:「我们都归还给他们,不向他们索求什么;你怎么说;我们就怎么行。」接着我叫了司祭来,令那些人起誓,按这话去行。
13 我又拂拭衣襟说道:「愿天主把一切不守这诺言的人,由他的房舍和他的财产中如此拂拭下去,直到将他拂拭净尽。」全会众都答说:「阿们。」同时又称颂了上主。人民都履行了诺言。
14 此外,自从我被任命为犹大省长之日起,即自阿塔薛西斯王二十年至三十二年,十二年之久,我和我的兄弟从未食过省长的俸禄。
15 但是,在我以先的前任省长,苛待民众,每天由民众取四十「协刻耳」银子,作为俸禄,并且他们的臣仆还压迫民众;而我因敬畏天主,并未如此行事。
16 虽然我也从事修建城垣的工程,但并未购置过田产;我的仆人也都聚集在那里工作。
17 有一百五十个犹太人和官员,在我那里吃饭,还有从我们四周异民中,来到我们这里的人。
18 每一天应备办一头牛,六只肥羊和各种飞禽,这些都由我负担;每天又要备置大量的酒;虽然如此,我仍未索求省长的俸禄,服役的事已为这民众够重的了。
19 我的天主!请记念我!记念我为这民众所行的一切,使我蒙福。


第六章

1 当桑巴拉特、托彼雅、阿剌伯人革笙和我们其它的仇敌,一听说我重修了城墙,已没有破口的地方,──虽然到那时,我还没有在门上按装门扇,──
2 桑巴拉特和革笙,便派人到我这里说:「请来,我们在敖诺平原的一个村镇中会晤。」其实他们是企图谋害我。
3 我遂派使者去答复他们说:「我作的工程浩大,不能前去。我怎能离开工作,到你们那里去,而使工程停顿呢﹖」
4 他们如此连续四次,遣使者到我这里,我也同样答复了他们。
5 随后,桑巴拉特第五次,又同样打发他的臣仆来,手中拿着一封未封的信,
6 信上写着说:「在各民族中传说,而且革笙也证实此说:你和犹太人图谋造反,为此你才重修城墙;据说你还要为王。
7 并且你派定了先知,在耶路撒冷为你宣传说:犹大有了王!现今这些话势必传到君王那里,所以请你来,我们互相商议商议。」
8 我遂派遣使者向他说:「决没有像你所说的那些事,是你心中虚构的。」
9 其实,他们是企图恐吓我们,心想:「如此他们必放弃那工程,不在工作下去。」但我的力量更坚强了。
10 有一天,我来到默塔贝耳的孙子,德拉雅的儿子舍玛雅的家里,他正闭门在家,对我说:「我们上天主的殿,到圣所里去会晤,关好圣所的门户,因为他们要来杀你,且今夜要来杀你。」
11 我答说:「像我这样的人,能逃避到圣所中,保全生命吗﹖我决不进去!」
12 我觉察出来,不是天主打发他向我讲这预言,而是托彼雅和桑巴拉特贿赂了他,
13 要他恐吓我,使我那样去作犯罪的事,如此给他们留下一种坏名誉,好借以辱骂我。
14 我的天主!请你按照托彼雅和桑巴拉特之所行,记忆他们!也不要忘却诺阿狄雅女先知和其余的先知,因为他们企图使我恐惧。
15 「厄路耳」月二十五日,城垣完成,共计为时五十二日。
16 我们所有的仇敌一听说这事,我们四周的人民一看见这事,都十分惊异,并承认这工程,是赖我们的天主而完成的。
17 在此期间,犹大有些有权势的人,给托彼雅寄了许多函件,托彼雅也有复函寄回。
18 因为犹大有许多人,与他宣示为盟,因他原是阿辣黑的儿子,舍加尼亚的女婿,他的儿子约哈南,又取了贝勒革雅的儿子默叔蓝的女儿为妻。
19 他们常在我面前称道他的善行,也将我的事向他报告,托彼雅遂来信恐吓我。


