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斯德尔传

1 2 3 4 5 6 7 8 9 10


第一章

1 在薛西斯为王时,发生了这样的事:----这薛西斯当时管辖的版图,自印度至雇士,共计一百二十七省——
2 他在稣撒禁城登极后,
3 第三年,设宴款待所有的公卿朝臣,波斯与玛待德将官,各省的贤达与总督,
4 一连一百八十天,天天夸耀他帝国的豪华富裕,和他赫赫堂皇的荣耀。
5 这些日子过了以后,王又在宫内的御苑里,一连七天欢宴稣撒禁城的全体人民,不分尊卑都来参加。
6 庭院各处装饰着白色和紫红色的壁毡,系着纯白色和朱红色的彩带,悬在白大理石柱的银环上;在碧玉、白玉、珍珠和宝石铺砌的地面上,陈设了金银的床榻。
7 进饮的器皿,都是金银制的,大小俱全;御酿丰美,以示王家的富厚。
8 饮酒随意,无须强劝,因为王已命宫内侍役,应随各人所好,善加招待。
9 同时瓦市提皇后,在薛西斯王的后宫,也摆设盛宴,款待妇女。
10 至第七日,君王一时酒酣耳热,就命默胡曼、彼次达、哈波纳、彼革达、阿巴革达、则塔尔和加尔加斯,----七个侍从薛西斯王的宦官——
11 去召瓦市提王后,叫她头戴后冠,到君王跟前来,让众百姓与朝臣瞻仰她的美丽,因为她的容貌,娇媚可爱。
12 但是瓦市提王后拒绝前来,不肯遵行宦官传来的王命。于是君王勃然大怒,五内如焚,
13 遂与通达时务的朝臣商议说:----因为当时君王要办一事,必与精通法律民情的朝臣商议;
14 那时在王身旁有加尔舍纳、舍塔尔、阿德玛达、塔尔史士、默勒斯、玛色、纳默慕干,七位波斯和玛待的公卿;他们常在君王左右,分居国家的高位——
15 「按法律应如何处置瓦市提王后呢?因为她没有履行宦官传下的王命。」
16 默慕干在君王及公卿前建议说:「瓦市提王后不但得罪了君王,并且还得罪了薛西斯王各省的诸候与人民,
17 因为王后的这种行为,一传到所有的妇女耳中,她们必将效尤,轻视自己的丈夫,而且说薛西斯王命人召瓦市提王后到他跟前,她却没有来;
18 今日凡听到王后这种举动的波斯与玛待的公主贵妇,也必说同样的话,对一切王家公卿,也照样大为轻视忿怒。
19 陛下如果赞成,可下一道上渝,附于波斯与玛待的法典内,成为法律,禁止瓦市提后今后朝见薛西斯王;至于她的后位,王可赐与另一位比她贤淑的国妃。
20 当君王下的这道命令,传遍整个版图广阔的国土时,全国的妇女不拘尊卑对自己的丈夫必表示尊敬。
21 对这建议君王和公卿都表示赞同;王就依照默慕干的建议施行,
22 向全国各省,传递文告,依各省的文字和各民族的语言,敕令天下所有的丈夫应为一家之主,可随意发号施令。


