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拉达书

1 2 3 4 5 6


第一章

1 我保禄宗徒──我蒙召为宗徒,并非由于人,也并非借着人,而是由于耶稣基督和使他由死者中复活的天主父──
2 我和同我在一起的众弟兄,致书给迦拉达众教会:
3 愿恩宠与平安由天主我们的父及主耶稣基督赐与你们!
4 这基督按照天主我们父的旨意,为我们的罪恶舍弃了自己,为救我们脱离此邪恶的世代。
5 愿光荣归于天主,至于无穷之世!阿们。
6 我真奇怪,你们竟这样快离开了那以基督的恩宠召叫你们的天主,而归向了另一福音;
7 其实,并没有别的福音,只是有一些人扰乱你们,企图改变基督的福音而已。
8 但是,无论谁,即使是我们,或是从天上降下的一位天使,若给你们宣讲的福音,与我们给你们所宣讲的福音不同,当受诅咒。
9 我们以前说过,如今我再说:谁若给你们宣讲福音与你们所接受的不同,当受诅咒。
10 那么,我如今是讨人的喜爱,或是讨天主的喜爱呢﹖难道我是寻求人的欢心吗﹖如果我还求人的欢心,我就不是基督的仆役。
11 弟兄们!我告诉你们:我所宣讲的福音,并不是由人而来的,
12 因为,我不是由人得来的,也不是由人学来的,而是由耶稣基督的启示得来的。
13 你们一定听说过,我从前尚在犹太教中的行动:我怎样激烈地迫害过天主的教会,竭力想把她消灭;
14 我在犹太教中比我本族许多同年的人更为急进,对我祖先的传授更富于热忱。
15 但是,从母胎中已选拔我,以恩宠召叫我的天主,却决意
16 将他的圣子启示给我,叫我在异民中传扬他。我当时没有与任何人商量,
17 也没有上耶路撒冷去见那些在我以前作宗徒的人,我立即去了阿剌伯,然后又回到了大马士革。
18 此后,过了三年,我才上耶路撒冷去拜见刻法,在他那里逗留了十五天,
19 除了主的兄弟雅各伯,我没有看见别的宗徒。
20 我给你们写的都是真的,我在天主前作证,我决没有说谎。
21 此后,我往叙利亚和基里基雅地域去了。
22 那时,犹太境内属于基督的各教会,都没有见过我的面;
23 只是听说过:「那曾经迫害我们的,如今却传扬他曾经想消灭的信仰了。」
24 他们就为了我而光荣天主。


第二章

1 过了十四年,我同巴尔纳伯再上耶路撒冷去,还带了弟铎同去。
2 我是受了启示而上去的;我在那里向他们陈述了我在异民中间所讲的福音,和私下向那些有权威的人陈述过,免得我白白地奔跑,或者徒然奔走了。
3 但是,即连跟我的弟铎,他虽是希腊人,也没有被强迫领受割损,
4 因为,有些潜入的假兄弟,曾要他受割损;这些人潜入了教会,是为窥探我们在基督耶稣内所享有的自由,好使我们再成为奴隶;
5 可是对他们,我们连片刻时间也没有让步屈服,为使福音的真理在你们中保持不变。
6 至于那些所谓有权威的人──不论他们以前是何等人物,与我毫不相干;天主决不顾情面──那些有权威的人,也没有另外吩咐我什么;
7 反而他们看出来,我是受了委托,向未受割损的人宣传福音,就如伯多禄被委派向受割损的人宣传福音一样;
8 因为,那叫伯多禄为受割损的人致力尽宗徒之职的,也叫我为外邦人致力尽宗徒之外。
9 所以,他们一认清了所赋与我的恩宠,那称为柱石的雅各伯、刻法和若望,就与我和巴尔纳伯握手,表示通力合作,叫我们往外邦人那里去,而他们却往受割损的人那里去。
10 他们只要我们怀念穷人;对这一点我也曾尽力行了。
11 但是,当刻法来到安提约基雅时,我当面反对了他,因为他有可责的地方。
12 原来由雅各伯那里来了一些人,在他们未到以前,他惯常同外邦人一起吃饭;可是他们一来到了,他因怕那些受割损的人,就退避了,自己躲开。
13 其余的犹太人也都跟他一起装假,以致连巴尔纳伯也受了他们的牵引而装假。
14 我一见他们的行为与福音的真理不合,就当着众人对刻法说:「你是犹太人,竟按照外邦人的方式,而不按照犹太人的方式过活,你怎么敢强迫外邦人犹太化呢﹖」
15 我们生来是犹太人,而不是出于外邦民族的罪人;
16 可是我们知道:人成义不是由于遵行法律,而只是因着对耶稣基督的信仰,所以我们也信从了基督耶稣,为能由于对基督的信仰,而不由于遵行法律成义,因为由于遵守法律,任何人都不得成义。
17 如果我们在基督内求成义的人,仍如他们一样被视为罪人,那么基督岂不是成为支持罪恶的人了吗﹖绝对不是。
18 如果我把我所拆毁的,再修建起来,我就证明我是个罪犯。
19 其实,我已由于法律而死于法律了,为能生活于天主;我已同基督被钉在十字架上了,
20 所以,我生活已不是我生活,而是基督在我内生活;我现今在肉身内生活,是生活在对天主子的信仰内;他爱了我,且为我舍弃了自己。
21 我决不愿使天主的恩宠无效,因为,如果成义是赖着法律,那么,基督就白白地死了。