第七章

1 当城垣修好之后,我安了门扇,遂委派了守门丁、歌咏员和肋未人。
2 以后,我委派了我的兄弟哈纳尼,和堡垒长哈纳尼雅,管理耶路撒冷,因为哈纳尼雅是一个可信赖、敬畏天主出众的人。
3 我命他们说:「耶路撒冷的门,不到太阳发暖不准开;太阳还未落时,就要关门上闩!守卫当由耶路撒冷的居民中指派,各按自己的班次,各在自己的屋前守卫。」
4 那时城市宽阔广大,但城中居民稀少,房舍还没有建筑。
5 我的天主使我立意,召集有权势的人、官长和民众,要他们来登记。我发现了一册初次由充军归来的人的族谱,上面有这样的记载:
6 以下是由被掳充军返回本省的子民的人中,当初被巴比伦王拿步高,掳往巴比伦去的人中,回了耶路撒冷和犹大,各本城的人。
7 他们是同则鲁巴贝耳、耶叔亚、乃赫米雅、色辣雅、辣阿米雅、纳哈玛尼、摩尔德开、彼耳商、米斯帕勒特、彼革外、勒洪和巴阿纳,一起回来的。
8 帕洛士的子孙,二千一百七十二名;
9 舍法提雅的子孙,三百七十二名;
10 阿辣黑的子孙,六百五十二名;
11 帕哈特摩阿布的子孙,即耶叔亚和约阿布的子孙,二千八百一十八名;
12 厄蓝的子孙,一千二百五十四名;
13 匝突的子孙,八百四十五名;
14 匝开的子孙,七百六十名;
15 彼奴依的子孙,六百四十八名;
16 贝拜的子孙,六百二十八名;
17 阿次加德的子孙,二千三百二十二名;
18 阿多尼干的子孙,六百六十七名;
19 彼革外的子孙,二千零六十七名;
20 阿丁的子孙,六百五十五名;
21 阿特尔的子孙,即希则克雅的子孙,九十八名;
22 哈雄的子孙,三百二十八名;
23 贝宰的子孙,三百二十四名;
24 哈黎夫的子孙,一百一十二名;
25 基贝红的子孙,九十五名;
26 白冷人和纳托法人,共一百八十八名;
27 阿纳托特人,一百二十八名;
28 贝特阿次玛委特人,四十二名;
29 克黎雅特耶阿陵人、革非辣人和贝厄洛特人,共七百四十三名;
30 辣玛人和革巴人,共六百二十一名;
31 米革玛斯人,一百二十二名;
32 贝特耳和哈依人,共一百二十三名;
33 乃波人,五十二名;
34 另一厄蓝的子孙,一千二百五十四名;
35 哈陵的子孙,三百二十名;
36 耶里哥人,三百五十四名;
37 罗得人、哈狄得人和敖诺人,共七百二十一名;
38 色纳阿人,三千九百三十名。
39 司祭:有耶达雅的子孙,即耶叔亚的家族,九百七十三名;
40 依默尔的子孙,一千零五十二名;
41 帕市胡尔的子孙,一千二百四十七名;
42 哈陵的子孙,一千零一十七名。
43 肋未人:曷达委雅的后裔,耶叔亚和卡德米耳的子孙,七十四名。
44 歌咏员:阿撒夫的子孙,一百四十八名。
45 门丁有沙隆的子孙,阿特尔的子孙,塔耳孟的子孙,阿谷布的子孙,哈提达的子孙,勺拜的子孙,共一百三十八名。
46 献身者:有漆哈的子孙,哈稣法的子孙,塔巴敖特的子孙,
47 刻洛斯的子孙,息阿的子孙,帕冬的子孙,
48 肋巴纳的子孙,哈加巴的子孙,沙耳麦的子孙,
49 哈南的子孙,基德耳的子孙,加哈尔的子孙,
50 勒阿雅的子孙,勒斤的子孙,乃科达的子孙,
51 加仓的子孙,乌匝的子孙,帕色亚的子孙,
52 贝赛的子孙,默乌宁的子孙,乃非心的子孙,
53 巴刻步克的子孙,哈谷法的子孙,哈尔胡尔的子孙,
54 巴兹里特的子孙,默希达的子孙,哈尔沙的子孙,
55 巴尔科斯的子孙,息色辣的子孙,塔玛赫的子孙,
56 乃漆亚的子孙和哈提法的子孙。
57 撒罗满的仆役的子孙:有索泰的子孙,索费勒特的子孙,培黎达的子孙,
58 雅阿拉的子孙,达尔孔的子孙,基德耳的子孙,
59 舍法提雅的子孙,哈提耳的子孙,颇革勒特责巴因的子孙和阿孟的子孙。
60 所有献身者的子孙和撒罗满的仆役的子孙,共计三百九十二名。
61 以下这些人,是由特耳默拉、特耳哈尔沙、革鲁布、阿丹和依默尔上来,而不能说出自己的家族和族系,是否出自以色列的:
62 德拉雅的子孙,托彼雅的子孙,和乃科达的子孙,共计六百四十二人。
63 司祭中:有哈巴雅的子孙,哈科兹的子孙和巴尔齐来的子孙。——巴尔齐来娶了基肋阿得人巴尔齐来的女儿为妻,也取了他的名字。
64 他们查考登记的族谱,却没有找到自己的名字,所以他们由司祭中被革除了。
65 省长指令他们,不准他们享用至圣之物,直到有位大司祭,带着乌陵和突明出来解决。
66 全会众共计四万二千三百六十人,
67 仆婢七千三百三十七人在外;还有歌咏的男女二百五十四名。
68 此外,还有骆驼四百三十五匹,驴六千七百二十匹。
69 有些族长捐献了一千金「达理克,」盘子五十个,司祭长衣五百三十件,作为基金。
70 另一些族长纳了二万金「达理克,」二千二百银「米乃,」作为建筑的基金。
71 其余名众捐献的,共计二万金「塔理克,」二千银「米乃,」司祭长衣六十七件。
72 司祭、肋未人、门丁、歌咏员、献身者和全以色列,各住在本城内。