第二章

1 这些事以后,薛西斯王的盛怒遂平息了,不再回念瓦市提和她所作的事,也不再追究对她所决定的事。
2 于是侍奉君王的仆役说:应为大王另选美貌的年轻处女;
3 大王可指派委员到全国各省,把所有美貌的年轻处女,都召集到稣撒禁城的后宫来,由管理嫔妃的王家太监赫革负责照应,供给她们美容润身的香料。
4 那中悦君王的处女,就得代瓦市提为后。」这建议正合了王的心,王就照样进行。
5 在稣撒禁城内,有一个犹太人名叫摩尔德开,是雅依尔的儿子,史米的孙子,本雅明族人克士的曾孙,
6 克士是巴比伦王拿步高由耶路撒冷将犹大王耶苛尼雅掳去时,被掳的俘虏之一。
7 摩尔德开抚养了他的堂妹哈达撒又名叫艾斯德尔,她自幼就丧失父母。这女孩身材标致,容貌美丽,自她父母去世后,摩尔德开就收她作自己的女儿。
8 不久皇帝的谕旨和诏令,传遍了全国,许多少女都被召到稣撒禁城,受赫革的监护,艾斯德尔也被带到王宫交与管理嫔妃的赫革看管。
9 她很讨赫革喜悦,大得他的宠爱,遂立即供给她美容润身的物品和所需食品,并选派了七个美丽的宫女服侍她,又将她和她的侍女迁移到后宫最好的宫院里。
10 但艾斯德尔却没有说出她自己的民族和身世,因为摩尔德开早已吩咐她不要提及此事。
11 此后摩尔德开天天在后宫的庭院前徘徊,好打听艾斯德尔的消息,想知道她的情形如何。
12 在每个处女轮流去见薛西斯王以前,都该先按嫔妃的规则,度过十二个月的「润身期」:六个月应用没药汁,六个月应用香液,以及女人润身的修饰品。
13 有了这样的准备,少女才可去见君王;凡她所要求的都应让她由后宫带进王宫去。
14 她晚上进去,次日早晨回到另一座后宫,受君王管理滨妃的太监沙市加次的监护;除非君王宠爱她,提名召她,她不得再亲近君王。
15 一轮到摩尔德开的叔父阿彼海耳的女儿----即摩尔德开的养女----艾斯德尔去见君王的时候,除了管理嫔妃的王家太监赫革给她预备的东西以外,她什么也不要;凡看见艾斯德尔的人,没有不喜爱她的。
16 艾斯德尔在薛西斯为王第七年十月,「太贝特」月,被召进王宫。
17 王爱艾斯德尔超过所有的嫔妃。在所有的处女中,她最得君王的欢心和喜爱。王便将后冠戴在她头上,立她为王后以代瓦市提。
18 于是,王给众文武官员摆设盛宴,一连七天,号为艾斯德尔宴,又给全国各省颁赐大赦,并按照君王法度敕赠御品。
19 当二次召集处女时,摩尔德开仍在御门供职。
20 那时艾斯德尔按着摩尔德开事先给她吩咐了的,还没有透露自己的身世和种族:凡摩尔德开吩咐的,艾斯德尔必尽力遵守,如同昔日受他抚养时一样。
21 摩尔德开在御门供职的时候,王的两个守门太监,彼革堂和特勒士,因一时忿怒,就设计对薛西斯王下毒手。
22 但摩尔德开一发觉了那阴谋就告知艾斯德尔王后,艾斯德尔便以摩尔德开的名义转告君王。
23 那阴谋经过调查证实以后,就将他们二人悬在木架上,处以极刑。此事的原委,当着君王的面,记录在年鉴内。


第三章

1 此后,薛西斯王擢升阿加格人哈默大达的儿子哈曼,使他进级,位居所有同僚公卿之上。
2 君王下命凡在御门供职的臣仆,都应向哈曼俯首下拜,只有摩尔德开不肯向他低头,也不下拜。
3 于是御门供职的臣仆问摩尔德开说:为什么你违犯王命?」
4 他们天天这样问他,他也不听;他们便告诉了哈曼,说摩尔德开背叛王命,想观察摩尔德开的态度是否坚持到底,因为他曾给他们说自己是犹太人。
5 哈曼见摩尔德开不向他低头下拜,就非常忿怒,
6 心想只杀害摩尔德开一人,还不足泄恨,因为人向他告诉了摩尔德开的身世;于是哈曼打算把薛西斯王整个帝国内的一切犹太人,和摩尔德开一起杀尽灭绝。
7 在薛西斯为王第十二年正月,即「尼散」月,有人在哈曼前抽「普尔」,就是抽签。为定一个日子和月分,好在那一天灭绝摩尔德开的种族。结果抽出了十二月即「阿达尔」月十三日。
8 于是哈曼对薛西斯王说:「在你全国各省内,有一个民族,散居在各民族之间,他们的法律和各民族的都不同,又不遵守王法;容留他们,于君王实在不利。
9 若君王赞同,可谕令把他们灭绝,我愿捐一万「塔冷通」银子,交与管理国库的人,归入王库。
10 于是君王由自己的手上,取下指玺,交与那迫害犹太人的阿加格人哈默大达的儿子哈曼。
11 接着对哈曼说:「钱仍还给你,至于这个民族你可任意处置。」
12 即在正月十三日召集了众御史,根据哈曼的旨意,用各省习用的文字,和各民族的方言,拟定了一道文书,颁发给各省御史大臣,各省省长,各民族族长;文书用薛西斯王的名义措辞,并盖上君王的指玺;
13 然后由众驿使传递至帝国各省,限令在一天内,即十二月,「阿达尔」月十三日把全国所有的犹太人,不论老幼妇孺,一律加以歼灭、屠杀、铲除,财产一律没收。