第三章

1 无知的迦拉达人啊!被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基督,已活现地摆在你们的眼前,谁又迷惑了你们呢﹖
2 我只愿向你们请教这一点:你们领受了圣神,是由于遵行法律呢﹖还是由于听信福音呢﹖
3 你们竟这样无知吗﹖你们以圣神开始了,如今又愿以肉身结束吗﹖
4 你们竟白白受了这么多的苦吗﹖果然是白白地吗﹖
5 天主赐与你们圣神,并在你们中间施展了德能,是因为你们遵行法律呢﹖还是因为你们听信福音呢﹖
6 经上这样记载说:『亚巴郎信了天主,天主就以此算为他的正义。』
7 为此你们该晓得:具有信德的人,才是亚巴郎的子孙。
8 圣经预见天主将使异民凭信德成义,就向亚巴郎预报福音说:『万民都要因你获得祝福。』
9 可见那些具有信德的人,与有信德的亚巴郎同蒙祝福。
10 反之,凡是依恃遵行法律的,都应受咒骂,因为经上记载说:『凡不持守律书上所记载的一切,而依照遵行的,是可咒骂的。』
11 所以很明显的,没有一个人能凭法律在天主前成义,因为经上说:『义人因信德而生活。』
12 但是法律并非以信德为本,只说:『遵行法令的,必因此获得生命。』
13 但基督由法律的咒骂中赎出了我们,为我们成了可咒骂的,因为经上记载说:『凡被悬在木架上的,是可咒骂的。』
14 这样天主使亚巴郎所蒙受的降福,在基督耶稣内普及于万民,并使我们能借着信德领受所应许的圣神。
15 弟兄们!就常规来说:连人的遗嘱,如果是正式成立的,谁也不得废除或增订。
16 那么,恩许是向亚巴郎和他的后裔所许诺的,并没有说「后裔们」,好象是向许多人说的,而是向一个人,即「你的后裔」,就是指基督。
17 我是说:天主先前所正式立定的誓约,决不能为四百三十年以后成立的法律所废除,以致使恩许失效。
18 如果承受产业是由于法律,就已不是由于恩许;但天主是由于恩许把产业赐给了亚巴郎。
19 那么,为什么还有法律呢﹖它是为显露过犯而添设的,等他所恩许的后裔来到,它原是借着天使,经过中人的手而立定的。
20 可是如果出于单方,就不需要中人了,而天主是由单方赐与了恩许。
21 那么,法律相反天主的恩许吗﹖绝对不是。如果所立定的法律赐与人生命,正义就的确是出于法律了。
22 但是圣经说过:一切人都被禁锢在罪恶权下,好使恩许借着对基督耶稣的信仰,归于相信的人。
23 在「信仰」尚未来到以前,我们都被禁锢在法律的监守之下,以期待「信仰」的出现。
24 这样,法律就成了我们的启蒙师,领我们归于基督,好使我们由于信仰而成义。
25 但是「信仰」一到,我们就不再处于启蒙师权下了。
26 其实你们众人都借着对基督耶稣的信仰,成了天主的子女,
27 因为你们凡是领了洗归于基督的,就是穿上了基督:
28 不再分犹太人或希腊人,奴隶或自由人,男人或女人,因为你们众人在基督耶稣内已成了一个。
29 如果你们属于基督,那么,你们就是亚巴郎的后裔,就是按照恩许作承继的人。