第八章

1 所有的人民,都一致聚集到水门前的广场上,要求厄斯德拉经师,拿出上主命以色列当遵守的梅瑟法律书来。
2 厄斯德拉司祭便在七月一日,将法律书拿到会众前,及男女和所有能听懂的人面前,
3 在水门前的广场上,从早晨到中午,在男女和所有能听懂的人面前,宣读了法律,所有的人民都侧耳静听法律书。
4 厄斯德拉经师站在为此特备的木台上,他右边站着玛提提雅、舍玛、阿纳雅、乌黎雅、希耳克雅和玛阿色雅;他左边有培达雅、米沙耳、玛耳基雅、哈雄、哈协巴达纳、则加黎雅、和默叔蓝。
5 厄斯德拉在众目注视下展开了书,因他高立在众人以上,他展开书时,众人都立起来。
6 厄斯德拉先赞颂了上主,伟大的天主,全民众举手回答说:「阿们,阿们!」以后跪下,伏首至地,钦崇上主。
7 肋未人耶叔亚、巴尼、舍勒彼雅、雅明、阿谷布、沙贝泰、曷狄雅、玛阿色雅、刻里达、阿匝黎雅、约匝巴得、哈南和培拉雅,为民众讲解法律,民众立在原处不动。
8 厄斯德拉读一段天主的法律书,及做翻译和解释,如此民众可以懂清所诵读的。
9 乃赫米雅省长和厄斯德拉司祭兼经师,并教导民众的肋未人,向民众说:「今天是上主你们天主的圣日,你们不可忧愁哭泣!」因为全民众听了法律的话,都在哭泣。
10 为此,乃赫米雅又向他们说:「你们应该去吃肥美的肉,喝甘甜的酒,且赠送一部份,给那些没有预备的人,因为今天是吾主的圣日;你们不可忧愁,因为喜乐于上主,就是你们的力量。」
11 肋未人也安慰民众说:「你们要安静,因为今天是圣日,不应忧愁!」
12 民众遂去吃喝,且赠送一部份给他人,大家异常欢乐,因为都明白了向他们所讲的话。
13 第二天,全民族的族长和司祭并肋未人,都聚集在厄斯德拉经师身旁,研究法律上的话。
14 发现法律上记载:上主曾借梅瑟,命令以色列子民,在七月的庆节日,应住在帐棚内。
15 他们一听说如此,遂在各城和耶路撒冷,宣布这命令说:「你们上山去,取橄榄树的枝叶、野橄榄树的枝叶、长春树的枝叶、棕树的枝叶,和其它茂盛树的枝叶,照经上所写的,搭造帐棚。」
16 民众就去采了树枝来,在屋顶上,院子里,天主殿宇的庭院内,水门的广场上,和厄弗辣因广场上,搭了帐棚。
17 由充军回来的全会众,都搭造帐了棚,住在帐棚内;从农的儿子若苏厄之日起,直到今日,以色列没有举行过如此的盛事,大家都非常欢乐。
18 从第一日直到最后一日,天天宣读天主的法律书;七天之久过了庆节,第八天按规定举行了盛会。