第四章

1 摩尔德开一知道所发生的事,就撕裂了自己的衣服,披上苦衣,撒上灰土,走到京城中心,大声哀号,
2 一直走到御门前,因为身披苦衣的,不进准入御门。
3 此时在各省里,凡是谕文与敕令传到的地方,犹太人都哀号、禁食、哭泣、悲痛;许多人且身穿苦衣,躺在灰土中。
4 艾斯德尔的宫女和太监跑来报告给她,王后得悉,万分悲伤,立即送衣服去,叫摩尔德开穿上,脱下苦衣;但是他没有接受。
5 艾斯德尔就叫王派来侍候她的太监哈塔客来,吩咐他去见摩尔德开,探听一下发生了何事,为何如此。
6 哈塔客遂走到御门前的广场,去见摩尔德开。
7 摩尔德开便将所遭遇的事,也将哈曼为消灭犹太人给王库捐献的银钱,都详细告诉了他,
8 并且把在稣撒已公布的灭绝犹太人的一分谕文交给他,转呈艾斯德尔披阅,并请她快去恳求君王为自己的民族求情,且叫他向艾斯德尔说「请你回忆你孤苦零了的时候,怎样在我手下长大成人。如今一人之下的哈曼已求准要处死我们。请你呼求上主,并为我们向君王求情,救我们不死!」
9 哈塔客回来,将摩尔德开的话回报给艾斯德尔。
10 艾斯德尔吩咐哈塔客去回复摩尔德开说:
11 「王所有的公卿与各省的百姓都知道,任何人不论男女,未奉召见,而擅入内庭往谒君王的,除非君王向他伸出金杖赐他生存,一律应依法处死。况且我已三十天未蒙召亲近君王了。」
12 哈塔客将艾斯德尔的话转告给摩尔德开。
13 摩尔德开叫他回复艾斯德尔说:「不要心想,一个犹太人在王宫里就可保全性命!
14 决不会。在这生死关头,你若缄默不言,犹太人也必会从别处得到救援和援助。但是,在这光景下,你和你的家族必遭灭亡。谁知你之所以得涉足朝廷,不正是为了挽救现在的危机呢!」
15 艾斯德尔令人转告摩尔德开说:
16 「去召集一切住在稣撒的犹太人,为我禁食,三天三夜不吃不喝。同时,我与我的宫女,也同样禁食;此后,我就越规去见君王,即便我死,死也情愿!
17 于是摩尔德开走了,进行艾斯德尔所吩咐他的一切事。