第四章

1 再说:承继人几时还是孩童,虽然他是一切家业的主人,却与奴隶没有分别,
2 仍属于监护人和代理人的权下,直到父亲预定的期限。
3 同样,当我们以前还作孩童的时候,我们是隶属于今世的蒙学权下;
4 但时期一满,天主就派遣了自己的儿子来,生于女人,生于法律之下,
5 为把在法律之下的人赎出来,使我们获得义子的地位。
6 为证实你们确实是天主的子女,天主派遣了自己儿子的圣神,到我们心内喊说:「阿爸,父啊!」
7 所以你已不再是奴隶,而是儿子了;如果是儿子,赖天主的恩宠,也成了承继人。
8 当你们还不认识天主的时候,服事了一些本来不是神的神;
9 但如今你们认识了天主,更好说为天主所认识;那么,你们怎么又再回到那无能无用的蒙学里去,情愿再作他们的奴隶呢﹖
10 你们竟又谨守某日、某月、某时、某年!
11 我真为你们担心,怕我白白地为你们辛苦了。
12 弟兄们!我恳求你们要象我一样,因为我曾一度也象你们一样。你们一点也没有亏负过我。
13 你们知道:当我初次给你们宣讲福音时,正当我身患重病,
14 虽然我的病势为你们是个试探,你们却没有轻看我,也没有厌弃我,反接待我有如一位天主的天使,有如基督耶稣。
15 那么,你们当日所庆幸的在那里呢﹖我敢为你们作证:如若可能,你们那时也会把你们的眼睛挖出来给我。
16 那么,只因我给你们说实话,就成了你们的仇人吗﹖
17 那些人对你们表示关心,并不怀好意;他们只是愿意使你们与我隔绝,好叫你们也关心他们。
18 受人关心固然是好的,但应怀好意,且该常常如此,并不单是我在你们中间的时候。
19 我的孩子们!我愿为你们再受产痛,直到基督在你们内形成为止。
20 恨不得我现今就在你们跟前,改变我的声调,因为我对你们实在放心不下。
21 你们愿意属于法律的,请告诉我:你们没有听见法律说什么吗﹖
22 法律曾记载说:亚巴郎有两个儿子:一个生于婢女,一个生于自由的妇人。
23 那生于婢女的,是按常例而生的;但那生于自由妇人的,却是因恩许而生的。
24 这都含有寓意:那两个妇人是代表两个盟约:一是出于西乃山,生子为奴,那即是哈加尔──
25 西乃山是在阿剌伯──这哈加尔相当于现在的耶路撒冷,因为耶路撒冷与她的子女同为奴隶。
26 然而那属于天上的耶路撒冷却是自由的,她就是我们的母亲:
27 诚如经上记载说:『不生育的石女,喜乐罢!未经产痛的女人,欢呼高唱罢!因为被弃者的子女比有夫者的子女还多。』
28 弟兄们!你们象依撒格一样,是恩许的子女。
29 但是,先前那按常例而生的怎样迫害了那按神恩而生的,如今还是这样。
30 然而经上说了什么?『你将婢女和她的儿子赶走,因为婢女的儿子不能与自由妇人的儿子,一同承受家业。』
31 所以,弟兄们,我们不是婢女的子女,而是自由妇人的子女。