第九章

1 同月二十四日,以色列子民都聚集起来,守斋禁食,穿粗毛衣,头上顶着灰土。
2 以色列的苗裔,同一切外方人的子孙分开之后,便站起来,坦白承认自己的罪过。和祖先的罪恶。
3 他们各站在自己的地方,三小时之久,诵读他们天主的法律书;又三小时之久,承认了自己的罪过,跪拜了上主,他们的天主。
4 肋未人耶叔亚、彼奴依、卡德米耳、舍巴尼雅、步尼、舍勒彼雅、巴尼、和革纳尼,站在高处,大声呼号上主,他们的天主。
5 随后肋未人耶叔亚、卡德米耳、巴尼、哈沙彼雅、曷狄雅、舍巴尼雅、培塔希雅说道:「起来!你们应赞颂上主我们的天主,从永远直到永远!」众人便赞颂他光荣的圣名,因此名远超一切称颂和赞美。
6 厄斯德拉祈祷说:「唯独你是上主,是你创造了天,天上的天,和天上的一切军旅,地和地上的一切,海和海中的一切,是你使一切生存;天上的军旅常在你前跪拜。
7 上主,你就是那拣选亚巴郎,领他离开加色丁乌尔,给他起名叫阿贝辣罕的天主。
8 你见他的心对你忠实,就与他立约,把客纳罕人、赫特人、阿摩黎人、培黎齐人、耶步斯人和基尔加士人的土地,赐给了他的后裔;你履行了你的诺言,因为你是正义的。
9 你垂顾了我们祖先在埃及的困苦,俯听了他们在红海旁的呼声,
10 遂对法郎和他所有的臣仆,以及他国内所有的民众,行了奇迹异能,因为你知道,他们怎样任性傲慢地,对待了我们的祖先,因而你获得了大名,直至今日。
11 你在我们祖先面前,分开了海,使他们在海中干地路过,却把追赶他们的人,拋入深渊,有如把一块石头拋入怒潮。
12 日间你用云柱领导,夜间你用火柱光照他们所走的路。
13 你降临西乃山上,从天上向他们施救,赐给了他们公正的条例、真理的法律、美好的规矩及诫命;
14 你令他们知道,你神圣的安息日,借着你的仆人梅瑟,向他们颁布了规矩、诫命和法律。
15 你从天上赐下食物,给他们充饥;使岩石中流出清泉,给他们解渴;命令他们去占领,你曾举手誓许赐与他们的土地。
16 但是他们,我们的祖先,任性妄为,硬着脖子,不肯听从你的命令。
17 他们拒绝听命,忘却了你在他们中间所行的奇迹,硬着脖子,立了首领,要回到埃及去当奴隶。但你是宽大为怀,仁爱慈悲,缓于忿怒,富于慈爱的天主,并未拋弃他们;
18 甚至连他们铸了一个牛犊说:「这是领你出埃及的天主!」犯了亵渎的大罪时,
19 你因你无限的仁慈,也没有将他们拋弃在旷野中;日间在路上领导他们的云柱,夜间为他们光照道路的火柱,仍没有离开他们。
20 你赐下你温和的风,使他们苏醒,并没有将「玛纳」扣住,不给他们充饥,仍赐下了水为他们解渴。
21 四十年之久,你在旷野照顾他们,使他们一无所缺;他们的衣服没有穿破,他们的脚也没有肿胀。
22 你将各国和众民交给了他们,将各个角落分给了他们,他们遂占领了赫市朋王息红,和巴商王敖格的土地。
23 你使他们的子孙繁衍,有如天上的繁星,领他们到你誓许与他们的祖先,要去占领的土地,
24 他们的子孙便去占领了那地方;你使那地方的居民客纳罕人,屈服在他们面前,将他们的君王和地方上的人民,交在他们的手中,任他们随意处置。
25 他们攻取了坚固的城池,和肥沃的土地,夺得了满藏宝物的房舍、掘好的井、葡萄园、橄榄园和丰富的果林;他们都吃得饱满,身体肥胖,安逸享乐,这都是因你无量的慈善。
26 但是,他们竟抗命背叛了你,将你的法律置诸背后,杀了那些警戒他们,劝他们归顺于你的先知;他们竟犯了这亵渎的大罪,
27 因此你把他们交在仇人的手中,受人迫害。他们遭遇迫害时,一呼求你,你就由天上俯听了他们,照你无限的仁慈,打发救援者,由仇人手中救出他们;
28 然而他们一享平安,便又去做恶背叛你,因此你又把他们拋在他们敌人手中,受他们的管辖;几时他们再回心转意呼号你,你就再由天上俯听他们,照你无限的仁慈拯救他们。
29 你曾警告他们转向你的法律,但是他们仍恣意妄行,不听从你的命令,违反你的典章,——人若遵行,必因此而生活,——扭转倔强的肩膀,硬着脖子,不愿服从。
30 你多年来容忍他们借先知并以你的精神,警戒他们,但他们仍不听从,所以你将他们交在异方人民手中。
31 但因你无限的仁慈,你没有消灭他们,也没有拋弃他们,因为你是博爱仁慈的天主。
32 现在,我们的天主!遵守信约,保持仁爱,伟大、全能和可畏的天主!请不要把我们、我们的君王、我们的首长、我们的司祭、我们的先知、我们的祖先和你的全民众,从亚述王时代直到今日所遭遇的一切迫害,看作小事。
33 你使这一切降在我们身上,是公义的,因为你所行的是忠义,而我们所行的是邪恶。
34 我们的君王、我们的首领、我们的司祭和我们的祖先,实在都没有遵行你的法律,也没有听从你的命令和你警戒他们的劝告。
35 他们在你赐给他们的国土上和许多幸福中,在你摆在他们面前的广大而肥沃的土地上,并没有侍奉你,也没有放弃他们的恶行。
36 我们今天竟成了奴隶!看,我们在你赏给我们祖先吃那里的果实和出产的土地上,作了奴隶!
37 为了我们的罪过,那丰富的出产归于你派定来管辖我们的君王,他们随意处置了我们的肉体和我们的牲畜;我们实在是处在极大的困苦中!」