第五章

1 第二天,艾斯德尔身穿王后的华服,站在王宫的内院,面向宫殿;那时君王正坐在宫殿的宝座上,面向宫门。
2 君王一见艾斯德尔王后在庭院内,就对她起了宠幸的心,于是向艾斯德尔伸出手中的金杖,艾斯德尔遂上前来,摸了金杖的顶端。
3 君王问她说:「艾斯德尔后,你有什么事?你要求什么?即使要求一半江山我也必赐给你!」
4 艾斯德尔答说:「若大王开恩,请大王令日与哈曼同去饮妾为陛下所预备的酒宴。」
5 王遂说:「快叫哈曼来,以满足艾斯德尔的心愿!」于是王和哈曼一同去赴艾斯德尔预备的酒宴。
6 酒兴之余,王对艾斯德尔说:「你要求什么,我必给你;不管你求什么,那怕是半壁江山,也必照办。」
7 艾斯德尔答说:「这即是我的恳请和要求:
8 如果我见宠于大王,如果大王乐意俯允我的恳请,实践我的要求,就请大王明天与哈曼,再来饮妾所设的酒宴;明天我必依照君王的命答复陛下。」
9 那一天,哈曼出去,非常高兴,满心喜乐;但是哈曼一见在御门前的犹太人摩尔德开既不起立,也不退避,就对他满怀愤恨,
10 却仍忍气回了家,且打发人叫他的朋友和爱妻则勒士,
11 来向他们夸耀自己如何富贵荣华,子女如何众多,君王如何尊崇他,如何高举他在众公卿和朝臣之上。
12 他又说:「甚至艾斯德尔王后,除我以外,没有请任何人与君王一同赴她设的盛宴;明天又请我再同君王到她那里去。
13 但每当我一见坐在御门前的犹太人摩尔德开时,这一切于我都乏味了!
14 他的爱妻则勒士和他的朋友便对他说:该做一个高五十尺的刑架,天一亮就对君王说:把摩尔德开悬在上面!这样你可欣然与君王同赴盛筵了。」哈曼看这主意不错,就叫人做了一个刑架。


第六章

1 那一夜,君王因失眠,便令人取大事录,即年鉴来,在他面前诵读。
2 书上这样记载:摩尔德开如何告发了君王的两个守门太监彼革堂和特勒士,企图杀害薛西斯王的事。
3 王问说:摩尔德开这事得到什么尊荣和地位?」服侍他的仆役答说:「他什么也没有得到。」
4 正当君王探听摩尔德开的贤德时,恰巧哈曼在庭院里,于是王问说:「是谁在庭院里?」原来哈曼正走到了王宫的外庭,要请求君王把摩尔德开悬在他竖起的刑架上。
5 王的仆役答应说:「是哈曼站在庭院里。」王说:「叫他进来!」
6 哈曼进来,王对他说:「假如君王要显耀一个人,应该怎样对待他?」哈曼心想:除我以外,君王还能显耀谁呢?
7 于是哈曼对君王说:「大王对愿显耀的人,
8 应拿出大王穿的龙袍和大王骑的头戴「卸马冠」的骏马;
9 将龙袍和骏马交给大王的一个大臣,叫他给大王所要显耀的人穿上,领他骑着御马在城中的广场上游行,在他前面喊道:看,凡皇上愿意显耀的人就要这样对待他。」
10 王对哈曼说:「赶快拿龙袍和骏马来,就照你所说的,去对待坐在御门旁的那犹太人摩尔德开罢!凡你所说的,一点也不可忽略!」
11 哈曼就拿了龙袍和骏马来,先给摩尔德开穿上龙袍,然后扶他骑上骏马,领他在市内的广场游行,还走在他前面喊道:「凡皇上愿意显耀的人,就要这样对待他。」
12 事后,摩尔德开回到御门,哈曼却赶快回了家,蒙头饮泣。
13 哈曼将所遭遇的,都给他的爱妻则勒士和朋友述说了。他的谋士和爱妻则勒士对他说:在摩尔德开前,你既开始失败,如果他真是犹太人,你决不能得胜他,终必败于他前。
14 他们正同他谈论时,王的太监来催哈曼去赴艾斯德尔设的盛宴。