第五章

1 基督解救了我们,是为使我们获得自由;所以你们要站稳,不可再让奴隶的轭束缚住你们。
2 请注意,我保禄告诉你们:若你们还愿意受割损,基督对你们就没有什么益处。
3 我再向任何自愿受割损的人声明:他有遵守全部法律的义务。
4 你们这些靠法律寻求成义的人,是与基督断绝了关系,由恩宠上跌了下来。
5 至于我们,我们却是依赖圣神,由于信德,怀着能成义的希望,
6 因为在基督耶稣内,割损或不割损都算不得什么,唯有以爱德行事的信德,纔算什么。
7 以前你们跑得好!有谁拦阻了你们去追随真理呢﹖
8 这种劝诱决不是出自那召选你们的天主。
9 少许的酵母就能使整个面团发酵。
10 我在主内信任你们,认为你们不会有什么别的心思;但那扰乱你们的人,不论他是谁,必要承受惩罚。
11 至于我,弟兄们,如果我仍宣讲割损的需要,那我为什么还受迫害﹖若是这样,十字架的绊脚石就早已除去了。
12 巴不得那些扰乱你们的人,将自己割净了!
13 弟兄们,你们蒙召选,是为得到自由;但不要以这自由作为放纵肉欲的借口,惟要以爱德彼此服事。
14 因为全部法律总括在这句话内:『爱你的近人如你自己』。
15 但如果你们彼此相咬相吞,你们要小心,免得同归于尽。
16 我告诉你们:你们若随圣神的引导行事,就决不会去满足本性的私欲,
17 因为本性的私欲相反圣神的引导,圣神的引导相反本性的私欲:二者互相敌对,致使你们不能行你们所愿意的事。
18 但如果你们随圣神的引导,就不在法律权下。
19 本性私欲的作为是显而易见的:即淫乱、不洁、放荡、
20 崇拜偶像、施行邪法、仇恨、竞争、嫉妒、忿怒、争吵、不睦、分党、
21 妒恨、【醉酒、宴乐以及凶杀】,与这些相类似的事。我以前劝戒过你们,如今再说一次:做这种事的人,决不能承受天主的国。
22 然而圣神的效果却是:仁爱、喜乐、平安、忍耐、良善、温和、忠信、
23 柔和、节制:关于这样的事,并没有法律禁止。
24 凡是属于耶稣基督的人,已把肉身同邪情和私欲钉在十字架上了。
25 如果我们因圣神生活,就应随从圣神的引导而行事。不要贪图虚荣,不要彼此挑拨,互相嫉妒。


第六章

1 弟兄们,如果见一个人陷于某种过犯,你们既是属神的人,就该以柔和的心神矫正他;但你们自己要小心,免得也陷入诱惑。
2 你们应彼此协助背负重担,这样,你们就满全了基督的法律。
3 人本来不算什么,若自以为算什么,就是欺骗自己。
4 各人只该考验自己的行为,这样,对自己也许有可夸耀之处,但不是对别人夸耀,
5 因为各人要背负自己的重担。
6 学习真道的,应让教师分享自己的一切财物。
7 你们切不要错了,天主是嘲笑不得的:人种什么,就收什么。
8 那随从肉情撒种的,必由肉情收获败坏;然而那随从圣神撒种的,必由圣神收获永生。
9 为此,我们行善不要厌倦;如果不松懈,到了适当的时节,必可收获。
10 所以,我们一有机会,就应向众人行善,尤其应向有同样信德的家人。
11 你们看,我亲手给你们写的是多么大的字!
12 那些逼迫你们受割损的人,是想以外表的礼节来图人称赞,免得因基督的十字架遭受迫害;
13 其实,他们虽然受了割损,却也不遵守法律;他们只是愿意你们受割损,为能因在你们的肉身上所行的礼仪而夸耀。
14 至于我,我只以我们的主耶稣基督的十字架来夸耀,因为借着基督,世界于我已被钉在十字架上了;我于世界也被钉在十字架上了。
15 其实,割损或不割损都算不得什么,要紧的是新受造的人。
16 凡以此为规律而行的,愿平安与怜悯降在他们身上,即降在天主的新以色列身上!
17 从今以后,我切愿没有人再烦扰我,因为在我身上,我带有耶稣的烙印。
18 弟兄们!愿我们的主耶稣基督的恩宠,常与你们的心灵同在!阿们。