第十章

1 鉴于这一切,我们立了盟约,也写了出来;我们的族长、我们的肋未人和司祭,也在上面盖了印。
2 在上面盖印的,先是哈加里雅的儿子乃赫米雅省长,后为漆德克雅、
3 色辣雅、阿匝黎雅、耶勒米雅、
4 帕市胡尔、阿玛黎雅、玛耳基雅、
5 哈突士、舍巴尼雅、玛路客、
6 哈陵、默勒摩特、敖巴狄雅、
7 达尼耳、金乃通、巴鲁克、
8 默叔蓝、阿彼雅、米雅明、
9 玛阿齐雅、彼耳盖、舍玛雅:以上都是司祭。
10 以下是肋未人:阿匝尼雅的儿子耶叔亚、彼奴依,赫纳达得的子孙卡德米耳,
11 和他们的族人:舍巴尼雅、曷狄雅、刻里达、培拉雅、哈南、
12 米加、勒曷布、哈沙彼雅、
13 匝雇尔、舍勒彼雅、舍巴尼雅、
14 曷狄雅、巴尼、贝尼奴。
15 民众的首领:帕洛市、帕哈特摩阿布、厄蓝、匝突、巴尼、
16 步尼、阿次加得、贝拜、
17 阿多尼雅、彼革外、阿丁、
18 阿特尔、希则克雅、阿组尔、
19 曷狄雅、哈雄、贝宰、
20 哈黎布、阿纳托特、乃拜、
21 玛革丕阿士、默叔蓝、赫齐尔默、
22 舍匝贝耳、匝多克、雅杜亚、
23 培拉提雅、哈南、阿纳雅、
24 曷舍雅、哈纳尼雅、哈叔布、
25 哈罗赫士、丕耳哈、芍贝克、
26 勒洪、哈沙贝纳、玛阿色雅、
27 阿希雅、哈南、阿南、
28 玛路客、哈陵、巴阿纳。
29 其余的民众、司祭、肋未人、门丁、歌咏员、献身者,和所有脱离各地人民而来归奉天主法律的人,连同他们的妻子儿女,及凡有知识能懂事的人,
30 都支持他们为首领的同胞,起咒宣示,必按天主的法律去行,就是遵行天主的仆人梅瑟所颁布的法律,并遵守履行上主我们的天主的一切命令、规矩和制度;
31 决不将我们的女儿嫁给外方人民,也不为我们的儿子娶他们的女儿。
32 外方人民若是在安息日,运货物或各种食粮来贩卖,我们在安息日或圣日,决不向他们购买什么;每七年停止耕种,豁免一切债务。
33 我们又为自己定下规矩,每年要缴纳三分之一「协刻耳,」作为我们天主殿中祭祀之用:
34 备办供饼、恒常祭品、全燔祭品,安息日、月朔和庆节应献的祭品和各种祭物,为以色列赎罪的赎罪祭品,以及我们天主殿内的一切工作费用。
35 我们司祭、肋未人和人民,拈阄规定,按照家族,每年照一定的时间,我们天主的圣殿献纳木柴,放在上主我们的天主的祭坛上燃烧,如法律上所记载的;
36 又当把田地的初熟之物,以及各种树木的初熟鲜果,每年献于上主圣殿;
37 按照法律所载,将我们的儿子和家畜中的首生者,以及我们牛羊中的首生者,献于我们天主的圣殿,交给我们在天主殿内奉职的司祭;
38 把我们初熟的粗面饼、祭品、各种树木的果实、新酒和油,交给司祭,送到我们天主圣殿的廊房里;将我们田地出产的十分之一,送给肋未人,肋未人应亲自在各城镇,征收我们劳作的十分之一。
39 当肋未人征收十分之一时,亚郎子孙中的一个司祭,应与肋未人在一起;肋未人应将所得什一中的十分之一,献于我们的天主圣殿,交入圣殿廊房的宝库,
40 因为以色列子民和肋未的子孙,应把所献的五谷、酒和油,送到廊房内,圣所的器具存在那里,奉职的司祭,守门丁和歌咏员也住在那里,对们天主的圣殿,再也不敢怠慢。