第七章

1 君王和哈曼同来与艾斯德尔王后宴饮。
2 在这第二天的酒兴之馀,王又对艾斯德尔说:「艾斯德尔后!你要求什麽,我必给你;不论你要求什麽,即便是半壁江山,也必照办。」
3 艾斯德尔后答说:「大王!如果我获得你垂青宠爱,如果大王欢喜,请饶我一命,这是我的恳请;也饶我民族一命,这是我的要求,
4 因为我和我的民族,已被人出卖,快要遭受蹂躏、屠杀、毁灭。若是我们只被人卖奴婢,那麽我必不开口;但这仇人毫不顾及君王所受的灾害。」
5 薛西斯王问艾斯德尔后说:「这人是谁?那心内打算作这事的人在那 ?」
6 艾斯德尔答说:「这仇人和死敌,就是这败类哈曼。」哈曼立时在君王及王后前,惊惶万分。
7 於是君王勃然大怒,即刻退席,走进了御苑;哈曼遂起来恳求艾斯德尔后饶他一命,因为他看出了君王已决意要将他置於死地。
8 王由御苑回到餐厅,哈曼正俯伏在艾斯德尔所坐着的榻旁,王恶声吒叱说:「在王宫内,当着我的面,居然胆敢存心侮辱王后!」王的话一出口,仆人就蒙起哈曼的脸。
9 君王座前的一个太监哈波纳说:「正巧,在哈曼家 ,有他给那位曾一言造福大王的摩尔德开,竖立的一个五十尺高的刑架。」王说:「将他悬在上面!」
10 人们遂把哈曼悬在他自己为摩尔德开所做的刑架上;王的忿怒这才平息。


第八章

1 薛西斯王当日就将犹太人的敌人哈曼的家业,赐给了艾斯德尔王后;艾斯德尔同时也说明了摩尔德开与她自己的关系,摩尔德开就来觐见君王。
2 君王於是取下由哈曼 拿回来的指玺,给了摩尔德开,艾斯德尔以後叫摩尔德开管理哈曼的家业。
3 艾斯德尔又去向君王求情,俯伏在他足下,含泪哀求他取消阿加格人哈曼所加的祸害,和他为害犹太人所设的阴谋。
4 王向艾斯德尔伸出金杖,艾斯德尔就起来,站在君王前,
5 说:「如果大王喜欢,如果我得陛下宠幸,如果大王认为合理且喜爱我,就请写一道谕令,把大王为消灭全国各省的犹太人所颁下的文书,即阿加格人哈默大达的儿子哈曼的阴谋废除。
6 事实上,我怎能忍见我的民族遭受迫害?我怎能忍见我的亲属消灭?」
7 薛西斯王对艾斯德尔后和犹太人摩尔德开说:「我已将哈曼的家业赐给了艾斯德尔,而他本人已被悬在刑架上,因为他竟要对犹太人下毒手。
8 如今就照你们的意思,以君王的名义,为保护犹太人写一道文书,盖上君王的玉印。凡以君王名义所写,且盖有君王玉印的文书,决不得废除。」
9 就在那时候,即在叁月 「息汪」月二十叁日,召集了众御史,要依照摩尔德开为保护犹太人提示的一切,用各省的文字,各民族的语言,也给犹太人以他们的文字语言,写了一道文书,公告由印度至雇士一百二十七省的犹太人、御史大臣、各省省长及首长。
10 摩尔德开遂以薛西斯王的名义,写了这道文书,盖上君王的玉印,然後派遣驿使,骑着御厮的骏马,传递文书。
11 文书上载着:君王恩准在各城市的犹太人,有团结自卫的权利,也准许他们破坏、杀害、消灭那些侵害他们的各族和各省的军民,也可杀他们的妇孺,抢夺他们的财产;
12 且应在十二月「阿达尔」月十叁日那一天,在薛西斯帝国各省内开始生效。