第十一章

1 那时,人民的首长住在耶路撒冷;其余的人民都拈阄,抽出十分之一的人民,迁移到耶路撒冷圣城居住,其余九分仍留在自己的城内。
2 民众都称赞那些自愿迁居到耶路撒冷的人。
3 以下是住在耶路撒冷的本省族长;其余的以色列人、司祭、肋未人、献身者和撒罗满仆役的子孙,在犹大各城中,个人住在本城内自己的产业中。
4 有些犹大的子孙和本雅明的子孙,住在耶路撒冷。犹大的子孙:培勒兹的子孙,有乌齐雅的儿子阿塔雅;乌齐雅是则加黎雅的儿子,则加黎雅是阿玛黎雅的儿子,阿玛黎雅是舍法提雅的儿子,舍法提雅是玛拉肋耳的儿子;
5 舍拉的子孙,有巴路客的儿子玛阿色雅;巴路客是苛耳曷则的儿子,苛耳曷则是哈匝雅的儿子,哈匝雅是阿达雅的儿子,阿达雅是约雅黎布的儿子,约雅黎布是则加黎雅的儿子。
6 培勒兹的子孙住在耶路撒冷的,共计四百六十八人,都是成人。
7 本雅明的子孙有撒路,他是默叔蓝的儿子,默叔蓝是约厄得的儿子,约厄得是科拉雅的儿子,科拉雅是玛阿色雅的儿子,玛阿色雅是依提耳的儿子,依提耳是耶沙雅的儿子,
8 撒路的族人,共计二十八人,都是成人。
9 齐革黎的儿子约厄耳,作他们的首长;色奴阿的儿子犹达为副市长。
10 司祭中有耶达雅、约雅黎布、雅津,
11 天主圣殿的总管色辣雅,他是希耳克雅的儿子,希耳克雅是默叔蓝的儿子,默叔蓝是匝多克的儿子,匝多克是默辣约特的儿子,默辣约特是阿希突布的儿子;
12 和他们在圣殿服务的兄弟,共计八百二十二人;还有耶洛罕的儿子,阿达雅;耶洛罕是培拉里雅的儿子,培拉里雅是阿默漆的儿子,阿默漆是则加黎雅的儿子,则加黎雅是帕市胡尔的儿子,帕市胡尔是玛耳基雅的儿子,
13 和他做族长的兄弟共计二百四十二人;还有阿匝勒耳的儿子阿玛赛;阿匝勒耳是阿赫斋的儿子,阿赫斋是默史勒米特的儿子,默史勒米特是依默尔的儿子,
14 和他的兄弟都是成人,共计一百二十八人;管理他们的是,哈加多耳的儿子匝贝狄耳。
15 肋未人中,有哈叔布的儿子舍玛雅;哈叔布是阿次黎冈的儿子,阿次黎冈是哈沙彼雅的儿子,哈沙彼雅是步尼的儿子;
16 沙贝泰和约匝巴得,作肋未人之长,管理天主圣殿的外务。
17 还有米加的儿子玛塔尼雅;米加是匝贝狄的儿子,匝贝狄是阿撒夫的儿子;玛塔尼雅在祈祷时,是启颂谢经文之长;巴刻步克雅在兄弟中为副;还有沙慕亚的儿子阿贝达;沙慕亚是加拉耳的儿子,加拉耳是耶杜通的儿子。
18 在圣城的肋未人,共计二百八十四人。
19 门丁:阿谷布、塔耳孟和 和他们护守各门的兄弟,共计一百七十二人。
20 其余的以色列人、司祭和肋未人,住在犹大各城,占据自己的产业。
21 献身者住在曷斐耳区;漆哈和基市帕管理献身者。
22 在耶路撒冷肋未人之长,是巴尼的儿子乌齐;巴尼是哈沙彼雅的儿子,哈沙彼雅是玛塔尼雅的儿子,玛塔尼雅是米加的儿子,出自阿撒夫的子孙,都是在天主圣殿内行礼时的歌咏员。
23 每天给歌咏员一定的报酬,这是君王有关他们出的命令。
24 犹大的儿子则辣黑的子孙中,有默舍匝贝耳的儿子培塔希雅,他是王的助手,掌管人民一切事务。
25 至于村镇和所属地域:犹大的子孙,有些住在克黎雅特阿尔巴,和所属村镇,
26 住在耶叔亚、摩拉达、贝特培肋特,
27 住在哈匝叔阿耳、贝尔舍巴和所属村镇,
28 住在漆刻拉格、默苛纳和所属村镇,
29 住在恩黎孟、祚辣、雅尔慕特,
30 住在匝诺亚、阿杜蓝和所属村镇,住在拉基士和城外四郊、住在阿则卡和所属村镇。他们定居之处,是从贝尔舍巴起,直到希农山谷。
31 本雅明的子孙,有些住在革巴、米革玛士、阿雅、贝特耳、和所属村镇,
32 住在阿诺托特、诺布、阿纳尼雅、
33 哈祚尔、辣玛、基塔殷、
34 哈狄得、责波殷、乃巴拉特、
35 罗得、敖诺和匠人谷。
36 肋未人散居在犹大和本雅明。