第九章

1 十二月,「阿达尔」月十叁日,是该执行君令和上谕的那一天,也是犹太人的敌人原想歼灭犹太人的日期,却变成了犹太人制服敌人的日子。
2 住在薛西斯王各省各城的犹太人,都聚集起来,动手致打那些想谋害他们的人,但没有一个人能敌挡他们,因为所有人民都害怕他们。
3 各省的首长,御史大臣和省长,以及为君王服务的人,都拥护犹太人,因为害怕摩尔德开。
4 的确,摩尔德开在王宫 已掌大权,声誉传遍各省,而摩尔德开的权力越来越大。
5 这样犹太人就用刀屠杀,消灭了一切敌人,任意对待了仇恨他们的人;
6 只在稣撒禁城,犹太人就杀死了五百人,
7 也杀了帕商大达、达耳丰、阿斯帕达、
8 颇辣达、阿达里雅、阿黎大达、
9 帕玛市达、阿黎赛、阿黎待与耶匝达,
10 即哈默大达的儿子,犹太人的仇人哈曼的十个儿子,但没有下手抢夺财物。
11 当天,君王就知道了在稣撒禁城内杀死的人数。
12 王对艾斯德尔后说:「在稣撒禁城内,犹太人已杀死五百人和哈曼的十个儿子,在帝国其他各省内,他们更将做出何事?如今你还请求什麽,我必赐给你;你还要求什麽,我都必履行。」
13 艾斯德尔答说:「如蒙大王赐恩,请恩准住在稣撒的犹太人,明天也照今天的法律行事,把哈曼的十个儿子悬在刑架上。」
14 王就下令照办。於是在稣撒发出了一道谕旨,要把哈曼的十个儿子悬在刑架上。
15 在「阿达尔」月十四日那一天,住在稣撒的犹太人又集合起来,在那 击杀了叁百人,但没有下手抢夺财物。
16 住在君王各省的其他犹太人,也聚集起来保卫自己,摆脱敌人的侵害,把他们的七万五千仇人杀死,但没有下手抢夺财物。
17 这是「阿达尔」月十叁日的事;十四日那天,他们安息,举行庆功的欢宴。
18 住在稣撒的犹太人,因为在十叁十四日聚集复仇,便於十五日安息,举行庆功的欢宴。
19 从此以後,那些住在村庄的犹太乡民,奉「阿达尔」月十四日为庆日,欢宴庆祝,互送礼物;但居住在城市的犹太人却以「阿达尔」月十五日为庆日,互送礼物。
20 摩尔德开於是将这些事记录下来,并向薛西斯王各省远近的犹太人颁发文书,
21 通告他们应每年庆祝「阿达尔」月十四十五两天,
22 因为这两天是犹太人彻底摆脱仇敌的日子,而这一月为他们是化忧为喜,化凶为吉的一月,因此该以欢宴庆祝这两天,互赠礼物,救济穷困。
23 犹太人便把已开始举行的和摩尔德开给他们规定的事,奉为永远当守的盛典。
24 原来,阿加格人哈默大达的儿子哈曼,那全犹太人的仇人曾蓄意加害犹太人,要将他们灭绝,就抽出「普尔」即签,来择定铲除歼灭他们的日子。
25 但是君王一洞悉此事,便下谕令说:「哈曼加害犹太人想出来的阴谋,应加在他自己头上!」就判处他和他的儿子们悬在刑架上。
26 从此,人就援用「普尔」一名,称这两天为「普陵节」。依照这文书记载的,和他们有关此事亲身看见及经历的一切,
27 犹太人便给自己,给自己的子孙,给一切加入他们集会的人,规定了「每年该照规定依时庆祝这两天」为不可更改的法律;
28 世世代代,家家户户,各省各城,应纪念和庆祝这两天;犹太人决不可废除这两天的「普陵节」,他们的子孙也决不可忘掉这庆节。
29 阿彼海耳的女儿艾斯德尔后与犹太人摩尔德开,又以全权再度写了一道核准「普陵节」的文书。
30 然後把此文书分发给所有住在薛西斯帝国一百二十七省内的犹太人,以平和诚恳的言词,
31 劝他们遵照犹太人摩尔德开对这「普陵节」所规定的,依时举行。至於禁食和哀歌的吟咏等礼,则可依照他们自己及自己的後代所规定的去行。
32 从此,艾斯德尔的命令,便成了「普陵节」的规定,并记载於史册。


第十章

1 薛西斯王向陆地及各海岛的居民徵税。
2 他所行伟大英勇的事迹,以及显耀摩尔德开的详细经过,都记载在玛待和波斯君王的年鉴上。
3 犹太人摩尔德开,位仅次於薛西斯王,受犹太人的敬重,受他全体同胞的爱戴;他也努力为他的民族谋幸福,关心他的整个种族的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