第十二章

1 以下是同沙耳提的儿子则鲁巴贝耳和耶叔亚回来的司祭和肋未人:色辣雅、耶肋米雅、厄次辣、
2 阿玛黎、玛路克、哈突士、
3 舍加尼雅、哈陵、默勒摩特、
4 依多、金乃通、阿彼雅、
5 米雅明、玛阿狄雅、彼耳加、
6 舍玛雅、约雅黎布、耶达雅、
7 撒路、阿摩克、希耳克雅、阿达雅:这些人是耶叔亚时期中的司祭,和他们兄弟的族长。
8 他和他的兄弟们启唱颂谢经文。
9 巴刻步克雅和乌尼,以及他们的兄弟依照班次,轮流服务。
10 耶叔亚生约雅金,约雅金生厄肋史布,厄肋史布生约雅达,
11 约雅达约哈南,约哈南生雅杜亚。
12 在约雅金年间,司祭作族长的:色辣雅家是默辣雅,耶勒米雅家是哈纳尼雅,
13 厄次辣家是默叔蓝,阿玛黎雅家是约哈南,
14 玛路克家是约纳堂,舍巴尼雅是约色夫,
15 哈陵家是阿德纳,默辣摩特家是赫耳凯,
16 依多家是则加雅,金厏通家是默叔蓝,
17 阿彼雅家是齐革黎,米尼雅明和摩阿狄雅家是丕耳泰,
18 彼耳家是沙慕亚,舍玛雅家是约纳堂,
19 约雅黎布是玛特乃,耶达雅是乌齐,
20 撒路家是卡来,阿克摩家是厄贝尔,
21 希耳克雅家是哈沙彼雅,阿达雅家是乃塔乃耳。
22 在厄肋雅史布、约雅达、约哈南和雅杜亚年间,肋未人的族长都登记了,司祭也登记了,直到波斯达理阿的朝代。
23 肋未人的族长也都登记在编年录上,直到厄肋雅史布的孙子约哈南时代。
24 肋未人的族长是哈沙彼雅。舍勒彼雅、耶亚、彼奴依和卡德米耳;他们和他们的兄弟,按天主的人达味所制定的,在唱赞美和颂谢经文时,对面站着,分班轮流歌唱。
25 玛塔尼雅。巴刻步克雅、敖巴狄雅、默叔蓝、塔耳孟和阿谷布,都是守门的,护守府库的门:
26 以上都是约匝达克的孙子,耶叔亚儿子约雅金时代和乃赫米雅省长,及厄斯德拉司祭兼经师时代的人。
27 为耶路撒冷城垣举行落成典礼时,召集住在各地的肋未人,来到耶路撒冷,咏唱咏谢赞美的诗歌,弹奏弦乐琴瑟,欢乐举行这落成典礼。
28 肋未人的子孙歌咏员,便都由耶路撒冷四周区域,和乃托法各村庄,
29 由贝特基耳加耳、革巴和阿次玛委特乡间,集合前来,原是歌咏员在耶路撒冷四周,为自己建造了庄院。
30 司祭和肋未人圣洁了自己以后,又圣洁了民众、城门和城墙。
31 我叫犹大各省长登上城墙,将仪仗分为两大队:一队在城墙上向右往粪门进行,
32 在队后随行的,是曷沙雅和犹大的一半首长,
33 以及阿匝雅、厄次辣、默叔蓝、
34 犹达、本雅明、舍玛雅和耶勒米雅,
35 这些人都是司祭中吹号筒的;还有约纳堂的儿子加黎雅,──约纳堂是舍玛雅的儿子,舍玛雅是玛塔尼雅的儿子,玛塔尼雅是米加雅的儿子,米加雅是匝雇尔的儿子,匝雇尔是阿撒夫的儿子,──
36 以及则加黎雅的兄弟:舍玛雅、阿匝勒耳、米拉来、基拉来、玛艾、乃塔乃耳、犹达和哈纳尼,演奏天主的人达味的乐器。厄斯德拉经师走在你们的前面。
37 他们到了泉门之后,一直上了达味城的石级,沿着城墙斜坡,靠着达味王宫,走到东边的水门。
38 第二仪仗队往左边行,我在仪仗队之后,与另一半首长在城墙上,路过炉堡,直到广场的城墙,
39 以后,路过厄弗辣因门、鱼门、哈纳乃耳堡,直到羊门,便在更门前停住了。
40 这两仪仗队站在天主殿内,有一半首长同我在一起;
41 还有司祭厄里雅金、玛色雅、米尼雅明、米加雅、厄里约乃、则加黎雅、哈纳尼雅,他们吹着号筒;
42 还有玛阿色雅、舍玛雅、厄肋阿匝尔、乌齐、约哈南、玛耳基雅、厄蓝和厄则尔。歌咏员都在耶辣希雅指导下高声唱歌。
43 那一日祭献了很多牺牲,人们都很欢乐,因为天主使他们非常欢乐,连妇女童也都喜欢;耶路撒冷欢乐的声音闻于远方。
44 那时,也派定了专员,管理存放祭品、初熟之物和什一之物的仓库,将各城各乡照法律规定应交与司祭和肋未人的物品,都存放在里面,因为犹太人对尽职的司祭和肋未人都表喜悦,
45 因他们各尽侍奉他们的天主之职,举行取洁礼。歌咏员和守门丁,也都遵照达味和他的儿子撒罗满所制定的进行,
46 因为远在达味和阿撒夫时代,已有歌咏长的职务,领唱赞美并感谢天主的歌曲。
47 在则鲁巴贝耳和乃赫米雅年间,全以色列天天都缴纳给歌咏员和守门者丁应缴纳之物,把一部分圣物交给人,肋未人将一部分交给亚郎的子孙。


第十三章

1 那日,当着民众宣读梅瑟书时,人们听到书中写着说:「永远不准阿孟人和摩阿布人,加入天主的会众,
2 因为他们没有携带饮食欢迎以色列人民,反贿赂巴郎诅咒他们,我们的天主却将诅咒转为祝福。」
3 民众一听了这法律,便将各外族由以色列人中隔绝。
4 这事以前,厄肋雅史布司祭,曾被派管理我们天主圣殿的仓库,他是托彼雅的亲信,
5 遂为托彼雅准备了一所大仓房,以前其中是存放供物、乳香、器具、以及肋未人、歌咏员和守门丁按法律所应得的什一之谷、酒和油,并司祭所应得的供物。
6 发生这一切事时,我不在耶路撒冷,因为在巴比伦王阿塔薛西斯三十二年,我已回到君王那里;满了一个时期以后,我又求得君王准许,
7 回了耶路撒冷;此时我才发觉出,厄雅史布为托彼雅所行的坏事,为他在天主圣殿的庭院中,准备了一所大仓房。
8 我感觉十分难受,立即将托彼雅的一切器物,拋出仓房之外,
9 下命清洁那仓房,将天主圣殿的器具、供物和乳香仍放在里面。
10 我还发觉肋未人应得之分,人们已不缴纳,为此供职的肋未人和歌咏员,各回了本乡。
11 我便责斥首长们说:「为什么又将肋未人召唤起来,又恢复了他们的职务。
12 那时,全犹大又将什一之谷、酒和油送入仓房。
13 我派定了舍肋米雅司祭、匝多克经师和肋未人培达雅,作管理仓房的人;委任玛塔尼雅的子孙,匝雇尔的儿子哈南,作他们的助手,都是忠实可靠的人;他们的职务是将什一之物,分给他们的兄弟。
14 我的天主,为了这事,请记忆我!不要抹去我对我天主的圣殿,和其中的礼仪所做的一切善事。
15 那时我在犹大,看见有人在安息日踏榨酒池,搬运禾捆,驮在驴上,并把油、葡萄、无花果和其它各种重载,在安息日运到耶路撒冷;为了他们在这天买卖应用品,我曾警戒了他们。
16 有住这里的提洛人,运来了鱼和各种货物,安息日还在耶路撒冷卖给犹太人,
17 我遂责斥有权势的犹太人说:「你们怎么行这样的坏事,亵渎安息日呢?
18 你们的祖先不是曾这样行事,而使我们的天主,加给了我们和这城这一切灾祸吗﹖现今你们亵渎安息日,还要义怒再多加在以色列人身上吗﹖」
19 所以在安息日前一天,阴影一来到耶路撒冷城门,我就下令关闭城门,不准开门,直到安息日过去;并派我的仆役守门,安息日不准任何重载运进。
20 有一两次,贩夫和卖各种货物的商人,在耶路撒冷外过夜;
21 我警告他们说:「你们为什么在城垣前过夜﹖若是你们再这样做,我就要向你们下手,」从此以后,安息日他们不敢再来。
22 我也命令肋未人先圣洁自己,然后去看守城门,为圣化圣日。我的天主,为了这事也请你记忆我!照你的大仁慈怜恤我!
23 那时,我还发见好些犹太人,娶了阿市多得、阿孟和摩阿布人的女子为妻。
24 他们的儿子,有一半只会说阿市多得话,或这些民族的一种语言,而不会讲犹太话。
25 我遂责斥咒骂这样的男人,其中一些我还打了他们,扯了他们的头发,叫他们指着天主起誓,向他们说:「你们不可再把你们的女儿,嫁给他们的儿子,也不可为你们的儿子并为你们自己,娶他们的女儿。
26 以色列的君王撒罗满,岂不是在这事上犯了罪吗﹖在这样多民族中,没有一个相似他的君王,他又是天主所爱的,天主使他成为全以色列的君王,但是外方女子竟引他犯了罪。
27 我们岂能任凭你们行这大坏事,娶外方妇女,背弃我们的天主吗﹖」
28 大司祭厄肋雅史布的儿子约雅达,有个儿子是曷龙人桑巴拉特的女婿,我便驱逐他离开我。
29 我的天主,请记住他们!因为他们亵渎了司祭和肋未人的誓约。
30 如此我清除了一切异类,整顿了司祭和肋未人的职守,规定了各人应尽的任务,
31 划定了奉献木柴和初熟之物的时期。我的天主!求你记忆我,使我蒙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